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劳务派遣合作/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远给客户送完棉纱样品,再回到三棉厂这边,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好在卢佩姗住的宾馆就在附近,他在三棉厂公交站步行过去,也就十几分钟。快到宾馆楼下时,给卢佩姗打了电话。

夜幕降临。

入秋之后,到了夜里就有些微凉。

卢佩姗今天穿了一件薄薄的米色风衣,双手插在风衣兜里,站在宾馆门口。和上次一样,简单地扎着马尾,略施淡妆,俏皮可爱,穿着牛仔裤小白鞋,衬得双腿纤细颀长。

“姗姐,欢迎来到大杭州!”

陆远走上前去,冲卢佩姗挥着手招呼起来。他一下公交就过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回家换洗,所以身上还穿着白衬衫,手里还提着之前装棉纱样品的公文包。乍一看,略显板正,像个老干部。

卢佩姗一见之下,忍俊不禁地咯咯一笑。

等陆远走到跟前,她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数落道:“陆远,姗姐等你一顿饭可真不容易啊。”

“对不住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客户公司那边有些突发状况,耽搁了一下。咱们这就去吃晚饭,姗姐。”

陆远也觉得不好意思,本以为四点半之前能回来,先陪卢佩姗先看门脸房,再请她吃个饭,一尽地主之谊。谁知道自己把棉纱样品送到客户公司之后,客户临时有事外出,让他多等了一个小时。回来的时候又碰下班高峰期……简直一言难尽。

卢佩姗指了指昏暗的天色,问道:“还晚什么饭,再过一会儿,我看都成宵夜了。”

“那就晚饭宵夜一起吃,嘿嘿。”

陆远告饶道:“姗姐,不生气了。我们先去吃东西,明天周末,我陪你在附近找门面,找到满意的为止,成不?”

卢佩姗嘴角微扬,说道:“这可是你说得啊。”

“不信拉钩呗!”陆远动了动小指,把手伸了出去。

“切,谁跟你拉钩,想占姐的便宜,是不是?”卢佩姗把陆远的手打了回来,然后问道,“走吧走吧,都饿懵了,咱们是要去哪儿吃啊?”

陆远挥挥手,说道:“走,带你去我们三棉厂吃。”

“吃你们厂的食堂啊?”卢佩姗鄙视道,“国营厂食堂的大锅菜是出了名的难吃,瞧你这小气抠门样儿。”

“切,你想吃食堂,这个点食堂还不开呢。早关门啦。”陆远撇撇嘴,笑道:“我带你去我们厂的夜市吃。”

……

……

陆远带着卢佩姗进了三棉厂,来到上次和二毛子撸串的操场,也就是三棉厂夜市。

路上,陆远跟卢佩姗介绍了三棉厂夜市的由来,一开始卢佩姗还不太感兴趣,毕竟地摊小吃在城厢镇里也多了去。之前在城厢镇家纺小商品市场周围,到了晚上,也随处可见推车卖混沌卖炒面的。

不过当她听到在夜市里摆摊炒粉卖串的这些人,都是三棉厂的下岗职工自己再就业时,她便来了兴趣。今天是周五,所以晚上来夜市吃东西的三棉厂职工也比平时要多写。

他俩找了一个生意寡淡的炒粉摊,点了两份炒粉,要了几个小炒菜。很快,炒粉和炒菜就上来了。

这个时间点才吃饭,别说陆远一个大小伙子了,就是卢佩姗这么个姑娘家家都饿了,不消一会儿,就风卷残云,把两份炒粉给光盘了。陆远又让老板拿了两瓶啤酒,边喝边聊。

卢佩姗问起了陆远关于下岗职工的资料,陆远从公文包里取出厚厚一沓的资料,说道:“我从我们人事办这边拿到了三批下岗职工的资料,我下班前打印了一部分出来了。你瞅瞅。”

卢佩姗接过厚厚的一沓A4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下岗职工的姓名、年纪、工龄,家庭住址什么的,她草草翻阅了几页,再加上夜市里灯光不行,看得有些眼晕。

她把资料一合,还给陆远,有些鄙视地说道:“陆远,亏你还是21世纪大学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Email的吗?你不会直接把文档发给我邮箱,我好把这些下岗职工归类啊。比如纺纱的,洗纱的,开叉车的,还有技术工种,普通工种,年龄中高低等等……归好了类,咱们也好针对性跟华晟制衣萧山厂那边谈,不是?”

