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你俩有过节?/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远送卢佩姗回了诚联信职介所,在附近的公交站搭公交车回了家。

在车上,他也琢磨了刚才卢佩姗说的那番话,关于杭三棉厂的未来,还有自己在杭三棉厂的未来,他在销售二科那会儿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却从没有像卢佩姗今天说得这样,往深里去想。

但说一千道一万,他也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毛头小子而已。这些政策上的事情,他都只能说是一知半解。何况家里还有个端了一辈子铁饭碗的老头子在那镇着,他就算动了辞职的心思,也得先有这个胆子才行。

回到家已经八点多了,老爸在客厅里正看着中央一台的黄金剧场,老妈正收拾着家里卫生,一见陆远进门,指了指餐桌,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给你留饭了。”

“我外边吃过了。”

陆远回了句,就进了自己房间。

吴秀琴站在门外,拿围裙擦着手,担忧地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陆青山说道:“哎,老陆啊,咱家儿子今天看着不对头啊,不会是在厂里碰着什么事儿了吧?”

“能有什么事啊?尽瞎琢磨什么呢!”

陆青山用手里遥控器把电视声音稍稍关小了些,转头回道,“他都这么大人了,出门有朋友,在厂里又要跟领导同事打交道,你还能事事包办啊?随他自己去!”

“我能瞎琢磨啥?这不是看他有心事嘛?”

“他有心事也不能跟你说啊?王大脑袋不是说她跟关副厂长家的外甥处着呢吗?领导家的孩子,脾气能小的了啊?估摸着是跟女朋友闹别扭了呗。”

“诶,身边这么些个女的,也不知道他到底跟哪个在处对象了?”吴秀琴一想起这事儿,也是脑瓜疼。

陆青山对自己儿子交女朋友这事,好奇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一听老伴儿这么说,心里也有些痒痒,他点起一颗烟,美滋滋地吐了口烟圈,冲陆远的房门努努嘴,怂恿吴秀琴道:“要不你进屋去问问?”

“我可不问,要问你自己去问。我明天还要四点钟还要爬起来熬粥做包子,先去睡了。”

“你先睡吧,我看完这集的。马上就要开遵义会议,确定毛主席的军事领导地位了。李德和博古这俩家伙,差点把咱红军带进沟里,让老蒋一锅端了。”

最近央视热播《长征》,陆青山每天晚上必追。

房间里,陆远往床上一躺,晚饭时候喝的酒后劲也慢慢上来,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

第二天起了大早,他先去十九队饭店取了自行车,然后又回的三棉厂。

紧赶慢赶,还是险些迟到。

不过等他满头大汗地冲进厂办大楼,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回头一看,就看见一辆造型夸张的机车从厂办大楼门口呼啸而过,直往车棚那边去了。

这么拉风的来上班,除了他们组的徐璀璀,整个杭三棉厂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进了厂办大楼,又在二楼楼梯转角的地方,看到了罗艳琼聘聘婷婷的背影。这姐们还是一身旗袍,只是颜色和样式跟前一天穿的不同。走得是不急不慢、摇曳生姿,在厂办大楼里回头率那绝对是最高的。

“罗姐,早啊!”陆远追上去打了个招呼。

“哟,小陆呀,你也很早嘛。吃早点了吗?”

罗艳琼冲提了提手里的豆浆包子,问道,“要不要分你一个包子呀?”

陆远摆摆手,笑道,“我来的路上吃过了,谢谢罗姐。”

不过进了门之后,陆远发现不光他们三组有人迟到,四组的人也一样没来齐,大开间里就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人。

没一会儿,徐璀璀也昂着个头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个哈雷机车的专用头盔,姐们太酷了!

大开间里,张大年和刘志国两个组长倒是都到了。

“组长。”

陆远连忙对张大年点头致意,又给那边的刘志国打了个招呼,“刘组长。”

“嗯。”

刘志国只是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

倒是张大年,把他做妇女工作的那股子热乎劲带到改革办来了,白胖的大脸上挤出满意的笑容,冲陆远道:“年轻人就是有干劲,来得挺早啊!”

