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聪明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老大见娘没事放心了,又看到娘一直看着港口好像要找人,“娘,你找二弟吗?”

竹兰眨了眨眼睛,“我刚才好像看到了王茹。”

周老大对王茹的印象很深刻,唔,他就是想忘都忘不了,现在用的吃的很多的东西都和王茹有关系,“娘,她不是被人掳走了吗?”

他一直以为王茹已经死了,他不傻,王茹的秘密太多,秘密太多的人一般死的都快。

竹兰自然也记得,“我刚才看到她,好像是毁容了。”

脸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要不是竹兰对王茹太关注,她差点也没认出来,就是不知道这条疤痕是怎么来的了。

周老大瞧了瞧甲板和港口集市的距离,“娘,您是不是看错了?”

不都说,上了年纪眼睛就花了吗?娘一定是看错了。

竹兰收回了找早的目光,“可能吧。”

周老大认为就是娘看错了,他不信会这么巧就碰上了,而且娘许久未见王茹了,娘怎么会认出王茹?

竹兰的直觉却告诉她就是王茹,她不知道王茹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王茹是怎么跑的,但是从她看到的,她知道王茹是真的聪明了,王茹身边跟着个男孩,年龄比王茹能大上个四五岁的样子,两个人背着竹篓有说有笑的挑选着土布,她能看到男孩子的竹篓里都是些重的物品,王茹的竹篓里都是一些布料。

王茹的笑是她没见过的,脸上的笑发自内心的不带掩饰的。

竹兰心想,如果她真的没认错人,这样也挺好的,只要王茹甘心于平淡的日子,日后能够聪明的活着,周家和王茹不会再有牵扯。

船舶停靠的时间结束了,周老二买了不少的水果上来,“娘,我尝着香蕉挺甜的,买了一些回来,您尝尝。”

竹兰看着香蕉熟透了,这些熟透香蕉都是船上的果商处理的,竹兰掰了一根,“你们也吃。”

两天后,竹兰下了船,她在船上坐了七天,终于踩到地面了。

竹兰买的东西比较多,来的时候是四辆马车,回程又雇佣了两辆马车。

越往北走,天气越冷,竹兰又套上了棉袄披风,带回来的梨等果子有不少受了冻,竹兰的大学同学有北方的,北方有冻梨,哪怕梨冻上缓了也是能吃的。

青菜因为受冻坏了不少,回城只能抓紧赶路。

竹兰这边继续赶路,京城皇宫内,皇上喝着汤药听着太子念各地汇报回来的消息,每年的年底都要看的,各州大小官员的信息都有。

太子第一次接触,太子压下心里的火热,这已经属于只有皇帝知道的机密了,这些汇总的信息有各地官员违法乱纪的所有消息,他不敢猜也不敢想父皇为何让他接触了。

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父皇难道不怕他知道各地官员的弱点后,背着父皇拉拢群臣吗?

皇上慢悠悠的喝着汤药,看似漫不经心,皇上却一直关注着太子,皇上隐藏了眼底的深意,等念到礼州城的周书仁时,皇上漱口的水差点没咽下去。

太子爷仔细又看了一遍,他的确没念错。

皇上伸出手,“拿来我看看。”

太子递给父皇,太子心想,他是真服了周大人了。

皇上一目十行的看完,“我怎么觉得,咱们这位周大人放在礼州实在是太屈才了,几句话坑了两万两银子,人才啊!”

太子也觉得人才,他这个太子当得缺钱,别看穿戴的好,都是宫里准备好的,家里的摆设的确是古董,可惜都是赏赐的卖不了,他不能动用太子妃的嫁妆吧,丢不起这个人,好不容易有点进项,勉强够花的!

他目前手里的银钱还都是姚哲余手里弄到的,父皇对姚哲余不手软,他咳咳也就不用客气了,姚家跟金山似的,不砍下来一些,他手太痒痒,可姚哲余和周大人一比,姚哲余就不够看了,他觉得周大人更会坑银子!

皇上又看到他赏赐的玉石被周书仁雕刻成了首饰,心里念叨一句败家,又觉得这样的人挺好,从他调查的消息,周书仁的确爱重妻子,人有弱点他用的才更放心。

周家村,竹兰送给老家的年礼也到了,马二月没先回李家的宅子见爹娘,直接去了老宅见大小姐。

雪梅手里看过娘信上的交代后忙问道,“爹娘一切可好?”

二月恭敬的道:“老爷主母都好。”

雪梅信马二月不会骗她,也没看娘给她的衣服首饰,瞧着时辰不早了,“你是留下休息,还是回李家村的宅子?”

马二月道:“小人回李家村的宅子见爹娘,明个一早过来。”

雪梅道:“那我就不留你了。”

“是。”

雪梅等马二月走了,让闺女看着两个弟弟,娘准备的年礼,每家都是单独装好的,她家的马二月都搬到了屋子里。

雪梅摸了摸匣子里的银子,她本来就打算年后看地基建宅子,娘就送银钱来了,她还想着如果不够卖一两件首饰。

雪梅更想念娘了,娘虽然不在老家,可时刻的惦记他们,说是给的压岁钱,其实就是补贴的银钱。

雪梅拿出苹果,有一些冻伤了,雪梅准备晚上缓了吃,冻伤的也能吃的,拿出好的苹果放在屋子里暖暖,等没凉气的再给孩子们吃。

等雪梅收拾好东西,姜升带着儿子回来了。

姜升看到院子里的马车,“娘送的年礼?”

雪梅笑着点头,“是,二月押送回来的,咱们家的我已经收拾好了,剩下的有族长家,大嫂和二嫂娘家,三弟妹的娘家,还有你们家的。”

姜升愣了,很快就回神了,握着妻子的手,他的岳母时刻都为妻子考虑,今年有姜家的年礼也是看在妻子的面子上。

岳父当官后,年礼的意义更不同了,姜家收到年礼,不仅是承认姜家这门姻亲,也给了姜家一定的保护,十里八村看在岳家的面子不会欺负姜家。

至于姜家会不会利用岳父的名声干坏事,姜升听到娘子说给姜家的年礼后,他就知道自己不用担心了,岳母全都考虑到了。

姜升觉得爹娘最疼他就是为他娶了雪梅,“谢谢。”

雪梅眼里含笑,“我的爹娘也是你的爹娘,不用说谢。”

时间过得很快,竹兰已经路过了川州进入了礼州的地界,竹兰派人先行一步回府通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