“嘿,我也是忙晕了。”

陆远微微一抚额,还真是这个道理,为啥在小丽发给自己文档资料的时候,不把这些东西发到卢佩姗的邮箱里,还吭哧吭哧打印出来。他记得她有一台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完全可以用excel把三批近三百人的下岗职工分门别类起来啊。

他把资料往公文包里一塞,回道:“资料都在我们科室的电脑里,我明天一早让二毛开个门,把资料发到你邮箱里。”

“嗯,行。从今天开始,咱们这个合作算是正式开始了啊,来,敬你一个。”

卢佩姗拿着啤酒瓶跟陆远的瓶子轻轻一碰,然后自己对嘴吹了一口。

这个吹瓶的动作被她使出来,还挺帅的。

陆远喝完之后,问道:“姗姐,你确定华晟制衣萧山分厂那边,会接收我们派遣过去的劳务啊?”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也有我的人脉和资源的,小老弟。”

卢佩姗自信地笑了笑,说道:“他们分厂负责劳务招募的人事负责人,是从华晟制衣集团人事部跨调过来的,很巧,他是我们城厢镇人,而且他还是我姑丈的侄女婿。我姑丈跟我姑妈在家纺小商品市场边上开了家大排档,我上次还带你去吃过呢,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那回还是你请的客,我买的单,好吗?”

被她这么一说,陆远自然是记起来的。不过他也没想到,她和这个负责分厂劳务引入的负责人,还有这层关系在。虽说不是卢佩姗的直系亲属,却也是沾着亲带着故,算是亲戚。

卢佩姗提出来的这次的合作,跟陆远的棉纱原料业务无关,与劳动力资源和劳务输出有关。

要说这桩生意,也是机缘巧合的事。杭三棉厂最近半年都在做深化改革,三下岗了一批又一批富裕闲置的劳动力。这个事情卢佩姗是有耳闻的。这些劳动力都是在杭三棉厂服务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老职工,其中不乏有各个纺纱车间和部门的技术工种。可惜归可惜,不过她也没太在意这个事,毕竟跟她没关系。

不过有一次她在开大排档的姑丈家吃饭的时候,听到了姑丈提及,在华晟制衣集团上班的侄女婿要调回浙江工作了,要去杭州萧山那边的分厂当领导了。虽说姑丈多少是有些炫耀的成分在里面,但卢佩姗却是听者有意,打听起了他姑丈的这个侄女婿。后来打听到,华晟制衣集团要在萧山建分厂,姑丈的侄女婿是要被调到华晟制衣集团萧山分厂当人事部主任,负责人力资源和新厂的劳务引入这块。

她想到,华晟制衣集团要在萧山建分厂,势必就要向萧山及周边地区招募一批又一批有纺织经验的工人。而这个时候,杭三棉厂又在搞深化改革,精简部门,裁减人员,其中就下岗可很多有纺织经验的技术工人。如果能把杭三棉厂的这些下岗工人,以劳务派遣的方式输送到华晟制衣集团的萧山分厂……

卢佩姗突然意识到,也许这是一次难得可贵的商机。

于是,她给姑丈买了台一千块左右的手机,哄得姑丈给她牵了线,认识了这个在华晟制衣集团的侄女婿。她姑丈这位侄女婿叫康成,今年三十六岁,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后就分配进了常熟第二国营服装厂,一开始进的宣传科,专门给厂里工人们写板报,放电影什么的。后来常熟第二国营厂改制,他又是大学生,在大学学的就是人力资源专业,就被慧眼识珠的领导调去了人事部门,十年间,他从普通人事专员一步步干起,干到了现在华晟制衣集团人事部人事一科的科长。

