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蜕变/封灵星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混子有些失态的声音在唐阳耳边响起,随即它的身形也冲了出来,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切。

“一州气运?”唐阳略微有些失神,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自从知道小公主的真实身份后,唐阳特意询问了很多这这一族的事情,顺带也知晓了气运对于武者乃至是一个地方甚至是一个大州的重要性。

“确实是一州气运,难道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么?”封天令现出身形,看着眼前的一切,既有感慨,还有担心。

“先不管了,或许这就是专门为这小子和那小猫咪准备的呢?你可别忘了,一州的气运,足以让小猫咪升为六品巅峰灵兽!”

混子出声道。

封天令沉吟片刻,对还有些愣神的唐阳道:“那你就在这里突破吧,一州的气运,即使你没把握,他也能为你打下最好的基础”

唐阳点点头,将还在呼呼大睡的小公主抓出来,后者耸动粉嫩的鼻子,当看到那些飘散的气时,顿时两眼放光,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

一人一猫向着深处走去,四周的气运越来越浓郁,唐阳心神飞动,最终,他将小公主放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叮嘱只有突破成了六品才能继续进去。

唐阳独自深入,最终到了一处朦胧的宽阔大殿,正中心处,一道权杖上下沉浮,这些气运均是这其中不经意散发出来的。

催动体内的第八道灵府,权杖似有所感应,主动飞来,最终停在唐阳身前,没有认主,其内也没有器灵,但他对这权杖像是合作了多年似的,扑面而来一股亲切感。

伸手握住,一股淡淡的联系生出,重宝认主,唐阳感知的很清晰,这权杖,乃是真切的七品至宝!

这一处空间之中,凭空多了无数印记,这是属于他的印记,从此以后,这一处空间属于唐阳个人,在这里,他是绝对的神!

轻轻挥动,缥缈的气息向着这边汇聚,像是一个茧将唐阳包裹其中,说不出的舒适。

盘膝坐下,权杖轻颤,海量气运隐入唐阳的身躯,像是一把刷子,在洗涤他的身躯。

可以确信的是,等到他再次醒转,身躯和灵气一定会有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

三个月后,唐阳醒转,但最先感受到的不是轻松,而是一股说不出的讶异。

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对面两只眸子像是星辰一般,很是明亮,嘴边传来一股温热,一个不老实的小东西正在乱动!

灵气一震,一声惊呼,一道赤|裸的洁白身躯摔向远方,还未落地,后者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四肢着地落在地上。

“臭主人,干嘛推我?!”

一张极其精致的脸庞映入唐阳眼帘,正在满是幽怨的瞪着唐阳。

“长本事了?刚才那事情是你能做的?”唐阳蹙眉,一脸冷峻的看着小公主。

“哼,当初在附路州的时候,你就能和红莲娘亲亲亲,为什么不能和我?”小公主一脸气愤,站起,双手叉腰,毫无遮拦的站在唐阳面前。

“给我穿好衣服,然后滚去修炼!”

唐阳在储物链中翻翻找找,终是在一个女性武者的储物链中找到了一套衣衫,丢给了小公主。

后者气呼呼的做好,也不理会唐阳,径直坐在那里,吞吸着四周的气运和天地灵气。

唐阳看了她一眼,也不是太过担心,将心思全部投入修炼中,四周的气运被他炼化的所剩无几,现在的他,一拳一脚都能掀起阵阵音爆,刚猛力道能崩碎空间,肉身之力强横异常。

调转灵气,身躯晶莹,光华笼罩其上,赤红光华和晶莹相互结合,好似处在大日之中,很是耀眼。

现在的他有信心,再和魏东流交战,他一定能强势获胜!

“按照时间来看,现在还剩三个月不到就是一年,时间应当是够的”

唐阳自语,也不再多想,再次进入修炼状态,近乎疯狂的吸纳四周灵气。

此时的他,身躯好似烘炉,一道一道灵气涌入身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炼化,融入身躯之中,增强底蕴。

时间一天天过去,唐阳的气息也在向上缓缓涨动,单单看气势,即使一般的炼星境中期也无法和他相比,何况是寻常的炼星境初期?

灵府内传来阵阵异动,这是在炼星时,没有完全将星辰全部炼化留下的后遗症,甚至到现在,唐阳还是没办法动用炼星的力量。

他虽然不知道那个帝星有主的强者到底是谁,但他有信心,纵使他修为超绝,他也要将他击败!

