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雨夜起冲突/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五一大早,厂办大楼五楼。

工会活动室门口。

展鹏飞正在和他从外面请来的授课老师胡芸在讲话。

胡芸约四十来岁,是个经验丰富的职业培训老师。

胡芸认真地对展鹏飞说道:“小展,第三组培训的工作这周就要结束了。但是有些话,我觉得作为老师,还是要再跟你强调一次。你这次的三组学员素质,真是一组比一组差,里面竟然还有大字都不识几个的人。我之前就讲过,现在讲究健康护理,科学育儿,对月嫂的要求是越来越高。虽然你让我照常上课,但结业在即,我思来想去,还是要最后再提醒你一次,这些人员素质过低,出去外面的月嫂中心,恐怕也会被拒签的,达不到你想要的就业率!”

展鹏飞听罢,站在原地没有支应,面色郁郁,眉头紧锁。

其实培训搞了这么久,是个什么情况他又怎么会不清楚?

这次60人名单是厂里直接给定的,不像他上次由自己千挑万选,说句难听话,这60个人员,素质良莠不齐,就像胡芸老师说的,有人的连大字都不认识,根本就达不到科学育儿的最低标准。这就给他们的月嫂培训增加了难度。

这个难度不仅体现在教学的效果上,也体现在了培训的时间上。因为场地关系,展鹏飞不像陆远那边,一次性可以60人集中培训,他把60人分成了三组,先后在厂工会活动室进行培训。以至于,陆远那边的培训已经结束,陆续开始向各大家政中心推荐上岗再就业。而他这边,第三组的培训才堪堪结束。

现在他背负的压力很大,也很焦虑,他很清楚,这第二期家政培训的效果和反响,决定着他和陆远的方案最后谁能胜出。

展鹏飞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胡老师,我知道这次有部分学员的素质,的确让各位老师受累了。但这是厂里定下来的名单,我也没办法去更改。咱们之前也说好的,只要我最终夺下方案竞选,以后但凡我们厂的家政培训,我都会优先和诸位老师合作。你们都知道这是一个长期的活儿,一年也给各位老师多挣点外快。所以,人员素质再差,为了以后的互惠互利,胡老师你们也得再辛苦新辛苦,多费点心思。有条件咱要上,没条件,咱们创造条件也要上!”

胡芸也是暗暗心累,如果说是学习能力差点的,还能补补课开开小灶什么的,关键有些学员是鸡同鸭讲,她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讲什么。一块石头你再怎么雕琢,她也是石头,最后也变不成玉器啊。

正如展鹏飞说的,如果不是了以后能长期挣这个培训的钱,她和那些请来的老师早就撂挑子不干了。教这拨学员,真的太累了。

“实话跟你说吧,小展,我跟罗老师他们商量了一下,这第三组的几个阿姨是真的不行,推荐她们往月嫂和母婴护理这条路,肯定是走不通了。我们建议你考虑一下,把她们往普通家政服务的岗位上转。不一定每个培训出来的学员,都要做高端月嫂和母婴护理的。如果你同意,我和罗老师他们也认识几个人,可以帮你介绍一下。”胡芸道。

“往普通家政服务的岗位上转?”

展鹏飞摇了摇头,断然拒绝道:“这不行!我给厂里报的方案就是月嫂和母婴护理方向,之前第一批学员的高薪收入也让厂里领导大肆表扬,这个时候把部分人转到普通家政岗位,只能说明我的方案不行。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领导怎么看我?”

“可是你的这几个阿姨是真不行!”胡芸也说道,“他们结业之后,根本没有资质做好高端月嫂和母婴护理工作。”

“胡老师!”

展鹏飞突然那语气变得严厉起来,说道:“胡老师,你是老师,管好培训教学工作就好,至于他们结业之后能否做好高端月嫂和母婴护理工作,这不是你应该考虑的!”

胡芸毕竟当老师多年,还是犹豫道:“但是这样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不不不……”

展鹏飞摆了摆手,道:“胡老师,您该怎么样授课还是怎么样授课,出了这活动室的门,能不能在社会上再就业,这已经超过了我们要负责的范围了。您把孩子送去读书,学校也不能打包票说孩子一定能上一本吧?就是真的上了一本,还能保证他步入社会,获得成功吗?”

