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陆青山的告诫/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全是因为这个。你妈克扣我烟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陆青山一愕,郁闷地感慨道,“这老娘们就是想一出是一出,变着法儿地不让我兜里揣足了钱。不过她再克扣也不能短了我抽烟喝酒,随她折腾吧, 省得她老是借题发挥唠叨我。”

“老爸你也是不容易啊,等下!”

陆远很同情老爸的遭遇,他笑了笑,俯身从床头柜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

这个牛皮纸信封是之前卢佩姗给他的辛苦费,他最近没用钱的地方,也一直没去存,所以一直搁在了卧室抽屉里。

他从信封里抽了好几张钞票出来,也没去数是多少,就直接往陆青山手里一塞:“老爸,这些钱你拿着,要藏好啊!可别让老妈查抄了!”

“嗯?”

陆青山先是对陆远拿出装着厚厚一沓钞票的信封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儿子居然这么富裕,但随后用力把钱推挡了回来,摇头道:“老子哪能要儿子的钱?”

“怎么就不能要我的钱了?儿子挣钱给老子花,不天经地义的吗?”

陆远强行把钱塞进了陆青山的裤兜里,笑道:“爸,咱别推来让去的,还是不是爷俩儿,是不是一家人了?”

“行吧,那我就收下了。”陆青山犹豫了一下,不再退让,自嘲地笑了笑,道,“想不到我这个当老子的,还有需要儿子支援烟钱的时候。”

“不是支援,是儿子孝敬老子!”陆远笑着纠正了一下,然后随手把牛皮纸信封放在了床头柜上。

陆青山眼尖,一眼看到了牛皮纸信封右下角的位置印刷着“华晟制衣厂”几个字。

“儿子,你这钱不是工资吧?还是上次你那个朋友给你的?”他好奇地问道。

陆远帮卢佩姗介绍过女工去华晟制衣厂的事,陆青山是知道的,他记得儿子房间里的那台电脑,就是用那笔劳务介绍费添置的。

所以对卢佩姗,还有华晟制衣颇有印象。

“对啊。”陆远不知道自己老爸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事,他看了一眼信封,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咳咳,儿子……”

陆青山突然变得语重心长起来,说道,“有个事儿,我一直都找机会跟你念叨念叨。上次你给朋友帮忙,介绍厂里的下岗职工去华晟上班,朋友感谢你,给你辛苦费送你东西什么的,这个是人情往来,老爸没意见。但是,你可千万不要仗着自己的工作,吃外面单位的回扣啊。我们在厂里上班,该给的工资,国家都已经发给我们了,其他不该去拿的钱,咱可千万不能收伸手。”

陆青山的话让陆远的心里不由地咯噔了一下,看来陆青山还以为这牛皮纸信封里装的钱,是上一次华晟制衣合作卢佩姗给他的辛苦费。他并不知道这笔钱其实跟华晟制衣没有关系,而是外包培训的合作里,卢佩姗给的另外一笔辛苦费。她跟华晟制衣厂往来较多,职介所里有不少华晟制衣厂的专用信封,所以她顺手就用华晟制衣的信封给陆远装了这笔辛苦费。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让陆青山误会了这笔钱还是上次华晟制衣那笔辛苦费剩下的余钱。

不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陆青山的话,还是让陆远心里微微有了一点思量。

“我知道了,爸。”陆远点头应了一声。

“行了,不早了,喝完姜汤赶紧睡觉吧。”

陆青山指着床头柜上的姜汤督促了一嘴,便起身出了陆远的房间。

……

……

灿烂而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投进来,又是一日晨。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陆远睡了一个慵懒又舒服的回笼觉。

约莫到了十点钟,手机响了。

一看是红蜘蛛网吧的座机,马佐治打过来了的。

接起电话,就听马佐治说道:“远哥,你今天不用过来网吧了,我们的赤月风霜外挂,我昨晚已经卖掉了。等会儿网吧老板来了,我跟他交代一声,就准备走人了。”

“啊?这么神速吗?”

陆远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马佐治这小子,居然变得这么雷厉风行。

“恩呢,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是这样的……”

马佐治“噼里啪啦”如倒豆子般,快速地说道:“对方买家知道我是想给那几个混子使绊子,所以故意压价,只肯出四千块。而且他们说,他们手头暂时没那么多现金,要用两根裁决棒棒、一把龙纹,再加一套看着挺牛逼的战士装备,来抵两千块钱。我寻思着,这事早做早了,所以就自己做主答应了。你的那份钱,回头等我把装备挂到网上出手了,连着之前卖出去的钱,一起算给你,远哥。”

“嗯,处理了就好。佐治,之前你已经分过我两次钱了,剩下这些你别分我了,你不是要报那个什么游戏编程班吗?接下来还有大把用钱的地方,你都留着吧。”陆远说道。

“那怎么行?一码归一码,以后钱不够,我跟你借,但是该分你的钱,一定要分。还是不是兄弟了?”马佐治坚持道。

“嗯…行吧。”陆远考虑了一下,问道,”搬家要不要我过来帮忙?”