“是,是啊。”

陆远哈哈干笑两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俯下身把电脑第一时间开了机。

“小陆,这是咱三组相关业务的材料,你先熟悉着,熟悉了才能更好的开展工作嘛。”陆远刚开完机,张大年已经抱着一摞材料放在他办公桌上了。

“啊,好。”陆远点点头,打量了一下那叠打印纸的厚度,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道,“这两天之内我会抓紧看完的,组长。”

“不急,不急。这周内看完就算完成任务了。”

许是陆远敬业认真的工作态度,跟一旁补着口红的罗艳琼和玩着头盔的徐璀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张大年肉乎乎的脸上笑得越发灿烂了。

陆远仿佛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一句话:老子手底下终于特么有个能正经干活的了!

张大年勉励了两句,就和四组的组长刘志国聊天去了,陆远开始翻阅起张大年给的这些材料。

三组既然是负责给四组擦屁股的,那这些材料自然跟下岗职工的安置工作脱不了干系。

陆远看了看,发现其中大部分的资料,倒是跟他帮着卢佩姗他们诚联信职介所搞得名单有异曲同工的地方,因此倒也不需要太花心思,一个上午就看了过半。

他寻思了下,今天回家加加班,应该能把这些材料全部看完。不过他没打算明天就向张大年交差,毕竟领导说一周内熟悉完都算完成任务,他可不要这么另类。

办公室生存法则就是这样,工作积极负责是一回事,但要是被人当成出风头那就不好了。

忽然,脑发出两声咳咳的声音,电脑屏幕右下角的QQ企鹅图标闪烁了起来。

有新的QQ消息。

陆远点开一看,原来是有人拉自己进了新的QQ群,QQ群名叫改革办三组工作群。他注意到拉自己的是一个蓝色头发的女生头像,网名“风驰电掣”。

他抬起头张望了一下,就看到徐璀璀冲自己笑了一下,呵呵,她给自己取了个“风驰电掣”的QQ名,陆远瞬间想起她那架拉风的哈雷,取得倒是挺贴切。

陆远笑着冲她点了点头,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低头再看屏幕,张大年已经在群里讲话了。

“小陆也加进来了啊。那等小展学习回来,组里一起吃顿便饭。”

这话他昨天就跟陆远提过一嘴了,今天在群里旧事重提,明显是说给展鹏飞听的,不然同一个办公室,也没必要再多此一举拉个群来说了。

很快,一个头发飘逸的男生头像在QQ群里说话了:“收到!”

他就是展鹏飞?

陆远下意识地点开了展鹏飞的头像,看了一下他的QQ资料,性别男,年龄23岁,马马虎虎,没什么好看的,倒是展鹏飞的个性签名让陆远顿觉这个人锋芒扑面……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这是展鹏飞的QQ个性签名。

还真是有个性啊。

陆远按着新同事刚进群的习惯,跟大家又打了招呼,跟每个人问了声好。

徐璀璀、张大年和罗艳琼他们都表示了表示了欢迎,唯独展鹏飞没有回复,刚才还秒回收到的他,突然就没了动静,好像下线了一样,但关键是QQ头像还亮着,明显在线。

“拽个屁啊?”

陆远心里不禁有些不舒服,毕竟展鹏飞这个举动,让他不免有点尴尬。

好在徐璀璀在群里及时发了“526”三个数字,张大年问了一嘴这数字啥意思,俩人一唱一和,化解陆远的小尴尬。

“张组长,这是谐音,我饿了的意思。”罗艳琼笑着一桌之隔的张大年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

张大年点点头,自嘲道,“老啰,跟不上形势了。”

“张组长你可不老,就是脑袋秃得有点早,不然还是蛮帅的。”

罗艳琼颇有风情地调戏了一下张大年,不过张大年这么多年妇女堆里摸爬滚打,早就对这些调戏挑逗生冷不忌了,呵呵一笑,张罗道,“帅还能当饭吃啊?时间也差不多到饭点了,饿了就去食堂打饭吧!”

“走吧,一起,一起!”徐璀璀欢呼道。

陆远从罗艳琼身边经过时,却见美少妇突然一脸凑了过来,一股浓郁如玫瑰花香的香水味瞬间沁入陆远的心脾,他稍稍驻足,问道,“罗姐,你这是有事?”

“小陆啊,你跟小展是不是之前就有过节啊?”罗艳琼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