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窝里横/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勇脸皮火辣辣的,亲家不温不火的语调,反而更让他无地自容,他的确怨了小儿子,怨小儿子不争气让一个家子离了心。

几个儿子压榨小儿子,他看在眼里,他也没多说什么,小儿子读书花了不少钱多干些应该的,他以为小儿子两口心里清楚,受了委屈也不会多说,没想到不仅说了,还和亲家说的,亲家两口子亲自登门不说,更没脸的是碰到了他们苛待两个孩子,现在被亲家扒了脸面,一时不敢看亲家了。

竹兰哼了一声进来,堂厅里姜家几个儿子都在,冷冷的扫了一眼,“亲家母呢?”

姜勇心里哆嗦了下,亲家母身手好得很,这是要动手?

没人吭声,竹兰也知道躲卧室了,男的交给周书仁,转身直奔卧室去了,姜家老大吓了一跳真怕娘挨打,“婶,婶子。”

竹兰哼了一身绕过去推门进了卧室,卧室里不仅有姜王氏,几个儿媳妇也在,人真齐全,在看看地上的瓜子,火气也不用压着了,“呦,亲家母真清闲嗑瓜子聊天呢!”

姜王氏心虚,“亲家母来了,快坐。”

竹兰阴阳怪气的,“我可没闲工夫坐着,我心里惦记两个孩子,大冬天的屋子也不给孩子烧火,孩子哇哇哭都没人管,我这个当外婆的心疼啊。人都说眼见为实,我以前真不信,现在信了,结亲的时候媒人把亲家夸的万里挑一好婆婆,结果今个亲家母让我开眼什么是长辈不慈了。”

明着骂人,姜王氏挂不住脸了,可没理由反驳,她到底要考虑更多的孙子孙女,还是忍不住辩解下,“一时没注意到。”

竹兰嗤笑了一声,姜家的女人挨个看了个遍,“没注意啊,可孩子哭都没听见?亲家母年纪大耳聋了情有可原,她们几个年纪轻轻也聋了?”

姜家大媳妇敢和公婆闹,公婆是和善人,她不敢和外人闹,没人惯着你,尤其是弟妹的娘,十里八村有名的厉害人,她原本只敢挖苦弟妹,后来弟妹两口子不吭声胆子打了,忽略了弟妹娘家不是好惹的,这回冷静了,哪怕被骂也不敢吭声。

竹兰今个不是来动粗的,鄙夷姜家的女人都是窝里横的,说了目的,“亲家母不疼儿子孙子孙女,我疼,孩子的衣服都收拾好了,今年姜升一家子在周家过年,免得姜升一家子留下来碍眼继续受磋磨。”

姜王氏感觉脸又被打了一巴掌,儿子一家子去丈母娘家过年,姜家的脸都没了,“亲家母,这不好吧!”

竹兰似笑非笑的,“亲家不会以为磋磨姜升一家大半年,姜家在村子里还有什么脸面吧,掩耳盗铃的遮羞布还是扯了好。”

姜王氏堵的一个字也说不出了,小儿子瘦的厉害干了家里大部分的活,村子里早就有闲言碎语了,他们老两口知道,可有什么办法,谁让小儿子不争气,听的碎语多了,反而更怨小儿子,现在亲家母来家,也是小儿子一家引来的,心虚愧疚瞬间不见了,她到底是娘。

竹兰将姜王氏的变化看在眼里,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听到门外声响,竹兰转身就出来了,周书仁已经站起身,竹兰道:“咱们走?”

周书仁,“恩,亲家同意年后分家,等过了初七就分家,倒是咱们在过来。”

竹兰知道周书仁战斗力猛,没想到她顶天挤兑人,这位直接商量好分家了,“我去抱孩子。”

“恩。”

姜家今个被撕了脸皮,一个人都没出来送,礼数都顾不上了,竹兰嗤笑了一声,安置好孩子把屋子里门锁好,上车示意老二赶车走。

等出了王家村,竹兰才问,“姜勇怎么会同意分家?”

周书仁抱紧了外孙子,“开始也不同意,姜勇见我们来了,心里怀着希望以为我们能拿钱供姜升考秀才,还想着姜升考上了给家里带利益,我就掰开了说不会供,别想占便宜,又把姜家几房的怨不甘直接了当的说出来了,不分家就是几个兄弟结仇了,不如早早分了妥当。”

竹兰拍着外孙女,“不会这么简单就分家吧!”

周书仁笑着,“我说姜升读书到底花了家里的银钱,日后姜升分家不要地,我还会介绍姜升去抄书,抄书赚的银钱一半交给亲家,剩下的一半姜升自己攒着考秀才,琴家倒是迟疑,可姜升的几个兄弟知道科考难早就不抱希望了,同意我的提议,亲家小心思再多也只能同意了。”

竹兰见两个孩子睡着了,又顾忌老二在外面赶车,小声的道:“你不会是让姜升抄你带回来的书,然后说介绍的活给他钱吧?”

周书仁道:“出钱的不是我,今天定亲,族长看了我带回来的书,族长不好意思白要,与我商量后决定族学出笔墨纸拿钱买手抄本,一本给五两银子,一共抄四本,够姜升抄一年了,我在介绍些写信的活计,写信赚的养家,抄书的存一半十两攒着考秀才用。”

周书仁也没压低声音,抄书的事瞒不住,他也不想瞒着,本来抄书的活计,他想给容川的,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竹兰知道买回来书的价值,“手抄本也便宜了,跟白送没区别了。”

周书仁笑着,“族学能拿出二十两顶天了,本来我也打算白送手抄本的,现在咱们拿了钱又施了恩,对族学的孩子都有一份香火情不说,族内又欠了我大人情,这人情日后是要还的。”

竹兰继续拍着外孙女道:“还解决了姜升的问题,姜升自己赚银子底气足心理负担小了,就不会把自己逼的太紧,心境提升了考试也能顺利些,你这是一举多得。”

周书仁换了下姿势,“恩,这次分家,姜升没占地相当于还了一部分读书的银钱,抄书又还了一笔,姜家供他读书的银钱基本还的差不多了,日后姜家几个兄弟想拿供读之恩说事都不行,雪梅两口子日后会少很多的麻烦。”

竹兰算了下姜家有十六亩地,十亩的水田,姜家四个儿子加上老两口分五份,水田一人两亩,水田十两一亩,这就二十两了,旱田五两一亩,平均分一家一亩,姜升不占地相当于还了二十五两,加上抄书还的十两,三十五两,姜升不是干读书的人,从没断过劳动,加加减减的确还的差不多了。

竹兰弯着眼睛,她就说周书仁心黑着呢,怎么会给姜家大便宜,“还是你考虑的周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