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元旦文艺汇演/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十二月的临近,杭三棉厂的大事是一年一度的元旦文艺汇演。每个部门都在积极地选报节目,改革办里的各个小组当然也不例外。

但让陆远没有想到的是,某一日的上午,张大年突然把他叫到了走廊上,说是这周起厂办开始准备元旦文艺汇演的排练了。

“排练就排练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陆远听到这个消息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记得上周组里动员大家报名的时候,罗艳琼就很积极地表示了她要参与。所以此刻陆远实在想不出来,张大年又把自己单独叫出来是什么意思。自己又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怎么想都轮不到他来操这个心才对。

“是这样的,按照惯例,元旦晚会,每个办公室报名的时候至少要报两个节目,确保最终整体彩排时候的通过率。”张大年一边走一边用一种“你懂的”眼神望着陆远。

陆远心里“咯噔”了一下,但还是佯装不解道:“那就出啊!”

张大年没想到这小子装傻装得跟真的一样,被噎了一下,才语重心长地说道:“小陆啊,你是大学生,又是年轻人,比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的要活泛啊。所以这种任务,你们得上。”

听他把话挑明了,陆远也连忙叫苦:“这样啊……张组长,我最近这事儿是真多啊,你可是看到的。要不然让璀璀出一个?”

“你可拉倒吧!那小妮子,去年的元旦晚会上报了个什么摇滚独唱!彩排的时候那音响效果,差点没给人吓着,直接就给刷下来了。还好那个时候她不是我这组的。”张大年压低了声音道。

陆远听完倒也不是很意外,因为这确实像是徐璀璀能干得出来的事。

“那……展鹏飞呢?”陆远捉摸着,总不能只盯上他一个人吧?要上大家一起上啊!

“小罗报的是个情歌对唱的节目,叫作——”张大年从咯吱窝下抽出一刀A4纸,最上面是一张就是报名表,他低头看了一眼,“对,《知心爱人》。这不是还缺一个男歌手嘛。小展说他考虑一下。”

陆远一听罗艳琼报的是情歌对唱,顿时头皮都麻了,也亏得展鹏飞说他考虑一下,这要真让陆远上,那他还不如自己单独报一个节目呢。

陆远这边没有说话,张大年只道他还在犹豫。继续做工作道:“你要是不报节目呢也可以。你形象口才都不错,现在厂里有人推荐你当文艺汇演的主持人,你要是愿意的话,也能冲抵一个节目的名额。你看是选这个呢,还是自己另外出一个节目,随你。”

做主持人?要是换了之前,陆远是肯定会拒绝的,但是此刻他倒是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选择,他寻思着做主持人的话,总是有台本的吧,照着念念,应该会省点事吧。

想到这里,他其实已经拿定了主意,但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多问一句:“主持人不都是男女两个吗?除了我,女的是谁?”

“应该是销售二科的林俪。”

“林俪?那怎么不找展鹏飞做男主持?他们俩不是一对吗?”陆远朝办公室的方向努了努嘴,轻声道。

“这两口子一起上台不合适。这是去工作呢,还是去谈恋爱呢!”

“哦。也对。”

陆远挠了挠头,“那行吧,好歹是个熟人,配合起来应该简单一点。”

“好,那我就给你报上去了啊。”张大年语气轻快地从兜里掏出一枝钢笔,刷刷刷地就把陆远的名字给填在了表格上。然后就准备去厂办交差了。

目送着张大年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陆远苦笑一下,推开办公室的门,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个上午平静而忙碌,直到快吃中午饭的时候,陆远的电脑上跳出一个好友添加的申请。

一个蓝色长发美女的头像,QQ名:lily。验证的信息:销售二科,林俪。

之前两人虽然在同一个科,却并不同组,倒是一直都没有相互加过QQ。

陆远通过验证之后,lily一个消息就弹了过来:“中午有空没,一起吃个饭,说下元旦文艺汇演的事呗。”

陆远回复:“好,没问题。”

“那11点30,你们那层的楼梯口等。”

……

11点30,陆远收拾好东西,准时走出办公室,果然看见一个俏丽的身影站在二楼的楼梯口。

陆远刚准备上前打招呼,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俪俪,你怎么知道今天我在办公室,你是来找我吃饭吗?”

展鹏飞?陆远回过身,心中不免惊讶,敢情这两人是没有说好的吗?

“抱歉啊鹏飞,我以为你不在。中午我约了陆远吃饭,要聊下元旦汇演的事。”林俪看到展鹏飞显然也很意外。

“元旦汇演?你们俩能有什么事?”展鹏飞脸上的微笑在一瞬间就凝固了。

陆远夹在中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点尴尬。

“我们俩是主持人。”林俪指了指陆远,又指了指自己。

直到这时,林俪才注意到展鹏飞的脸色不好看,赶紧上前抓着他的手臂笑道:“鹏飞,你中午也跟我们一起吃吧,好不好?”

