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女人的侦探能力/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毛子开始把杜源闯下的祸事娓娓道来。

原来杜源那小子仗着自己长得好,专门勾搭人小姑娘。之前追求林俪失败后,没多久又跟车间里的一个女职工搞上了,这小****,一不留神搞大了人家的肚子,结果这货不愿意负责任,玩失联躲着人家姑娘家。最终被姑娘闹到了厂工会。

厂工会主席刘伟光最怕处理这种男女之事,而且还搞大了肚子,怎么处理都是个麻烦。于是,他以杜源是销售办工作人员,关副厂长又分管销售办工作为由,一脚把皮球踢给了关良义。

关良义如今主抓改革办,销售办工作抓得不多,但他知道这个事情一旦闹将出来,闹大了,绝对会给杭三棉厂招黑。于是不得不接过皮球,然后亲自交代了销售二科科长郑一鸣,无论他想什么办法,都要把这事处理好,处理妥当。

惹事的人是销售二科的,郑一鸣当然没法推挡。这事也算杜源运气好,这姑娘的家人明显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闹大了对一个女儿家家的将来没有好处。

所以郑一鸣出面让两边私了此事。

最后也不知道杜源那边花了什么代价,让女方的家人息事宁人了下来,一桩影响杭三棉厂风评的事件,硬生生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摁住不发。

不过尽管如此,郑一鸣也不打算让杜源继续呆在销售二科了,但是转岗的话,杜源又没这个条件,也没别的部门主动要人,所以杜源就自己打了辞职报告,离开了杭三棉厂。

……

“嘿,作风问题,是任何一个领导都忌讳的事。以前我们歌舞团就有个老头,都快退休的人了,也是这种事情,后来办了病退,也算是团里帮忙了。”洪刚嚼着肉串,道,“我估计也不是杜源自己想辞职,只是出了这种事,郑科长也没打算让他继续呆在二科了咯。”

“嗯,难怪那天我问林俪,她说不知道。这种事,她就算知道估计也不好意思说。”陆远转头看向二毛子,“话说,你小子又是哪里来的消息?”

“我们家小丽说的!”

二毛子一脸自豪,“女方后来去她们人事科办病休了,就跟杜源前后脚。两个人之前谈恋爱大家可都看到了,好好的突然一个辞职,一个病休,啥病啊?而且她们人事科,跟领导办公室走得近,多少听到一点风声。猜猜么就猜到了。”

感情这都是福尔摩斯·小丽自己推测出来的!

此刻,陆远不得不感慨网上有句话说得对,女人八卦起来,那分析能力真的是跟侦探有的一拼。

“也不晓得杜源辞职之后到哪去了。”陆远道。

“管他去哪儿。他去哪儿,哪儿的女同志就遭殃!”二毛子说着举杯跟陆远和洪刚碰了一下,又是一口蒙。

陆远跟着举起了杯子,但只是呷了一口:“这倒是。估计这事儿郑科长得郁闷死,这种事厂领导也得找他谈话吧。”

“肯定要的。”洪刚点了点头。

“那几天郑科长那表情,你是没看着。就跟活吞了苍蝇一样。”二毛子喝了酒有点上头,还表情扩张地演示了一番。

“嗯,看到杜源那小子的位置都恨不得踹上一脚。”洪刚出人意料地也补充了一句。

洪刚其实一向是跟着郑一鸣屁股后头混的,这种背后排遣领导的话,放了平时他可不会说。但是今天大家喝了酒说话都挺放得开,再加上这一次的事确实有点狗血,那几天郑一鸣有苦说不出的模样,在他们这些知道内情的人看来,实在是觉得发笑。所以刚刚看二毛子手舞足蹈的样子,他都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

吃饱喝足,等陆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

让他意外的是,陆青山他们两口子的卧室灯居然还亮着。暖黄的灯光从虚掩的门缝里透出,倒是很有种温馨的感觉。

他蹑手蹑脚地往卫生间走去,想洗漱完就睡觉。可刚走到老两口房门不远,就听到吴秀琴碎碎念说:“一个月给你这么多应该够了吧?”

然后陆青山无奈的声音响起:“这抽烟都有点紧巴巴的。”

“嗯?”

