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夜市偶遇/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市的另一头。

吴秀琴和陆青山正好从一个摊位走了出来。他们今天过来夜市,是来徐金凤的地摊串门的。

徐金凤和吴秀琴原来都在劳保站上班,她俩是劳保站第一批下岗的职工,她俩同事了小二十年,陆远见着她,都得叫一声徐姨。

徐金凤家的情况可比吴秀琴家要严重的多,他老伴儿身体一直不太好,厂里去年让他领半薪办了病退。她儿子倒是已经成家了,在汽车南站那边跑摩的,虽说不用她负担,但是她女儿还在西安上大学,每月都要给寄生活费。所以她一下岗,意味着他们家里每月少了一项稳定的收入,立时捉襟见肘。

好在厂里考虑到她家的实际情况,在买断工龄的补贴上给予了她一定的支持,这才没让她家一下子垮了下去。

不过补贴归补贴,生活还得继续,工龄买断钱总有花完的一天,但她现在五十出头的年纪,也挺尴尬的,到厂外面去找工作吧,年纪也偏大,而且外面世界日新月异,一切新生事物都要重头学起,她这个年纪哪里吃得消?而且徐金凤素来胆小怕事没什么主见,也干不了下岗创业这种大事。不得已,她只能在厂夜市这里摆个小地摊,卖掉鞋垫袜子什么的,一个晚上挣个七块八块的,贴补贴补家用,好过于无。

吴秀琴这次过来除了有日子没见老同事老姐姐了,过来看望看望叙叙旧,还有便是想让徐金凤去她的早点铺上班,帮忙洗洗涮涮,干些打碗豆浆拿俩包子的活儿,给她打打下手。吴秀琴也是厚道人,给徐金凤开的工资不低,一个月给八百块钱,不用她全职,就干早餐开门营业到收摊那点时间。

徐金凤一听自然愿意,这可比在夜市卖鞋垫袜子强太多了,她知道这是老姐妹在照顾自己,忙不迭地说着感谢,当场就答应了吴秀琴的邀请,说明天一早五点半,保证准时去幸福早点铺干活。

转身离开徐金凤的地摊,准备往家方向走时,吴秀琴的眼睛比陆青山要尖,正好瞧见不远处,儿子陆远朝他们走来。

而且还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个大长腿的风衣女郎。

吴秀琴看他俩肩并肩地走着,有说有笑,寻思他俩这关系不简单啊。

她拱了拱陆青山的胳膊肘,低声说道:“老陆,快看前面,咱儿子!”

“儿子就儿子呗,你有啥好古里古怪的?”

不过当陆青山看见陆远身边跟着个风衣女郎时,也微微怔了一下,明白了吴秀琴为什么会面色古怪,当即笑道:“这小子带着女孩儿逛夜市吃东西,应该是在谈恋爱嘛。不过孩子已经大学毕业了,也该给他谈恋爱处对象了!”

“你懂个啥?”

吴秀琴微微蹙眉,不悦道:“我看这个穿风衣的女孩,好像跟上次那个女孩不是同一个人!”

“上次那个女孩?上次哪个女孩儿啊?秀琴。”

陆青山听得有些发懵,问道,“怎么还有其他的女孩?”

吴秀琴提醒他道:“你这狗记性,上次我不是跟你说帮他房间搞卫生的时候,在抽屉里翻出了一个信封,一个没注意,里面掉出来一沓厚厚的照片吗?照片里的那个女孩,跟前面这个不是同一个人啊!”

“哦哦哦,我想起来,是有这茬儿,”

陆青山点点头,不过吴秀琴上次没让他看那些照片,他问道,“你不会认错人吧?兴许是换了身衣服呢?”

“那能认错吗?”吴秀琴道。

陆青山嘀咕道:“难道咱儿子跟上次那个女孩儿黄了,又新处了一个?”

