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做好安排(3更)/农家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元见到了贾安。

两家以前虽然是姻亲,可贾安不住在府中,金元也只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去罗国公府,才能见到那么一两次。那时的他,坚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不像现在,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喜色。

两人寒暄后落座。

金元先开口,把靖安伯出事后,五皇子上门提条件,他去了罗国公府,老国公让他去求太子的事说给了贾安,“多亏了老国公给了指了条明路,否则我真的不知该咋办了,今日我来,是受了老国公之托,来看看你们夫妻如何,我也好回去给他说。”

贾安面带笑意,“我们很好,战王妃的医术确实高超,我夫人的病已经好了很多。”

“如此真好。”

金元从怀中掏出一沓银票,“这是老国公让我交给你的,说让你们不要不舍的花。”

贾安没接,“我们手中的银票足够用,还麻烦您再给带回去,还给我父亲。”

金元眼神闪了闪,老国公当然没有让他带银票,这些银票是他的,老国公帮了这么大的忙,要是把这些银票送上门,老国公自然不会要,所以金元才想着给贾安的。

把银票放在桌子上,金元道,“我只负责送过来,不负责带回去,二公子要是不想要,先放着,等以后亲自交给老国公。”

贾安说的隐晦,“我来时已经带了足够的银票,足够我们夫妇两人衣食无忧的在这平阳县住好些年的,我父亲他知道。”

金元听得明白,却装糊涂,“出门在外,多些银票不是什么坏事,二公子还是收起来吧。”

贾安看了他几眼,而后伸出手,把银票拿了过去,“好。”

金元暗暗松口气。

……

接下来的一日,风澈始终没有回音,金元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催促,到了第二日,嘴里起了好几个大泡,吃饭的时候,嘴都不敢张大。

太子看在眼里,温声安慰,“你也切莫太着急了,战王爷考虑这么久,也在情理之中。”

金元放下筷子,“我知道,可牢中阴暗潮湿,我怕父亲的身体会受不住。”

太子点头,“这样,等吃过饭以后,我让人喊了战王爷过来问问。”

金元也正有此意,太子问总比他问的要好,“多谢殿下。”

吃过饭,金元回了自己院中焦急的等着,太子派人喊了战王爷过来,两人在屋中说了足足有两个时辰的话,战王爷才从屋中出去。

金元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等风澈走远,他立刻过来太子屋中,没等他开口,太子道,“战王爷答应了,他回去准备一下,今日天晚了,明日一早我们启程。”

金元差点喜极而泣,父亲的命保住了,靖安伯府也保住了。

风澈回了屋中。

夏曦坐在桌边,桌子上摆着好几个小瓷瓶,这是她这两日加紧配制出来的。

风澈坐下,从袖中掏出一沓银票,放在桌上。

“太子给的。”

“多少?”

“二十万两。”

对于云先生等人的安置,夏曦和风澈早就打算好了,本想着给太子去信的,正好他来了。

夏曦把银票放置在一边。

夏曦摆出了四个小瓷瓶,拿过一个红瓶,“这是毒药,沾上即倒,神经会被麻痹住,两个时辰内动弹不得。”

又拿起一个黑瓶,“这个是剧毒,沾上即死。”

把最后两瓶推过去,“这是解药,等离开京城的时候,你先吃掉一颗,三日内有效。”

风澈把小瓷瓶一一拿起来,仔细的看过,记在心里。

翌日天还没亮,太子带着十名护卫,风澈带着风安和风忠,加上金元,一行人骑马回京城。

留下十名护卫,等到了天亮,护着空的马车,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路上。

县太爷一直让人注意着山庄这边的动静,听到禀报,急忙坐着马车过来送行,领着所有的衙役跪在路旁。

马车从他们径直从他们身边过去,不紧不慢的朝着京城方向而去。

等马车走远,县太爷才敢起身,掏出帕子擦拭自己额头上的汗,他刚才眼角余光看的清楚,只有十名护卫,战王爷也没跟着,看来,太子和战王爷早就走了。

两日后,太子一行回了京城,没有停歇,太子和风澈直接去了宫中。

两人一身的风尘仆仆,一看就是赶路回来的。

张公公听到禀报,从御书房里出来传两人进去,看到两人如此模样,吓了一跳,赶紧让小太监拿了掸子过来,将两人身上拍打干净,“不是奴才逾越,您二位这个样子进去,非惹了皇上发怒不可。”

“多谢公公提醒。”

太子趁着拍打的工夫塞给了他一张银票。

张公公立刻拿在了手里,小声,“皇上这几日心情一直不好,您二位进去了,小心说话。”

太子和风澈对看了一眼。

张公公转身推开门,太子和风澈进去,行礼。

皇上脸色很不好,不说让两人平身,就这么一直晾着。

大概一盏茶以后,才开口,“平身吧。”

两人站直身体。

皇上目光落在风澈身上,眯眼打量他,“几个月不见,风爱卿的精神越发得好了。”

风澈不卑不亢,“托皇上的福,臣在平阳县没有那么多的事情,每日除了吃就是喝,不但精神好了,人也胖了一圈。”

啪!

皇上把奏折摔在桌案上。

太子心里一紧。

风澈却神色依旧,他来时便料到了皇上会刁难。

皇上声音阴阴沉沉的,“一个靖安伯就让你们快马加鞭回来,朕竟不知你们两府何时这样好了?”

“皇上明察,臣和靖安伯府没有来往,此次臣也并不想来,是太子苦求,臣才不甘愿跑这一趟的。皇上若是觉得臣回来错了,臣可立即回平阳县。”

皇上的脸色眼见的怒起来。

太子见不好,急忙开口,“父皇,确实是儿臣苦求战王爷的,儿臣想着大皇兄已经故去多日,再不下葬,恐被天下人耻笑,这才和战王爷快马加鞭回来的。”

皇上压下怒意,冷冷的哼了一声,“既然你如此心急,那就马上启程,不得耽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