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邵刚入伙/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远和马佐治赶到邵刚家的时候,他和苏文艳、邵小娟也都已经收拾停当,随时可以出门了。

“你们这新窝挺温馨的嘛!”

进门以后,陆远四下打量了一圈,连夸邵刚这新房子租得好,很有家的感觉。

“都是我们家文艳打理得好。要换我一个人住啊,管保三天就变狗窝了。”

邵刚说完,冲苏文艳笑了笑。

陆远看着,邵刚笑得有些谄媚啊。看来经过上次闹着要分手之后,苏文艳的驯夫之术略有长进嘛。

他冲苏文艳竖了竖拇指,开涮道:“行啊,文艳,现在把邵刚管得服服帖帖的。”

“你问邵刚我管他吗?”

当着邵小娟的面被陆远这么一开涮,苏文艳还是有些吃不消,没来由地红了一下脸,对陆远瞪了瞪眼睛,嗔道:“陆远你现在这嘴越来越潘大海了!懒得理你,我给你们倒水去。”

陆远哈哈一笑,看邵小娟正抱着抱枕在沙发上倚着,关心道,“小娟,恢复得怎么样了?现在身体有没有好点啊?”

“嗯!好多了,谢谢陆远哥关心!”

邵小娟的脸色看着还是有些虚弱,不过相比之前在医院那会儿,那明显是好多了,毕竟是动了刀子又长期营养不良,恢复也需要些时间的。

“关心你的除了你陆远哥,还有你小马哥呢!可不能无视你小马哥!”

马佐治笑嘻嘻地凑上前来,跟邵小娟打招呼。

“嗯!”小娟乖巧地点了一下头,叫道:“佐治…小马哥!”

马佐治小子在陌生人面前,就是个标准的技术宅。可等真混熟了之后,你会发现,他的宅,只是沉浸在自己的编程世界里,在生活里对朋友,对同学,他一直保持着阳光开朗的一面。

“文艳,别忙着倒水了,不喝了。”

陆 远唤住了苏文艳,然后对邵刚说道:“走吧,到饭点了,咱们出去吃饭吧!”

随后几人下了楼,在邵刚住得这个小区外面,找了家普通的小饭馆。

趁着菜还没上来,陆远向马佐治问起了赤月风霜外挂最近的进展……

“还行吧,最近我又完善了几个功能进去,然后照你说的去搞,在附近网吧里也打开点销路了,反正用过的客户都说好!”

一说起外挂的事情,马佐治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远哥,下一步我打算在QQ群里持续更新,留住老客户的同时,尽量拓展些新客户。我跟你说啊,要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一个月挣几千块钱,我觉得不是太大的问题……”

吧嗒!

邵刚听他俩说事,听到马佐治说一个月能挣几千块钱的时候,手里的筷子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显然被震惊到了。

他忍不住问道:“你们俩最近在干啥呢?怎么一个月还能挣几千块?什么买卖来钱这么容易啊?”

“瞎捣鼓游戏外挂呢!传奇那个游戏,你知道吧?”马佐治也没瞒他,直言不讳地告诉了他。

“传奇?我知道啊,网吧里的年轻人现在都玩这游戏!”

邵刚点点头,问道:“搞游戏外挂,来钱这么容易?”

马佐治龇牙笑道:“你要说容易吧,也不容易,毕竟编程不是谁都能懂的,尤其是写游戏外挂,更没那么容易。怎么说呢?知识就是财富吧。”

“也对,像我们这种不懂编程的,真是隔行如隔山。现在你们好了,一个懂编程,一个会销售,合作起来大把大把地挣钱……”

邵刚说着话,眼中充满的羡慕之色,任谁都能看出来。

马佐治大大咧咧地说道,“这有啥的?你要有时间,就能跟我们一块干呗!”

陆远看马佐治那个膨胀的样子,笑骂道:“你小子啊,自己都还没做起来呢,就想拉邵刚入伙了,也不怕把人带坑里去。”

邵刚脸色微微一变,用半开玩笑地口吻说道:“带什么坑啊?这么好的事情,算我一份,你们不叫上我,才叫不仗义呢。远子,莫非你不欢迎我入伙?”

“嗨,想什么呢?”

陆远知道邵刚的心思向来很细腻,心思细腻有的时候是好事,但往往过了那条线,它就会变成敏感和多疑,随即他解释道,“邵刚,外挂这个事其实就是打个擦边球,我是因为佐治有这个技术,又正好缺钱,才建议他做做看的。不过这种事肯定做不长久的,我看你也有安稳的工作,就没拉你一起。”

“这倒是。”

马佐治道,“现在网上别的外挂也慢慢起来了,要是没技术优势,以后只会越来越不好做。另外最近还有几个平时总在我们网吧玩的混混,找我说要一口价买断我们的赤月风霜,我没理他们,他们就天天来网吧找我……”

“那你打算卖吗?”陆远问。

“我也不知道啊,还在考虑。”

生意这种事马佐治向来是没什么主见的,只是眼巴巴地看着陆远道,“再说了,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生意,既然咱俩合伙了,那这外挂你就有份啊,也得听听你的意见嘛!”

