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仗义出头/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住手!”毛大庆扬手高喝一声,朝小混混们走了过去。

陆远见状站了起来,跟着走了过去,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毛大庆一人上,真要打起来,多个人总归是多个帮手。

小丽看二毛子纹丝不动地坐着,用胳膊肘捅了捅二毛,一脸着急地催道:“你还坐着干啥?赶紧跟着过去看看啊!”

“啊?你不是不喜欢我打架惹事的吗?”

二毛子惊奇地看着女朋友,当初追小丽那会儿,她就说过不喜欢男生打架生事,正是因为二毛的性格好脾气好,才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小丽白了他一眼,嗔道:“那不是你哥吗?你傻不傻!”

二毛嘿嘿傻笑两声,跟着陆远走了过去。

毛大庆成功吸引了黄毛他们的注意力,一帮小混混纷纷将目光落在了走上前来的毛大庆身上。

毛大庆虽说跟陆远一样才二十二三岁,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又长得高高壮壮,浑身上下透着社会人的气质。

黄毛这种十几岁就在在街边找饭吃的混混,混社会除了靠发狠耍无赖,还靠眼力劲,不然也混不到屁股后面跟小弟。

他一看毛大庆这架势,心里也没有轻视对方,更没冲动,而是耐着性子问道:“朋友,这丫头片子把酒撒在我衣服上,我教训教训她,应该没碍着你什么事儿吧?”

“呵呵。没,”毛大庆摆摆手,笑道:“我只是觉得你们一群大男人,合着伙欺负这么一个小丫头,有点不讲究啊。”

“哦,你这是要路见不平,英雄救美呗!”

黄毛明白了毛大庆的来意,也看出了他就是在这里吃饭的一个食客,随即语气也少了几分耐性,提醒道:“不过我劝你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别见了漂亮的姑娘走不动道,脑子一热,什么头都敢出!”

话音落毕,黄毛身边的几个小混混就快速挪动着脚步,把毛大庆和陆远他们几个围了起来。

陆远知道这梁子算是架上了,黄毛有句话他太赞同了,毛大庆这小子就是见了漂亮女人走不动道了,这群架明显打不过嘛还要上。

但吐槽归吐槽,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一会儿只能硬着头皮干了。

至于二毛子,心里早已骂他哥骂了不下十遍,惹事精,吃个饭都能惹事!

突然——

唰唰唰!

毛大庆飞快地从羽绒服兜里抽出三张百元大钞,递给了黄毛!

突如其来的举动。

当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你这啥意思?”

黄毛也有些懵了,愣是没反应过来。

毛大庆一手拿着三百块钱,一手指着黄毛的衣服,笑道:“哥们,刚才我也看到了,小丫头上菜的时候,的确是不小心碰到了杯子,把啤酒洒在了哥们你的衣服上。但是她刚才道歉也道过了,态度也很端正,你大人有大人量,就不要跟她姑娘家家的一般见识了。这三百块钱,算是我替小丫头赔给兄弟你干洗衣服的钱。”

黄毛这种皮夹克,干洗一下充其量也就二三十块钱,毛大庆一下子赔给他三百块钱,都能洗十件外套了。再说了,啤酒花溅了一下而已,找个干净的抹布擦一下就完事,连干洗都用不着。

这三百块钱,都够他们七八个混混在这里点上几条烤鱼,喝上一箱啤酒的了。

说实话,黄毛这种街边的混混,向来都是求财的,看着眼前这白给的三百块钱,他有点眼馋了。但是身边跟着好几个小弟,当大哥的总不能拿了三百块钱,就息事宁人,一走了之吧?这也太……

“兄弟,你们出来混当然是求财的,又不是求气的!”

毛大庆说着,伸手进了羽绒服的怀里,唰唰唰——

又掏出三张百元大钞,跟之前的三张钞票合在一起,递了过去,说道:“算了,给个面子,也给小丫头一个机会!”

六……六百了!

