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下云堡/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一,早上。

陆远比往常早了半个小时到办公室,除了四组的文员小李来了外,办公室里其他人都还没到,就连一向来得早的张大年,这会儿估计都还在路上。

他刚坐到自己工位上,就看见一个手提头盔的靓丽身影也进了办公室,徐璀璀今天居然也这么早?

陆远很意外。

“早啊,”徐璀璀坐到自己的工位上,仿佛看出了陆远的意外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解释道,“昨晚跟我好姐妹去蹦迪,太晚了就在她家睡了一觉,她家就在三棉厂附近。不过我这人认床,哈哈,早上五点多就醒了,没睡好,真是好气!”

“蹦迪去了啊?”陆远一听,笑道:“真是多姿多彩的生活啊。”

徐璀璀勾勾手指,道:“下次带你一起去嗨啊。”

“我?算了吧。我不爱去那么闹腾的地方。”陆远摆摆手,表示不感兴趣,是上次毛大庆也说请他去蹦迪找妹,他也是摇头不感冒。

徐璀璀切了一声,鄙视道:“真是老干部的生活作风啊,我看你不应该是80后,应该是50后,跟我爹一样!”

“哈哈哈,”陆远逗贫道,“那快叫声爹来听听,丫头。”

“去死!”徐璀璀直接把手里的一团废纸砸向了陆远,不过被陆远稳稳地接住,抓在手心。

他俩最近搭配在一个组之后,友谊是突飞猛进啊,尤其是徐璀璀这种比直男还直男的性格,经常和陆远打打闹闹,丝毫不输男生。

徐璀璀规整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看着三组办公区四下无人,低声说道:“听说了吗?展鹏飞那头进展神速。”

“嗯?”

陆远也正在收拾案头的文件,闻言抬起头来,诧异地问道:“怎么个进展神速法?”

徐璀璀道:“我听说他连续两个周末连轴转,都没休息,一直在搞家政服务培训班的事情。跟我们一样,挨家挨户挑试点人员。还有就是在外面跑关系,联系师资,好像差不多快成了。”

“周末连轴转?”

“对啊!”

“还真是敬业啊!”陆远感叹了一句。

平心而论,虽然他不是很喜欢展鹏飞这个人,但是对他这种工作的狂热拼劲,他还是佩服的。这种精气神,恰恰是现在绝大多数三棉人所欠缺的,包括他自己,周末虽然也带了点工作,但的确没想过把整个周末拿出来做家政培训有关的工作。

“陆远,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抓点紧了,不然被他赢了,抢了风头不说,还要被他奚落。”徐璀璀用少有的认真口吻,对陆远建议道。

陆远把玩着手上的笔,轻嗯了一声。

徐璀璀继续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知道他那组挑的20个人都是年轻的下岗女职工,文化素质也比其他年纪大的女工要好。据说,他已经跟市里面的医院、高级家政服务公司搭上了线,应该是打算要培训她们,往月嫂、高端陪护这条路子走。”

“哦?”陆远听罢,顿时惊呼一声,有些吃惊地说道,“没想到啊,展鹏飞还挺有门路。”

徐璀璀撇撇嘴,提醒道:“他女朋友是关副厂长的外甥女,艳琼姐的老公又是咱们区工商局的领导,手上正好有这方面的资源和渠道,不然你以为他主动找艳琼姐搭组,图她好看啊?”

罗艳琼是好看啊。

陆远默默地补了一句,不过他之前就猜出来了,展鹏飞主动要求和罗艳琼搭组,一是和徐璀璀有矛盾在先,二就是看中了罗艳琼身后的工商局背景。

他记得自己在家属区也偶遇过展鹏飞,所以他对徐璀璀的分析不可置否。

突然,他发现徐璀璀的消息竟然这么灵通,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些事你都是听谁说的啊?”

“哈哈哈,巧了!”

徐璀璀不无得意地说道,“我大姨是我们村办的,周围的事情她都知道。妇幼保健医院,就在我们村边上。我们村里有好几户人家的房子,整栋整栋的被人租了去搞家政服务中心,他们主营的就是母婴护理、高端陪护的业务。展鹏飞可没少往那跑。我见了不下两三次!”

“你们村?”陆远一脸懵,“在哪儿啊?”

