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一帆风顺那不叫创业/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远在文档上写得几条建议,其实大体上和卢佩姗之前想的相差无几,无非就是根据甄别归类后的人事资料,走访下岗职工,游说和鼓励对方再就业,推荐其前往华晟萧山分厂工作。

但三棉厂前前后后下岗了数百职工,如何从这数百下岗职工中甄别并挑选出合适的人才,将他们推荐到华晟萧山分厂再就业,这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尤其是像卢佩姗这种在三棉厂没有跟脚的人,根本离不开陆远的协助。

不然她进了三棉厂,挨家挨户走访,哪怕磨破了嘴皮子,也是收效甚微的,甚至还会被人当成骗子,被厂保卫科的人赶出三棉厂。

陆远在文档里也附上了七八个人的名字,这些人都是这三批下岗职工中,跟他父母关系较好的一些叔叔婶婶辈。这些长辈们都是在一线生产车间从事着清花、梳棉、络筒、浆纱、穿扣、纺纱等技术工种。他们生产工作经验丰富,年纪都处在四十到五十区间,正是一线工人最能吃苦耐劳的黄金年纪,而且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是下岗职工里最为焦虑的人群。

卢佩姗根据他提供的名字,在电脑里打开了早就整理好的人事资料,查找了一番。果然,这七八个人有四个人都在她向华晟提供的五十人名单里。

看着陆远对这件事如此上心,卢佩姗也很庆幸自己没有选错合作伙伴,这30%的分成给的一点都不远。如果换成洪刚,也许也会帮衬她,但能不能像陆远这么尽心尽力,那就说不准了。

所以选对了人搭对了伙,不能保证这单业务百分百成功,但绝对是这单业务良好的开端。

晚饭,她请了陆远在职介所旁边的一家沙县简单吃了点。临了,两人定好了下周的相关进厂的工作事宜,至于申请劳务中介许可证这个事,陆远白天要在单位上班出不来,只能卢佩姗自己跑了。

周末的时候,陆远本来约着马佐治和邵刚去踢球的。不过马佐治说他要下周三才能调休一天,所以他只能去了趟红蜘蛛网吧,去探望了一下马佐治。这小子在网吧上了几个月的班,都是自己主动申请上的夜班,一来夜班工作没那么忙,二来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自学编程。陆远看他最近瘦是瘦了,但人明显充实了很多,尤其是在经济这块能够自给自足之后,快乐了很多。

本来邵刚答应礼拜天早上出来踢球的,但等陆远去了球场,等他等到快午饭的点儿了,他还没出现,直接放了陆远一个大大的鸽子。

邵刚没手机,陆远只能给苏文艳打电话了。苏文艳她们幼儿园最近发放福利,给教职工集体办了小灵通,每月学校贴补50元话费。所以她也办了一个小灵通。

陆远打通了苏文艳的电话,苏文艳跟他说,邵刚昨晚临时被客户找去喝酒,凌晨三点多才回的家,喝得醉醺醺的,回来又吐又哭的,到现在还没睡醒。

她这么一说,陆远也就理解了邵刚为什么突然放自己鸽子了。人在销售场,也是不容易。他跟苏文艳简单聊了几句之后,也就挂了电话。

陆远从球场回了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他回家洗了个澡,就去了趟网吧。因为苏文艳跟她说,昨天高思悦的QQ上线了,还跟她聊了一会天。她说,她还跟高思悦讲了陆远、邵刚、马佐治他们的情况。

陆远算算日子,自从毕业到现在,已经跟这丫头三个多月没有联系过了。他想既然这丫头QQ上线了,应该也给自己留了言什么的,兴许QQ这会儿还在线呢。

等他到了网吧开了机,登陆了QQ,的确收到了好几条留言。有毛大庆的,有潘大海的,还有几个平时玩的比较好的同学,当然消息最多的还是同学QQ群。但唯独没有高思悦给自己的留言。

我去,这丫头什么情况?这么决绝吗?不来电,真要当一辈子敌人啊?

想到那抽屉里那一沓厚厚的PS合成照片,都是高思悦DIY他俩的合影,陆远的心情莫名沉重起来,沉重之余更有些愧疚。

不是高思悦长得不漂亮,也不是高思悦不好,而是有的人,真的就是不来电。

他点开了高思悦的QQ头像,不在线。

陆远注意到,她把头像换了,换成了她自己的照片。照片里,她穿着利物浦大学的校服,坐在利物浦大学中央广场的草坪上,阳光正好,她笑容灿烂,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

不过QQ签名没换,还是今年世界杯开幕式前留的那句话:中国队,加油!

