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探病/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昨天半夜在宿舍里急性阑尾炎发作。好在她饭店的同事及时帮忙送医院。不然就出事了。”苏文艳的语气里透着一丝的疲惫。

“急性阑尾炎?”陆远惊呼一声。

苏文雅继续说道:“万幸送的及时,切除手术也做得及时,现在人倒没什么事了。只不过我们也跟着折腾了整整一宿。”

“文艳,你这个未来嫂子真撒没话说,辛苦了!”陆远宽慰来一句,连忙问道,“人在哪个医院呢?”

“浙二。”

“那我跟佐治去看看,浙二住院部几楼来着?”

“……”

苏文艳在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道,“行,那你们去吧。我这边在煮稀饭,一会儿给他们兄妹俩送过去。”

苏文艳又交代了一下具体的病房床位,就挂断了电话。

陆远挂了电话,转过身,刚好看到马佐治已经洗漱完,正跟来接班的网管在前台那儿做着交接班。

估摸着马佐治交接得差不多了,陆远这才走上前去。

马佐治见陆远过来,说道:“远哥,我可以了,咱们走吧!”

陆远摇了摇头,说道,“邵刚他们两口子,今天跟咱们是约不上午饭了?”

“啊?怎么着,今天中午没空啊?”

马佐治略略一怔,然后说道:“那成,改天再约吧,我去写程序了,尽早把东西给你做出来。”

“不是没空,是邵刚那边出了点事儿。”

随即,陆远把邵刚妹妹半夜得急性阑尾炎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通,说道,“佐治,你跟我跑一趟医院吧。邵刚妹妹也是咱们的妹妹,在杭州他们也没啥亲戚,咱们都不去探望,还指望谁去探望?”

马佐治一听,是这个理儿,取了件衣服就跟着陆远就往外走。

陆远知道马佐治这小子,宅归宅、闷归闷,但对他们305寝室的弟兄,那绝对讲义气没二话的。

从马佐治上班的红蜘蛛网吧到浙二医院,要过江,路程还是蛮远的。

两人急急忙忙上了公交,又是转车又是买水果,花了一个多钟头到了浙二医院,找到了邵小娟的病房。

邵小娟住的是最普通的那种病房,不大的房间里并排安了四张病床,还连带着一个公用的卫生间,空间上显得有些拥挤。病床和病床之间,可以拉起一圈的帘子,方便医生检查。

这会儿快12点了,探病的人大多已经走了,依旧留在病房里的都是病人家属。但是两人在门口张看了一圈也没看到邵刚的影子,只能探头探脑地逐张床看过去。

前头三张床上躺着的人年纪都要些大,只有最里边靠窗的那张床上,斜躺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发色枯黄,脸上长着零星的雀斑,连嘴唇都没什么血色,此刻正眯着眼睡觉。

她应该就是邵刚的妹妹邵小娟了。

只是看她这发育不良的模样,比同龄人起码小了一两岁的样子。要不是陆远再三确认了一下床尾的名字,还真不敢认。

但是这会儿邵刚和苏文艳都不在,人小姑娘还在睡觉,这让陆远和马佐治不禁有些踌躇,不知怎么上前。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开了,邵刚端着一个刚洗好的碗,甩着水从里面出来。

“你们俩怎么来了?”

对于陆远两人的到来,邵刚显然很意外。毕竟他没有手机,苏文雅也没法通知他一会儿陆远要来看望小娟。

陆远把手上的水果放在了窗台边的矮柜上,说的:“我跟文艳打电话,想约着一起吃个饭,这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妹妹怎么样了?”

“好多了。一会儿文艳就来送饭了。我这不是先把碗洗了嘛。你们自己找地方坐哈,随便坐。”邵刚的情绪不高,一脸疲态,眼白上也满是血丝,看起来昨晚是真心被折腾得不轻。

“你先坐下来歇会儿吧,我们自己找地方坐。”马佐治说着,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对,不用张罗,我俩就来看看,不用管我们。”陆远摆了一下手,坐到了床沿边。

这时,原本闭着眼睛在床上躺着的邵小娟,听到了他们几个的交谈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陆远几人。

陆远见状,歉意地笑了笑,说道:“得,咱们还把病人给吵醒来。”

邵小娟怯生生地看向邵刚,问道:“哥,他们是谁呀?”