黄毛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他在街边混,经常在游戏机厅、网吧、台球厅里捞偏财,虽然后面跟着七八个小弟挺风光的,但其实一个月管着七八个小弟的吃喝开销,自己兜里也就剩个千八百的。

现在只要息事宁人转身就走路,跟前就有六百块钱可以白捡,唾手可得。黄毛心动了。

他看着豪爽的毛大庆,突然恶向胆边生,是不是再装会儿逼,他还能给的更多点?给一千?

随即,他不屑地嚷道:“拿六百块钱让我放过她?有钱了不起啊!”

“有钱是没什么了不起的!”

兴许是毛大庆看穿了他的恶念,冷笑一声,道:“但如果六百你都不要,那就随便你了。你最好是欺负了人家小姑娘,砸了烤鱼店,等着警察用警车把你拘回去呆几天。到时候,你毛都没有!”

黄毛的一个小弟突然蹦达出来,指着毛大庆骂道:“妈的,你唬谁呢?”

“滚一边去!”

黄毛瞪了一眼自己的小弟,傻逼玩意,小心坏了老子的好事。毛大庆每句话都戳在他心窝子里,戳的他无言反驳,太有道理了。

这时,烤鱼店的老板也闻声从后厨跑了出来。

他知道黄毛这群人经常在附近鬼混,赶紧喊道:“黄毛哥,服务员新来的不懂事,别和她一般计较。今天黄毛哥在我们店里吃啥,我都一律免单。”

烤鱼店老板的话,让黄毛自觉倍儿有面子,也让他有了台阶可下,当即说道:“行吧,都是一条街上的,今天给老板你一个面子。既然你说免单,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你弄两条烤鱼,还有一箱啤酒,让人送到阿杰台球厅来。”

烤鱼店老板宁可破财免灾,也不想黄毛继续在这里影响烤鱼店的生意,连连点头称好。

黄毛嗯了一声,伸出手一把抓过毛大庆手里的六张百元钞票,然后弹了弹钞票,龇牙笑道:“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不过不是给你面子,是给毛爷爷面子!”

“兄弟们,走!回台球厅,等着吃烤鱼!”

声音落罢,黄毛就带着几个小弟出了烤鱼店,大摇大摆,走路生风,自觉牛逼的不行。

等着黄毛一走,店老板也是对毛大庆千恩万谢,他知道,如果不是毛大庆出手护着倩倩这丫头,这姑娘指定要吃亏,甚至还会让黄毛他们在店里乱搞一通,坏了生意。

谢完之后,店老板还要给毛大庆他们免单,毛大庆大手一挥,很豪气地说道:“老板,六百块我都能给那个混混,我还能差你一顿烤鱼钱?你小本经营,不用你免单!再给我来三个啤酒。”

老板感动地无以复加,连说毛大庆是好人,让服务员倩倩赶紧给客人上啤酒。

其他客人也看完了热闹,烤鱼店里又恢复了正常。

毛大庆和陆远他们回到了自己位置,继续喝酒吃鱼用餐。

坐回位置之后的陆远本以为今天少不得要干一架,但他没想到毛大庆居然用这种招数化解了此事,不由好奇问道:“大毛,万一那黄毛就不认钱呢?”

毛大庆喝了一口啤酒,哈哈笑道:“不可能!出来混街头,不求财难道求名?他们也就欺负欺负老实人,软弱人,咱今天人多的话,他们还不一定敢跟咱们干起来!”

说到这儿,毛大庆又道:“刚才你也看见了,钱,我给他了。面子,我也给他了。他如果还不识趣的话,他就不配屁股后面跟小弟了!”

“不过哥,你这一下子给六百,太多了!这都顶得上咱三棉厂好多职工半个月的工资了。”一旁的小丽略有心疼地说道。

“小丽说的对,给太多了。”

二毛子也点头赞同道:“你刚才掏300就好了,干啥还要再掏300?”

“就是为了震撼他!刷的一下,掏300!刷的一下又掏300!”

毛大庆比划着手势,笑问道:“哈哈,是不是很震撼?”

“震撼嘛是震撼!”二毛子瘪瘪嘴,道:“但也看着心疼!”

陆远调笑道:“也很装逼!”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嘛!”

毛大庆跟陆远碰了个杯,说道:“远子,看见了吧?这年头,就没有人民币解决不了的事情!”

