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闻喜/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不能行?要不要叫辆出租,我送你回家?”陆远问道。

邵刚摆摆手,说道:“现在好多了,没刚才散场时那么难受了,不过这吐着吐着,倒是有些饿了,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个宵夜,再各回各家?”

陆远:“……”

说实话,刚才在包间里喝了一肚子的酒,邵刚不说还好,一说他还真有点饿了。

“这大冷天的,路边也没烤串摊了,上哪儿吃宵夜去啊?陆远问道。”

邵刚见状,说道:“我知道这歌舞厅附近,有家潮汕砂锅粥一直开到凌晨两点,喝完酒就不去撸串了,吃点粥养养胃,怎么样?”

“靠,行啊,邵刚,这一带熟门熟路门清儿啊,看来这家歌舞厅没少来啊?”陆远调侃道。

“行了,别贫了,刚才连苦胆都吐出来了,先去粥铺吧,边吃边聊。”邵刚说道。

粥铺就在歌舞厅后面那条街,是个不太起眼的小门面,招牌就叫潮汕阿牛砂锅粥。

粥铺门面小,只有七八张桌子,但生意看似还挺好的,这个点还有三张桌子都坐满了人,看她们的样子和装扮,陆远猜,应该也是附近歌舞厅刚下班的小姐公主。

邵刚跟老板要了一个青菜虾仁粥,一个皮蛋瘦肉粥,外加两个小菜,带着陆远坐到了角落里的一张空桌子。

老板手脚很麻利儿,很快就上了小菜,和两砂锅的粥。

邵刚是真饿了,也顾不得跟陆远客气,赶紧动起勺子吃粥,一边吹着粥里的热气儿,一边西里呼噜的吃了好几大口粥,然后狠狠呼了一口气,由衷叹道:“舒服了,这下胃里不会空落落的了!”

陆远也喝酒,有时候也会吐,他知道吐完之后,肚子饿的难受劲,所以等着邵刚缓过劲儿来,才问起了话:“邵刚,你经常来这儿?”

“呃,以前不怎么来,偶尔跟同事来过一次两次。不过最近手上跟着的两个大客户,他们都喜欢来这种地方谈事情,我也是没办法,工作应酬嘛,所以最近就来得比较勤了。”邵刚吃着粥,解释道。

陆远哦了一声,表示理解,邵刚说得倒是实话,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在歌舞厅夜总会这种地方谈业务、谈生意。毕竟有美女的场合,男人们都比较放得开去喝,这酒一喝好了,嘴就容易张了,什么业务也就都好谈了。

不过他还是提醒道:“邵刚,你跟进客户也要注意成本投入啊,这种歌舞厅一场酒下来,外加小姐的小费,也不便宜。你别到时候业务没啃下来,又投进去这么公关成本……”

“哈哈,远子你放心吧。”

邵刚吃得差不多了,用纸巾擦了下嘴,说道:“我最近工作有了一些调整,现在每个月手上有一定额度的招待款用来公关和维护大客户的。我还没傻到用我自己辛辛苦苦挣得工资,去请客户花天酒地。”

“哦,那就好。”

陆远点点头,突然听出了端倪,诧异道:“你说你工作有调整,还有公关和维护客户的专款额度?这么说,你是升职啦?”

邵刚轻轻嗯了一声,想要保持淡定,但脸上志得意满的神色还是出卖了他内心小小的骄傲。

陆远见状,乐道:“行了,别憋着了。想要装逼就装逼吧,德性!升职加薪是好事,居然连通知都不通知我们一声。别忘了现在潘大海也在杭州。怎么?是怕我们瞧你一顿饭啊?”

邵刚摇摇头,解释道:“这不是最近才升的业务部副经理嘛,各种交接和跟进,忙得一塌糊涂。我寻思着等过个把礼拜,再跟你们说这事儿,然后请大家来家里涮火锅庆祝一下。”

“副经理?”

陆远对于邵刚升的职位,还是有些意外!

邵刚所在的公司,他之前就听邵刚讲过,是杭州本地一家规模不小的太阳能板销售公司,代理了国内一大型厂家生产的太阳能板在浙江地区的总销售。他们公司几个部门加起来有六七十号人,而邵刚他们的业务部,就有四十多个业务员。业务部设经理一名,副经理一名,业务主管四人,每名业务主管手底下带着十来名业务员。每一名业务主管,负责的销售区域是不同的,大家都有各自的片区。

邵刚原先跟着的那名主管及所辖业务团队,主要是负责杭州及周边县区的太阳能板销售。

陆远本以为邵刚是升了业务主管,那已经很了不得的事情了。但是没想到,邵刚居然是跃过了业务主管这个位置,直接升到了业务部的副经理。

想想看,一个业务部门四十多号人的团队,他邵刚才进这家公司多久啊,居然升到了仅次于经理的位置,连当初带着他入门的业务主管,现在都要听他调派。

这个职位,实在令陆远有些震惊!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邵刚,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能力哈,我只是觉得有些震惊,你怎么一下子升这么高?当然,做哥们的,你升的越高,我越替你开心,我只是觉得,觉得……”