陆远听出老两口是在谈钱,但心中却忍不住一阵奇怪。

老陆家的钱一直归吴秀琴在管,陆青山每个月最多也就留点烟酒钱,但听吴秀琴现在这意思,是还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多扣陆青山一点了。

是家里碰上什么要花钱的事了吗?没听老妈说起啊?陆远正打算多听两句,但他的脚步声音已经惊动了屋里的人,两人的声音顿时一停。

“小远回来啦?”吴秀琴问道。

“对。爸妈你们怎么还没睡?都这么晚了。”陆远应着声,索性就将那门缝又推开了一些,探了头进去。

“你是不是喝酒了?一股酒味了!”吴秀琴大的鼻子抽了抽,作势还用手在鼻前扇了扇风。

不过她才刚起了个头,就被陆青山给按了下去:“行了,都多大人了,哪还能没点应酬啊?别说他了,赶紧睡吧!你明天早上生意还做不做了。”

“行行行,就你话多。不是还有金凤帮忙嘛……”

陆远笑着,轻轻地帮他们关上了门,自己洗漱去了。

睡觉前,陆远照例将手机掏出来放在床头,却发现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是马佐治网吧的座机,时间是自己下班前,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做晚上排练的准备工作,调了静音没注意。

他顺手就回拨了一个过去,按理说这会儿马佐治应该正好在上班。可是,电话的等待音响了很久,始终没人接。

陆远想了想,起身开了电脑登上QQ,准备给马佐治留个言,却发现马佐治下午在没有打通自己的电话后,也在QQ上留言了。

“远子,下班来我这一趟,有事跟你讲。”

“今天厂里有活动,才看到,怎么了?”陆远回。

可惜他消息回过去之后,马佐治那边一直没有动静,直到他的困意涌上来,也没收到回音,于是索性就留了一句:“明天下班我去你那里打游戏”,就自己先去睡了。

……

也不知道马佐治怎么了,第二天陆远等了他一天,也没见他回消息。这让陆远不免有点担心,寻思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他打了个电话去红蜘蛛的前台,上白班的小妹却告诉他马佐治下班就去睡了,他这才放下心来。

到了下班的点,陆远准时关了电脑,准备走人。那一头,徐璀璀提着她的头盔,走了过来:“嘿,下班有没有约?要不要跟姐们儿一起去垃圾街吃一顿啊!”

“不了。我约了同学去网吧打游戏。”

“打游戏干嘛不在家里打啊?还特地跑网吧去,乌烟瘴气的。”徐璀璀不以为然道,“是不是你的电脑配置低?换一台呗。”

“我同学就在网吧做网管。而且,我的电脑才买的,打游戏倒是没问题,就是家里网络不行,太卡了。”陆远无意识地忽略了二手机的问题。不过话说回来,大毛子的朋友给他配的那台电脑,确实没话说,怪只怪他家的拨号上网不争气。

“是吗,你的电脑是哪儿买的?有没有好介绍?我也想换台电脑,家里那台用了一年多了,感觉有点落伍……”徐璀璀一脸认真地看着陆远道。

“得,你豪气。才用了一年多就换。”

陆远笑着打趣了一句,正要结束这个话题,突然又想起毛大庆的话,道,“不过,我倒确实是有朋友有这方面的门路,回头介绍给你认识啊!”

“好啊!”徐璀璀开心地应了下来,“到时候让你朋友给我配台好的!”

“放心吧!”

……

出了厂办大楼,陆远直接坐车去了红蜘蛛网吧。

不过等他到红蜘蛛的时候,才发现马佐治还没起床。这让陆远再次感觉到了异样,马佐治一下班就去睡,竟然睡到现在都还没起?这可不像他的风格。

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此刻他都只能自己开了台靠近吧台的机子,先一个人打打怪。

这么一直玩到快六点半,中间还因为PK被人打死两次,马佐治的声音才终于在他背后响了起来:“远哥,你怎么来了?”

“我不是给你留言了嘛。你也没回。”

陆远手中的游戏还没有结束,两只手正忙得很,此刻也没空废话,直接道,“来带我,赶紧的。”

“就来。”马佐治说着就往边上的机子走去,谁知走了一半,他又回过来,坐到了陆远右手边那一侧的位置上。

等到马佐治带着陆远打穿了猪七,两人抬头一看,才发现外边的天色已经黑透了,之前专心打游戏还不觉得,这下子只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

“还没吃饭吧?我给你泡桶面去。”

马佐治一推键盘,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吧台去。

不过就在这时,陆远却在他左边的嘴角,都看到了一块清晰的淤青!

“你脸上怎么回事!?”陆远惊诧不已。

此刻,他才后知后觉地想明白,这小子之前的特意绕到自己右手边坐,是在下意识回避,怕被自己看到脸上的伤处。

“没事。自己摔的……”马佐治眼神躲躲闪闪,还想糊弄过去。

可这么明显的伤,陆远又不傻,自然看得出来,这绝不是摔的,而是被人打成这样的!

他抓住马佐治的胳膊,一把就扳了过来,喝问道:“讲实话!谁打的你!”

马佐治还想掩饰,可是在陆远的逼问下,他没坚持一会儿就溃不成军,说出了实话。

“就是附近有几个玩传奇的混混想找我买赤月风霜,上次跟你说过的,当时我没答应。昨天他们又来了,话没说几句就动上手了……”马佐治支支吾吾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