徐璀璀发现,陆远的关注点跟别人似乎不太一样,他不应该把注意力和好奇心放在展鹏飞身上吗?怎么先打听起她们村子来了?真是奇怪的逻辑。

不过陆远既然问,她也没啥好隐瞒的,直言说道:“下云堡。”

“原来你是下云堡的啊?厉害了,我的姐!”

陆远一听这村名,很震惊!

因为这个村子,身为本地人,陆远想不知道都难,太牛了!

下云堡是滨江与萧山交界的一个地方。算是一片城中村,原本那里除了土著的村民外,就是一些个外来打工的农民工租住。谁晓得前两年,杭州的房地产业蓬勃发展,下云堡以东的地块迅速发展起了房产,原本那一片的土著,一夜之间全变成了拆迁户,瞬间暴富。

“看来你也知道下云堡。”徐璀璀看陆远这样子,就知道有些事瞒不过他了,也就坦然相告了。

据她自己说,她们家原本在城中村下云堡,有十几间小房子和铺面。一次性拆迁就赔了几百万的拆迁款。这几百万拆迁款只是赔偿的一部分而已,拆完之后,**还在附近给划了一块地让他们搞重建。于是,他们家就自建了一幢五层楼的房子,四楼、五楼自己住,一二三楼全部租出去了。

她家光一个月的房租,都抵得上陆远全家半年的工资收入了。

下云堡的好运还没有到此结束,因为房产周边配套的加紧建设,**又把妇幼保健医院迁到了下云堡的边上,这下徐璀璀她们村就更热闹了,因为光是月嫂中心、家政中心就进驻了好几家。

等她讲完,陆远立马一副狗腿子的嘴脸,抱拳恭维道:“原来璀璀妹子是土豪拆二代啊,失敬失敬,以后我们兄友妹恭,相亲相爱一家人啊!”

“呸,不要脸,谁跟你相亲相爱一家人?”

徐璀璀白了他一眼,她知道陆远是开玩笑的,但是有些郁闷道:“笑话我是不是?我知道外面的人都说我们下云堡的人都是没文化暴发户,所以我才懒得跟你们讲我们家里的事。”

“这哪是笑话啊,我这是羡慕嫉妒恨啊!再说了,谁说拆迁户就是没文化的暴发户?我看说这话的都是嘴里冒酸水的红眼病。有钱是罪吗?甭搭理他们。”

陆远觉得徐璀璀是想多了,这年头,能遇上下云堡村这种事,羡慕都来不及呢,谁还敢瞧不起?

不过他有一点很好奇,很八卦地问道,“话说,你家也不缺钱,怎么想着跑厂里来上班啊?以你们家这种情况,随便干点什么,都比这点工资强吧?”

“我来上班又不图钱,就图个安稳。”

徐璀璀一脸认真地说道,“我爸妈说了,女孩子嘛,有个正儿八经的稳定工作,还是国营单位的,以后好找对象!”

陆远:“……”

他不禁想问,有钱人的想法,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吗?

这时,四组和三组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了,他俩的话题也戛然而停,适时终止了。

展鹏飞是三组最晚一个到单位的,足足迟到了半小时,不过最近因为搞培训的事情,张大年为了激励组员,也在上下班时间的问题上,对组员们给予一定的自由,不需要他们准时准点。

展鹏飞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崭新的鳄鱼皮手包,脸上露着春风得意之色。一进来就跟罗艳琼打了个招呼,然后径直去张大年的工位,汇报了他的工作进度。至于陆远和徐璀璀,直接被他无视了。

“小人得志!”

徐璀璀直接在QQ上,给陆远发了这四个字。

陆远知道她说谁,在QQ上回了几个字:“淡定,平常心!”

约莫过了半小时,展鹏飞汇报完工作进度之后,张大年也把陆远叫了过去,问询了一下他这组的进度情况。

等他从张大年那汇报完,回到工位的时候,徐璀璀在QQ上跟他说,“说点正事哈,上个礼拜六我回下云堡的时候,就我们那个家政服务培训的事,去问了我大姨。她倒是给了我一点建议。”

“啥建议?”陆远问道。

“她稀里哗啦的说了好大一通,我听着有些还是蛮有道理的,”徐璀璀说道,“QQ上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要不,下了班你跟我去趟我大姨家,当面跟她请教?过去也方便,我载你就好!”

“行啊!”

