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各执一词/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大年说得是实情,方案的事情迟迟没有结果,三组后续的工作不能正常往下开展,他也着急。

毕竟元旦马上就要到了,过了元旦就是新年,他还要提交关于三组安置工作的新的一年工作计划。眼下连执行方案都定不下来,写个毛的新年工作计划啊?

好在刚才在车棚追问秦主任的时候,秦主任说向书记在外地开会的时候,也打电话特意问了方案的问题,对厂党委会上迟迟没有讨论出结果给予了批评,他下周二就会回来,他一回来,会上肯定会出结果的。

向忠海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全厂上下皆知,陆远也不例外。

听张大年这么说来,方案好与不好,下周终将见分晓。

结果如何,只能听天由命,陆远也只能静待宣布了。

……

……

周一,中午。

关良义把秦卫明和张大年叫来自己的办公室。

一进关良义的办公室,秦卫明和张大年就察觉到了,关良义的脸色不太好看,看来领导今天心情不怎么好啊。

“向书记刚刚又打来电话,还是追问了三组的方案讨论结果。”

关良义招招手,示意他俩自己找地方坐,继续说道:“他在电话里批评了厂党委小组的会议效率,当然也批评了我这个分管改革办,主持这次方案讨论的副厂长。来杭三棉厂小一年了,呵呵,第一次被向书记这么点名批评,看来我关良义真要好好作检讨啊。”

关良义说得云淡风轻,但秦卫明和张大年这么近距离听着,却能很清晰地感受到关良义竭力遏制着的愤怒。

“主要还是我这个改革办的常务副主任,没有把工作干到位,没能替关厂长分担好改革办的工作。”秦卫明主动站了起来,主动检讨道。

连秦卫明这个顶头上司都表态了,张大年当然不能干坐着了。

噌的一下!

他也站了起来,急得满头是汗地喊道:“我们三组负责的是下岗安置工作,我是三组的组长,工作没干好,我责无旁贷!”

“嗤……”

关良义被张大年的窘态给逗乐,忍不住笑出声儿来,摆摆手示意他坐下,说道:“这跟你们三组有什么关系?向书记批评的是厂党委会关于方案讨论的会议拖沓,批评的是我这个会议负责人,与你们无关。相反,你们能在短时间内拿出两份完整的安置方案,而且还通过两次试培训各自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三组的成绩,有目共睹。你秦卫明这个改革办的常务副主任,也是称职的,合格的。”

关良义是一个懂得在属下面前怎么做领导的领导,他从来不会把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和情绪,宣泄在属下面前。

所以相比于强势的向忠海,他更让手下人觉得如沐春风。像秦卫明还好,当初是跟着向忠海的,不算关良义亲手提拔的。但像张大年这种从底层一步步走起,然后被关良义从厂妇委会调到改革办重用的,在啊的这番不吝溢美之词地夸奖下,已是感动的无以复加,顿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慷慨。

关良义摆了一下手,像是要挥去办公室里沉闷的气氛,清清嗓子,说道:“好了,咱们闲话少叙说正事。厂党委会之所以一直没有结论,说到底还是因为几位党组成员对两份方案都各有看法,各有赞同,一时高下难判。所以今天找你们二人过来,还是想听听你们对陆远和展鹏飞二人的方案,有什么看法。毕竟你们俩一个主管安置就业的副主任,一个是他俩二人的顶头上司,你俩最有发言权!”

关良义的这段话,秦卫明听出了两个信息,一个是陆远和展鹏飞的方案在厂党委会上各有支持者,支持票数应该是旗鼓相当,所以这也是导致方案的选择迟迟未决。另外一个信息是他俩的意见很重要,也许能影响关良义对陆、展二人方案的最终判断。

至于关良义个人倾向于谁的方案,秦卫明一时摸不清底细。

随即,他看了看张大年,说道:“张组长是直接负责他们二人的,在他们二人制定方案的过程给予不少意见,也在他们二人带队的两期下岗职工培训中从旁协助,我想比我更有发言权,先听听张组长的意见吧。”

关良义点点头,认可秦卫明的话,看向张大年,说道:“张组长,你先说。”

既然是领导点名让他先说,张大年也没谦让,站了起来说道:“关厂长,其实两份方案都很好,在两次培训的过程中都得到了检验,完全胜任和适用我们厂下岗职工就业安置的工作……”

“讲重点,不要和稀泥!”关良义打断了张大年的话。

“嘿,好,这就进入重点。”张大年干笑一声,应道,“我更看好小陆的方案。因为他方案的成本比小展的方案,低了足足18%。”

“嗯,低成本控制,这个一直是厂里强调的。”关良义点点头认同地说道。

他又看向秦卫明,问道:“你怎么看呢,秦主任。”

秦卫明知道张大年一直都比较看重陆远,从每周工作简报上,他就看得出来,张大年对陆远的工作都是给予肯定的,虽然在简报上没见他说过展鹏飞不好,但是也没见他说展鹏飞有什么好,肯定或表扬过展鹏飞的工作能力及业绩。

当然,办公室里的情况他多少也知道一些,展鹏飞能力是突出,也敢想敢干,但生性桀骜,在办公室里的人缘一直不太好。尤其是张大年这个组长,没少被展鹏飞当面顶撞下不来台。

没办法,谁让展鹏飞有个当副厂长舅舅的女朋友呢?

所以在他看来,对陆远和展鹏飞二人的评价,张大年多少存在着点个人的情感在里面。

但是展鹏飞的方案真的就一无是处,比不上陆远的方案吗?

那倒是不见得!

至少秦卫明站在他的角度来看,展鹏飞的方案虽然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童建芳等下岗职工来闹的事件,但这只是个别现象,不能以偏概全,就说展鹏飞的方案不行。最后童建芳她们的工作不也落实下去了吗?

相反,他认为展鹏飞的方案,有一个地方是陆远的方案所无法比拟的,那就是他的方案里明确了下岗职工经培训之后,都是输送到各个家政公司和中心从事高级月嫂、母婴护理等工作岗位。这岗位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高薪高收入。

事实证明展鹏飞也做到了,他看过上次张大年提交上来的下岗职工再就业跟进表,经展鹏飞培训后的第一期和第二期的下岗职工,现在的收入都远远高于陆远这组的学员。

虽然成本高于陆远的方案,但下岗职工的收入也明显高于陆远那组的收入啊,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足足高出25%。

这可是一组了不起的数据!

他认为,展鹏飞的性格虽然不太好,但能力出众又有背景的年轻人,有点个性还是可以理解的。

随即,他言简意赅道:“如果让我选,我会选展鹏飞的方案!”

“说说你的原因!”关良义并没有因为展鹏飞是他未来的外甥女婿,态度上就有所变化。

秦卫明说出了他选择展鹏飞方案的理由,听得关良义也是不迭点头,然后从办公桌堆积的一大叠报表里找啊找,终于找到了秦卫明口中的下岗职工再就业跟进表,这跟进表以前是一个月提交一次,最近一个月因为方案之争,改成了一周递交一次。

秦卫明看着跟进表里的数据,忍不住赞许道:“没想到我们杭三棉的人下岗之后还能在外面从事这么高收入的工作,这份收入数据很鼓舞人心啊 。”

秦卫明附和称是。

倒是张大年心里一凉,看关良义现在这个态度,显然心里属意展鹏飞的方案,要大过陆远的方案啊。

他心里忍不住替陆远惋惜一声,小陆要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