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迷惑行为/抗日之铁血战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攻————或者说屠杀就这样开始了。

一方准备充份,光是坦克就准备了300多辆,大口径榴弹炮足有200多门,更有十几万武装到牙齿、体力充沛、斗志高昂的骄兵悍将;另一方则筋疲力尽,士气低迷,为了逃跑,放弃了所有的大口径火炮,绝大多数部队只能凭借轻型武器进行抵抗,这不是屠杀是什么?

日军几乎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迎来这一战的,此前军官们给士兵灌输的念头一直都是只要逃到泰州他们就安全了,哪怕昨晚被第25纵队两个旅挡住去路,他们依然是这样想的。两个旅,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兵力太少了,绝对挡不住两个一心要夺路而逃的甲种师团,只要他们好好休息,恢复体力,等到天亮了再发动猛烈的进攻,肯定能够一口突破这道该死的封锁线,逃到扬州去,摆脱身后的追兵。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仅仅是耽搁了一个晚上,那三个纵队的追兵就杀到了,他们没有等来夺路逃生的机会,相反,等来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厄运!

首先遭到猛烈攻击的是第3师团。第11纵队以七十辆62G型坦克,二十辆M48主战坦克为先导,又搭配有数量众多的装甲车、自行高射机枪和小口径高射炮,汇成可怕的钢铁洪流,向被炮火生生炸成月球表面的日军阵地席卷而去。日军的步枪、机枪、掷弹筒发了狂似的开火,试图阻止这些钢铁巨兽逼近,然而他们手中的武器实在太烂了,连打掉坦克一点漆皮都做不到,反倒是这些要命的坦克在不停地用105毫米线膛炮和机枪疯狂收割他们的生命。

一炮过来炸死一片。

机枪一通扫射割倒一茬。

被逼疯了的日军再度祭出了他们的肉弹战术,一些不怕死的士兵被挑选出来,抱着炸药包,举着爆布筒,或者开着载满炸药的小卡车,向缓缓逼近的坦克群猛冲过去,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拼掉一些坦克,好让主力部队缓一口气!

迎接他们的是密不透风的火墙。装甲车用30毫米口径链式机关炮瞄准那些疯狂的小卡车打出一个个精准的点射,几发炮弹过去就可以看到火球冲天而起了。至于那些肉弹则交给自行高射机枪来对付,这些怪物喷出长达一米的火舌,十二点七毫米口径子弹汇成金属风暴咆哮而出,横扫一切,嚎叫着板载向坦克猛部过来,俨然急着去投胎的日军士兵被那条条火链舔上一下,身体立即被生生撕裂,残肢断臂乱舞,内脏碎片从碗口大的窟窿内迸溅而出。别的枪不敢说,但高射机枪扫过去,绝不存在身中数弹还能坚持战斗的猛人。这类大口径高射机枪的杀伤力实在太恐怖了,打中手臂胳膊就飞了,打中大腿腿就断了,打中腹部那就是碗口大一个窟窿,打中脊梁,整个人断成两截!最恐怖的是它的射速还超快,可以达到每分钟一千两百发,这样扫法还能有活人?

一波波肉弹冲出去,一波波的被那凶残的火力绞成碎片。

62G型坦克和M48主战坦克更是不断用105毫米线膛炮发射榴霰弹。装有近炸引信的榴霰弹成排在战壕上空爆炸,炽热的破片倾泄而下,将战壕内的日军打得血肉狼籍。在如此可怕的火力打击之下,整个阵地就没有一个安全的角落,战壕外面是屠宰场,破碎的尸体横卧一地;战壕里面则是肉联厂,断手断脚散落得到处都是!

第3师团的处境极为凄惨。

第13师团的处境也没好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是更为凄惨,因为他们是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中国军民对他们可谓恨之入骨,所以对他们的报复来得空前的猛烈。本来按照总参谋长的命令,是由第13纵队撕开这两个师团之间的接合部将这两个师团分割包围,第12纵队和第25纵队第76旅共四个旅负责歼灭第13师团,但很显然,第12纵队并不打算这样干,只派了第16步兵旅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以三十余辆坦克为拳头向这两个师团之间的接合部发起猛攻,第17和第18旅则从左翼向第13师团发起凶狠的攻势。第13纵队见状狂呼卧槽,也不客气了,三个旅各留一个步兵营作为预备队,主力全部压上去!原本要打配合的第76和第77步兵旅见状,眨巴眨巴眼睛,也将总参谋长的命令丢到了一边,从右后翼向第13师团发起海啸般的冲击,第13师团惊恐地发现,自己必须要面对整整七个旅的猛烈进攻!

