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马佐治的新篇章/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一群小菜比,还学他妈黑社会?”陆远顿时一听就炸了,一口荤话顺嘴就飙了出来。

他从小在三棉厂里长大,厂办子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厂办大院里经常窝里斗,你打我,我干你,没少打架。但是到了厂外,厂办子弟是空前团结的,陆远他们青春荷尔蒙狂飙时期,没少跟着毛大庆这帮坏孩子在厂外面打群架。

后来到了高三才突然懂事起来,也不跟他们窝里混了,也不跟他们打群架了,上了大学之后更是连跟人争口角的例子都没有过。但这并不代表他没血性,没气性。

当他看到马佐治嘴角淤青的那一刻,他心里的那团火就噌一下地冒了起来。

“远哥,你别激动。”

马佐治连忙拉着他坐下,“他们是我们这一片街头的混混,咱犯不着跟他们争时,划不来。再说了,我这点伤是看着吓人,其实也没什么大碍。”

陆远被马佐治强拉着坐了下来,好像想到了什么,沉着脸问道,“你昨天给我电话,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事?”

“嗯,他们昨天过来又说要买断赤月风霜,我想着反正我们也是打算卖的,就想叫你过来一起谈。就让他们等等,谁知道他们这么不耐烦,上来就打人……嘶……”马佐治的手不自觉地又摸到了嘴角,顿时痛得直龇牙。

“这个仇,得报,这亏不能白吃了!”陆远坚持道。

“远哥……”马佐治还想再劝。

“你就别废话了,你在杭州打拼,被人欺负了,我不替你出头,还等谁替你?”陆远挥了挥手,打断了马佐治,语气坚定地说道,“这一顿打,怎么都要还给他们!”

马佐治不无担忧地道:“他们都是混混,一大帮子人游手好闲的……”

言下之意,陆远你再怎么猛,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啊。

“放心!报仇不一定是要用拳头打回去,有的时候,也可以用别的方式连本带利还给他们。”

陆远拍了拍马佐治的肩膀,然后看了看时间,说道:“走,我们先去买饭。咱边吃边想法子治他们!”

“好!”

红蜘蛛网吧的对面,就是一家快餐店,两人叫了两个盒饭,陆远结了账,然后两个大老爷们就蹲在网吧门口,沉默地吃完了这顿饭。不过被从夜晚吹来的冷风一激,陆远因为打游戏而昏沉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他突然问道:“佐治,这经常来网吧的混混,应该不止他们这一伙儿吧?”

“不止。”马佐治歪头想了想道,“其实来网吧通宵的,大部分都是整天没事干混社会的,拉帮结派也很正常。就是他们四个特别嚣张。”

“四个智障!”

陆远不屑地评价了一句,“佐治,我问你。你是打算一直在这里做网管吗?”

“啊?为什么这么问?”马佐治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伙人昨天没买到赤月风霜,一定不会罢手,这两天肯定还会再来。你就甘心把自己的心血就这样卖给他们?”

“当然不甘心!”马佐治说,“远哥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了?”

“嗯。我想着,他们既然这么嚣张,那平时肯定也没少得罪人。咱回头打听一下,看这一片谁跟他们关系比较紧张,咱就把赤月风霜卖给谁。赤月风霜是我们的心血,我宁愿折点价把它卖给他们的对头,也绝不让这些垃圾玩意得逞!”陆远面色沉沉地道。

“你这是故意挑衅他们啊?”马佐治吃了一惊。

“对,我就是故意的。你脸上的伤不能白受了。”

陆远抓起吃空的快餐盒,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道,“其实这赤月风霜我们本来就打算卖了,只要他们出得起钱,卖谁不是卖。但他们动手打你。要真就这么怂了,他们还真当我们好欺负了!”

顿了一下,陆远看向马佐治继续道:“但是如果我们这么做了,这地方你是待不下去了。”

夜色很深,陆远看不清马佐治脸上的表情,见他迟迟没有搭话,只当他是犹豫了,正准备再说点什么,马佐治却突然笑了起来:“哈哈,这个法子好!我本来就不想在这里干了,这下刚好!”

“你确定真不打算在这里干了?”陆远确认道。

“远哥,你说的对,赤月风霜是我们的心血。”马佐治看向陆远,认真说道,“但对我来说,它其实不仅仅是心血这么简单。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从大学开始就自学编程了?”

