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半年之后再聚首/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室里。

林俪躲在被窝中,拨通了展鹏飞的手机。

手机那头,展鹏飞是秒接的电话:“俪俪,我以为今天下午在车棚的话,惹你生气了,今晚接不到你的电话了呢。”

“我干嘛要生气?傻瓜!”

林俪躲在被窝里,电热毯传来的热量,让她整个身体都暖意洋洋,连说话都着甜腻。

展鹏飞听得出她心情愉悦,遂见机问道:“俪俪,元旦订婚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

林俪说道:“我舅说,两家长辈的祝福,决定着我们俩未来的幸福指数。所以,鹏飞,不如礼拜六下午,你叫上你爸妈,我叫上我爸妈,一起吃个晚饭呗,听听长辈的意见,好不?”

“啊?你把这事跟你舅说了呀?”

展鹏飞明显一愣,随后迅速反应过来,应道:“好啊,后天不就是礼拜六了吗?我一会儿挂完电话,就跟我爸妈说。他们肯定乐意的,我爸妈早就想把你这个秀外慧中美丽大方的儿媳妇赶紧订下来了!免得夜长梦多,被别人家给撬走了!”

“切,甜言蜜语口花花,懒得里你,就这样,挂了!”

林俪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灼热发烫,嘴上说这讨厌,但满心却是欢喜至极。挂了电话之后,迅速将脑袋彻底闷进被子里,咯咯地发出一阵杠铃般地傻笑。

……

……

第二天,周五。

陆远在办公室里上了一天的班。

但今天这个班,他能明显感觉到大开间的工作氛围有了一些很大的变化。

先是向来不跟他们互动的四组,今天却是频频跟他们往来走动,格外热络。

再是四组组长刘志国,总是跑到他们三组的办公区域,约着张大年去走廊外面的消防通道抽烟,好像总有说不完的悄悄话。

这一切陆远都看在眼里,他心里很清楚,这些统统都跟元旦之后的改革办升级重组,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不过令他诧异的是展鹏飞,今天居然主动跟自己打招呼了,不再阴鹜着双眼拉着脸,当他的冷面小生了。

难道这变化也是跟改革办升级有关?

后来还是下班的时候,罗艳琼趁着展鹏飞先走了,跟他和徐璀璀八卦了一下,说是展鹏飞和林俪可能元旦要订婚了,所以人逢喜事精神爽呗。

这消息据说是展鹏飞自己跟罗艳琼在中午去食堂路上说得,八成不会有假。

听到这个八卦消息之后,徐璀璀非常不屑地吐槽了一句,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她是替林俪惋惜,她就觉得,林俪人长得漂亮,穿着时髦,为人处事也很有素质,家庭条件都不错,还有个当副厂长的舅舅,怎么就会喜欢上展鹏飞这种人呢?而且还是非君不嫁的那种喜欢。

陆远听了之后,倒是没有吐槽,不过也沉默了些许。其实他对林俪的观感还蛮好的,毕竟在销售二科那会儿,他跟林俪共事很愉快,尤其是离开销售二科之后,他和林俪还因为元旦汇演的事情,经常在一起排练,她觉得林俪虽然有的时候会有一点大小姐的小脾气,但她对人真诚,落落大方,关键时候还维护朋友。

至于展鹏飞呢?说实话,陆远对他观感太差了,不单单是因为方案竞争里闹了些不愉快,也不是因为之前在厂礼堂外的误会,而是综合接触下来,他认为展鹏飞做人做事都不讲原则,急功近利,目的性太强了。

不过仔细一想,陆远又释然了,人家小情侣从大二就开始谈恋爱至今了,他和林俪才认识多久啊?

这事儿,就当听个八卦就好了。元旦那天,林俪真的跟自己说,她和展鹏飞订婚了,那自己就祝福一声呗,毕竟作为朋友,过得幸福才是彼此最愿意看到的。

听完了罗艳琼八卦的这个事,他们几个也下了厂办大楼,各自下了班。

今天下班他不回家了,他要去火车站接人,接他的好朋友,好兄弟——潘大海。

按照原定计划,潘大海应该是元旦到杭州的,但是因为临时有事,所以提前了行程。昨晚在QQ上,他把提前到杭州的消息,告诉了陆远和马佐治他们,差不多是晚上七点到站。

陆远这个点从三棉厂出发过去接人,正好能赶得上。他和马佐治邵刚他们分了工,他俩先去胖哥饭馆那里等着,他负责去接人。

把给潘大海接风的第一顿饭放在胖哥饭馆,是陆远的意思。因为他们分别那天,在胖哥饭馆吃饭的时候就说过,以后每年都要在胖哥饭馆聚一顿。

从三棉厂去火车站坐公交车的话,还要倒两趟车,所以陆远出厂之后,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