一个月后,唐阳的气息到达了一个临界点,此时的他宛如一尊洪荒巨兽,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流光四溢,灵气在体外形成了无数循环,极短时间内汇聚成一道接着一道的漩涡,吞吸四周的灵气,进一步强化自身的根基。

五种道息释放,光华流动,盘坐其中,像是一尊正在涅槃的天神。

轰!

终于,强横至极的灵气冲破体内的束缚,他的气息宛如潜龙出渊,四周空气颤动,传递向四面八方,最终整座地下世界都像是在震动,引起强横的共鸣!

唐阳长啸,有一种冲破了桎梏的舒适感,心神飞动,手脚伸出,音爆不断,气息平缓上涨,终是从炼星境初期成功升入炼星境中期!

小公主瞥了他一眼,不满的哼哼嘴:“迟早我要告诉红娘亲!”

略微舒展身躯,唐阳再次盘坐,还剩下一段时间,他必须在出去之前,再次增加自身的底蕴。

这一处宝塔空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外围的附路州地图大片崩溃,数不尽的气息流转,充斥其间,最终,灵气占据了主导,尽数镇压戾气和杀气,将这里重新归于平静。

这一处空间变化,像是脱胎换骨一般,成型时外面尽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不仅仅是山水,甚至还有大量的妖兽灵兽充斥其间。

这一切变化唐阳并不知晓,一个月后,唐阳睁开眼眸,按照混子的说法,现在,他是时候出去了。

……

七州战场内,各大势力陷入最僵持的局面,此时的七州队伍分成数个阵营,各自占据一处地方,虎视眈眈的看着远处一座高耸的宝塔。

宝塔呈现七色,从下到上颜色各不相同。

自从三天前破土而出开始,七州战场上的所有人都向着这边涌来,一些联盟也面临着破碎,而这个时候,似乎依附那些拥有令牌的大家族成了最为明智的选择。

更多的人却将矛头指向了附路州和玄戈州的众人,之前曾有消息称,第五块令牌在唐阳手中,可是现在,唐阳不知所踪,这宝塔开启在即,更是让他们心急如焚。

“你们玄戈州和附路州可真是好样的,那么重要的令牌却放在一个炼星境初期小子手上,你们是怎么想的?

耽误了我们大家寻宝,你们担得起这个责任么?”

玉衡州和天钩州有人再次出声,站在总体局面上,完全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

另外几处大势力向着这边看来,看向这两州众人时,眼神不善。

“我说你们玉衡州着急什么?紫薇州的各大家族都没说话,你们着急个什么劲?再说了,别人能拿到令牌那是本事,魏东流那厮还不是从你们那边跑出去的?

真要找原因的话,你们能跑得掉?”

天枪州和南门州虽然和玄戈两州算不上友好,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他们清楚,这个情况他们自然要出声!

“哟呵,还不是唐阳没用?否则能生死不知?若是实力强横,怎么可能会消失?”

玉衡州的人当即反唇相讥,不给他们丝毫反应时间。

“哼。你这话说的倒是轻松,人家唐阳在那时候修为只是炼星境初期,一人大战数位炼星境中期,你们能干什么?若是他现在在这里,你肯定缩在那里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旗灵站出,双手叉腰,呵斥两州的强者,一点情面不留。

两州强者顿时有点梗塞,这话就像是一把刀子,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更为重要的是,魏东流即使在整个天钩州都能排的上号,却连一个唐阳都收拾不了。

有人缓缓站出,淡淡道:“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莫非是他的小情人?”

他是火擎,和唐阳曾经有不少恩怨,现在的修为乃是炼星境中期,比之之前强横了不少,无限接近炼星境后期。

“放你娘的狗屁,你们就是一群孬种,被你们奉为顶尖天才的火凌当初可是被唐阳打的满地求饶,封灵术封灵术不行,灵气灵气不行,你们的天才遇到唐阳,和废物一样!”

一座肉山站了出来,又短又圆的手指指着玉衡两州的强者,嗤笑道。

他自然是衣羽,此时的他,相比之前多了几分狠辣,也多了些许坚强,淡淡的煞气环绕其上,一身炼星境中期的修为强横异常。

紫薇州的几个大势力有些玩味的看着这三座联盟之间的争吵,他们倒是丝毫不为那一块令牌担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