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偶遇/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志国找的歌舞厅在市区,陆远和张大年打车过去,到地方已经奔九点了。

不过这个时间点,才是歌舞厅生意最火的时候。

陆远对歌舞厅的印象,还停留在平时看得电视剧里,这是他第一次进歌舞厅。不过没来过归没来过,他还是有些见识的,他不会天真地以为刘志国找的歌舞厅,就是跳个舞,蹦个迪,唱个卡拉OK的场所。

和张大年进了刘志国订的包间。

刘志国已经早早就到了,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腿翘在茶几上,正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妈妈桑在有说有笑着。

他一见张大年和陆远进来,笑着站了起来,让妈妈桑赶紧出去安排小姐。

对于刘志国这么“贴心”的安排,陆远在来时的路上,张大年就已经提前跟他说过了。陆远本能上是想推却的,但张大年说,在外应酬这种事情是难免的,既然一起来玩了,就该随大流,别把自己搞得特立独行的。

陆远在车上犹豫片刻,想想也对,他俩能把自己叫来这个地方一起玩,坦诚相待,显然是因为牵线郑一鸣还有自己主动让路给展鹏飞这两个事儿,得到了他们的认可。所以邀请自己进了他俩在改革办的小圈子,来都来了,这个时候推诿婉拒,倒显得有点不识时务和假正经了。

很快,妈妈桑就领了七八个年轻漂亮的小姐进了包间,站成一排,让他们选。其中一个小姐进来后直接坐到了刘志国身边,腻人地抱着刘志国的胳膊,娇滴滴地埋怨起刘志国这么久不来看她。

看刘志国跟妈妈桑的熟稔,还有跟着小姐的关系亲昵,显然这家伙是这里的常客啊。

张大年见惯不怪地哈哈一笑,让陆远不用理会,赶紧选小姐,唱歌喝酒。

很快,张大年也选了一个。

陆远在他俩催促下,随手一指,盲选了一个来自湖南长沙的小妹,让她坐到了自己身边来。

妈妈桑出门一走,随手关了大灯,留了几盏小灯。

霎时,包厢里灯光昏暗,气氛旖旎。

很快,在几个小姐的挑动下,包间里又是喝酒又是唱歌,还有摇骰子做游戏,一时间,气氛欢畅极了。

……

别看刘志国平时工作不咋样,但唱歌确实有点道行,一首《鸿雁》唱得那是婉转飘荡,韵味十足。

一曲终了,顿时赢来了包间里姑娘们稀稀落落的掌声。

他放下麦克风,喝了口酒,又对身边的小姐吩咐道:“再去给哥点一首《好汉歌》。”

“好的刘哥。”小姐说着,正要起身。

“先停一停,晚会儿再点!”张大年伸出手摆了摆,喊住小姐,然后对刘志国说道,“老刘,先聊会儿天?你都说了今晚是请小陆来喝酒的,怎么一唱起歌来就没完了?”

“嘿,我这一唱歌就上瘾,对不住了哈!”

刘志国笑了笑,示意小姐给自己倒满啤酒,然后端着酒,走到陆远这边,说道:“小陆,中午老张就跟我讲了郑一鸣提的要求,你为了让老张顺利当上副主任,主动让路给展鹏飞那鳖孙,讲究啊!就冲这个,我刘志国得敬你一杯!”

“刘组长,你这太客气了!”陆远也让身边小妹给自己倒满啤酒,站了起来。

一旁的张大年笑道:“小陆,这杯酒,刘志国得敬,你也得喝,要没你这让步,他科长这个位置,根本没戏!”

“没错,这份情义,我刘志国记在心里了。来,我敬你!”

噹!

碰杯!

仰头,一饮而尽。

陆远也是一杯到底。

这时,张大年也站了起来,让妹子们给大家都倒满酒,然后说道:“这一杯啊,我们大家一起敬小陆!”

“啊?”

陆远抹了抹嘴边的啤酒沫儿,笑着问道:“为啥又要敬我啊?组长,你不会是奔着今晚,要跟刘组长联手把我灌趴下吧?”

“切,你小子别装蒜,这点酒对你来说,算哪到哪啊?”

张大年示意陆远身边的妹子,赶紧给陆远被杯子倒满,然后说道:“元旦假期一结束,你小子就要去市场营销部销售科当科长了,你说这杯酒,该不该喝?”

“啊?”

刘志国猛听之下,一脸懵逼:“什么销售科科长?”

张大年简短地把晚上和郑一鸣吃饭的情况说了一通。

刘志国听完,目瞪口呆,“牛逼呀,这叫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这边丢了个副科长,转头那边就挣了个科长,兄弟你这个运气,哥哥我是服了!”

陆远赶紧纠正道:“真能顺利调岗的话,也是销售科的副科长!”

