第四百七十七章 杀伤力/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竹兰道:“让姐姐笑话了,我刚到津州不久,对官媒不熟悉,还需要劳烦姐姐帮忙了。”

薛氏对官媒有经验,她一手操办了两个儿子的婚事,“成,我帮着找。”

竹兰松了口气,“谢谢。”

昌智成亲比昌廉麻烦繁琐多了,竹兰也不多待了,她还要回去准备提亲的礼单。

竹兰刚回家,柳芽急冲冲的道:“今个冉府邀请小姐去赏花,闵府也邀请了四公子。”

竹兰,“他们都去了吗?”

柳芽道:“去了。”

竹兰问,“闵府只邀请了老四吗?”

柳芽低着头,“是。”

竹兰有些忧心忡忡的,她这边刚请好媒人,可千万别出了岔子才好,按了按眉心,只能期望昌智的天然黑了。

雪晗回来的很快,竹兰愣了,“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雪晗噗呲笑着,“娘,你女儿是被县主带回来的。”

竹兰拧着眉头,“出了什么事?”

冉府不会算计雪晗的,所以她对雪晗很放心,没想到,反而雪晗这边出了事。

雪晗不在意的道,“有人想利用我,让周家对冉府不满,巧了县主也在,白小姐泼到我身上的热茶没等琉谨挡下,县主就甩了茶杯,又泼给了白小姐,县主就拉着我走了。”

说完,雪晗眼里都是笑,津州的宴请,她参加了不少,各种算计见得多了,每一次都是自己小心应付,今个是真解气,而且还是第一次被人护着呢!

雪晗继续道:“娘,你是不知道,出了冉府的门,县主脸通红,一点都没有张扬霸气的样子呢!”

竹兰乐了,“她是反应过来了,你和她还没关系呢,她急着护着,把自己的心思暴露了。”

雪晗笑的像个小狐狸,“所以临上马车的时候,我在县主耳边说,县主就是四哥心里大胆的姑娘吧!”

竹兰,“........”

她都能想到,县主一定跟被雷劈了一样,点了点雪晗的额头,这丫头也是小狐狸呢!

雪晗回想县主木着的模样,又忍不住笑了,这个嫂子别说娘喜欢了,她也很喜欢呢,尤其是站在她面前挡着白小姐的怒气,真让人心暖呢!

竹兰心里松快了不少,不过只持续到昌智一身水回来,竹兰脸色就不好了,“先回院子洗漱换衣服。”

昌智脸色不好,应该说很差,还有些委屈,“娘,我被人推下了水。”

竹兰心提着,“水里没姑娘吧!”

昌智傻了,“娘,你说啥?”

竹兰听了昌智的话,心放回了肚子里,水里没姑娘就好,看着昌智怒气冲冲的样子,竹兰噗呲一声笑了。

昌智木着脸,他不知道娘为啥要笑,低头看着自己浑身是水,明明很狼狈,“娘。”

竹兰咳嗽一声,“好,好,娘不笑了,你和棋墨先去洗漱换身衣服。”

昌智抿着嘴,他忍了一路了,的确很不舒服,“嗯。”

雪晗担忧四哥,四哥刚回来就这么大的阵仗,她想跟去,可一看娘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顿住了脚步,“娘,你不担心四哥吗?”

竹兰擦着眼角的泪水,“不担心啊,我反而替闵府担心啊,算计谁不好,非要算计你四哥,昌智可不会为别人考虑。”

雪晗想通了关键,也忍不住笑了,现在都该知道四哥浑身湿透一身水的冲出了闵府了,别管因为啥,反正四哥怒气冲冲,就是闵府的错。

竹兰笑够了,现在都该猜闵府怎么算计周四公子了吧,今个的手段简单,效果也是好的,只可惜遇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昌智,估计闵府都懵了,没想到昌智会怒气的跑了。

昌智很快换了衣服回来了,头发还有些湿,竹兰问,“喝姜汤了吗?”

昌智心里生闷气,点头道:“喝了。”

竹兰对着柳芽道:“让管家去请大夫。”

昌智,“娘,我喝了姜汤没事了。”

竹兰不指望昌智懂其中的门道了,直接解释,“正好借着机会,最近这些日子你就老实在家吧!”

而且她不添一把火,对不起闵府的算计。

昌智哦了一声,“娘,我被推下了水,我带去的诗集也掉水里毁了。”

他师父的诗集啊,虽然不是原本,也很珍贵了,气死他了。

竹兰,“.......”

所以,这小子动怒不是自己被算计了,而是诗集毁了!

昌智抿着嘴,“娘。”

竹兰揉了下额头,“你掉到水里,有人请你去换衣服吗?”

昌智,“有,所以更让人生气,不赔我诗集,反而拉着我不放。”

气的他推开人,带着棋墨大步的走了,虽然院子比较大,可他的优点就是识路,他和师父游学都是他记路的。

竹兰又忍不住想笑了,闵府一定没想到昌智会不顾及形象和脸面冲出去,等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当然真敢拦着,这小子生气时候开口,也能怼死你,幸亏了没拦着,否则这小子还不知道说出什么呢!

想到这里,竹兰还挺遗憾的。

昌智郁闷得很,娘又想笑了,就连妹妹都捂着嘴笑,“娘。”

您能别笑了吗?

竹兰,“好,好,不笑了,别气鼓鼓的了,娘告诉你啊,你爹新得了几本不错的书,现在就在书房的书架上呢,娘允许你去拿。”

昌智不郁闷了,“娘最好了,娘,我去书房了。”

走到门口,又道:“娘,这是您同意的,您要和爹说啊。”

竹兰,“我说的,你放心去吧。”

昌智高兴的走了,他回来就想去爹的书房,只可惜爹一个眼神,他就懂了,他怂了,只能在心里干惦记,现在能去书房了,觉得掉下水也没什么,至于师父的诗集,反正师父有原本。

雪晗看着四哥恨不得跑的样子,幽幽的道:“县主看上四哥哪里了?”

竹兰笑着,看上昌智的心思纯呗,安和经历太多了,看透了黑暗和人性,所以求的就是纯,昌智的纯很难得了。

雪晗没得到娘的回答,不过,她的心里县主的形象又升了一个高度!

周四公子浑身湿透冲出闵府,消息传的特别的快,随后就是周府请了大夫,说是周四公子受到了惊吓又受了凉。

衙门里的大人们也都知道消息了。

周书仁听到消息,笑的这个灿烂,他真不是生气,而是同情闵府,这回没算计成,反而被昌智把闵府给黑的够呛。

汪大人默默的退后了几步,他是真怕周大人的笑容了,“周大人,别笑了。”

周书仁,“可是就想笑啊。”

汪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