最后如约在七点十五分,接到了潘大海。

再见到潘大海,陆远发现哥们又胖了,而且还烫了一脑袋的卷毛,留起了小胡子,手上居然学别人戴起了手串,说是黄花梨的,贵着呢……言谈举止间,无不透着一股浓浓的装逼味儿。

不过再装逼也是兄弟,谁让潘大海就这死德行呢。

……

……

等着他俩到胖哥饭馆时,已经快九点了。

本来胖哥九点打烊的,但今天为了他们几个这顿饭,特例了一回,深夜不打烊。

二楼,还是原来那个包厢。

时隔半年,305寝室的兄弟们再次重聚。

陆远…邵刚…潘大海…马佐治……外加一个兄弟家属苏文艳。

酒喝到一半, 邵刚突然好奇地问潘大海道:“大海,你不是说元旦过来吗?这怎么突然就提前六七天过来了?”

“嘿,你这话问的?怎么着,不欢迎哥们啊?”潘大海撂下酒杯问道。

邵刚见状,连忙摆手解释道:“怎么会不欢迎呢?这不是好奇呢吗?”

“行了,别耍嘴皮子了,”陆远就坐在潘大海身边,用力拍了一下他胳膊,笑着骂道,“死胖子,你要这么贫的话,会没朋友的。”

其实不止邵刚好奇,陆远也好奇这事儿,昨晚QQ上,潘大海是说临时有事提前来,但他也没说具体什么事。刚才在出租车上他就想问了,聊着其他的就忘了这事,现在邵刚问出来了,他倒也省得再张嘴了。

潘大海哈哈一笑,举杯敬了邵刚一下,致歉道:“刚子,对不住哈,哥们没那个意思,就是贫惯了。你别跟我这破嘴一般见识。”

说完,潘大海仰起脖子一口闷完杯里的酒,邵刚虽然脸上有些不快,但还是连说没事,毕竟跟潘大海同寝室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但苏文艳还是有些不乐意,气恼地瞪了潘大海一眼,不自觉维护起男朋友来:“陆远说得对,看下次再来杭州,谁还招待你,潘胖子!”

“哈哈,文艳,这招威胁不好使了,下次不用再招待了。”

潘大海笑着话锋突然一转,说道:“因为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

“啊?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过来玩几天的吗?”

“你的意思,你不回北京了?”

“你爸那个出租车公司,你不呆了?”

齐唰唰地,包间里的几个人纷纷诧异地看向潘大海,各自发出灵魂般地拷问。

“嘿,就知道会吓你们一跳!没错,这次过来,就不回去了!”

潘大海从碟子里捡了颗花生米放在掌心,然后另外一只手用力一拍手腕,直接将花生弹射进嘴里,一气呵成,动作潇洒。

陆远问道:“跟你昨晚在QQ上说的临时有事所以提前了行程,有关系?”

潘大海嗯了一声,点头道:“没错,前天跟我爸闹掰了,所以不想在北京呆了,提前过来了。”

“你爸不是一直都怎么管你的吗?怎么还闹掰了,为啥啊?”陆远见过潘大海的老爸,所以土老板一枚,一直忙着做买卖,打小就不太管潘大海。

“对啊,伯父就你这么个儿子,以后那个出租车公司是要交到你手里的。你这闹掰了,离家出走,实属不智啊,大海!”邵刚也暗暗可惜,他觉得潘大海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放着这么一个有钱的父亲不去哄着,还得对着干,玩离家出走。如果未来潘大海接手了他爸的出租车公司,他怎么也得少奋斗个二十年啊,这是邵刚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生,他一直羡慕潘大海一出生就有这么高的起点,却没想到潘大海会这么不珍惜。

“不智个啥呀,诶,你们不知道我家的事。”

潘大海郁闷地看着在座的几人一眼,踌躇犹豫了一会儿之后,难以启齿地说道:“他…他偷摸地给我找了个小妈,前天还把人领到家里了。关键我那小妈,靠,年纪跟我差不多大,还是挺着肚子带着球来我家的……你说我…我咋整?这家还怎么呆?”

“呃……”

陆远闻言,一时无言以对,只得讪讪笑道:“嘿,咱叔这身体,还真…真是好哈……”

邵刚、马佐治、苏文艳他们也被这个消息给雷得着实不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