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华晟康成/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卢佩姗端起水杯,轻抿了一口,说道:“我还约了康主任。”

“哪个康主任?”陆远问道。

“装失忆是不是?”

卢佩姗略有嗔怒地瞪了他一眼:“华晟集团的康成,我们的财神爷啊。不然还有哪个康主任?”

“他啊……”

这个还真不怪陆远装失忆,因为他没跟康成几乎就没什么交集,哪怕上次华晟萧山分厂那笔劳务订单,也是卢佩姗自己和康成面谈签约的,陆远压根儿就没跟他打过交道,所以他一下子想不起来也是正常。

“不对啊,姗姐,不是说好请我吃饭,替我庆祝的吗?怎么还约了康成?”

陆远突然回过味儿来,坏笑道:“我好像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阴什么谋啊?请一个是请,请两个也是请,不都是请客吃饭嘛。让你多认识几个朋友,有什么坏处?”

叮铃铃……

卢佩姗说着话,突然桌上的手机响了。

她赶紧接起电话,“喂,康主任,对,就叫十九队饭馆。您到了是吧?好,我到接你。”

讲完电话,她站了起来,对陆远说道:“他到了,我去门口迎他进包间来。陆远,一会儿别乱说话,不认识又没关系,吃完这顿饭不就认识了吗?就当是交个朋友嘛。”

陆远耸耸肩,摊了一下手,笑道:“我无所谓啊,反正都是吃饭。你不也说了嘛,人是财神爷,大集团的人事总监,结个善缘,抱个大腿,万一将来倒霉催的,我也下岗了,不还有个混饭的去处吗?”

“咯咯咯,算你小子识相。”

卢佩姗被陆远贱兮兮的样子给逗乐了,咯咯轻笑着拿起桌上的手机出了雅间。

陆远知道卢佩姗的为人处事的风格,所以倒也不抵触她瞒着自己又请了康成这个意外之客。甭管这顿饭她打得什么主意,是替自己庆祝呢,还是有什么业务要谈,有一点他是清楚的,至少卢佩姗不会害自己。再说了,康成是华晟集团萧山分厂的人事总监,外面有些跟华晟集团有业务交集的单位和公司负责人想请他吃饭,康成还不一定能给面儿呢。

这时,手机响起两声叮叮,进来一条短信,是潘大海发来的。

这家伙,陆远如果没记错的话,上一次他俩联系,还是洪刚送自己手机那一次,还是自己主动联系他,让他把自己的手机号存上,临了还让他没事就多联系。这倒好,都过去几个月了,今天才联系第二次。而且居然是发短信,不会直接打电话吗?

他暗里吐槽了一下潘大海,然后点开手机短信一看,差点没笑喷!

他嘴角咧笑地给潘大海回了短信,就三字:“你活该!”

“陆远,你一个人在屋里乐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也说出来让我跟康主任也跟着乐一乐。”

话音刚落,就见卢佩姗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穿着POLO衫的男子,从外头走进了雅间。

康成,华晟集团萧山分厂的人事总监。

陆远礼貌性地站了起来,冲康成笑着点了点头致意,然后对卢佩姗说道:“没事,刚跟我一个大学死党用手机短信聊了几句,没啥,就是一些陈年糗事,不要污了你跟康主任的耳朵了。”

陆远巧妙地回避了这个话题,然后大大方方地向康成伸出手来,朗声道:“你好,康主任,初次见面,很高兴见到您。我是陆远。”

“你好,陆远,我们虽是初次见面,但是在佩姗的口中,我可不止一次听她提起你了。”

康成跟陆远握了握手,爽朗地笑道:“应该是我很高兴见到你才是啊,我听佩姗说了,如果没有你在杭三棉厂里替她运筹帷幄,我们华晟萧山分厂的第一批工人,就不可能如期进厂,及时到岗啊。”

陆远暗暗感慨一下,康成果然是职场里面混出来的达人啊,这说话果然有艺术,自己明明就是替卢佩姗在杭三棉厂里做内应,却被他说成是运筹帷幄。

“康主任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这哪叫运筹帷幄啊,我就是给佩姗姐帮个忙,打个下手而已。要说运筹帷幄的人,是她才对。”

陆远直接把这顶高帽戴到了卢佩姗的头上,毕竟和华晟的劳务合作,卢佩姗才是主角。

卢佩姗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说道:“怎么说着说着,又说到我头上了?好了,我们赶紧请康主任入座吧,总不能让客人空着肚子,站着一直跟我们干聊吧?”

说罢,卢佩姗对着雅间门外喊道:“服务员,点菜!”

陆远一听她这话,更加确定今天这饭局的主角不是自己,而是康成。狡猾的卢佩姗啊,居然还说要替自己庆祝调到新部门的事。陆远猜想,她把自己叫出来坐陪,八成是一会儿饭桌上有用到自己的地方。陆远估摸着,她应该是先请了康成,然后临时起意又叫的自己。

陆远暗暗瞥了一眼背包,想着背包里那个厚厚的信封,罢了,看在刚刚收到的六千块钱的份上,今天就姑且配合她一次吧。虽然她没提前给剧本,但在饭桌上见机行事这种技能,陆远在销售办这小半年可不是白呆的。

不到一会儿,菜肴陆续上齐,卢佩姗点的都是十九队饭馆的招牌菜,接着她又让服务员开了瓶茅台。陆远瞧着暗暗咋舌,连茅台都上了,这顿饭要花不少血本啊。

不过就冲上一单,足足让卢佩姗挣了一万四的中介费,她也该请康成吃顿排场的。再说了,抱上了康成的大腿,今后就等于间接地承包了华晟集团萧山分厂的劳务订单,她的职介所要想细水长流,长做长有,就该舍得花本钱好好维护优质客户。

陆**日喝惯了老爸那口老洋河,现在喝着杯里的茅台,落口醇厚,回味悠长,国酒就是国酒啊,真是不可同日耳语。他也举杯敬了一下康成,蹭着好酒了,沾光了。

饭桌上,陆远酒量不错,卢佩姗酒品坚挺,康成作为上宾,自然也是被陪得喜逐颜开,谈笑风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小小雅间里,气氛相当不错。

吃饱喝足,稍作休息了一下,康成拿出一颗烟,冲卢佩姗示意了一下,问她介不介意。

卢佩姗当然摆摆手,笑着表示不介意。

“小陆,来一根。”康成轻轻抛了一根给陆远。

陆**时虽然不怎么抽烟,但商务应酬抽上两口倒也无所谓。

酒足饭饱再抽根烟,对抽烟的人来说,是一件极为享受的事情。

康成颇为惬意地将烟蒂往烟缸里一掐,然后说道:“佩姗,前天你托我问的那事啊,有些眉目了。”

“啊,这么快吗?”卢佩姗惊喜地问道。

陆远正给康成的分酒器里倒着酒,倏地一听,再见卢佩姗这神色,他不由暗忖,果然,还有其他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