“不用。”

马佐治笑道,“我就那么点行礼,你又不是不知道,几件衣服,一个皮箱装了就能走。”

“那好,我今天就不过来了,不过你要注意,你这么卖掉外挂恶心那几个混混,肯定把他们气够呛。要尽快搬,等你找到地方安顿好了,我再来看你。”陆远提醒道。

马佐治嗯了一声,说道:“知道的。”

他现在可不是刚毕业那会儿了,最近外挂创收不少,又一次性卖断了外挂,兜里现金充裕,这次搬家再租房子,铁定不会再出现毕业那会儿的窘况了。

陆远本想挂了电话,突然又想到什么,提醒道,“对了,你把外挂卖了这事,跟邵刚说过吗?既然一次性卖断了,那他那边用外挂搞创收的事,也得停手了。”

“嗯,上次他来网吧找我的时候,我跟他提过把外挂卖掉的事。”

“我觉得你现在最好再正式跟他说一声,免得他多想。”陆远道。

“嗯,我晓得了,远哥。”

马佐治挂了电话,又拿起听筒,拨通了邵刚的电话。

……

邵刚家。

今天是周末,苏文艳一早去菜市场买了条活鱼。此刻,她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做酸菜鱼。因为前几天邵刚念叨过想吃。

正刮着鱼鳞呢,却听见邵刚正在客厅里跟人打电话,大声嚷嚷起来,愤怒至极。

她赶紧停下手里的活儿,跑出了厨房。

“你们把外挂就卖这么点钱,你…你们简直是神经啊!”

邵刚拿着新买的三星翻盖手机,愤怒地对着手机那头的人大声喊道,“我上次给你找的买家你不满意,你可以跟我说,我们再找找,也能卖个更好的价啊!你怎么就这么贱卖了呢?……你着急离职搬家?……那也不该这么贱卖啊!……陆远已经知道了?……合着就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呗?算了算了……反正是你自己搞的外挂,卖都卖了,跟我也没一毛钱关系,你爱怎么弄怎么弄吧……新家租好了吗?……行,等你收拾好了,我跟文艳过来给你暖房。”

啪!

翻盖一合,邵刚把手机给挂了!

但脸上的郁闷之气却未消,瞪着大眼,呼着粗气,杵在客厅里。

“怎么了?大周末的,生这么大的气。”

她问道:“我听着你在说外挂,难道是跟佐治在吵架?”

“没吵架,怒其不争罢了!”邵刚气道。

苏文艳:“出什么事了?”

“他跟陆远偷偷把外挂给卖了,一口价一次性卖断那种!”邵刚一屁股坐回了沙发,抱怨道。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不是一直说要卖吗?”

苏文艳坐到他身边,温婉地掠了掠头发,笑道,“上次你不也说,给他们联系了个卖家吗?”

“我介绍那个没成!”邵刚气道,“对方要佐治加些功能,这小子不知道中了陆远什么毒,死活不肯加。”

“有你这么说自己兄弟的吗?没成就没成呗,他们现在不是成了吗?”苏文艳道。

“问题是,你知道他们才卖了几个钱吗?他们就卖了四千块!而且还有两千块不是现金,是游戏装逼顶的!”

邵刚一想到这个,就怒不可遏。

苏文艳闻言也是大吃一惊,道,“你不说上次你联系的那个卖家,开价五万块么?怎么他们只卖了四千?这…这也差太多了吧。”

“谁说不是呢!”

邵刚闷闷地说道,“最让我郁闷的是,事前他们都不知道跟我商量一下,你说气人不气人?”

“嗤……这有什么好气人的,这外挂是佐治和陆远自己捣鼓出来的,他们要卖掉那也是人家的事情,凭什么跟你商量啊?”

苏文艳被邵刚的话给逗笑了,握了握男朋友的手,安慰道,“我看你啊,真是关心则乱。算了吧,佐治搞个小东西,你也跟着挣了大几千块了,我觉得很好了。”

“嗯…”

邵刚听着苏文艳这么一说,略微有些尴尬,强笑了一下,“呵呵,是,我是关心则乱。”

不过心里面,他不禁暗暗羡慕起陆远,为什么马佐治搞个外挂,都要找陆远去合作呢。虽然贱卖是贱卖了,但好歹是四千块钱啊,陆远又能平白到两千块,简直天下掉馅饼的美事啊。

他暗暗打定主意,作为305寝室的兄弟,以后也要多多关心马佐治了。

……

陆远睡了个回笼觉,直到老妈拍门把他叫醒,让他洗漱一下,准备吃午饭。

吃完午饭回房间,开了电脑准备上会儿网。

登陆QQ,好友栏里正有一个蓝色长发的女生头像在不停地闪动。

快捷键一按,一个对话框已经弹了出来。

QQ名:Lily

陆远知道,这是林俪的Q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