“郑一鸣兼着这个科长,说到底还不是你这个副科长说了算?”

张大年笑道:“只要你在销售科里干点动静出来,用不了一年半载,你这个副字就可以拿掉了!”

“是啊是啊,就算副科长也牛逼啊,”刘志国说道,“你看咱们杭三棉厂,各个科室里像你这么年轻的副科长,还能找出第二个来?”

张大年也道:“没错,而且这不是普通的清水衙门科室啊,是销售科啊,而且咱们三棉厂专制之后,公私单位的交易合作都归你们销售科把着,兄弟,这得是油水多足的部门啊!以后这歌舞厅,我怕你是去到不想去了!”

一旁的几个小姐听完,也是纷纷目露羡慕和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看着像夜场初哥的大学生,居然是大国营厂里的干部,而且还管着油水这么足的部门。

尤其是听到张大年说,以后陆远少不了要频频跑歌舞厅跟客户应酬,顿时双眼放起光芒来,这不就是她们的金主爸爸优质客源嘛。特别是陪着陆远的那个长沙姑娘,搂着陆远的胳膊搂得越紧了,恨不得把身体都贴过去,生怕陆远跑了。

陆远笑着挣了挣,发现这姑娘就跟盘丝洞里的蜘蛛精似的,箍得他紧紧的,怎么都挣不开。

“小陆,今天这一聚之后,咱们就是走心的好兄弟,以后在三棉厂里,我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小团队!”张大年说道。

刘志国也道:“没错,在咱们三棉厂,要想往上升,就是要抱团,以后我们三人在各自不同的岗位,共同奋斗,共同进步!”

两人这番话说出来,显然就是要把陆远拉上了他俩这艘船来,共同进退了。

陆远经过这次改革办副科长竞选这个事情之后,其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短处,那就是在厂里孤单奋战,没有盟友,没有应援,更没有靠山。他能因祸得福去销售科当副科长,也是机缘巧合,拜展鹏飞人缘烂大街之所赐!

所以面对张大年和刘志国的这番拉拢和邀请,他是欣然应允的。

随即,他点点头,表示道:“这次能去市场营销部,能得郑主任信任提我当销售科副科长,也全亏组长替我向郑主任开口,这份情义我也得记着。从今往后,在三棉厂中,我愿和大家共进退!”

“好!”

张大年赞许一声,举杯道:“来,大家一起敬我们三棉厂最年轻的副科长!”

“组长,这调岗申请还没开始走流程呢。”

陆远摇头自谦道:“而且最年轻的副科长,这帽子我可不敢戴啊!不还有展鹏飞呢吗?”

“哈哈,调岗申请的流程,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至于展鹏飞……”

张大年举着杯子,面露轻蔑之色,不屑道:“如果没有林俪,没有关良义,他就是个屁!”

刘志国也是哈哈狂笑起来,乐道:“哈哈哈,说得好,没有这些,他连狗鸡把都不是!”

“呃……”

陆远知道背后骂人不好,但是听他俩这么骂着展鹏飞,心里还是蛮爽的,至少之前的郁结,一挥而散!

“干了!”

“干!”

“妹子们把酒倒满了呀!”

“干杯!”

一时间,叮叮当当,包间里杯盏交错,迷人的七彩旋灯下,气氛酣畅。

“来,给我赶紧把《好汉歌》点上,我要高歌一曲!”

刘志国喝完酒,兴头之上,又抄起茶几上的麦克风,让妹子赶紧去点歌。

……

……

明天是周五,还要早起上班。所以他们唱到了十一点半左右,就匆匆结束了今晚的欢乐时光。

结完账,妈妈桑和小姐把他们送到了歌舞厅门口。

他们三人的家都在三棉厂,打一辆出租车就够。

歌舞厅门口泊了很多揽客的出租车,招手即有。陆远叫来车,等着他俩钻进车里后,正要上副驾,转头无意间在歌舞厅门口的一侧,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人正弯着腰,单手扶着墙壁,哇哇在吐,显然喝太多了。

“组长,你们先回去吧,我看到了一个好久未见的朋友,我跟他聊几句再回去。”

陆远跟张大年他们招呼了一声,让司机直接先走。

出租车走后,他便转身走到了那个扶墙醉吐的人身后,默默地站着。

等那人吐得差不多了,痛苦地慢慢直起身子,陆远适时递上了准备好的纸巾,“给!”

那人接过纸巾,下意识地说了一声谢谢,擦完嘴转过身来,诧异地呼道:“远子,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儿呢?”

陆远没好气地说道:“要让苏文艳知道你喝成这个衰样,不得心疼死啊?邵刚同学!”

真的很巧!

陆远怎么也想不到,能随随便便在一家歌舞厅门口,碰到了邵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