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就是要赢!/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远大晚上拎着烟酒登门拜访,也让郑一鸣这位老上司颇为意外。毕竟自打陆远调岗到改革办之后,工作上几乎没有交集了,除了经常在同一栋楼里见面打打招呼之外,这还是陆远第一次上他家来。

其实他最近也有事情想找陆远谈谈,不过一直忙着销售办升级市场营销部的筹备工作,所以就拖了下来。他打算过完元旦再找陆远,不然也不会让林俪通知陆远参加4号的二科老同事聚餐。

没想到啊,这小子倒是自己登门拜访了。

他赶紧请陆远进了门,又让正在看电视的媳妇儿炒了两个小菜,准备和陆远小酌两杯,边喝边聊。

陆远对郑一鸣没有拐弯抹角,借着二两小白酒,直接说出了来意。

郑一鸣听后,也没有玩虚头八脑的假把式,直言相告说,张大年这个事跟他没有工作上和利益上的冲突,关良义那里他可以帮忙,让陆远安排个时间和饭店,他和张大年亲自见上一面便是,他也想交一交张大年这位朋友,毕竟改革办四个组长里,近半年来就属他老张风头最劲,正属于上升期,这种朋友多交一个也无妨。

陆远没想到郑一鸣会答应的这么痛快,今天这趟登门拜访真是来值了!

在他看来,有了郑一鸣的帮忙,张大年拿下关良义的支持票应该是基本没啥问题了,一旦张大年当上了副主任,那有他的提携举荐,自己当上第三科的副科长,应该是指日可待了!

他斟满酒杯,正要举杯敬郑一鸣这位老上司的仗义相助之时,却被郑一鸣给抬手拦了下来。

郑一鸣笑道,帮张大年这个忙,交张大年这个朋友,都没问题!但和张大年见面具体商谈之前,他让陆远带个话,希望张大年能帮他一点小忙。朋友嘛,就是你帮我,我帮你,互通有无,互惠互利嘛!

言下之意,帮张大年走通关良义这边,可不是两瓶酒两条烟一顿饭就能草草了事的!

……

听陆远说到这儿,张大年脸上刚才紧张的神色渐渐褪下,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说道:“我还以为有什么不顺利呢,不就是他不想白帮我,也想我帮他点忙吗?这正常,人家凭啥无缘无故替咱做这么大的人情呢?说吧,他要我帮什么忙?但凡我张大年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都倾力相助,绝不拖泥带水,拉稀摆带!”

“他提了两个要求!”陆远说道。

“你说。”张大年伸伸手,示意陆远继续。

陆远道:“他第一个要求是,等过了元旦,他想把艳琼姐从咱们改革办调岗到他们市场营销部去,希望咱们能顺利放人!”

“调罗艳琼去他们市场营销部?”

张大年也对郑一鸣这个要求有些诧异,问道:“调谁不好,干嘛非要调罗艳琼啊?咱们整个办公室,就属她一天到晚最闲,每天一来上班就等下班!这女人哪里是做市场营销的料子?”

“呃,组长,你这是有些消息落后了,”陆远善意地提醒道,“上周,艳琼姐的老公严卫星严科长,好已经从区工商局,调到市工商局的市场规范管理科当副科长了。郑科长他们市场部以后少不了要和……”

“不用说了,我懂了!我明白郑一鸣的意思了!他是想请尊菩萨娘娘回去啊,眼睛够贼的啊!

张大年抬抬手示意路远不用继续科普了,就这他还听不懂,就算白混了。

不过他也犯愁,叹气道:“我倒是愿意放人,但就怕罗艳琼自己不同意啊!毕竟改革办升级之后,涨薪涨福利,这个时候跑郑一鸣那边去,她又不傻!”

“郑科长说了,过了元旦,他们销售办也要升级成市场营销部,也是要涨薪涨福利的。艳琼姐过去,在这方面不会吃亏的。而且他承诺,给艳琼姐分配到业务能力最好的洪刚那组,未来业务提成这方面的收益,绝对不是改革办能给予的!”陆远说道。

“这样啊?那就没问题了!”