陆远正愁没机会认识一下懂行的人,自然是欣然应允。

停顿了一会儿,他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别等下班了,我们直接去吧,我跟组长申请个出外勤。”

“好,这个点,她肯定在下云堡的。”徐璀璀说道。

随即,陆远填了两张出外勤的单子,起身过去找张大年申请。

如今为了眼下这个任务,张大年是能给方便就给方便,能特事特办就特事特办。所以,陆远这个出外勤单子一交,他想也不想,大手一挥就批准了。

一切都为了工作。

……

出了厂办大楼,徐璀璀用哈雷载着陆远,就往下云堡的方向疾驰而去。

很快,到了地儿之后,陆远才发现这所谓的“城中村”和自己想象中一点都不一样,一栋栋五层的楼房排列得整整齐齐,墙面铺着或红或绿的钢砖,屋顶上还都清一色的装了避雷针,门前的地面也是水泥铺设,每个院子还用铁栏杆围出了一个宽敞的院子。虽然这些房子看起来没啥美感,但一股土豪之风俨然扑面而来。

两人骑着哈雷穿梭街巷,在鳞次栉比的小楼间疾驰而过,很快就在一栋小楼前停了下来。

陆远坐在哈雷摩托上,抬头一看,这栋楼也一样是五层的,正面窗户的防盗床上晒着许多衣服,一楼是一个敞开的大门面,里面摆着几台麻将机,人声鼎沸,还有“哗啦啦”搓麻将的声音传出来。

“这是……”陆远看得有点懵,这跟想象中的村干部家里有些不一样啊!

“我大姨家。楼上租出去了。楼下我大姨夫的爸住着。老透一个人在家闲着没事干,大姨夫就放了几台麻将机在一楼,村里的老人每天会过来搓搓麻将。”徐璀璀解释道。

“这么大的地方,敢情是给老人打发时间的啊?一放就是几台麻将机,真壕!”陆远一脸惊讶地感叹着。

两人正说着,突然一个声音骤然响起:“哎,璀璀啊,你今天不上班吗?怎么有空到大姨家来了?”

陆远坐在哈雷后座,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四五十岁,身材肥胖,但打扮却很入时的妇女,正从里间走出,看到两人,马上迎了上来。

“大姨。”

徐璀璀摘下头盔,英姿飒爽地挥挥手,跟她大姨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直接指了指后座的陆远,说道,“这是我同事陆远,上礼拜六我跟你聊的那个事,你当时不是跟我说了很多搞家政服务的建议吗?我一下子也记不住,就带陆远过来跟你当面问啦。陆远,这是我大姨……”

陆远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位身材肥胖一脸面善的妇女打招呼了。

叫女士?太洋气了。

叫大姐?有占徐璀璀便宜之嫌。

索性跟着徐璀璀叫了一声大姨。

徐璀璀的大姨冲陆远点了点头,她见着眼前这一幕,开心地咧着笑了起来:“我就跟你妈说过,去国营厂工作比在外面瞎折腾要好,你瞧,上班还能谈个朋友。小伙儿不错,长得精神!”

徐璀璀:“……”

陆远:“……”

好像被误会了,机车上的两人很是尴尬。

“大姨,不是你想得那样……”

徐璀璀顾不得臊红了脸,赶紧解释道:“这不是男朋友啊,这就是我同事!”

“对,对的,我和璀璀是同事,大姨。”陆远也是哭笑不得解释道,他可不能不占徐璀璀这个便宜,毕竟人家是女孩纸。

“嘿,都叫璀璀了?行,大姨知道了!”

大姨很爽快地伸出右手,示意陆远和徐璀璀不用再说了,目光中透着一种“我懂”的神色。

陆远:“……”

他很郁闷,徐璀璀名字就是这么取得,不叫璀璀,难道单独叫一个字,璀?

那还不更要死?

“你俩下车吧,先进屋,别杵在门外啦。”大姨说完,转身进去给他俩泡茶去了。

“看来你大姨是误会咱俩纯洁的友谊了!”陆远说道。

“误不误会另说,你先把手给我拿开!!!”

徐璀璀终于明白大姨为什么看他俩这么暧昧了。

此刻,她和陆远虽然都摘了头盔,但俩人都还伏在哈雷摩托上,而陆远的两只手,正搂在自己的腰上,没有放开!

从头到尾,一直都没有放开!

这个混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