“小娟,我们都是你哥哥的好兄弟,”陆远笑着说道,“以后在杭州,我们也是你哥。”

邵小娟又弱弱地看向邵刚,似在求证陆远说的话。

邵刚嗯了一声,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是的,娟子,他们都是哥在杭州的好同学,也是好兄弟!这是你陆远哥,那个是你佐治哥。”

邵刚给妹妹介绍起了陆远和马佐治。

“哦,”邵小娟的声音很稚嫩,带着一丝胆怯,挨个叫道:“陆远哥,佐治哥。”

陆远应了一声,马佐治在宿舍里一直是排老幺的位置,难得有人叫他一声哥,忍不住臭屁道:“小娟,以后你叫我小马哥吧。”

“小马哥?”邵小娟嘀咕一声,这称呼怪怪的。

马佐治提醒道:“你没看过《英雄本色》吗?就发哥演的那个小马哥。”

邵小娟摇摇头,虽说这是部老港片,但邵小娟表示没看过。

马佐治尴尬了。

“让你装!”

陆远打趣道:“要不要拿张钞票给你点烟啊?小马哥!”

马佐治干笑着摆摆手,表示烧人民币是犯法的,让陆远别冲动。

“咯咯,佐治哥说话真有意思。”

邵小娟本来还有点胆小害羞,但被哥哥的这两位朋友一感染,胆子也大了点,心情也开朗了不少,情不自禁地发出咯咯一阵笑。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了开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你们已经到了啊。比我快。”

是苏文雅,她来给他们兄妹送饭来来。

只见她大包小包地提着几个袋子,走进了病房,关心地问了邵小娟几句,然后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递给了邵刚。

苏文雅关心了邵小娟几句之后,自己走到一边,从带来的东西里拿出一个保温瓶,打开盖子,倒了一碗稀饭出来。

她一下一下的用调羹搅动着稀饭,让它快速降温。

“小娟这才刚做完手术,就吃点稀饭啊?我看她也太瘦了点,得补补。”马佐治在一旁,看了一眼苏文雅手里的稀饭,又看了一眼明显营养一直跟不上的小娟,忍不住插嘴道。

“马佐治,你这就冤枉我来。”

苏文艳怕被误会她这个未来嫂子刻薄小姑子,赶紧解释道:“医生说小娟做了手术,得吃流食。”

邵刚也替苏文艳解释道,“我妹是长期缺乏营养,身体很差,虚不受补,只能先这样……哎,都是我这个当哥哥的没用!”

邵刚一脸的自责。

“哥,你别这么说!我来城里打工,本是想给家里分担点负担,没成想却给你和文艳姐添了负担。”邵小娟一着急,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

“别哭,别哭,小娟,你哭啥呢?什么添负担?”苏文艳端着手里的稀饭,赶紧走了过来,坐到床边安慰起邵小娟来。

说实话,她觉得自己这个未来小姑子,虽然年纪小,但真的太懂事了。有时候懂得的,让她都觉得心疼。这个年纪,不该这么早出来受苦啊。

一旁的马佐治也没想到自己随便这么一说,会引起这样的反应,一下子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有犯尴尬来。

陆远见状,提议道:“要不让文艳先照顾小娟吃东西,我们三儿出去坐会儿,顺便抽根烟?”

“坐会儿抽完烟,赶紧回家眯一觉。”

苏文艳坐在床上,转过头来对邵刚说道,“周末不上班,白天我来照顾小娟!”

“对啊,邵刚,你看你的眼睛都熬得跟兔子似的了。有些事你也别急,急也急不来。”陆远也跟着劝,“别小娟还没好,你又把自己累倒了。”

“唉,我……算了,我们先出去坐会儿抽根烟。”邵刚叹息道。

三人出了病房来到走廊上,医院走廊肯定是不能抽烟的,邵刚带着他俩来到安全通道的楼梯口位置,拿出香烟来分给陆远和马佐治。马佐治平时不抽烟,就是抽着吐烟圈图个好玩。

陆远抽着烟,看着邵刚,他们在同一个寝室朝夕相处了四年,彼此都很了解。他刚才在病房里,就已经察觉到邵刚想说却不得说的异样,随即开门见山地问道:“邵刚,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儿来?”