“记得。”陆远点头。

“其实当初大学报志愿的时候,是我妈给我选的市场营销专业。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所以我就自己偷偷学了编程,还去计算机系旁听过课。”

马佐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但是陆远看得出来,此刻他的眼里闪着亮光。

“这样算起来也有差不多四年了。我本来想着这也就是我自己的一点爱好了。但是远哥,从你让我做外挂开始,我突然就觉得我这么多年学的东西,还是有点用的。”

“当然有用,你……”陆远道。

“远哥,你听我说完。”马佐治打断了陆远的话,“所以,从赤月风霜第一次卖出去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了一个想法。我想要存钱,去学编程,然后找一份游戏编程的工作。”

“游戏编程?”

“嗯!我关注一个编程进修课程很久了,就是价格有点贵,但是我打听过了,课程和师资都不错。所以,这几个月卖赤月风霜的钱,我一分都没有花。我想去那里进修学习一下,毕竟之前都是自己摸索的野路子。”

马佐治的脸微微有点红,“你看,你在杭三棉厂干得这么出色。邵刚也签了大单子。大海不用说了,富二代。我也不能拖咱寝室的后腿呀,对不?”

“对!”

陆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原本因为马佐治受伤而压在心头的阴霾也瞬间被驱散,“我支持你,放手去做吧,钱要是不够跟我说,我借你!”

“不用!我存得差不多了!”马佐治认真地点点头,“还有买断的事也不用你出面,我知道怎么做了,我自己去找人谈就行!”

“你确定可以?”陆远的手勾在马佐治的肩上,两人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天空中唯一的那点星亮。

“确定!远哥,你还记得你有一次跟我说的那句话吗?”

“我跟你说的话多了,哪句?”

“就是那句,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哈哈哈,对!跪着也要走完!”

……

这一晚,陆远在红蜘蛛待到半夜,他和马佐治两人都用上了赤月风霜,狠狠打了个够本,他才打车回家。等到家的时候,陆家老两口都已经睡了。

第二天一早,陆远还在卫生间里洗漱,就听到陆青山在客厅里对他说:“小远,你今天去你妈那吃个早饭!你这一天天忙的,都没在家吃顿饭,你妈可发话了啊。”

陆远刷牙的手顿了一下,含着一嘴泡沫应道:“好。”

仔细想想还真是,以前是天天在家吃妈妈做的菜还不觉得,这周又是出外勤,又是忙彩排,昨天又去了马佐治那里,还真没几天是在家里吃的饭。

不过陆远今天起的有点晚,还要先去一趟老妈的早餐铺子吃早饭,那时间就有点紧了,他只好把那二八大扛踩得飞快,等赶到地头的时候,背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

“妈,给我来笼小笼包,咸豆浆!”车还没停稳,陆远就先喊了一嗓子。

“你这孩子,整天咋咋呼呼的。”

吴秀琴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今天终于记得过来吃早饭啦?不是我说你啊,你上班忙归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早饭还是要吃的,我听说不吃早饭容易胆结石啊……”

说归说,她“刷刷刷”几下,就麻利地抓了一笼小笼包放到了就近的简易餐桌上,然后又打了一碗咸豆浆端了过去,“慢点吃,别烫着了,要我说啊,你每天早起十分钟,安安心心到我这里来吃个饭再去上班,多好……”

眼看自己老妈又开启了碎碎念模式,陆远忙道:“妈,又有客人来了,你忙去吧,我自己来。”

“行行,吃完赶紧上班去吧,别迟到了。”吴秀琴其实一整个早上都挺忙的,不过儿子这一天天忙得都见不着人影,让她还是有些担心,这才忍不住啰嗦两句。

打发走了老妈,陆远夹起一个小笼包,就着咸豆浆吃了起来。眼看吃得差不多了,在一旁打下手的徐金凤突然走上来,低声问道:“小远啊,阿姨问你个事啊,不知道行不行啊?”

陆远抬头:“徐阿姨,啥事啊,您说。”

“是这样的,我就想问问,要是我介绍人去美惠家政,会不会影响你工作啊?”

美惠家政就是之前陆远介绍徐金凤去的家政公司,现在徐金凤每天下午给那里做钟点工。

“不会啊。”

陆远笑了笑,又舀了一勺豆浆送进嘴里,“人家愿意用您推荐的人,是对您的信任。这跟我没什么关系。怎么?您身边有人想去?”

“是啊。”徐金凤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道,“我原先有个小姐妹叫诸金娣的不晓得你认不认识,她看我干得挺好,就问我能不能也介绍她去做。那我想着先来问一问你的意思,你不要为难才好。”

“也是杭三棉厂的吗?我不认识哎。”陆远闻言摇了摇头,“没事,阿姨,您就跟美惠那边的人说,您有人要推荐给他们就行。不影响我。”

“那就好。”徐金凤说着习惯性地抹了抹桌子,就自去忙了。

而陆远这边,吃完最后一个小笼包,跟吴秀琴打了个招呼,也急急忙忙往厂办大楼上班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