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办公室八卦多/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远,昨晚的事,对不起了啊。”林俪的消息开门见山,直抒来意。

她不说还好,一说起昨晚的事,陆远就来气了,这是招谁惹谁了,没来由的背了这么大一锅。

他本来想吐槽林俪两句的,可一想到她也是受害者,完全不知情,也就忍住了碎嘴的念头,回复道:“你不用说对不起,错的不在你,在展鹏飞。”

“可这事毕竟也是因我而起。还是得跟你说一声对不起,陆远。”

林俪在QQ上又道了一次歉。

“没事。不过展鹏飞肯定铁了心认为咱俩有事,咱俩如果还继续搭班主持排练元旦文艺汇演的话,展鹏飞那儿肯定心里长着刺。”

陆远犹豫了一下,提议道:“要不我写个申请,让厂里另外找人主持吧。”

“你可别!”

林俪飞快地回了消息:“本来就是没影的事儿,你这个时候突然写申请,让厂里换主持人,那不是告诉别人,展鹏飞昨晚打的对,咱俩的确有事儿吗?”

“嘶……”

陆远微微倒吸了口凉气,敲着键盘道:“还真是这么个说法,但是展鹏飞现在明显对我有‘夺妻之恨’,我如果继续跟你搭班主持,那岂不是下雨天顶着雷撒丫子跑吗?”

林俪在电脑那头气得耳红脸臊,QQ上骂道:“陆远,你胡说什么呢?什么夺妻之恨?会不会说话?”

她和展鹏飞连婚都没订,根本谈不上妻,连未婚妻都算不上。

陆远也意识到了这个,发了个流汗的QQ表情,然后敲道:“我就担心他一个想不开,对我暗地里进行打击报复……不行,不行,搭班主持这事还是有风险,我要考虑一下下。”

敲完信息,不等林俪的QQ回复,他便下了QQ,打开了《传奇》。

……

……

周一上班。

陆远刚到办公室里坐下,就连打了两个大喷嚏。

“啊啾!啊啾!”

“小陆啊,都说清早的喷嚏有人念!八成是有人在想你了哦!”

邻座的罗艳琼见状,忍不住取笑他:“是不是林俪啊?听说上周五晚上,你跟展鹏飞在我们厂大礼堂外头,为了林俪打了一架了?”

陆远的脸色顿时一黑,我靠,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果然狗血八卦的事传得最快。

也多亏了展鹏飞不知道咋回事,都快九点了还没来办公室。要不然让他听见这话,还不得再受一次刺激?

“啊?艳琼姐,什么事哇?快,分享,求分享!”

徐璀璀在一旁开着电脑吸着豆浆,听见罗艳琼这么一说,立马八卦了起来。

“就是上礼拜五晚上排练结束,小展和小陆为了销售二科的那个林俪,打了一架了呀。”罗艳琼很热心的解释道。

“林俪不是展鹏飞的女朋友吗?怎么还跟陆远扯上关系了?”

徐璀璀闻之,果然八卦之火熊熊燃起,脑洞也清奇地开动了起来:“难道陆远你是第三者插足?我明白了,展鹏飞平时对你龇牙咧嘴,总是跟你不对付,你就一狠心,撬了他的女朋友!我的天,你太狠了,你这是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直接送给了展鹏飞啊!”

陆远:“……”

罗艳琼惊呼一声,赞叹道:“我的天,璀璀,你分析得太对了!”

她忍不住对陆远刮目相看,小陆,简直狠人啊!

“咳咳,你们都在胡咧咧什么呢?”

作为三组组长的张大年坐在一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两个大小娘们越说越是没边儿了,简直胡说八道嘛。为了办公室团结,他赶紧喝止了罗艳琼和徐璀璀。

“我哪里胡说了嘛。上周五晚,大礼堂外那么多人在躲雨,不都看到了嘛。再说了,上周三楼梯口,他俩在关厂长的办公室外头亲密地窃窃私语,你不也看到了吗?那个时候你怎么说的?你不也说,小陆和小展的女朋友有…有问题的嘛!”

罗艳琼不甘示弱地辩解着,挺了挺傲娇的酥胸,晃得张大年眼花缭乱,有点上火。

“这……”

张大年有点囧,不好意思看陆远,毕竟在背后传属下的八卦,也有点挺不厚道的。关键是现在当事人还在跟前。

他心里只能对罗艳琼这骚娘们骂上一百遍的草泥马了。

“好了好了,就你屁话多!”