“哈哈哈,行了,远子,你别组织语言了,我没那么玻璃心。”

邵刚看着陆远那个欲言又止的样子,笑哈哈地说道:“别说你不相信,就连我家文艳都不相信。这也是我运气好,我们公司出了点动荡,一下子就让我钻了空,跃过业务主管,直接到了业务部副经理的位置。”

“哦?还有这么曲折的故事呐?说来听听?”陆远好奇地问道。

“这个下周,我请你们到我家涮火锅的时候,我跟你们一齐说吧。”

邵刚看了看手机的时间,道:“都12点多了,我最近老是半夜一两点回家,文艳有点不高兴了,我今晚得早点回去,不然又得吵架!”

邵刚拿出手机的一瞬间,陆远微微一怔,他发现邵刚不仅买手机了,而且是最新款的三星翻盖手机,时下蛮流行蛮酷炫的一款手机。

真是升了职,换了新装备。其实他能感觉得出了,邵刚今晚虽然喝多吐了,但是跟自己聊天这会儿,无论是精气神,还是那种当了部门领导之后的气质,都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像之前那么悲观自卑,动不动就是各种抱怨不甘,各种怨天尤人。

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

随即,他站了起来,说道:“也行,下次等人齐了去你家吃饭,你再说吧。撤吧,先回家,别让文艳等太晚了。老板,多少钱?”

邵刚一把拦住了陆远要伸兜里掏钱的手,说道:“怎么?连这两锅粥钱,你还要替我考虑?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不一样啦。起开,让我也请你吃一会饭!”

说着,邵刚轻轻一把将陆远薅开,跑到柜台去买了单。

陆远笑着摊摊手,也对,有的时候,把单让给别人去买,也是一种尊重!

结完账,他俩各自在粥铺门口打了出租,各回各家。

……

第二天。

一大早,张大年就收到了郑一鸣派人送过来的两份调岗申请,一份是罗艳琼的,一份是陆远的。

张大年第一时间拿着这两份调岗申请书,出了办公室,敲开了秦卫明的办公室。

直到快吃中饭的时候,他才满面笑容地从秦卫明办公室出来。

回到办公室之后,他又把罗艳琼叫到了走廊外,聊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罗艳琼也是笑带春风地走进办公室里。

这一幕幕,陆远都看在眼里,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倒是把展鹏飞和徐璀璀两人看糊涂了,不过很快,张大年又把展鹏飞叫到了秦卫明的办公室里。

也不知道秦卫明和张大年对展鹏飞说了什么,反正展鹏飞再回办公室的时候,眉宇舒展,逢人就笑,充满了和善。

就连陆远出办公室上个厕所,与他的工位擦肩而过,他都笑着点头致意,丝毫忘记了就在昨天这个时候,他还对陆远横眉冷对,怒目相视。

神经病!

陆远感到一阵恶寒。

……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办公室里的人陆陆续续去食堂吃饭。

罗艳琼、张大年他们早早就过去了。

陆远手头有点事,离开办公室的时候稍微晚了一点。

不过徐璀璀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也在办公室里坐到陆远离开,她才起身跟了上去。

走出厂办大楼,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徐璀璀小跑了追了上来,一脸愠怒的样子,对陆远指责道:“陆远,你不够意思!”

“什么不够意思?”陆远被质问得有些有些糊涂。

徐璀璀眼眶有些微红,问道:“咱俩还算不算朋友?”

“什么叫算不算?我们就是朋友啊!”陆远斩钉截铁道。

徐璀璀的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哽咽道:“那你要离开改革办这种事,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原来是这个事儿!

陆远见她这个沮丧的样子,心情也跟着不舒服起来,低声说道:“你都知道了?”

“罗艳琼都知道了,我还能不知道吗?”

豆大的眼泪珠子从徐璀璀的眼眶里滚落而出,委屈地哭咽道:“合着整个三组都知道了,连展鹏飞那孙子都知道了,就我一个人傻傻地不知道!”

罗艳琼……

陆远暗暗伤神,果然,只要让罗艳琼这娘们知道的事,都不用起风,就能传出八千里!

“好了,不哭了,这也是临时调岗。我也是昨晚才知道,今天早上才开始走流程。”

陆远赶紧解释道:“咱先不哭了啊!这大太阳底下,站在大路上,这会儿去食堂人来人往的,被他们瞅见了,不知道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我偏不!”

“姑奶奶,我错了!”

“我就要哭!我委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