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厂深化改革办公室/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面几天,杭三棉厂里都在传,厂办食堂要取消早餐供应。

一时间,从厂办大楼,到各个科室,再到生产车间、储运车间 ……人言四起,议论纷纷。渐渐地,不满、指责、诘难、抗议的声音,在三棉厂数千职工中响起。

毕竟这几十年来,一早起来就拿着饭盆去食堂打豆浆拿馒头,这都已经成他们的习惯了。多少人家,已经很多年没有早上开过火做过饭了。再说了,一日三餐吃食堂,这也是他们作为杭三棉人的骄傲。现在突然说,厂里要取消早餐供应,换谁都不能乐意。

有宣传科的干事出来辟谣,说这是谣言,让大家不要轻信。

不过传言向来都是伴随着事实真相而生,往往前脚辟谣,后脚就官宣了。

就在大家都认定了宣传科的辟谣,接受了取消早餐供应不过是个谣言时,厂里在半个月后,突然公布了第一批下岗名单,同时下发了取消食堂早餐供应的通知。在这份下发给各个科室及车间、下属部门的通知里,还有一份红头文件,这个文件里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新的机构名称:杭州第三棉纺厂深化改革委员会办公室,简称杭三棉厂改革办公室。

文件中介绍,这个厂改革办公室向厂党委汇报工作,由副厂长关良义兼任厂改革办主任,全权负责未来两年杭三棉厂深化改革的所有工作。

这个取消早餐供应的通知、厂改革办的红头文件,还有张贴在公示栏上的第一批下岗名单,宣示着杭三棉这个老字号国营厂进行深化改革的前进号角,正式吹响。

之前厂里的传言,谣传,如今都逐一变成了现实。不过风传变成现实之后,之前那些责骂发难的声音,却突地戛然而止了。

因为除了张贴在公告栏里的那张红彤彤的下岗公示名单,震慑着挑事叫嚣的年轻刺头之外,还有厂改革办接下来的一连串强硬作派,如他们清查厂劳保站、招待所、卫生院账簿,追缴历年来拖欠账单的职工,即便是退了休的老职工,他们都照样登门催缴。如果碰到一些退休前担任领导职务的职工,关良义甚至亲自登门拜访,进行催缴。事后,有个别退了休的中层领导跑到厂长向忠海那里告状,都被向忠海挡了回去。

要知道向忠海向来是最护短的,关良义又是空降的外来户,但是这一次,向忠海却无条件支持关良义的强硬作派,甚至在厂党委会上屡次肯定了关良义领导的厂改革办公室的成绩。

这一切一切无不在说明,这一次,厂里是动真格的了。

就这样,取消早餐供应的这个改革,本是阻力重重,反对纷纷的,却不曾想,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被悄无声息地完成了。至于之前有些人担心的舆论压力和阻力,也被消弭于无形之中。

同样悄无声息的是,在家属生活区通往厂工作区的路上,多了一家早点铺,叫幸福早点铺。这个早点铺的及时出现,为很多人解决了上班前早餐的烦恼。

不过,对于早餐供应这个商机,也有不少人和吴秀琴想到了一块儿,又或者说,跟风做生意一直都是老百姓最擅长的。

短短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三棉厂生活区里已经出现了不下于四五早点铺,好像大家都各有默契似的,分别开设在了整个三棉厂生活区的四个不同区域,瓜分了三棉厂的早餐市场。

对于同行或者跟风者的出现,吴秀琴倒是没有太多的芥蒂,这开早点铺卖豆浆粢饭团包子,本来就不是什么门槛儿特别高的技术活儿,早晚都有人会干。好在大家各占片区,也互不影响,倒是替厂里数千职工上班前用餐提供了便利。

就下岗职工开设早点铺这事儿,厂里宣传科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送到当地报纸进行刊登报道过,说他们是下岗职工再创业的典范。其中报纸上用得照片,还是吴秀琴和她的幸福早点铺的合影照片。报纸发行之后,吴秀琴特意让陆远买了几份这天的报纸,除了送亲戚朋友外,还剪下报道和照片,自己裱起来装框挂在幸福早点铺最显眼的位置。

毕竟被地方媒体刊登报道,这是一份难得的荣誉。

据说关良义还拿着这份报纸去了厂党委会议,在会上跟向忠海及其他厂党组成员通报了这一个多月来厂深化改革的成绩,以及下岗职工再就业和再创业上的一些突破。

这让陆青山在车间里又好几天的炫耀和显摆,对车间的工友们不无骄傲地说,要不是当初他有先见之明,快刀斩乱麻,当断则断地鼓励媳妇主动下岗争做标兵,然后下岗再创业,吴秀琴哪有今天这份荣誉?

