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现原形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老大心疼媳妇了,媳妇本就不聪明,还要每天和两个精明的弟妹相处,他看到不止一次三弟妹坑李氏了,李氏情绪不高,也是因为李氏被娘教导的不傻憨了,虽然当时反应不过来,可随后媳妇是能反应过来的。

周老大心疼媳妇,也更心疼他自己,爹不在家了,他要看顾着弟弟们,每天都要惦记,尤其是昌廉回来的越来越晚,他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等着,这些日子心累的很,爹在家他什么时候操心过啊,心累才是真的累。

周老大幽幽的道:“下次爹娘再走,咱们一定跟着,这个家咱们两个憨子留下就是被欺负的。”

李氏深有同感,现在三弟妹在她的心里也不好了,娘不在家,三弟妹就现原形了,“当家的,咱先不要孩子了,爹参加乡试,明年要去京城的,娘一定跟去的,我们要跟着爹娘走。”

周老大眨了眨眼睛,还有意外之喜,“恩,玉露也不大,的确不急着要孩子了。”

李氏打定了主意,日后娘在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她的脑子跟不上赵氏和董氏,还是做听娘话的好媳妇吧!

二房,周老二和赵氏也在惦记爹娘,他们两人也是希望爹娘早些回来的。

昌廉忙的很,早上走得早晚上黑了才回来,也就在睡前惦记爹娘到了那里。

董氏就不怎么想念了,娘不在家,姐姐又总喊她去府里,她的日子过得特别的自在。

昌智则是住进了许进士的家里,就没怎么回过周家,许进士一直带在身边,除了休息的时候想想爹娘,其他的时候一头扎进了许家的书房。

容川和明云每天去书院读书,雪晗天天在家,则是把家里的情况都记在心里。

雪晗心里感叹,没有爹娘在的家,各房有各自的心思,她一点都不喜欢。

时间飞逝,转眼又过去了六天,竹兰和周书仁终于看到了京城的城门,京城的城门守卫都和州城不同,检查都是两道。

身份户籍仔细查看不说,还会询问一些户籍上有名的地方,方便核对。

竹兰开了眼了,这些检查的官兵都是能人啊,各州城有名的地方都知道一二,不过,京城就是京城,州城城门的守卫就不会这么询问的。

车队到了京城,镖行还要押着货车去交货,竹兰和周书仁硬塞进去的,直接离队就行了,回州城在找车队就行了,平州城是重要的交通城池,往来的车队多不怕找不到车队。

车夫都是时常来京城的,对京城熟悉的很,将竹兰和周书仁送到了口碑不错的客栈,帮着搬了行李,车夫赶着马车回去了。

周书仁为了感谢两个车夫一路的照顾,一人给了二两银子作为感谢,车夫乐呵呵的接了赏银,还说了几家口碑不错的镖行才离开。

竹兰要的是上等房,京城的上等房一日就要二两银子,贵的很呢,竹兰怀里揣了四千八百两也觉得贵,“还是今早看房的好,客栈太贵了。”

周书仁道:“不急,京城随便砸都能砸出个官来,我们先去拜访赵渤兄的朋友,有京城人出面买宅子,免得被牙行欺骗。”

竹兰,“赵渤这人够意思了,这些年帮了不少的忙。”

周书仁点头,“此人的确不错。”

“明个送帖子拜访?”

周书仁点头,“恩,明日先送帖子拜访。”

竹兰拉着周书仁,“你去叫店小二拎两桶热水来,我们洗漱下出去转转。”

他们到京城了啊,一定要好好逛逛的,古代的京城,政治中心啊,竹兰觉得一路的奔波都值得了。

周书仁失笑,“好,好,我这就去要热水。”

“快去快去。”

竹兰等周书仁出去了,翻出两天没上身的新衣服,人靠衣装马靠鞍,到京城了,自然要尽量穿的好一些,能避免不少的麻烦呢!

半个时辰后,竹兰和周书仁洗了澡,梳了头,收拾妥当锁了房门,两人出去逛街了。

京城是真的大,西城权贵住的地方,京城的权贵,不是爵位在身的,也是至少官居三品以前的,轻易没人去西城的。

竹兰和周书仁住的客栈在南城,南城商户多,店铺多人流量也就大,京城最繁华的地方。

京城的街道宽度是州城的两倍,街道两侧商户摆摊也不会干扰正常的马车形势。

竹兰和周书仁是下午到的京城,收拾妥当上街时辰就不早了,虽然进入五月份日照常长了,外面的天色也暗了,竹兰正赶上商户收摊。

周书仁敲着天色,“今个是逛不了了,先找个酒楼吃饭,明日等我送了帖子,再陪你到处转转。”

竹兰,“好。”

南城的酒楼很多,竹兰和周书仁对京城也不了解,找了一家人最多的酒楼,人多自然有人多的道理。

只可惜因为人太多,只能在大厅吃饭,包厢订不到的。

竹兰点了店家的招牌菜手撕羊肉,碳烤大鹅,又点了一道青菜汤,两碗米饭,“行了,就这些。”

店小二道:“一共二两一钱,因客人太多难免疏忽,请先付帐,请客人见谅。”

周书仁掏出银子,“应该的,这是二两二钱,剩下的一钱赏给你了。”

店小二欢喜的收了银钱,“谢谢客人了,小的这就给二位客人泡壶茶。”

竹兰等店小二走了,“有钱能使鬼推磨,银钱真是好东西,刚才对我们爱搭不惜理的,得了赏钱,免费的茶水也来了。”

“一件事情重复做,谁都会疲惫的,这都正常。”

竹兰一想也是,换了谁每天重复一件事,还是不断的重复,再好的心理素质都疲惫应付了。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竹兰和周书仁早就饿了,这家酒楼的招牌菜真不错,竹兰难得好胃口,最后一些吃撑了。

没剩下多少的鹅肉,也没打包打回去。

两人慢慢的走出客栈当消食,京城的晚上并不繁华,到了时辰还是在家待着比较好,王朝刚建立十二年,不安的因素依旧很多,加上其他国的虎视眈眈,京城晚上到了时辰是宵禁的。

竹兰住的房间临街,到了时辰能听到马蹄声和士兵身上铠甲碰撞的声音。

竹兰估算着时辰,半个时辰巡逻一遍,和周书仁道:“京城的防备这么严,看来的确是要用兵了。”

周书仁肚子舒服一些了,“恩,时辰不早了,睡觉吧!”

竹兰也的确困了,打着哈提,“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