展鹏飞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活动室门口,下了五楼。

……

……

这个星期五,展鹏飞还在忙活最后一组的家政培训,并为此伤神。而陆远呢,虽然已经没有了培训工作的困扰,但元旦文艺汇演的排练,让他有了新的烦恼。

晚上,八点。

大礼堂里的排练陆续结束。

但礼堂外面,却稀稀落落地下起了雨。

“不是吧?怎么突然下雨了!”

一群要回家的职工们被困在礼堂门口,一阵骚动。

礼堂内的舞台上,陆远跟林俪一起收拾着舞台上的道具,闻声抬头看了一眼礼堂的窗外,噼里啪啦,果然下雨了。

“这雨好像越下越大了,我没带伞。”陆远说道。

“我也是。”林俪也是郁闷地说道。

这个时候,二毛子带着他女朋友小丽走了过来,看着礼堂大门口一群被大雨堵住回家去路的人,乐道:“你说这些人,平时都不看天气预报的吗?”

陆远“切”了一声,鄙视道:“说得好像你看了一样。”

二毛子乐了:“我还真看了。天气预报昨晚说,今夜有雨。所以来排练前,我们就带了伞。”

说完,他好像变魔术一样的递过来一把伞,“拿着。远哥辛苦一下,先送林俪回家呗,反正你们都住家属大院,差不了几步路。”

陆远看了一眼递到自己面前的伞,问:“把伞给我了,你俩咋回家?”

陆远看这雨势,一时半会肯定是停不了的。

二毛子指了指舞台后台,说道:“我来前让小丽也带了一把,我跟她用一把伞回去就行了。”

“行啊,二毛,够细心的。”陆远夸了二毛子一句,接过他的伞,看向林俪,“那待会儿一起走吧,我送你。”

“好啊。”林俪微微一笑。

等着和其他同事收拾好了舞台的现场,两人才并肩走出礼堂。陆远撑开伞,林俪乖巧地主动钻到了他伞下。

陆远很绅士地把伞往她那边倾了倾:“走吧。”

只是让两人都没想到的是,他们才刚走出没两步,身后一个身影匆匆向这边赶来。

展鹏飞撑着一把伞,手里还拿着一把,此刻他这样急匆匆地往礼堂走,自然是给林俪送伞来的。可眼前两人并肩的背影,却是让他心头涌起一阵的怒火。

他的脑海中突然就闪过了两个月前收到的一封匿名邮件,时间是在陆远调到改革办之前。邮件没有署名,邮箱地址也是几个胡乱组合的字母,猜不出是谁。邮件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小段话:

“销售二科的陆远和你女朋友林俪有一腿,两人经常私底下出双入对,林俪还为了陆远打了销售二科同事一巴掌,如若有疑,可自行验证。”

如若有疑,可自行验证!

展鹏飞还真去验证过,毕竟他也是销售科出来的,想要知道一些销售科的动态并不太难。而得到的答复,和邮件中说的一样。

更让展鹏飞没有想到的是,收到邮件后不久, 陆远就被调岗到了厂改革办。听说还是林俪的舅舅,关副厂长提议拍板的。

冰凉的雨水打在展鹏飞的脸上,却没能浇灭他心中的怒火。本来白天工作受挫,他就已经憋着一肚子火了,现在再看到这一幕,终于连表面工夫都维持不下去了!

“陆远!你个王八蛋!”

不等前面并肩走在伞下的两人应过来,展鹏飞就猛地把手里的伞一扔,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拳打在了陆远的脸上!

“啪!”

陆远没防备他上来就打,结结实实挨了一拳,被打得踉跄地退出伞下,衣服瞬间就被淋湿,脚下溅起的泥水也打湿了裤管。

“啊!”林俪大吃一声,惊呼道。

气头上的展鹏飞却根本没空理她,指着陆远咆哮道:“你个王八蛋,敢勾引我女朋友!今天不打你我不姓展!”

说着,他抬脚又朝陆远踹了过去。

陆远刚刚挨了一拳,这时耳朵里嗡嗡地响,眼前也是一片金星迸射,根本没法躲。

不过就在他眼看要被踢中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挡在了他面前!

“鹏飞!你住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陆远没什么的……”林俪突然插进来,挡在展鹏飞和陆远之间。

“咚!”