陆远虽然不赞同他的观点,但也没有反驳他的论调,跟他一碰酒杯,笑道:“哈哈。所以趁年轻,多挣钱,是吗?”

“远子,你懂我!”

咣!

两人干杯,一饮而尽。,

他们边吃边聊,吃到烤鱼店的其他几桌客人都稀稀拉拉离去,他们也近吃喝到了尾声。

这时,倩倩端着一盘拍黄瓜走到他们这桌,对毛大庆脆生生地道谢:“大哥,感谢你替我解围,还让你破费了这么多钱,你说我该怎么感激你?”

说着,她放下拍黄瓜,然后向后退了两步,朝着毛大庆深深地鞠了一躬。

“妹子,使不得!”

毛大庆赶紧起来,双手扶住倩倩的胳膊,说道,“哥就见不得你这种漂亮的女孩被混蛋欺负,破费点钱算什么?”

说着他又和倩倩聊了几句。或许是因为都是年轻人的缘故,刚才毛大庆又出手大方仗义帮她解围,所以倩倩对毛大庆格外信任,不一会儿就被毛大庆摸透了底子。

倩倩姓赵,全叫赵倩倩,是附近艺术学校三年制的大专生,今年才十九岁,不是本地人,她家是四川的。她家条件不是很好,家里还有个十五岁的弟弟,所以她上了大专之后就开始挣勤工俭学,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

听到这里,陆远倒是觉得这个倩倩的情况,跟邵刚差不多。邵刚读大学那会儿,也是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甚至还能反哺给家里,每月寄个一两百。

对这种自强自立的外地学生,无论男女,陆远一直都是很敬佩的。

毛大庆这说道:“倩倩,你在饭店里打工,各式各样的客人,你都免不得要接触到。你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的,像今天黄毛这种事,恐怕还会碰到。”

“我知道的。”

倩倩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在烤鱼店这里,也是打零工,等过些日子,我再找一份稳定点的兼职。”

“那你准备找什么兼职?”毛大庆问。

倩倩道:“没想好,我看奶茶店什么的挺适合我的,这条街上就有好几家,我回头问问。”

“奶茶店啊?”

毛大庆沉吟了一下,提议道:“这样,哥给你介绍个稳定的兼职,去工联做兼职售货员,你愿意不?”

“工联卖衣服?”

倩倩微微一讶,听她的语气,应该是知道这个地方。

工联,是杭州新开的一栋服装贸易大楼,地处延安路和平海路的交叉口,楼里面都是一间一间的女装商铺,以做零售生意为主,衣服的款式也都是时下最流行的。

“对,看来你知道工联。虽然工资也就那样吧,但好在打交道的都是女孩子,没社会上那么多乱码七糟的人。你要是愿意的话,回头我帮你问问,我朋友在那儿有店铺。”毛大庆说道。

“我愿意,谢谢大哥!”

倩倩毫不犹豫,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愿意。

毛大庆笑道:“别总大哥长大哥短的,太外道了,以后你就叫大庆哥,显得亲近!”

“嗯,大…大庆哥!”

倩倩乖巧地叫了一声,哄得毛大庆眉开眼笑。

倩倩没有手机,毛大庆给她留了自己的手机号,抄了她的QQ号,与她约好,过两天联系,告诉她消息。

这时又有客人进来烤鱼店,倩倩跟毛大庆说了声,便赶紧跑过去张罗。

倩倩一走,陆远便狐疑地看向毛大庆,问道:“大毛,你不是做男装的嘛?”

“这有什么啊?都是在一个地方拿货的。”毛大庆不以为然地说道。

陆远抽了一眼青春洋溢的倩倩,提醒毛大庆道:“我告你啊大毛,你可别祸害小姑娘,人还在读大学呢。”

“你这话说的,大学生咋了?大学生早就可以自由恋爱了,好吗?”

毛大庆正说着话,突然手机响了……

他一接起电话,嗯嗯啊啊应了一通,然后挂了手机,对陆远说道:“你那个姓徐的同事的那台电脑,小胖已经搞定了哈。”

“是吗?这么快?行,谢啦。”

“谢毛啊,都说了,我有钱挣得!来,继续喝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