马佐治这话说的陆远心里一暖,其实要说这个外挂的知识产权,跟他还真是一毛钱关系也没有,那是马佐治自己熬油点灯通宵写出来的,但他能把自己也算进外挂拥有者的行列里,只能说这小子绝对够意思。

既然马佐治这么说了,他便问道:“一次性买断……他们打算出多少钱啊?”

这时候,桌上的菜也陆续上来了,大家都纷纷动起了筷子。

马佐治夹了一口回锅肉放嘴里,听陆远问起,以手代嘴地竖起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八”的手势。

陆远嗯了一声,认真琢磨了一下这个价格。

道是邵刚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八…八千?这么多?”

马佐治嗯了一声,继续吃肉。

邵刚羡慕地看着马佐治,以前他挺看不上马佐治的,就知道玩电脑,看那些乱七八糟编程的书,大学毕业了还***吧,简直辱没了大学生的身份。但是现在听他说,他写得外挂程序,一个月能挣几千块钱,还有人肯出价八千块,买断使用权,这实在是让他有太多意外了。

这还是那个一直让他很看不上的室友老幺马佐治吗?

他在太阳能板公司,累死累活,东跑西颠的搞业务,一个月工资算上绩效,也差两千多点,这还是业绩比较好的时候。没想到马佐治搞个外挂,一个月的收入都比自己要多,更何况还有个八千块的买断费在等着他点头。

互联网时代,真是一个出奇迹的时代啊。

他心里由衷感慨了一声。

不过想着刚才陆远说,这外挂始终不是一个长期的正当买卖,不过是个投机取巧的捞偏门罢了,心里还是舒服了好多,毕竟自古以来,偏财都比正财要容易。

“咳咳,佐治,”陆远深思熟虑一番后,说道,“外挂不能吃一辈子,见好就收吧!”

马佐治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卖了?”

陆远说道:“没错,我同意卖给他们,但不是现在。”

“远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再挣一段时间钱,然后再一次性卖断?”马佐治问道。

“是的。”

陆远点点头,分析道,“你刚才也说了,网上其他传奇外挂才刚刚起来,而且功能没有我们的赤月风霜齐全,稳定性也没我们的赤月风霜强。对吧?”

“那当然,我下载过几家的外挂试玩体验了一下,和赤月风霜还是一点差距的。”

马佐治自信满满地说道,“我在赤月风霜上没设置的功能,我不敢说怎么样。但现在已经有了的功能,我们的绝对是最好的!而且稳定性也比其他外挂好,不会闪退。”

“那就是了,有钱干嘛不挣?”

陆远笑道,“等什么时候竞争对手多了,我们就把外挂卖断,把难挣的钱留给别人挣嘛。到时候我再跟你合计合计,拿这些钱去干点别的。你也不能窝在个小网吧里当一辈子的网管啊。”

“得嘞!”马佐治端起杯子敬了陆远一下,美滋滋地笑道:“就指着远哥带我发财啦!”

邵刚看着他俩合作无间的样子,心里微微泛酸,不过脸上还是笑着说道:“后悔没赶上你们这趟车,下次再有这么挣钱的买卖,可别忘了我啊!我们可是305室一窝子的兄弟啊!”

他端起杯子,敬了两人一杯。

“不用等下次了。”

陆远跟他碰了一个,说道,“你们这边的网吧卖外挂的应该还不多吧?趁佐治还没把赤月风霜卖断掉,你也可以跟着一起做啊!反正就到处贴贴广告,然后等着发程序收钱就是了。多少也能补贴一点家用。到时候卖了多少,你再多少返点回去给佐治就行了,就当技术支持费啦。”

“啊?这个没问题!”邵刚眼睛一亮,喜道。

“嗨,还返什么啊,几个自己人。”

马佐治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掏出个优盘就丢给了邵刚,“都在里面了,回头吃完饭给你复制一份,你拿去卖就行了。有新版本我也会发你的。”

“这怎么好意思……”

邵刚嘴上推辞着,但略一犹豫之后,还是把优盘捏在了手里。

苏文艳见状,端起茶杯,以茶代酒地敬了陆远和马佐治,说道:“谢谢你们了,什么好事都想着邵刚。”

邵刚见苏文艳对自己兄弟这番态度,有些自豪道:“谢什么谢?我们是同寝室四年的好兄弟嘛。”

“是呀!我们是好哥们,谈谢谢太见外!”

马佐治笑道,“吃饭吃饭,我都饿死了。”

陆远看了两人一眼,也微微一笑,提起了筷子……

……

就在陆远他们在小饭馆大快朵颐的时候,离杭三棉厂不远,一家更上档次的饭店里,展鹏飞也正在给一个旗袍少妇和一个面相严肃威严的中年男人倒酒,正是罗艳琼和她老公,区工商局的副科长严卫星。

“严科长、艳琼姐,多谢赏脸啊!”