张大年说道:“看来郑一鸣是下血本了。如果这么好的待遇,罗艳琼还不肯走,那她就是个瓜婆娘了!这个要求我答应他,我想秦主任也不会拦住不放的!他一纸调令过来,我就开闸放人!他第二个要求呢?”

陆远面带苦笑地摇着头,说道:“他的第二个要求,跟展鹏飞有关系……”

“跟他还有关系?”

张大年一听牵扯到展鹏飞,顿时有些头大,展鹏飞在他手底下这么久,他还能不清楚,但凡跟展鹏飞这根搅屎棍有牵连的事,都他么是棘手的事。难怪陆远一开始就说不太顺利了……

但是没办法啊,事情都推进到了这个份儿上,再棘手也得硬着头皮上啊,总不能放弃吧?

他喟然叹了一口气,道:“说吧,他提了什么跟展鹏飞有关的要求?”

陆远心情也不得劲,淡淡地说出了郑一鸣提出的第二个要求……

……

……

五楼,销售二科的办公室门口。

展鹏飞借着给林俪送早餐的由头,把她约了出来,带到了空无一人的工会活动室里。

“什么事呀?我这刚上班呢,被我们老大看见不好!”

林俪手里捧着豆浆,一边用吸管嘬着,一边有些担忧地不停望着活动室门口。

她担心突然进来人,看见自己和展鹏飞在上班时间约会,影响不好,而且万一被郑一鸣看见了更不好,会让郑一鸣对展鹏飞的印象分大打折扣。

毕竟不远的将来,展鹏飞是要到郑一鸣的手底下来工作的。

是的,等销售办升级成为市场营销部之后,展鹏飞就要调岗过来。

这也是昨晚,她舅舅找展鹏飞聊天谈话的真正目的。

听舅舅讲,市场营销部成立之后,除了合并销售一科二科两个科室之外,还会从三棉厂其他部门调配部分工作人员,以及从社会上招募相关专业人员,大体会扩充成市场科、销售科、策划科、公关及售后服务科等四个科室。

依着关良义的意思,展鹏飞在改革办锻炼也有些日子了,他希望元旦过后,把展鹏飞调到市场营销部的销售科,担任销售科的副科长。

在林俪听来,她当然是开心的,毕竟元旦之后就要和展鹏飞订婚了,订婚之后还能跟心爱的人在同一个部门上班,双宿双栖的,多美好?

但是展鹏飞嘴上没说啥,但心里却是不干的。因为众所周知,即便销售办升级成市场营销部,那也是跟人事办、财务办同级别的部门,属于二类部门。不属于党委办、改革办这种含金量极高的一类部门。

还是之前同一个道理,党委办的主任、改革办的常务副主任,都是厂党委班子成员,但二类部门的主任,最多是中层干部,还没资格进入领导队伍。

而展鹏飞志在改革办第三科的副科长,在一类部门的科室里当副科长,和二类部门的科室里当副科长,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所以他之前才让林俪帮忙找关良义走走后门,想拿下改革办升级之后的第三科副科长的位置。可没想到,关良义找他回家谈话,却是有意把他调离出改革办这个一类部门,去二类部门的销售科里当副科长,这职务级别一下子就降了一格,差距之么大,他怎么能心甘情愿?

离开关良义家的时候,他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不情愿的话,但是心里还是一百个不乐意,所以大清早的上班时间,才跑来五楼约林俪出来。

他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看你们郑科长去人事办了,才上来的。俪俪,下班了,你再找舅舅求一下情呗,我还是不想去市场营销部那个销售科,我还想留在改革办,我要拿下第三科的副科长!而且我听秦主任的口气,他是支持我的!”

“鹏飞,过了一晚你怎么还想这个事?我们市场营销部销售科的副科长不好吗?”