展鹏飞吃了一惊,重重一脚跺在地上,好险没踹在她身上。

但是他的脸色却愈发难看,望着林俪和她背后的陆远,喝问道:“没什么你要这样护着他?!真当我是傻子啊!”

“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你!你看到什么了你!”林俪连续被质疑,也生气了,“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吗?!”

“你让开!今天我要跟这混蛋好好算账!”

展鹏飞暴躁地吼道,想要绕过林俪继续追打陆远,“我们的事以后再说!”

“你住手!”林俪斜跨一步,再次坚定地挡在两人之间,别看她平时挺和气一女孩子,但固执起来语气也是非常坚决的。

“好,好,好!”

气头上的展鹏飞连喊了三个“好”,指着陆远道,“我就不信你能在女人背后躲一辈子,你这个懦夫!”

说完他一甩头,气冲冲地走了。

“鹏飞!鹏飞!”

林俪喊了两声,见展鹏飞不回头,她气性也上来了,追了两步就停住脚步,反而走回来把陆远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没事。”

陆远捂着微肿的脸苦笑道。

他现在才知道,展鹏飞为什么一直看自己横竖都不顺眼了,合着是因为林俪的缘故。他一直觉得自己跟林俪也不算太熟,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在生活中更是没有交集,连朋友都算不上,可真没想到会这样。

“走吧,我送你回去。”林俪道。

“别了,还嫌误会不够深么?”

陆远苦笑着指了指自己湿透了的衣服,“反正淋不淋雨也没差了,你自己回去吧,我跑回去就行了。”

“这……”

林俪迟疑了一下,回头看看礼堂屋檐下三三两两站着看热闹的职工,咬牙道,“好,你路上小心,鹏飞那边我会去跟他的解释的,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陆远脸色微沉,点了点头。

……

陆远浑身湿透的回到家,正赶上吴秀琴准备去睡觉。看到儿子这一身狼狈的样子,她可是吓了好大一跳。不过陆远只说是彩排出来时地上滑,不小心踩空摔的,三言两语敷衍了过去。

随后他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了。

过了半个小时,陆远在床上躺得有些昏昏沉沉的,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小远,睡了吗?”陆青山在门外道,“你妈怕你淋了雨感冒,给你煮了姜汤,让我送来。”

“哦,好。”陆远无奈只好起身开了门。

谁知陆青山把姜汤往他电脑桌上一放,却没有马上出去,反而一脸慈祥地盯着他,道:“小远啊,我们父子两个好像好久没有交过心了啊!”

陆远原本心里还有些烦躁,但听了这句话,他却忽然沉默了,点了点头,坐回了床上:“嗯,从我上大学开始,就少了。”

“一转眼你就这么大了,日子过得可真快啊。”

陆青山用了一个很老套的开场白,随即话锋一转,就说到陆远最头疼的话题上去了,“都到了可以为女人打架的年纪了啊!哈哈,我也老了啊!不过你别看我现在这样,年轻的时候,我也热血过的啊!”

听到这里,陆远就已经猜到,这是礼堂门口的八卦已经传过来了,他不由地讪笑了一下:“真不是那么回事……”

“是不是都没关系。”

陆青山摆了摆手,一脸“我是过来人,我懂”的表情,叮嘱道,“你已经是这么大的人了,这些问题迟早都要碰到的。年轻人嘛,争风吃醋都是很正常的事,不过在厂里还是要注意影响啊,不要太出格。”

陆远闻言不由得彻底郁闷了,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时半会儿怕是解释不清了。

陆青山见他不说话,只当他是默认了,“再有啊,林俪是关副厂长的外甥女,你要跟她能成当然好,要是成不了,那就赶紧找个靠谱的,眼光不要太高了。我跟你妈啊,也不求你大富大贵,就盼着你这一辈子平平安安的,能给我们抱个孙子。前两天你妈还在跟我说呢,说你到了要找女朋友的年纪了,让我省着点花钱,别到时候家里拿不出彩礼给人姑娘家。”

“我跟她真没什么的……”

陆远无奈道,“那个您也说了,人可是关副厂长的外甥女,哪能看得上我啊?”

他突然一愣,想起前天晚上在陆青山两口子房门口听到的只言片语,突然失笑道:“爸,那天妈说要克扣你的烟钱,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