“我看上次照片里那个闺女就挺好的,照片里也挺腻歪咱儿子的,不像要黄的样子。”

吴秀琴大胆猜测道:“我就担心这小子吃着碗里瞧着锅里,那头祸祸了人姑娘,这头又吊着别人……”

“你可别瞎说,咱儿子没那么渣!”陆青山及时为陆远正名道。

“这可未必!”吴秀琴冷笑一声,好像想起了什么事似的,剜了陆青山一眼,“这玩意随根!”

“你个老娘们,尽扯些有的没的,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了?”

陆青山见战火居然烧到自己头上,一时气得够呛,骂道,“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也好意思再提。当年本来就是瞎特么传的事,你还耿耿于怀到现在?我看你是真的……喂喂喂,你干嘛去?”

陆青山见吴秀琴抬腿,是要奔着陆远去的,赶紧一把将她拽住,低声喝道:“吴秀琴,你干什么呢?”

吴秀琴道:“当然是跟咱儿子问个明白啊。不然在这儿你猜我猜啊?”

“问个球的问,我看你这老娘们就是脑子不灵光。”

陆青山把媳妇儿拽住之后,教训道:“万一儿子真跟上一个女孩黄了呢?你这么一问,不是让现在他身边这个女孩听着尴尬吗?人女孩一听,陆远的妈妈还惦记着陆远的前任女友,还不得跟咱儿子分手啊?还有啊,退一万步来说,假如,我是说假如啊……”

陆青山情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说道:“假如咱儿子真的一脚踩两船,你这么去问,不是让咱儿子尴尬吗?身边那个女孩一听,这还得了?还不得当初给你宝贝儿子一个耳光啊?”

“唔……”

吴秀琴听着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说道:“你倒是想得周全,那咱们现在怎么办?不闻不问吗?”

“当然是不闻不问了,咱儿子的问题,家庭内部解决,别大庭广众给他下不来台阶。先撤!”

陆青山说道:“我们假装没看见他们。走,你跟我从左边走,那边有条路通咱们家属院区那边,也能回家。”

说完,陆青山想也不想,拉着吴秀琴转进了夜市的左边,混进收摊返家的人流里,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

“奇怪,我爸妈居然走了?”

陆远看着老爸老妈朝自己这边指指点点了一小会儿,本以为他们会走过来,会问他卢佩姗是什么人呀之类的话,他也想好了该怎么回,可别让他们误会了,姗姐是自己的女朋友。可谁知道,他俩居然又转头走了。

卢佩姗微微掩嘴轻笑了一下,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大晚上的,夜市里又灯火恍惚,你爸妈兴许还没看到咱们呢?再说了,看到了又能怎么样?”

“呃,是,是不能怎么样哈。”陆远听她这么一说,莫名有些紧张起来。

卢佩姗陆远又小拘谨又小尴尬的样子,瞬间明白,不由逗道:“陆远,你是不是担心你爸妈误会我是你女朋友啊?”

陆远愣了一下,摇头笑道:“这有啥好担心的,能有姗姐你这么漂亮洋气又上进的女朋友,我爸妈高兴都来不及呢,”

“那你呢?难道你不高兴吗?”卢佩姗又问。

“啊?我……”

陆远突然反应过来,知道被卢佩姗调戏了,立马反客为主道:“嘿嘿,姗姐,看来你是暗恋我很久了啊?”

“切。谁暗恋你?要点脸,好不好?”卢佩姗微微皱了皱琼鼻,一脸鄙视地说道。

陆远笑道:“那不然你干嘛这么在意我高不高兴啊?来吧,本帅哥满足你的愿望,来,先牵个小手过过瘾!”

“我呸!”

卢佩姗下意识地跳开了两步,冲陆远说道:“陆远,你这不要脸的精神,不跑业务干销售,真是屈才了!”

“我当你是夸我了,这不是正在干着呢吗?”陆远说道。

卢佩姗也被陆远一本正经的样子彻底折服了,笑道:“真是不要个face!”

