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事有转机/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远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把关良义当年下乡插队当知青,在郑一鸣爹妈的帮助下熬过最苦岁月,后来认了郑家父母当干亲的那段往事,娓娓讲了出来。

张大年和刘志国听完之后,啧啧称奇,没想到郑一鸣跟关良义还藏着这么一段往事。按陆远这么说,这关系的确称得上是割头换命的交情了。有这层关系,郑一鸣绝对是疏通走动关良义的最佳人选。

“合适倒是合适,但老张跟郑一鸣也不熟啊!”刘志国说出了顾虑。

陆远笑道:“刘组长忘了,我来改革办之前,就是销售二科的,跟我们郑科长锻炼过一段时间。不如就由我出面,替我们张组长约一下郑科长?”

“对哈,我怎么忘了你也是销售办出来的!”刘志国恍然大悟。

“小陆,托郑一鸣帮忙,能准成吗?”张大年一听事情有转机,面色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

陆远没有片刻的犹豫,直言道:“问题不大,不过事情成与不成,还是要看组长你和郑科长见面之后坐下来怎么聊了。当然,即便郑科长愿意帮忙替您在关副厂长那儿牵线搭桥,那最后拿主意的还是关副厂长自己,所以结果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嘿,谁介绍个对象,还管包生儿子啊?”

张大年一听陆远的话,眉宇间的愁容渐散,笑逐颜开道:“你只管替我和郑一鸣牵线搭桥,至于他最后能不能帮我在关良义那儿促成此事,就听天由命,看我张大年自己的造化了!”

“那行,我今天下班了,就去郑科长家走一趟!”陆远回道。

刘志国心急地提醒道:“小陆,别空着手去人家家里!你是替你们组长办大事去的,咱别让人觉得小气,失了礼数!”

陆远点点头,道:“刘组长,放心吧,这事儿我晓得轻重。”

张大年深有体会地说道:“老刘,小陆在我们三组,素来办事周到,这点我还是放心的。”

夸完了一句陆远之后,他又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小陆,你也别太省钱,该买好烟买好烟,该买好酒买好酒,钱你先替我垫上,我回头补给你。”

“只要组长当上了副主任,我肯定找你报销这烟酒钱的,哈哈。”

陆远笑着打了个哈哈,然后说道:“组长,我先回办公室上班了。等下班了我就去郑科长家,明天上班了我再跟你说具体情况。”

说完,他便推开了消防通道,离开了抽烟圣地。

等着消防通道的门嘎吱嘎吱合上之后,张大年才苦笑一声,叹道:“没想到居然还要个后生仔来帮忙走后门,咱也算是活到狗肚子上了。”

刘志国摇头道:“切,啥叫活到狗肚子上啊?这不是赶上了吗?谁让他跟郑一鸣关系熟,而且知道郑一鸣跟关良义的关系,非同一般?不过老张,你说他是真无意中赶巧听到咱俩的话,还是……”

张大年愣了一下,随后释然道:“应该是赶巧了。不然他怎么知道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咱俩会在这里说这个事儿啊?”

“那这个赶巧还真是赶得好,正好能替你解决了眼下棘手的麻烦!就冲这运气,你这副主任,我觉得都当定了!”刘志国说道。

张大年也觉得自己运气不算差,不然也不会抽个烟吐个槽,都能被陆远赶巧听见,而且还找到了解决之法。

至于陆远为什么要这么热心帮助自己?

张大年虽然是个老好人的脾气,但不代表他不通人情世故,他看了一眼身边也一直热心给自己出主意的刘志国,又想起这几天频频跑秦主任办公室的展鹏飞……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世上,哪有什么无缘无故的偏爱啊?

张大年当下就决定,如果郑一鸣这事儿陆远能替他跑成,他就扶陆远上马,好好跑上一程,即便因此得罪展鹏飞,又能如何?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嘛!

……

……

一下班,陆远便离开了办公室。

到了车棚取自行车的时候,刚好遇见林俪也在取自行车,两人四目相对,彼此打了个招呼。

林俪笑道:“陆远,周日就要元旦文艺汇演了,周六下午还要最后再彩排一次,工会那边通知你了没?”

“通知了,本周六下午三点,最后一次彩排嘛!”陆远回道。

元旦文艺汇演的前期排练工作,前几天就已经宣告结束了。这周日是元旦,文艺汇演安排在周日晚上七点。厂工会负责元旦文艺汇演的筹备小组,昨天就跟所有参演部门和个人通知了,这周六的下午,最后再彩排一次,然后迎接周日晚上的元旦文艺正式演出。

“通知了就好,对了,元旦之后我们销售二科,和他们一科不是要合并了吗?今天洪刚和胡英红胡大姐他们还在合计,准备组织我们二科的老同事们聚一次餐,时间应该是放在下周三,也就是一月四日。你要不要来?”林俪问道。

“是啊,合并之后就再也没有销售二科了!”

陆远听了,不由心生一番感慨,随后答应道:“参加,必须参加!你明天上班替我报个名呗。”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参加的,所以我已经替你报名啦,哈哈哈!”林俪掩嘴一笑道。

陆远也忍不住一乐,问道:“你为什么猜我一定会参加啊?”

林俪说道:“因为你陆远是一个念旧重感情的人啊!”

说罢,林俪下意识地又补充了一句:“这不是我一个人说得,胡大姐、洪刚,还有郑科长他们都这么说!”

“诶,还是咱们二科温暖啊!”

陆远心生感动之余,嘴上忍不住臭屁了一下:“没想到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这么高啊?”

林俪翻翻白眼,做了一个捂住胸口忍住恶心的样子,嗤之以鼻道:“切,陆远,你自恋的样子真……”

“俪俪!”

一记清凛的声音打断了林俪对陆远的调侃,展鹏飞从厂办大楼方向,小跑了过来。

陆远见状,微微嘴角一扬,对林俪轻笑道:“林俪同学,我先撤了,不然你那小气的男朋友醋坛子一翻,又要撸起袖子和我干了!”

“你……”

林俪知道陆远又提起了当初在厂办礼堂外,展鹏飞搞得那场闹剧,气得跺跺脚,骂道:“陆远,你嘴上就不能留点德嘛,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揪着不放!”

陆远呵呵一笑,一语双关道:“揪着不放的是你家展鹏飞啊。不说了,还有事儿,先撤了,周六彩排见!”

说完,陆远脚上一瞪,骑着自行车先一步离开了车棚,跟刚进车棚的展鹏飞,堪堪擦肩而过。

展鹏飞来到林俪身边,紧张地问道:“你跟他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

林俪也并无隐瞒,淡淡地回道:“聊周六彩排和我们二科老同事聚餐的事!”

“这种人,还是跟他少打交道的好。”展鹏飞面有厌恶地看着陆远远去的背影说道。

林俪不解道:“怎么每次提到陆远,看到陆远,你都带着这么大的成见,还那么敏感?鹏飞!”

“呃……”

展鹏飞愣了一下,见着林俪面色有些不快起来,赶紧哄道:“小傻瓜,咱俩不是快订婚了吗?我这是紧张我快吃到嘴里的宝贝疙瘩,半路被坏人截胡呀!”

扑哧!

林俪莞尔一笑,面色瞬间晴转多云,“什么叫快吃到嘴里?你当我是煮熟的鸭子,还是五花肉呀?乱讲话!”

“俪俪,我之前让你问小舅的事儿,有信儿了吗?”

展鹏飞见林俪心情转好,便面如常色地悄然地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