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意外之事/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六点,十九队饭馆。

包间里。

郑一鸣和张大年在陆远的穿针引线下,正式见面了。大家都是三棉人,虽说没打过交道,但二两小酒下去,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酒也喝了,客套话也说过了,自然就进入了正题。

他俩能当着陆远的面说这些真金白银的话,自然没把他当外人。

张大年举杯表示,郑一鸣让陆远带话的两个要求,他都答应,也会想尽办法去做到。

郑一鸣听罢,自然是喜出望外,也是拍着胸脯跟他保证,一定使出吃奶的力气,替他跑通关良义那头,助张大年争得关良义的支持票。

看似两人就要达成攻守同盟,突然,张大年指了指一直坐着不说话的陆远,笑道:“郑科长,咱俩光顾着高兴了,却把小陆这个大功臣给忘到一边儿了。”

郑一鸣一听,也是笑着点头,道:“没错没错,若不是小陆牵线,咱哥俩怎么能认识,并达成默契啊?小陆也是我在销售科的老部下了,若不是当初关副厂长亲自点将,我真舍不得放给你们改革办啊。来,小陆,这杯我敬你!”

说完,郑一鸣就要举杯,不过却被张大年用手拦住了,说道:“小陆岂止是牵线之功啊?你知道吗?我之所以能应下你提得关于展鹏飞的那个要求,是因为我们小陆识大体顾大局,牺牲了自己即将到手的前程换来的啊!要不然,恐怕我还这没法应承一鸣兄你第二个要求!”

“组长,你言重了,”陆远摆了一下手,举杯站了起来,谦逊地说道。

但是张大年的这番话还是听进了郑一鸣的耳中,不由好奇问道:“怎么还会牺牲到小陆的前程呢?张组长,这是怎么一档子事啊?”

张大年放下手里的酒杯,直接说起了陆远和展鹏飞之间的纠葛和嫌隙,还有他们三组的一些情况,最后说道:“要是没郑科长你要求的展鹏飞这事儿,我肯定是提名小陆担任副科长的。在我们三组四组,无论是工作业绩,还是民主测评,这个副科长的位置怎么轮都轮不到他展鹏飞啊。小陆甩他五六条街呢。”

“嗨,我的天……”

郑一鸣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郁闷道:“照你这么说,我提得这要求还真是误打误撞帮了展鹏飞,反倒耽误了小陆的前程啊!你说这事儿闹得!小陆啊,你那天晚上来我家,怎么不说这个事儿呢?”

陆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科长,你也言重了!要没你帮忙,我们组长很难拿下关厂长那一票啊!相比我们他这个副主任的位置,我那个副科长算啥啊?再说了,我们组长当不上副主任,副科长的位置也是刘志国组长的,怎么轮也轮不到我。所以,谈不上牺牲有多大。”

“格局啊,这就是格局!”

郑一鸣竖起大拇指狠狠赞了一下陆远,然后对张大年说道:“张组长,别说你欠了人情,恐怕我这个人情都算是欠下了!”

“是啊,郑科长,我今天下班前还跟刘志国说呢,回头我真当上了副主任,他如愿顶了我科长的位置,他最要感谢的人,不是我,是小陆!”张大年说道。

郑一鸣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张大年见时机成熟,趁势说道:“郑科长,你现在也知道了小陆和展鹏飞之间的纠葛,这展鹏飞啊,仗着关副厂长的特殊关系,在办公室里向来跋扈,不懂得搞好团结。他当了第三科的副科长之后,肯定要为难小陆,所以自此一事之后,小陆是没法继续呆在改革办了。兄弟我也跟你提个请求,希望你能帮帮忙,把小陆调去你们市场营销部……”

“啊?”

一声惊讶,出自陆远。

他想起早上张大年在消防通道说的,让自己在饭桌上看他表现,原来就是奔着这个事啊!

霎时,他忍不住有些感动!

郑一鸣显然也被张大年的这个要求给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张大年继续说道:“刚才郑科长你不也说了吗?当初如果不是关副厂长亲自点将,把陆远调到我们改革办,你还舍不得放人。过了元旦,你们销售办就要升级成市场营销部,正是用人的时候啊。小陆,有能力,有担当,有格局,能有这种下属在手底下办事,简直是如虎添翼啊!”