很快,两人出了厂,陆远直把卢佩姗送到了宾馆楼下,才回了家。

第二天,周六。

陆远起了个大早,他先是给二毛打了电话,让他开一下二科办公室的门,然后把自己的电脑上那些下岗职工的资料打包发到了卢佩姗的邮箱里。接着,他从老妈的早点铺里拿了一袋小笼包子和一杯咸豆浆,骑着他的自行车来到宾馆,给卢佩姗送早饭。

不早不晚,刚刚好八点半。

卢佩姗也不介意陆远在房间里,不顾形象地穿着睡衣吃着早点,用着电脑给陆远发来的那些资料进行归类归档。

要说卢佩姗这工作效率,真是让陆远咋舌汗颜,就一顿早餐的功夫,居然从一堆繁琐的人事资料里,整理出第一批有纺纱经验的技术工人来,有男有女,年纪约莫在三十五到四十五岁区间,不多不少,正好五十人!

她把名单上这些人的联系地址和联系方式统统隐去之后,通过邮件的方式发送给了已经到华晟集团萧山分厂任职的康成。

发送之后,还给康成的手机发送了一条短信,言简意赅:提前十天完成名单,已发邮箱,请查收!

所有工作,有条不紊,一气呵成。

陆远拿出手机再看看时间,才九点三十八分。

这工作效率,厉害了,我的姐!

“接下来该去找房子看门脸了吧?”

卢佩姗说着,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用手指了指房间门,努努嘴,说道:“出去等我!”

陆远奇道:“干啥要出去等你?一起走呗!”

卢佩姗翻了翻白眼,轻轻揪了揪自己的睡衣,啐道:“怎么个意思?你是想看姐姐洗澡换衣服啊?”

“嘿,忘了,忘了,”陆远哈哈一笑,跑出了房间,在走廊外等着她。

三棉厂所在的这个地方叫浦沿,如今正在搞大发展,所以有很多位置地段都非常好的空门面在招租。

陆远之前是提议委托房产中介算了,卢佩姗直接来一句,“创业艰辛,时局不易,能省一毛是一毛。”而且,她也说,以后要在这一片生活和工作,趁着陆远带她找门面的机会,提前先对这一片的街头和巷子小区什么的熟悉起来。

陆远听着,怎么说都有她的道理,也就放弃了找中介的念头。

不过要在周末找到一个合适的门面房,也不算任务艰巨。而且陆远打小就在浦沿这一带长大,对这块地方熟得不能再熟了。

不到四点钟,卢佩姗的小本本上就记录了好几处看着都算满意,也适合挂招牌开公司的空置门面,约莫有五处。

今天的计划是大体就是扫一遍街面,挑选几个满意的门面之余,也熟悉熟悉街道和交通。明天,卢佩姗就会挨个挨个打电话过去,跟这些空置门面的房东们联络。

五点钟的时候,二毛打来电话,说他和小丽准备出门,去十九队饭馆了。

今天晚饭,陆远请小丽吃饭,答谢她给自己提供了下岗职工的人事资料。一开始二毛子就夜市撸个串好了,不过陆远觉得若是没有小丽在人事科的帮忙,恐怕自己想要拿到这些资料,也非易事。当即表示,答谢喜不能这么随意马虎,请吃烧烤摊,那是以后随时随地的事,但这回不一样。于是就定了十九队饭馆。

要说这十九队饭馆,还真有缘。这是洪刚第一次带他混饭局的饭馆,也是他当初考上大学之后,爸妈请谢师宴请亲朋的地方。

眼下看着卢佩姗正好也在,陆远就邀着她一起去。

卢佩姗推脱今天跑了一白天,有些累了。不过陆远跟她说,今天请的是给他们提供人事资料的同事时,卢佩姗却改变了主意,跟着陆远去了十九队饭馆。

用她的话说,这事不能让陆远一个人单忙着,搭伙做生意,该出力要出力,而且还很豪气地承包了今晚的饭局。

陆远一听,乐了。

姗姐富裕,至少比她富裕,陆远很清楚,所以也就不跟她抢这单了。

路上,骑着自行车,驮着卢佩姗,不忘拍马屁道,“姗姐就是姗姐,就是这么豪气这么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