张大年赶紧转移了话题,对徐璀璀催促道,“璀璀,上个礼拜四就让你打的表格。怎么到现在还没交上来?秦主任那边还等着看。你赶紧的,打印完就送过来,我在秦主任的办公室等你。”

说罢,他赶紧溜走,免得留在这里尴尬。

……

……

罗艳琼和徐璀璀的八卦,就想一场闹剧,来得快,也去得快。

不过等她俩各忙其事的时候,陆远却认真寻思了起来。反正他和展鹏飞周五晚上打架的事情已经发生,就算她俩不八卦,整个三棉厂三千来号人呢,还能阻止其他八卦吗?他很清楚,事情既然已经传开了,那么他再怎么解释、回避,都已经于事无补,该传的人继续传,该添油加醋的自然也是继续添油加醋,与其一遍遍费唾沫星子去澄清,倒不如大大方方做自己的事。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有的时候,不回应,就是最好的回应。

随即,陆远打开了QQ,点开Lily的头像,给林俪发过去一个消息:“你说的对,越刻意回避,越证明有事。咱们继续搭班主持,以后合作愉快。”

发完消息,陆远顿时觉得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自周末以来盘踞在心头的那朵乌云,好像瞬间散开,荡然无存。

这时,QQ小企鹅闪烁不停。

有新的QQ消息。

以为是林俪回了消息,一点开,却是徐璀璀……

不过徐璀璀不是来八卦的,她QQ上问道:“陆远,上次让你帮我介绍买电脑的事,有信儿了没?”

晕,忘了!

陆远暗暗骂了一嘴自己的记性,然后QQ回了一句:“你等我下,我现在立刻马上就给他打电话。”

当即起身走出办公室,在走廊里拨通了毛大庆的手机:“喂,大毛子?是我,远子啊。”

“嗯,啊?”

毛大庆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软乎乎的,像是还没起床似的。过了十来秒之后,说话的声音才显得正常起来,有些意外地说道:“靠,陆远啊,怎么想起空给我打电话了?刚在在睡觉,迷迷噔噔的,没缓过神儿来,见谅哈。”

“大哥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起床啊?”陆远笑道。

“我熬了个通宵,这才收工回来,刚眯上不到一小时呢!”毛大庆又清醒了一些。

“啊?”陆远不好意思道,“我真不知道你在睡觉。”

毛大庆哈哈一笑,道:“没事,已经醒得透透的了。”

“好吧,”陆远问道,“你最近忙什么呢?都日夜颠倒了。还在义乌吗?”

“没啊,我回来了。”

毛大庆也笑了起来,“本来还想着等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再约你们几个老同学老死党吃饭的,没想到你的电话倒是先打过来了。”

“回来了?”陆远一愣,“是回杭州了?”

“对啊!”

毛大庆道,“在义乌那边摆地摊干二道贩子,也算挣了点钱,但总觉得零零碎碎的,没啥前途。刚好我朋友在四季青有档口,做男装批发,说是这几年服装买卖好做,我就跟着一起干。回来也好,正好离家还近。”

“你这是回乡创业啊!”陆远打趣道。

毛大庆笑了笑,道:“主要还是常年在外,想家了。”

随后,陆远把徐璀璀要托他买电脑的事儿说给了毛大庆听。

毛大庆虽然回乡创业在四季青搞服装了,但是搞电脑的人脉和关系还在,找他,绝对比找外面的电脑商要靠谱一百倍。

毛大庆听陆远讲完,很爽快地答应道,“放心吧,既然是你同事,那咱就不能拿水货给人家。不能砸了你的面子。回头你把你同事的地址,还有配置要求统统发我,我让陈胖子上门服务!”

“那行,添麻烦了啊。一会儿我把地址和配置要求发你短信。”陆远说道。

“添什么麻烦,你这是假客气啊,远子。”

毛大庆就事论事说道,“照顾我生意啊?我又不白干,我有钱挣得。对了,我四季青那边也差不多摸熟了,咱们约个时间聚一聚,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吧!”

“好啊。好久没聚了,咱喝顿大酒。”

陆远想了想,提议道:“要不礼拜六中午,怎么样?吃完了还能去搞点饭后活动。找个台球厅打打台球啥的。”

“嗯……中午不行,礼拜六晚上吧!”

毛大庆解释道,“我们在四季青干服装的,起得比鸡还要早。每天凌晨三四点天还没亮,就要去进货,中午不睡一觉身体吃不消。”

“行!就这么说定了。”

陆远挂了电话,回了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却看见徐璀璀和罗艳琼又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议,连张大年都跟他们凑到一块儿去了。

难道还在议论他和展鹏飞、林俪的八卦?

闲的!

