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影响/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人疯狂起来什么都敢干,对她还能考虑的多一些,谁让周书仁最在乎他,不想逼急了周书仁,轻易不敢动她,可赵氏和周老二就没这么个待遇了。

晚上,周书仁回来,竹兰就把顾虑说了。

周书仁默了,计划赶不上变化,“一起走吧,突然老二依旧没改,直接过继。”

竹兰,“.......嗯。”

她不准备先告诉老二,准备走的时候再试探一把。

周书仁换了衣服,“我去处置立秋,你先休息。”

竹兰摇头,“我也要一起去,免得都以为我这个主母特别的好说话,而且,日后我接触的一定不少,你放心好了,我没事。”

周书仁握着竹兰的手,如果有可能,他真的不想竹兰接触这些,可竹兰说的对,早晚要接触的,“嗯。”

周家两年了,还真没有惩罚过下人,全因竹兰完善的管理,这还是第一次出这么大的事。

院子里不止占满了下人,各院的主子也都到了。

立秋跪在地上,惶恐不安一个劲的磕头,“老爷,主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她后悔,不该贪银子,不该差点害死了二太太。

赵氏披着披风紧紧的盯着立秋,她差一点一尸两命,她死了,玉霜和明瑞怎么办?没有娘的孩子,日后的日子能好?

她心里清楚,当家的还年轻,日后一定会再娶的,她的孩子岂不是碍了继母的眼?

立秋害的不仅是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还有玉霜和明瑞,赵氏恨不得吃了立秋,所以才坚持来看的。

李氏有些害怕,别看大大咧咧的胆子大,反而什么都没接触过,胆子最小的,李氏都比不过赵氏,赵氏逃荒见惯了生死,赵氏真不怕死人的。

董氏的身份在,从小就见过处理丫头,背主的也好,心思多的也好,她都见过,所以心里没起任何的波澜。

雪晗和吴咛抿着嘴,她们还是习惯,同时也不明白,周府的下人比别的府都轻松,为何还要背叛。

周家男人的心就硬了不少,就连周老大都冷冷的看着,周老大一直在外跑,也见识了不少。

周书仁示意身边的小厮谨言,“打断她的一只手,一条腿,然后丢到柴房一夜,明日一早拿着卖身契,让她的家人赎人。”

谨言冷冷下了台阶,立秋吓的差点晕了,她才十二岁,她长得不错,她还想赎身后嫁到好人家,“主母,主母,我真的错了,我真的错了,救救我。”

竹兰面上的表情没变过,心里却想着,周书仁这么处理才狠,断了立秋的手,日后立秋的好针线的手艺没了,手也残了,打断了腿,更是连活都干不了,最后去立秋家要银子赎人,一定是一笔不小的银子。

立秋的家人会怨立秋,不会记得立秋当时自愿为奴的,周书仁算计的是人性。

周家的聪明人太多了,正因为聪明所以才恐惧,下人们低着头瑟瑟发抖,他们这一次才认识到,主母和老爷不仅心善,也是心狠的。

宋婆子和下面站着的宋兴对视一眼,以前只以为周大人有心计,缺少了狠劲,今个见识了。

周老二侧头看着爹,手都在颤,他和爹比起来,爹才真的狠,幸亏他是亲儿子,对他真是手下留情了。

赵氏看着立秋断了手脚拖走了,脸白了下,她是见过不少死人,可人死了就死了很干脆,反而是活下来才艰难。

李氏受到了惊吓,抓紧了当家的手。

周书仁站起身,对着周老大道:“果园的事你处理,和立秋有任何亲戚的都不用。”

周老大,“是。”

周书仁看了眼竹兰,竹兰起身对着站着的下人,“我不希望今日的立秋是明天的你们,如果再有吃里扒外的,还有更多的手段等着,行了,时辰不早了都回吧!”

说着,竹兰就和周书仁进屋子了,两人回了屋子,竹兰撑着的力气没了,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电视剧里的不算,这是实打实的。

刚才骨头断裂的声音,她觉得依旧在耳旁。

周书仁担心的问,“没事吧!”

竹兰摇着头,忍住胃里的翻腾,她不能吐,吐了好像告诉下人,她心软受不了,今个立威就白立了,“没事,时辰不早了,我想休息了。”

周书仁叹气,竹兰嘴硬,这哪里是没事,明明就是有事,“好,我们休息。”

晚上,周书仁没怎么睡,他一直担心竹兰会做噩梦,结果,周书仁受了一晚上,竹兰愣是一点的梦都没做,谁的还很踏实。

竹兰精神不错的起来了,反而周书仁眼眶子青的,竹兰反应过来,“你惦记我没睡?”

“昨个没做噩梦?”

两人一起说的话,竹兰笑着,“我开始做了,后来梦就变了,梦到了小娃娃就不怕了,然后就没再做梦了。”

周书仁盯着竹兰的肚子,“好孩子。”

竹兰哎呦一声,“动了。”

周书仁心情不错,“这孩子在回应我的话。”

“我看你是想多了,每天的早上他都会动。”

因为有孩子的关系,早饭后,周书仁又利索的都处理好了,竹兰又很会自我调节,周书仁走了,竹兰已经没事了。

立秋家人来赎人,自然想竹兰求情,都没到竹兰这里,丁管家就给拦住了。

这事立秋家人真没什么可闹的,签了死契背主害了主子的下人,不值得同情的。

可立秋家人在府门口跪着求情,加上立秋的惨模样,一下子就传开了。

衙门的人看周书仁都不同了,陈大人认为,不断地挑战周大人,周大人心里的野兽放了出来。

现在衙门里官员见到周书仁都小心翼翼的,以前只觉得周书仁是笑面虎,坑人却不会下狠手,现在心里都怕怕的,仔细回忆着有没有得罪过周大人。

何大人找了机会凑过来,小声的道:“这么做,会不会影响周大人在百姓见的名声?”

这狠辣的名声出去,对周大人有不小的影响。

周书仁幽幽的道:“有的时候,声望还是少一些的好。”

何大人立马明白其中的意思了,“周大人说得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