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明知有坑, 还是心动/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大年稳了稳激荡的心神,问道:“副……副主任?你觉得我能行?”

刘志国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认真到:“行啊,怎么不行?咱们改革办一共四个组长,这副主委的位置,你不上,谁上?”

张大年听罢,微微把脸垂下,想着刘志国的这个提议。

对于这老小子的话,他从来都是不信的,他哪里会不清楚刘志国打得什么如意算盘?

刘志国这么好心给自己出主意,无非是盘算着,只要自己去角逐副主任这个位置,那就无暇和他刘志国去争这个第三科科长的位置了。

没了自己的竞争,科长之位,刘志国就更稳操胜券。

“是,我承认我对这个科长的位置,动了心思和念头!”

兴许是看出了张大年的猜疑,刘志国突然变得坦坦荡荡地说了起来:“任谁都知道,这次咱们四个小组升级成三个科室,那么当上科长之后,无论是工资待遇还是职务级别,都跟着水涨船高,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层干部。但是咱们三组四组跟他们一组二组是没法比,他们都是关副厂长和秦主任眼中的宝贝疙瘩,所以他们两个组长升职成科长,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而咱们两组合并之后,第三科科长的位置却只有一个,老张,我今年四十四岁了,咱们厂什么情况你知道,不超过四十五岁是升中层干部的硬门槛儿,这次我不抄着这个机会升上去,以后就更没机会了!”

“所以你老小子就鼓动撺掇我去争那个副主任?好给你让路腾地方,是不?”张大年有些气恼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你不知道我今年也四十一了吗?如果这次不争这个第三科的科长,啥时候还能轮到这种机会?”

“我不认同你这种说法,”刘志国着急地替他分析道,“你想啊,你离四十五还有好几年,升中层干部的时间,大把大把的富裕。而且以你在改革办的工作成绩,还有你们三组这几次在厂领导面前频频露脸,去竞争副主任这个位置,完全不是没有可能!”

“你也说了是有可能,不是一定就能成!”

张大年说道:“万一不成呢?你刘志国当了科长,然后我给你当副科长?你想得倒是美!”

“兄弟,你不能这么想啊,”刘志国继续分析道,“虽然竞争副主任这个位置有可能不成,但万一成了呢?那就不是简单的跻身进中层干部序列,而是在将来,有很大的可能进入到厂领导干部队伍里啊。秦主任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你跟前。只要你当了副主任,等他过两年挪个窝,把常务副主任的棒子交到你手里。你老张进入厂党委班子里,又有什么不可能?

”这……”

张大年沉吟了一下,突然抬起头来,虎着脸骂道:“少跟我扯这些闲淡,胡咧咧几句,灌两杯迷魂汤,就想让我拱手让出科长的位置?你刘志国还差点道行!”

“张大年,你属狗脸的吧?我都承认了我有私心,但我给你出的主意,你敢说我是在害你?”

刘志国一听张大年的话,也发飙了:“我要是有你张大年在三组的这些成绩,老子就不盯着这个科长的位置了。我看你张大年就不是什么志存高远之辈,哼,枉我还在这儿苦口婆心地替你规划,真是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

“放屁呢,就你那怂样还敢说我是井底之蛙?”

张大年忽地站了起来,撇了撇嘴,不屑道:“你刘志国要真那么有能耐,早就踩着我三组上位了,还在这儿跟我哔哔这些娘西皮的扯淡话?”

“你……”

“你什么你?都快九点了,没空理你,我得回家了,不然回去挨挠!”

说罢,张大年拔腿就走,出了茶馆。

刘志国骂了一句傻叉,就要追上去继续游说,不过被服务员给拉住了,还没结账。

张大年骑上自行车,先行一步。

迎着夜里的寒风骑行着,张大年的脸上和身子感受着刺骨的冰冷,但心里却是火一般的灼热。

因为他对刘志国的提议,有些心动了。

尽管知道刘志国没憋好屁,有自己的算盘,但不得不承认,改革办副主任个位置,对他太有诱惑力?了!

刘志国有句话说到他心坎里了,只要当上这个副主任,他就有机会在未来的几年里接棒秦卫明的常务副主任位置。

谁心里还没个有朝一日进入厂党委班子,当厂领导的野心啊?

张大年也不例外。

……

……

晚上九点,关良义家。

林俪在客厅里追完了最后一集电视之后,走到书房门口,对刚还在看文件的关良义喊道:“舅,我先进屋去睡觉了啊,你也别看文件看太晚。”

林俪的家离三棉厂有些远,所以平时周一到周五的上班时间,他都住在舅舅关良义这里。这房子是厂里分配给关良义的,关良义的家在省轻纺局附近,周一到周五他住厂里,周末才回家。再加上打小林俪就跟这个舅舅亲,所以住在他这,林俪一点都见外,就跟在自己家似的。

“嗯?都九点了?你等下,舅有话问你。”

关良义闻声看了看表,然后摘掉眼镜,放下手里的文件,走出了书房。

到了客厅,关良义坐到了沙发上,招招手,也示意林俪坐下。

林俪坐了下来,问道:“舅,啥事啊?”

“俪俪,刚才吃晚饭的时候,我就发现你情绪有问题,而且老是心不在焉的,是出什么事了吗?”关良义问道。

林俪迟疑了一下,随后摇摇头,表示没事。

关良义问道:“工作上遇到了困难?”

“不是。”

关良义又问:“跟你妈吵架了?”

"没有啦。”

关良义笑道:“那肯定是跟小展闹矛盾了,是吧?”

听到舅舅提到展鹏飞,林俪又想起了下班时在车棚里,展鹏飞对她说的事。

一见林俪不说话,关良义就知道跟展鹏飞有关,于是用长辈的口吻说道:“你们小年轻谈恋爱,吵个架闹个矛盾,那是常有的事情,但不能记仇,情侣之间哪有隔夜的仇啊?吵一吵,有的时候未尝不是坏事,可以发现彼此的不足和缺点,然后加以更正嘛!”

“舅,我们没吵架,”林俪听舅舅这么说,怕是有些误会了,赶紧解释道,“再说了,鹏飞也不敢跟我吵,平时只有我凶他的份儿。只是他今天,今天……”

一说到展鹏飞要元旦订婚的事情,林俪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

“他今天怎么了?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说话留一半卡一半的,能把人急死!”关良义摇着头,笑道。

林俪见状,也不打算瞒关良义了,索性把展鹏飞提出元旦要跟自己订婚的事情说了出来,也想听听舅舅的主意。

等她说罢,关良义显然也大为吃惊,说道:“下班的时候,在车棚里跟你说的?怎么这么突然?”

“我也觉得有些突然,鹏飞说,幸福总是突然来敲门的……”

说着话,林俪又脸红了。

“嗤……小展倒是会说情话。”

关良义轻笑道:“但是现在离元旦只有七八天的光景了,会不会太着急啊?这有点太匆忙了嘛。毕竟一旦订婚,就不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涉及到双方家庭的事情。”

“舅舅,你的意思是不该元旦订婚吗?”林俪问道。

“不不不,舅舅可不给你拿这个主意,不然小展该要恨我了。哈哈哈。”

关良义说道:“我的意思是,虽然你们俩是自由恋爱,也是两情相悦,而且也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了。但毕竟再有七八天就要元旦了,这个时间节点订婚,你俩是不是听一下你爸爸妈妈的意见?还有小展爸爸妈妈的态度?这很重要!双方长辈的祝福,决定着未来你俩组建家庭之后的幸福指数啊,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