炮火支援?没有!

空中支援?想都别想!

友军增援?别逗,第3师团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现在第13师团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铁锹甚至刺刀拼命加深战壕,只要红色军团的炮弹没有打到他们头上,刺刀没有捅到他们胸口,他们都在拼命挖土,只有挖土才能保住他们的小命。他们躲在战壕里苦苦忍受着一轮轮炮击,直到红色军团推进到距离他们只剩下几十米了才突然甩出成排的手雷,然后乘着腾起的烟雾猛冲出去发起反冲击,只要将红色军团稍稍逼退,又立即退回战壕里,当即是把短促突击发挥到了极致。

红色军团也不是吃素的,你喜欢躲在战壕里是吧?好,那你就继续躲着,一辈子都别出来了。在指挥部的命令下,成群飞天三蹦子呼啸而来,用瞄准仪锁定那一道道战壕,然后投下一枚枚100公斤级低阻航空炸弹。这些航空炸弹内部装填的同样是凝固汽油,不过化学成分有所改变,爆炸威力大大削弱,同时降低了粘附能力,喷溅能力却大大提高,说白了就是一种弱化版的凝固汽油弹。但就是这么一种凝固汽油弹,把日军拼命加深的战壕变成了火坑!炸弹爆炸,汽油从弹体内喷溅而出,在战壕内流淌,长时间的燃烧……躲在防炮洞内的日军惊恐地发现,整道战壕都着火了!

飞天三蹦子飞行速度并不快,又可以飞得很低,所以投弹命中精度很高,哪怕是无制导的低阻航弹,也能准确地丢进战壕里。这些弱化版的凝固汽油弹让战壕里的日军面临着艰难的选择:是留在战壕里被活活烧死,还是冲出去跟中国兵拼了?

反正甭管选哪个,都得死。

一道道战壕就这样成了日军的集体公墓,幸存者要么成为俘虏,要么扔下满地死尸和伤员,惊恐地逃向后方。他们的防线被红色军团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地剥开,防御空间被一步步地压宿,更有不少部队被分割包围,然后被铁锤砸甲壳虫一样锤得脓血满地。

战争已然变成了屠杀。

第13师团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终于熬到了天黑。

红色军团并不打算跟他们夜战,并不是惧怕夜间厮杀,而是不划算,夜间自己的优势难以发挥,打起来必然伤亡大增,战果却不大,傻子才跟他们打夜战。于是,那震天动地的枪炮声随着夜幕降临而稀落了下去,日军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躺在战壕里直喘粗气,他们知道,自己还能多活十几个小时。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命享受这十几个小时的。

当天深夜,知道友军指望不上了的赤鹿理中将调集了四个战斗力相对保持得比较好的大队,向第16步兵旅发动大规模夜袭。可能第16步兵旅做梦都没想到日军苦战了一天之后居然还有精力搞这么大规模的夜袭,给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以猛烈的火力打得日军死伤累累,但终究是招架不住,防线速迅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赤鹿理中将大喜过望,立即将手头上能动的部队全压上去,将这个口子撕得更大一点。他在电话里咆哮:“给我冲!不得有半点犹豫,给我冲!能不能活着回到日本,就看这次攻击能否成功了!”

事实上,这次攻击成功了,打先锋的那个大队以几乎伤亡殆尽为代价,在第77步兵旅的防线上撕开了一个六公里宽的缺口,整个师团还有战斗力的单位都争先恐后地从这个缺口逃了出去,将无数死尸和伤员扔给了中国军队。

第3师团也差不多,三个步兵大队殊死厮杀,恶战了三个小时,在第11纵队的防线上撕开了一个大缺口,整个师团跟开闸放水似的从那个缺口中逃了出去。这一刻,所有日军官兵都激动得热泪盈眶……不容易啊,总算逃出来了!

只是,真的逃出来了吗?

很快日军就意识到不对劲了:那负责扎紧袋口的中国军队始终在且战且退,一直跟他们保持着一千米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让日军极为难受,追不上打不着,而对方发射的炮弹甚至自动发射器扫过来的榴弹却在他们中间不断收割着生命。换句话说,所谓的突破只是假象,那道要命的封锁线始终在他们前面!

而且,当天边放白的时候,日军想起了更为严重的问题:

长江江面上的浮桥早就被摧毁了,淮河那边没有架设浮桥,现在他们就算逃到江边或者河边,也没有能力架设一道数百米甚至一两千米的浮桥逃到对岸去,所以……

他们放弃原本还算坚固的阵地冲出来干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