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十七章 喜当爹?/近身狂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半靠在椅子上的楚云仰望星空,口吻淡漠道:“我什么时候给你要接手楚家的错觉了?”

“你的身体里,流淌着楚家的血脉。这就注定了你必将接管楚家。也只有你,才有这个资格。”徐稷下缓缓说道。

尽管他不愿承认。

也一直坚信楚家能有今天,全凭大老板的雄才大略。

可事实上,楚家就应该是楚云的。

哪怕是大老板,也只是暂代。

楚少怀,就更没这个资格了。

徐稷下了解大老板的为人。

他不是鸠占鹊巢的主儿。更不会恃强凌弱。

“于公于私。大老板在离开华夏之前,就已经决定让你接手楚家了。”徐稷下抿唇说道。

“二叔有没有提醒过你。我不喜欢,也不会接手?”楚云反问道。

“没有。”徐稷下摇头。“至少大老板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那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不论二叔能否回国。楚家,都是他们父子的。我不会争抢,也没人可以争抢。”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

“为什么?”徐稷下皱眉说道。“一旦你接手楚家。你将成为华夏最富有的男人。甚至是全亚洲最富有的男人。而且没有之一。”

“未来。你在全世界商界,都将拥有极高的话语权。你将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端。”徐稷下激昂道。“这些年,大老板已经将楚家带到了一个旁人难以想象的高度。你只有真正坐在这个位子,才能领略其中的风景。”

“我有我喜欢的风景。但不是你说的风景。”楚云吐出一口浓烟。“我也不想再和你探讨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接手楚家。你的新主人,只能是楚少怀。”

“你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名利?一点也不渴望权势?”徐稷下难以理解。

“你不是我。”楚云淡淡摇头。“从我懂事以来,我就知道我的家族有多强大。我就知道我爷爷究竟能给我带来什么。我二叔在燕京城有多大的影响力。”

“徐叔。你说一个从小就不缺钱的小孩,长大了会对钱有兴趣吗?会一门心思地去挣钱吗?”楚云眯眼说道。“说起来,可能有点过于得瑟了。但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我对权势没兴趣。我也不想当所谓的有钱人。因为这些东西对我而言,并不陌生。我也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楚云渴望的。

是亲情、是家庭的完整。

从小无父无母的他。追求的就是这么点东西。

听起来有点矫情。

但这就是他的内心想法。

长大后。

当楚云在武道大会上遇到母亲。

他就更加没兴趣了。

无数人终其一生的东西,他楚云只要伸伸手,只要张开嘴,就能轻易获得。就能站在人生巅峰。

你若是楚云,真的会把这些东西当成人生追求吗?

那你的人生,未免太无趣了。

什么叫顶级纨绔?

什么叫真正超凡入圣,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超级纨绔?

楚云就是。

只是他低调,他不说。

徐稷下努力代入到楚云的人设,然后体验了一下楚云的心路历程。

他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从逻辑和理论上来说,他勉强能够理解楚云的心思。

深吸一口冷气。

徐稷下不自觉地站在了楚云的身旁。

当杯中无水时,他主动替楚云续上。

“您真的要收拾陆凤凰姑侄?”徐稷下不自觉地用了敬语。

他真的从楚云身上感受到了大老板的气息。

那种岿然不动。哪怕天塌下来,他也能一肩抗起的气魄。

“如果二叔回不来。她们就一起去陪我二叔。”楚云言简意赅地说道。

“陆家不会罢休。”徐稷下皱眉说道。“甚至今晚,陆家就会有所行动,就会来楚家要人。”

“你拦得住吗?”楚云随口问道。

“熬不过今晚。”徐稷下吐出口浊气。“陆家在红墙内的势力,不容小觑。”

“那熬到什么时候,就熬到什么时候。”楚云轻描淡写地说道。“熬不住了,再来找我。”

楚云微微闭上眸子。似乎也没了继续谈下去的兴趣。

徐稷下点头:“是。”

略一停顿,徐稷下忍不住试探道:“要不要联系楚红叶?”

“燕京城发生的一切。只有她不想知道的。没有她不能知道的。”楚云闭目养神,淡淡说道。“不用多此一举。”

“明白。”

徐稷下又站了会。

然后悄然离去。

只是当余光扫视坐在苍天大树下的楚云时。

徐稷下不仅从楚云身上感受到了大老板的影子。

甚至在某一刻,他从楚云身上,嗅到了老爷子的气息。

这,就是楚家后人的潜力吗?

哪怕只是一个三十不到的年轻人,也有如此恐怖的气势?

徐稷下内心翻江倒海,走出了后院。

……

次日一早。

密室内。

卢庆之叼着烟,扫视了官月清一眼:“楚家的事儿,你知道了吗?”

“听说了。”官月清心不在焉,明显还在为婚事发愁。

“楚云把陆凤凰二人给扣在了楚家。陆家雷霆大怒。据说已经动用红墙内的关系,要强势找楚家要人。”卢庆之啧啧称奇道。“昨晚徐稷下硬扛了一晚。据说心脏病都快犯了。”

官月清哦了一声。没给出多余的反应。

这些新闻,她昨晚就了解了。

没必要听卢庆之赘述第二遍。

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新鲜感。

“你就不担心楚云真把陆家惹急了。酿出大祸?”卢庆之玩味道。“他楚云可是唯一有胆子帮你破坏婚姻的主儿。”

“他已经拒绝我了。”官月清喝了口豆汁,抿唇道。“我也认命了。”

卢庆之听官月清如此说。

忍不住拍了拍手掌。提高嗓音道:“官月清。打起精神来。我爷爷说了,这次看起来只是楚家和陆家之间的斗争。但这里面将会出现非常多的契机,就连红墙内的格局,都有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动。你可是官家第三代掌门人。就为了结婚那点小事儿,在这儿闷闷不乐?还有没有一点出息了?”

“要不。你就在这儿把我给睡了?”官月清忽然抬眸,随口说道。“最好让我怀孕。我不信宋靖能接受喜当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