展鹏飞的脸色愈发阴沉,林俪的语气,听在他耳朵里,莫名有种勉为其难的感觉,再加上之前的“自作多情”,更是让他觉得隐隐有些羞愤。当即他轻轻地挥了下手,道:“不用了,中午我还有事,你们去吃吧。我们晚点联系。”

说完,他径直越过陆远,下了楼。

“鹏飞他就这个性格,你别往心里去。”林俪还若无所觉,跟陆远解释道。

“哦哦,没事。”陆远笑了笑,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在心理默默祈祷了一下,这一对回头吵架了也别算在他头上才好。

倒是张大年和罗艳琼两人正好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各自心里都有了些想法。可这到底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情,他们也不好管太多,对视一眼之后,终于还是下了楼。

而陆远这边,一顿午饭吃下来,他也终于从林俪口中问到了主持人这个工作的全貌。原来作为杭三棉厂元旦文艺汇演的主持人,他们除了要负责自己这块的报幕彩排之外,还要在整个彩排期间,把全场的统筹工作都担负起来。

陆远一听就拍着大腿大呼“上当”:“咱组长说一半留一半,这可把我坑苦了!”

“那也没办法,你的名字已经报上去了,不是病假或者有急事,不能更改哦!”

林俪捂嘴轻笑,“每周三和周五的晚上5点半到9点,选报了节目的人可以去礼堂排练,礼堂边上那几间房间里都有音响设备,可以登记使用。那些报了大合唱的部门,还得排队型训练。今天是第一天,我估摸着大部分报了节目的人都会去。所以,我们俩肯定是要去的了,先要了解一下今年报送节目的情况。”

“不去也不行啊。”陆远苦恼地揉了揉脸。

不过抱怨归抱怨,当天晚上,他还是按时来到了杭三棉厂的礼堂。毫无疑问,今天是第一次全员集合,整个现场基本上可以用一片混乱来形容。陆远和林俪这两个负责统筹全局的,更是从头忙到尾,直觉得焦头烂额,嗓子都喊哑了,耳朵里也都是嗡嗡作响。一直到排练结束,两人对视一眼,都不禁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来。

“还好一周只有两次,要不然我怕是还没有到元旦就疯掉了!”林俪抱怨道。

陆远也连连点头,深以为然:“不过之后应该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多人吧?我看那些有音响的房间都登记了使用时间的。”

“对。下次就会好点。”林俪点了点头,“我去锁门,你先走吧。”

陆远闻言点了点头,结果才准备收拾东西,两个熟悉的身影把他给堵上了。

“远哥,走啊!宵夜去啊!”

伴随着一声夸张的大叫,一个发际线略捉急的大脑壳,“咻”地一下杵在了陆远眼前。

“二毛子,洪哥!”

陆远定睛一看,只见二毛子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洪刚不近不远的跟在后面。

之前在排练的时候,陆远就跟他们打过照面了,这次销售二科报送的节目,一个是男声的独唱,演唱者不用说了,自然是市歌舞团出来的洪刚了。剩下一个节目是小组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据说是因为郑一鸣动员了半天都没有人报节目,最后一气之下就让他们所有人都上场,搞个小组唱,谁也别推脱,所以二毛子自然也在场。

“其他人呢?都走了?”

“对啊。就剩我们俩。远哥,你说你调岗了也不来看看我们哈。”二毛子道。

“就是!是不是把咱销售二科的兄弟们给忘了。”洪刚紧随其后,附和道。

相对于二毛子的没心没肺,洪刚这话却是意有所指的。他可是听说了,陆远到了厂改革办之后,做的方案可是在厂党委会上被点名表扬过的,当初陆远一个人把金盛家纺的单子谈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小子不简单,可惜后来没有归到他的组里。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和陆远是有情感基础的,虽然不是二毛子那种勾肩搭背的感情,但总也是曾经并肩作战过的同事。

“天地良心,我是真没时间!”陆远叫起了屈。

“行了行了,知道你忙,走,大忙人,一起吃宵夜去。浦沿那边新开了一家烧烤摊,味道还不错,我带你们去。”洪刚挥挥手,二毛子更是上来就揽住了陆远的肩膀,拉着他就往外走去。

对于这些老朋友的邀请,陆远当然不会拒绝。

到了烧烤摊上,点好了菜,三人就聊起陆远调岗以后销售科的那些事。其实也没啥好聊的,陆远离开销售二科也才个把月的时间,还真没什么新鲜事,除了……杜源的去向。

“你知道不?杜源那小子辞职了。”二毛子凑近陆远,神神秘秘地说道。

“知道啊!上次听林俪说了。”

“你已经知道了啊?”这个关子没卖成,二毛子显得有点失望,不过他很快又找到了新的兴奋点,嘿嘿笑道:“不过你肯定不知道他为什么辞职的!”

“这倒还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辞职?”

“啧啧啧,那原因你绝对想不到。我估计林俪也不知道。”二毛子看了看洪刚,嘿嘿笑了起来。

“行了别卖关子了,快说。”陆远的胃口被吊了起来。

“你不知道,那小子表面上看着人模狗样的,谁晓得私底下是个龌龊胚子,管不住裤裆里的玩意儿,闯祸了。”二毛子神秘兮兮地道。

陆远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