霎时,大学时的种种美好回忆涌露在陆远的心头。

一起看球 ,一起撸串,一起通宵,一起打游戏……

真是一段快乐无拘的日子啊。

……

……

过完了周末,又进入了新的一周。

陆远利用下班的时间,陪着卢佩姗走访了几位下岗的叔叔婶婶家,的确有所收获,但也有些小失望。因为事实上,并非他之前预估的那么乐观,不是所有人都对下岗再就业抱以热忱和期待的。其中一个啼笑皆非的缘由是,华晟集团不是国营单位,有的人认为从国营企业下岗再到民营企业里上岗,是人往低处走,传扬出去会笑死人的。

还是国营老大哥的旧思想在作祟,而且抱有这种思想的人在下岗职工里还有不少人。他们宁可拿着工龄买断的钱,在厂里面混着日子,也不愿放下身段,去民营企业里给私营老板们打工。

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卢佩姗的劳动中介许可证也批复下来,她的诚联信职介所的招牌也挂起来了,她和华晟集团萧山分厂的劳务中介合同也都签订了。但她和陆远走访下岗职工家庭的进度和收效还是略显缓慢。这一周,他们差不多走访了八十三名下岗职工家庭,但真正表示愿意和诚联信职介所签订合同,受其推荐前往华晟集团萧山分厂再就业的下岗职工,竟然不到二十人。

华晟集团康成那边,已经给了最后的期限,要在十一国庆假期结束后一周内,100名工人悉数进厂,因为纺纱和制衣车间是不同生产操作的,这些工人需要要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岗前培训。然后十月底正式投入生产。

如果按照陆远和卢佩姗现在这种进度,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是很难在约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的。

卢佩姗一开始以为,给下岗职工创造再就业的机会,他们应该会欣喜若狂,趋之如鹜的,但没想到在三棉厂居然还受到了阻滞,冷遇,甚至不买账。

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不过他俩走访下岗职工,给他们提供再就业机会的这个事情,渐渐地,也在三棉厂的家属院里传扬开来,尤其是陆远的爸妈,听到这事后还特意把陆远找回了家,仔细问起了这桩事。

陆远也没藏着掖着,据实说了这个事。当吴秀琴听到华晟集团那边,每个工人他们愿意支付200元中介费时,吴秀琴觉得这挣钱该挣。100个下岗职工成功在华晟那边再就业,那就有两万块的中介费,陆远分三成就有六千块,抵得上陆远半年工资了!而且儿子这是给厂里那些下岗的兄弟姐妹们找出路,这种钱挣得堂堂正正,该去挣!

陆青山也是大为赞同,他认为中介费能分到多少都是次要的,能让厂里那些有家有口的下岗职工们再次上岗,这可是积德行善,给陆家增添光彩的事,以后走在家属区里,哪家下岗人家不念他老陆一声好,夸他老陆生了个好儿子?

所以,他也一百个支持!

于是老俩口一到晚饭的点,也开始往平日里关系不错的老伙计老姐妹家里串门儿,帮衬着儿子去游说和鼓励下岗职工再就业的事。

这么陆续两周折腾下来,跟诚联信职介所这边签订中介合同的下岗职工,渐渐地多了下来,差不多有五十人之多了。

不过离华晟萧山分厂那边要求的第一批100人,还是有些差距。

而且还有七八天,厂里就要开始放十一大长假了。一到了假期,这个走访工作就更不好开展了。

卢佩姗看着这倒计时正一天天逼近,有些着急上火了,毕竟是诚联信职介所开业以来的第一笔大买卖,可千万不能搞砸喽呀?

陆远虽然也对这个进度有些惆怅,也知道卢佩姗所承受的压力与自己不同,但他的态度却是积极的,凡事都是一帆风顺,那就不叫创业了。作为这桩业务的合作伙伴,他唯一能帮她做得,就是千方百计地想着法子去推进100人进度条,他连二毛子和小丽都抓了壮丁,让他们下了班也帮衬搭把手。

……

这一天下班,他急急出了厂办大楼,准备去车棚取自行车。

今天他和卢佩姗加大了走访量,准备走访十五名下岗职工家庭,没办法,时间紧,任务重。

刚到车棚,就听身后有人唤了自己,一转身,原来是林俪。

“陆远,你这下班就跟撒欢的兔子似的,怎么追都追不上。”

林俪说话有些喘着,应该是一路小跑地追上来的。

陆远笑着问道:“哈哈,下班了有点事,走得有点急。林俪,你找我有事?”

“我找你没事。”

林俪摇了摇头,突然又说道:“不过我舅让我下班了,带你去趟他家。”

“你舅?”

陆远听着有些莫名其妙,他和林俪平时在一个组,是关系不错。不过这个关系不错也是相对应杜源、苏长河他们。即便不错,那也只是因为工作往来,怎么还扯到他舅了,还去他舅舅家。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俪也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些没头没脑了,容易让人往别处去想。霎时,脸颊酡红了起来。

这就有点尴尬了。

好在陆远并未往别处去想,她赶紧纠正道:“我舅是关副厂长,他最近在厂里听到了你在走访下岗职工家庭鼓励他们再就业的事情,所以让我下班了找你去趟他家。他想见见你,听你说说这个事。”

“关…关副厂长要见我?”

这下轮到陆远有些吃惊了,没想到自己和卢佩姗搞得这个事情,居然惊动了他。

意外之余,他不免有些惴惴不安起来。自己端着三棉厂的饭碗,却鼓动着三棉厂的人去外面就业,关副厂长会不会削死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