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离开/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王氏拍着手,“瞧我这记性,刚才一打岔给忘了,这不是这几年风调雨顺的,赶上好年头收成都不错,这两年家家都赚了些银钱,你们叔问了好几个村子,卖的没几个,都是几亩地几亩地的卖,没有成片卖的大户。”

竹兰皱着眉头,“不是成片的不好伺候。”

周王氏叹气,“说的就是呢,要想买成片的就要从乡绅手里买了,不过希望不大。”

难得好年月,都想种地多赚些银钱呢。

郑氏捏了下手帕,到底因为族长夫人在没开口,低头喝着蜂蜜水。

不一会,族长要回去了,周王氏也告辞了,族长家里还有玉米没剥粒,要回去干活了。

竹兰送周王氏回来,见郑氏没有走的意思,“嫂子有话要和我说?”

郑氏喜欢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不累,“恩,听你们家要买地,正好我娘家要卖地,只是多了十亩地,一共六十亩地,三十亩水田,三十亩旱田,水田是中等的,旱田是上等的。”

竹兰算了下银钱将近四百两,“嫂子娘家没外说买地吧!”

否则,族长不会不知道。

郑氏点头,“说来也是巧了,昨个娘家嫂子来说的,希望我帮问问有谁家能全部吃下六十亩地的。”

竹兰心想不会是周书仁打探了郑家,郑家察觉所以要走吧,不过看郑氏的模样不像,顺嘴问着,“嫂子娘家卖了地日后不种地了吗?”

郑氏心里欢喜,笑着点头,“日后不种地了,早些年雪灾,我们家逃难分散了,前些日子大伯找来了,现在在西北过得不错,现在接爹和二叔一家去西北一家子团聚。”

在这边,他们只是农户,名字都不敢用真名,只有去了西北才能堂堂正正的活着,只可惜她的身子骨经不起长途跋涉去不了西北看看。

竹兰见郑氏没具体说,她也能猜一些,郑氏大伯应该在西北混的不错,说不准又当了武将,新王朝才成立十二年,边疆一直乱的很,敢现在接人过去,地位一定不低。

竹兰笑着,“我问问当家的,下午给嫂子回信。”

郑氏想了想道:“家里的房子也要卖的,而且就在地边上,整片地加上房子也算是一个小庄子了。”

自从知道周书仁家要搬去平州,她就知道周书仁是心大的,而且对中举很有信心呢!

竹兰眼睛亮了,虽然不能在平州买小庄子,不过在老家买也是一样的,不过面上没显,笑着道:“我会和当家的说的。”

郑氏来有一会了,站起身,“那我先回去了。”

“我送嫂子。”

“不用,我常来还用送啥,留步吧!”

周书仁等郑氏走了才回屋子,“郑氏留下说了什么?”

竹兰把郑氏娘家卖地说了,“你看要不要买下来呢?”

“你心里不都有数了吗?”

竹兰笑着,“难得的机会错过就可惜了,只是没想到,我们才打听清楚,郑家就走了。”

周书仁对郑氏更感兴趣了,“你下午就回了郑氏,咱们家买地,正好我也去见见郑家人。”

“好,看来,男主送的金首饰要卖了,否则真不够买地的银钱。”

周书仁,“恩。”

最近他花的比较多,尤其是去平州一趟,算上买的玉镯子,花了八十两,家里没多少现银了。

下午,竹兰去回郑氏,周书仁带着周老二去卖金首饰,这次不仅卖了姚哲余送的金首饰,还把以前存的老式金首饰也拿去卖了。

郑氏得了竹兰的回信,让二儿子去李氏村回信了,竹兰待了一会才回家,没过一会,郑氏二儿子来回信,明个就能去看地。

周书仁回来后,竹兰道:“明个就能看地,看样子郑家急着走呢。”

周书仁示意老二把箱子放下,“恩,那我明天去郑家。”

竹兰看着箱子道:“你都换成的银子?卖了多少银子?”

地和宅子一起买,不少银钱呢,郑家的宅子很大,还是新盖的,宅子就值不少银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