“嗯?你怎么知……嘿”

邵刚一愣,旋即苦笑起来:“就知道瞒不过你。”

随后,他把心里憋着的苦,跟倒豆子般统统讲了出来。

通过他的讲述,陆远和马佐治才知道,邵小娟这才刚去饭店上班,还在试用期,还没有缴纳医保,这手术和住院的费用是没地儿报的。餐馆的老板还算讲点道义,不仅没有因为刚上班几天就生病请大假而辞退她,还让店里的服务员送来两百块钱的营养费,让她好好养病,早日康复回饭店上班。但是这医药费,饭店是没有可能给邵小娟解决的。

这么一个手术做下来,光自费花了两三千,还不算后续的一些治疗、复查费用,再加上邵小娟长期营养不良,还有花钱去调理身体。现在她是虚不受补,但是后头该跟上的还是得跟上,营养费自然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前前后后要花这么些钱,邵小娟又没有,自然是摊到邵刚这个哥哥的头上。

“这里里外外算起了,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啊!”邵刚搓了搓脸,苦闷之情溢于言表。

陆远沉默了一下,突然说道:“我那里还能匀出两千块来,回头给你送过来。”

“那怎么行?”

邵刚大吃一惊,连连摆手道,“你一个月挣多少工资,我知道。你也是刚刚够用,我不能要你的钱。眼下我还能应付。”

“我一个月挣多少,你说你知道。那你一个月挣多少,花多少,我还能不知道?”陆远乐道,“你哪有钱去应付?”

邵刚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文艳那里也还有点积蓄……”

“文艳的是文艳的,你的是你的!”

陆远一抬手,止住了他下面的话,“人文艳跟着你吃苦受累的,你还好意思再动她那点积蓄啊?再说了,小娟是你妹妹,可不是她苏文艳的妹妹,上次你俩吵架闹分手的教训还不够啊?男子汉大丈夫,总得有点自己的担当!”

其实,还有半句话陆远没有说出口,一个男人不能总是靠女人生活!

“可是……”

邵刚面露难色,还想推辞,陆远已经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行了,咱俩就别废话了。我这个钱是借你的,又不是白给你用?回头你有了,再还我就是了。大不了还了我钱,好好请我搓一顿。眼下,啥事都让路,小娟看病要紧。”

“嗯,行,当我借你的!”

听他这么说,邵刚终于点了头,应承道:“远子,就不跟你客套了。我会尽快还你的。”

陆远哈哈一笑:“都是自家兄弟,说什么谢!赶紧回去睡觉,我跟佐治就不在这里添乱了。钱我回头再给你送过来。”

催促着邵刚回去睡觉以后,陆远和马佐治并肩走出了住院部大楼。

刚出大楼,马佐治突然驻足来脚步,说道:“远哥,之前买水果的钱你算一下,我那份该多少,下次跟借你的一起还给你。”

他现在在红蜘蛛网吧的工资,刚好够用,比月光族还月光族,是带着负债的日光族。上次跟陆远借的租房子钱,到现在还没还。刚才来医院前买的水果,也全是陆远掏的钱。

陆远一听,也停下了脚步,回过头了诧异地看着他,问道:“说什么傻逼话呢?”

“你刚跟邵刚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担当……”

马佐治用手指了指住院部楼上,不过话没说完,就被陆远轻轻一拳擂在他的肩膀上,打断了他的说话。

“我那话是说给邵刚听得。不那么说,他能收下我借的那个钱?”

陆远笑了笑,认真地说道,“佐治,你在我眼里还是个离家出走的半大孩子。但邵刚跟你不一样,他身上背负的东西跟你也不同。他不仅是苏文雅的男朋友,邵小娟的哥哥,还是他们家以后的顶梁柱。如果他在钱这方面缺了担当,那他在将来不配扛起一个家的重担。但是他们家这副担子,他不扛,谁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