这时的展鹏飞,再不复在厂里时的孤傲,一副长袖善舞的模样,笑道,“二位能给小弟这个面子,真是感激不尽。”

“你小展破天荒的请吃饭,我们哪敢不来啊。”

罗艳琼笑得妩媚,“平时在办公室里,想看你个好脸色都难,今天怎么想起请姐姐吃饭了?”

“艳琼你这是说得哪里话,在咱们改革办,我冲谁使脸色,也不敢对你使脸色啊。你可别挡着姐夫的面冤枉我!”展鹏飞笑道。

一声姐夫,瞬间拉近了他和严卫星的距离。

罗艳琼也知道展鹏飞和关副厂长的关系,所以他能对自己丈夫的态度这么热情,近乎恭维,她作为女人而言,还是蛮受用的。

花花轿子人人抬,展鹏飞都叫姐夫了,罗艳琼还能当着严卫星的面撅了他面子?

她对严卫星说道:“老严,小展平时在厂里,可是不把一般人放眼里的,今天见你,嘴巴能这么甜,真是稀罕了!”

严卫星淡淡地笑了一下,举起酒杯,跟展鹏飞碰了一下杯。

展鹏飞碰完杯,喝完酒,用手擦了一下嘴边的啤酒沫,笑道:“在厂里,我是不想跟谁都那么热络,我看他们大多数人也就是混个日子,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我是新调来咱们改革办的,就该埋头做事少说话,尤其是没有用的屁话。”

严卫星听展鹏飞这么一说,微微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看不出来,这年轻人说话还有点意思。

这时,展鹏飞从身后拿出一个礼盒,站了起来,递给罗艳琼:“艳琼姐,这是我给你带的一点小礼物。”

“哦?”

罗艳琼接过一看,脸上露出微微意外的神色,,“伊丽莎白雅顿?这一套化妆品下来可不便宜啊!今天你还破费请我们吃饭,你这一个月的薪水都不够吧?这送礼物总有个由头吧?不然这东西,姐姐我可不敢收。”

罗艳琼可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她知道伊丽莎白雅顿这个牌子,所以知道这套化妆品价值几何。她是个爱美的女人,当然喜欢展鹏飞送的这套礼物,但作为严卫星的老婆,她更知道有些礼物是不能随便接受的。

“艳琼姐你说的哪里话。”

展鹏飞笑着摇头解释道:“这就是一个同事之间的馈赠而已,你不也经常帮徐璀璀带早餐吗?一个道理的嘛。”

这能一样吗?

罗艳琼可不这么认为。再说了,她也从来没有帮展鹏飞带过早餐,同事关系还没到那份儿上。

不过她见展鹏飞这么僵持着,也不肯把化妆品收回,不免有些犹豫地看向自严卫星:“老严,你看这……”

“喜欢吗?喜欢就收下吧。不就一套化妆品嘛。”

家里家外,严卫星都是拍板的人,他点点头,说道:“小展说得对,同事之间馈赠而已,不要过度去解读,下次你去旅游,回来的时候也给他带件礼物就好了!咱们中国人不也讲究礼尚往来嘛。”

展鹏飞见严卫星的态度,不由欣喜道:“对,严科长说得太对了,就是礼尚往来!”

罗艳琼闻言,欢欢喜喜地把展鹏飞送的化妆品收下了,说实话,伊丽莎白雅顿这个牌子,她惦记了蛮久,不过一直都下不了狠心去买。

“来,我听艳琼说,你跟关副厂长还是亲戚,下次你再组个局,把关副厂长也约出来一起吃顿饭,我们大家认识一下。”

严卫星端起酒杯,敬向了展鹏飞。

展鹏飞是一个擅于借势的人,他一听严卫星这话,就知道自己身上也有严卫星这种体制干部看重的东西,并非一无是处。随即他大大方方地应承道:“是的,他是我未婚妻的舅舅,她从小就跟舅舅很亲。我改天约一下舅舅。”

他特意把林俪这个女朋友身份,升级了一下,升级成了未婚妻。这样,当着严卫星的面,他叫关良义一声舅舅,也未尝不可。

“好,就这么说定了!”

严卫星将杯中的啤酒仰头饮尽,然后说道,“你既然跟艳琼是同事,又叫了我一声姐夫,那工作上我能帮上忙的,也大可以跟我开口。”

说到这儿,他笑容满面地补了一句:“不过,犯原则性错误的忙,我可帮不了哟。”

“哈哈,当然不会让姐夫犯错误,对您来说,就是举手之劳。但在我这儿,却比登天还难啊。今天有姐夫这句话,我觉得我以后的工作,开展起来简直一片坦途啊!来,姐夫,我再敬您一杯!”展鹏飞站了起来,躬着身子,又敬了严卫星一杯。

这番说词这番作派,看得罗艳琼美目连连,暗忖,真看不出来,这小展在厂外面,居然这么会来事。看来在改革办上班,这小展有些愣头青的莽撞行为,是故意而为,藏拙给人看的呀。

不简单呐。

她的心里,对展鹏飞也重新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随后,觥筹交错,宾主尽欢,当然,期间展鹏飞和罗艳琼也少不了要聊到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