“呼……”

郑一鸣轻轻呼出胸中一口浊气,点了点头,显然认同张大年的这番话,说道:“是啊,展鹏飞真成了小陆的顶头上司,肯定少不了要被他整。再说了,他也是因为我的要求,才牺牲如此之大。于情于理,我当然都是欢迎小陆回来的!我当初把他放给你们改革办,本来就舍不得。但是,我们市场营销部是二类部门,下辖的四个科室是三类部门,小陆差点就成了一类部门改革办的副科长。他回来,我怎么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

张大年提醒道:“你下面不是四个科室呢吗?市场科、策划科、销售科还有公关及售后服务科,去哪个科室你量才使用嘛!我记得小陆以前在你二科的业务能力,排得上前三的吧?”

“我知道了。”

郑一鸣看向陆远,认真问道:“小陆,去销售科当副科长,怎么样?”

“啊?”

陆远听着他俩对自己的安排,心里忍不住大吃一惊。

他其实只想着离开改革办,不想被展鹏飞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张大年替他张罗回到郑一鸣这边,哪怕当个普通工作人员,他都心情愉快。

但是没想到,郑一鸣竟让他进销售科当副科长,这实在是有些意外,还有惊喜。

他那天在车棚听林俪说过一嘴,销售办升级成市场营销部之后,洪刚会成为销售科的科长。如今郑一鸣让自己去当副科长,又和洪刚搭班,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刚来三棉厂报道,刚进二科那会儿了。

“小陆,想什么呢?”

张大年用手叩了叩桌子,大声提醒道:“你们郑大主任要提你当副科长,问你有没有信心呢?”

“有!”

陆远顿时反应过来,对郑一鸣朗声道:“感谢科长,哦不,感谢主任信任和重用,我一定会协助好洪刚,抓好销售科的销售工作,不让主任失望!”

郑一鸣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不用协助洪刚,今天下班前我刚找他谈过话,我准备让他担任市场科的科长,市场科的工作更适合发挥他的长处!”

陆远疑道:“那我在销售科跟谁搭班呢?主任。”

“销售科的科长,由我自己兼任。不过我要统筹整个部门四个科室的工作,所以销售科的具体工作嘛,就要由你这个副科长来主抓了!”郑一鸣笑意盈盈地说道。

陆远啊了一声,貌似有些没听明白。

张大年乐道:“傻瓜,还听不出来嘛?你这个销售科的副科长,代的是科长的工作!还不谢谢你们郑主任的提拔?”

这回,陆远懂了!

没想到坏事变好事,简直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相比起改革办第三科的副科长,虽然在职级上,自己这个销售科的副科长还是略逊展鹏飞一筹,但是在实权上,整个销售科都归他说了算啊!

而且销售科室,永远都是最容易出成绩的科室!

“主…主任?我…我…”

陆远举杯,对着郑一鸣,激动道:“我会好好干得,一切都在酒里!”

仰头,一饮而尽!

郑一鸣笑着对张大年道:“怎么样?张副主任。我郑一鸣做人做事,从来不会让朋友吃亏的。你帮了我,我便尽全力帮你。小陆成全了咱们,我们也该成全他!”

“走心了,一鸣兄!”

张大年举杯,满脸挚诚,敬道:“见微知著,一鸣兄你是性情中人啊!以后,你的事,便是我张大年的事!”

“好说,都在酒里了!”

叮!

酒盏相碰,一切告成。

又推杯换盏约莫一个多小时,饭局才散,皆大欢喜。

在饭店门口,张大年还好,酒量还算扛得住。但是郑一鸣已经喝得有些微醺了。

陆远去饭店路口那边去叫出租车,张大年揽着郑一鸣的肩膀,说道:“一鸣兄,别忘了尽早把罗艳琼和小陆的调岗申请,发来我们改革办。我们秦主任那里,我负责去跑!”

“明天周五嘛,明天早上我就发!”

郑一鸣打了个酒嗝儿,但脑子还算清醒,不忘提醒张大年道:“关副厂长那儿,我趁着元旦这两天,替你把事跑通跑明白。那啥,展鹏飞那个事儿,大年兄弟你千万别忘了,一定要留他在你们改革办,这特么就是坨臭狗屎啊!”

“对,就是坨臭狗屎!”张大年狠狠地骂了一句。

嘟嘟……

陆远喊的出租车过来了。

他先搀扶着郑一鸣上了出租车,让他先走。

至于他跟张大年,还要赴刘志国的第二场。

刘志国今天大出血,下班前就找了一家歌舞厅,订了个包间,说要请张大年和陆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