华晟制衣集团人事部分两个科,人事科和行政科,其中人事科又分三个科室,康成负责的人事一科,主抓招牌聘、入职、培训、档案等工作。

今年年初四月份的时候,华晟制衣集团在萧山投资建分厂的工程即将竣工。人事部总监决定派康成来萧山分厂挡任分厂的人事部主任,虽然远离了集团,但在萧山分厂成了人事部门的一把手,间接地挤入了华晟制衣集团的中层领导。

上个月,康成人还在常熟的集团总部,没有来萧山任职,卢佩姗为此还特意跑了一趟常熟,拜访了康成。因为是亲戚,她就没有七拐八绕,直接向康成说明了来意,表示她想承接华晟萧山分厂的劳务派遣,跟华晟集团做这笔生意。

康成能以仅仅三十六岁的年纪,就做到了华晟集团萧山分厂的人事部一把手,自然有他独到和厉害之处。他虽然是城厢镇人,但是没在萧山生活过,在萧山没有太广的人脉,但他知道分厂一旦开工,招募有经验的技术工人就是要面临的第一关难题。因为集团对分厂的要求肯定是尽快投入生产。若不是常熟这边生产力饱和,集团总部也不会投巨资在萧山建分厂了。

他听完卢佩姗的来意之后,不仅不觉得卢佩姗的这个合作请求可笑,反倒赞赏了她的眼光独到和商业嗅觉的灵敏。

尤其是当他听到卢佩姗说到,她有这个人脉和能力去替萧山分厂找到有经验的技术工人时,他眼睛顿时一亮,这不就是眼下自己去萧山之后,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吗?

当即,他对卢佩姗提出了要求。他说,萧山分厂是十月底正式开工投入生产,只要在九月十五号前,卢佩姗能向提供一份五十个有技术经验的工人名单,她就把萧山分厂的劳务派遣独家授权给她来做。至于劳务派遣的每一单费用,等她提供出五十人名单之后,具体商议。他也向卢佩姗承诺,华晟集团是江浙沪一带制衣行业里的龙头最大,从来不会吝啬在劳务派遣上的费用。

这也才有了卢佩姗突然打电话给陆远,提出合作之事。因为她很清楚,要想敲开杭三棉厂下岗职工这个群体,就必须要找杭三棉厂里的人合作,才能成功。她也考虑过洪刚,但最终还是选择了陆远。因为很简单,洪刚太精太滑太社会了,陆远至少比他多了一份纯朴和诚挚。

……

夜市里,随着时间推移,人流也慢慢稀少,渐渐冷清下来。

炒粉摊的摊主也开始收摊了。

陆远过去跟摊主结了账,然后送卢佩姗出厂回宾馆。

走在夜市里,夜风拂过,让人深感一阵凉意。

卢佩姗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将双手插在风衣的左右兜里,突然对陆远说道:“陆远,找到门面之后,我就把塔瑞斯商贸注销掉,去重新注册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到时候我们做完华晟这笔单子,你也出来一起干呗?姗姐给你15%的股份!”

陆远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脚步,驻足在原地。

卢佩姗转过身来,盯着他,见他一言不发,问道:“嫌少?那就20%,怎么样?只要做成这一笔,以后华晟制衣萧山分厂的劳务派遣,只要他们不关门倒闭,咱们就长做长有的。”

陆远张着嘴却不说话,还是看在前面。

卢佩姗有些恼道:“难道是舍不得离开国营厂?舍不得扔了铁饭碗?”

“不…不是!”

陆远有些吃惊地用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我…我妈,还有我爸,好像看到咱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