回了工位后他忙活起自己的事儿,等他们三人没有扎堆,消停了之后,他才在QQ上跟徐璀璀要了她的详细地址以及配置要求,用短信转发给了毛大庆。

突然,徐璀璀QQ上问道:“你怎么就不关心我们刚才在聊啥?都不见你过来听八卦。”

陆远一听她这话的意思,居然不是聊他的八卦,也是问道:“你们聊什么呢?”

“听说销售办那边出事了。”

徐璀璀瞟了他一眼,飞快地敲道,“销售一科的科长吃回扣,好像正在被厂纪委调查呢,估计要凉。”

周大成?

陆远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

虽然他也是从销售办出来的,但是对这个销售一科的科长,实在是没有什么印象。加上后来他们二科搬到了五楼之后,大家平时更是碰不到面。倒是他们二科的科长郑一鸣跟周大成打交道的次数会多一些。

不过周大成吃回扣被厂纪委调查,这可不是小事。

陆远问道:“你这消息靠谱么?这种事可不能随便到处说,万一没有这事儿呢?”

徐璀璀道:“是艳琼姐以前的同事说的,她同事就在厂纪委的办公室上班,刚刚她俩在QQ上聊的。”

照这么说,还真是确有其事啊。

不过周大成被厂纪委调查,对陆远来说没影响,一来不交集,二来不相熟,所以对这个人的命运他并不关心。但他令他在意的是,周大成被厂纪委调查的原因——吃回扣!

情不自禁地,他想起了周五晚上,老爸在他房间里说那些话了。他原本只当是老爸多余的担心,但是现在看起来,有些事他必须正视起来。

他想到,卢佩姗给了两次辛苦费,她一直说是朋友之间帮忙的辛苦费跑腿费茶水费什么的,所以陆远一直忽略了“回扣”这两个字,他总认为是友情在前,合作在后,所以这两笔钱拿到手里,也不觉得烫手。

但是,如果给他钱的人不是卢佩姗呢?而是普普通通的合作商呢?那这两笔钱的收受,明显跟“吃回扣”的大帽子就脱不了干系。

陆远的心中,第一次对卢佩姗的辛苦费有了这样的思考,甚至有了一丝丝的后怕。

当然,他不会傻到把自己拿几千块钱的辛苦费,和周大成吃的回扣去相提并论。就他目前这个职位,和这点小数目的金额,还不配厂纪委专门来调查他。

但是,这件事依旧给陆远敲响了警钟。

……

之后几天,关于周大成吃回扣被调查消息,迅速在厂办大楼里传播开来,他究竟吃了几家单位的回扣,吃了多少回扣,什么样的版本都有,反倒是把陆远和展鹏飞呷醋打架的八卦,很快给淹没了过去。

陆远也就乐得享受这样的清净,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成为被八卦的对象。但同作为打架事件的主角,陆远发现展鹏飞最近似乎行踪有诡异,他经常都不在大开间里办公,不是被秦卫明给叫了过去,就是出了外勤。

这一天早上,展鹏飞又是刚来上班不久,就被秦卫明叫去了他的主任办公室。

可是没过多久,就听到两墙之隔的办公室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又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似乎从办公室里出来,去了楼上。陆远隐约听见了有人喊“刘主席”。刘主席?应该是厂工会主席刘伟光吧。

听着动静,不出意外的话,展鹏飞应该是从秦卫明办公室,去了四楼的厂工会办公室。

差不多过了有半个小时,就看见展鹏飞阴着一张脸,从四楼下来回到了办公室。这家伙进了之后阴沉着脸,谁也没搭理,从自己办公桌上拿了点什么东西,又转身出了大开间。

“喂,陆远,他这是什么情况啊?跟霜打了茄子似的。”

徐璀璀指着刚走出大开间的展鹏飞的背影,低声问向陆远。

陆远耸耸肩,摊了一下手,表示不知道。

徐璀璀继续好奇道:“刚才你没瞅见吗?都把四楼厂工会的人闹下来,把他带上去了,显然事儿不小啊。”

“厂工会叫他上问个话而已,又不是厂纪委,能出多大事?”陆远倒觉得徐璀璀有些小题大做了。

啪嗒!

突然,就听见罗艳琼把手里的手机忿忿地摔在了办公桌上,惊得陆远和徐璀璀齐唰唰地看向了她。

陆远有预感,应该是和展鹏飞有关系。

果然,就见罗艳琼蹙着眉头,哭丧着脸转头看向他和徐璀璀,然后叹了一口气,怨道:“诶,小展这次麻烦大了,怕是连我都要被他牵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