林俪把喝完的豆浆袋找了个垃圾桶一扔,继续说道:“整个杭三棉厂,像你这么年轻的副科长,能找出几个来?舅舅明显已经在照顾我们了呀!”

“我知道舅舅在照顾提携我,但是副科长跟副科长也有区别的啊!改革办第三科的副科长,跟你们销售科的副科长,足足差了一级好吗?不说前途,就说工资福利,也差了一档啊!”展鹏飞解释道。

林俪微微蹙眉,说道:“可舅舅昨晚也说了啊,改革办第三科的副科长,基本上已经定了刘志国。就算张大年真的升上去当了主任,刘志国接替科长的位置,那副科长的位置还有陆远和你在竞争。一旦把你俩放到同一个竞争槽位里,舅舅说,论业务成绩,陆远略胜你一筹!论你们改革办内部的民主测评,你对上陆远,恐怕也是稍逊一筹……”

民主测评!

在体制里或者国企里,干部选拔前都会在所在部门里召集若干人,要他们对要选拔的干部或者员工的工作表现进行评定的一种考核方法。这样做可以确保所提非人,也可以做到相互促进和监督的作用。

其实很多时候,民主测评更考验当事人在部门科室里的人缘,和工作中待人处事的工作方法。

林俪已经说得很委婉了,什么叫稍逊一筹啊,如果民主测评的话,陆远简直甩展鹏飞几条大街。先不论工作成绩,就说在部门里的人缘,展鹏飞自己心里没点哔数吗?

展鹏飞被林俪戳中要害,脸上不由的臊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自然,继续说道:“民主测评只是一种形式而已,舅舅作为三棉厂的副厂长,又是改革办的主任,他一声令下,秦卫明还会不知道怎么搞民主测评吗?”

“你……”

林俪面色微微一变,尽量压低着自己愠怒的口气,指责道:“你是想让我舅犯错误吗?”

“俪俪,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哪里是让舅舅犯错误?”

展鹏飞突然伸手过去一把搂住林俪,将她拥入怀中,温柔地低声款款道:“你知道的,虽然都是副科长,但是足足差了一档,也许就要多花上五年甚至十年的奋斗历程啊。我也想尽快在三棉厂里成长、强大起来,好在不远的将来能替舅舅分忧解劳啊!你不知道在厂党委会上,向忠海、韩东升他们一直对舅舅都是咄咄逼人的吗?再说了,厂里这些领导哪个没给自己的子侄谋过福利?据我所知,财务办新上任的副主任,是向忠海娘家表弟吧?还有前些日子厂里公示的年度优秀三八红旗手刘莜菊,是厂工会主席刘伟光的妻妹小姨子吧?相比他们,我求咱舅帮这么一个举手之劳,又有什么过分?这又算哪门子错误?”

“这……”

林俪微怒的神情微微舒展了开来,犹豫了一下,道:“这事我再问一下舅吧,成与不成,还要看他。但是鹏飞,如果真不成,你就乖乖地听舅舅的安排,等过了元旦,就来我们部门的销售科当副科长,不要再惦记什么改革办的副科长了。有些东西,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强求都没用!”

“谢谢俪俪,我知道了!”

展鹏飞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不是这么想,凭什么好好一个改革办副科长位置要让给陆远?自己就要甘心认命去销售科当副科长?在他看来,职级差了一档,命运就差了一生,有些事不能让,更不能输!

陆远有什么比自己强的?

论学历,他自问毕业985大学,你陆远是吗?

论口才,他自问在大学也拿过辩论亚军,你陆远有过这份荣誉吗?

论能力,方案之争仅差分毫,是输在了陆远侥幸的运气之上。

论背景,他有林俪这个女朋友,被未婚妻,她的舅舅是三棉厂副厂长、改革办主任,你陆远就是个厂办子弟单身狗。

你陆远什么都比不过我,凭什么要跟我争?凭什么连当个副科长,你陆远都要压我一头?

不服!

我展鹏飞就是不服!

在输赢这个问题上,展鹏飞素来就是有条件要赢,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