至于真相如何,也没什么人较真儿了。反正去上班前,陆青山都要被吴秀琴强征到早点铺去帮忙洗涮碗筷。

至于陆远,吴秀琴倒是不让他来帮忙,说早点铺里汤汤水水的,容易弄脏他衣服,而且他在厂办大楼里上班,被同事和领导看见他在摊上忙活,对他影响不好。不过陆远不以为然,劳动最光荣,哪有什么影响不好的?卖早点又是偷鸡摸狗,挣得都是挺直腰杆子的钱,凭啥他就不能来帮忙?所以他每天上班前都会来给老妈打打下手,帮一会儿小忙,帮忙结账收钱或者收个桌什么的,也算是对老妈下岗再创业的一种支持。

……

销售二科,办公室。

一来上班,陆远把包子豆浆拿给了二毛子。二毛子说了一声谢,把早餐钱给了陆远之后,就屁颠屁颠地拎着包子豆浆进了郑一鸣的办公室。

自从厂办食堂取消早餐,陆远他们家开了早点铺之后,郑一鸣就把早餐这个事交给了二毛子,让他去陆远他们家买早点,也算是照顾陆远妈妈的生意。

二科的其他同事,像洪刚、胡英红他们的家离幸福早点铺近,早餐都是照顾陆远他们家生意的。毕竟一个科室的同事,去谁家吃不是吃?当然是照顾自己人了。而且对陆远妈妈这个年纪了,还能有下岗再创业的这个魄力,胡英红胡大姐同为女性,还是蛮佩服的。

现在办公室里都添置了电脑,人手一台,所以大家在不打电话联络客户的时候,都已经渐渐开始学习起用电脑办公。

说起科室里的这些电脑,还是二毛子他哥毛大庆的手笔。虽然上次陆远因为家里老妈下岗,然后开设早点铺的事儿,把毛大庆之前提议合作的事情耽搁了,但后来也不影响毛大庆做成这笔生意。

前些天陆远听二毛讲过这事的个中详情。正如毛大庆之前跟他说得一样,在申请报告打上去没几天,上面就批复同意了,同意郑一鸣的销售二科配置电脑,人手一台,电脑化办公。

二毛把这消息告诉毛大庆后,毛大庆却见陆远迟迟没有回复他,心里着急得上火。商业讯息稍纵即逝,抓不住,就跟大把钞票擦肩而过了。于是他又让二毛约了孙越,来谈这次合作。孙越脑子活,又是二组的组长,在郑一鸣跟前说话也算好使,抛开毛大庆和陆远的同学加发小的情谊,其实孙越比陆远更适合一起做这笔电脑买卖。

孙越本就是心思活络,荤素不忌的人,一听有利可图,而且他要出的力也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于是跟毛大庆就一拍即合。有了二毛子在郑一鸣面前做内应,又有孙越在郑一鸣面前背书,再加上郑一鸣本身对电脑行情就是门外汉,一门心思想着尽快把电脑跟科室配上。很快,毛大庆的报价得得到了郑一鸣的同意,成功拿下了九台电脑的采购订单。

这家伙也是厉害,居然有组装机的路子,用80%的采购经费组装出了十台电脑,九台归销售二科,多出来的一台,他趁夜送到了郑一鸣的家里。这年头家庭电脑科室稀罕物,郑一鸣的孩子正读高中,一见电脑自然欢喜的不得了。郑一鸣半推不就地就收下了毛大庆这台电脑。

第二天,郑一鸣就把签了字的清单送到财务科。不到三天的时间,采购经费就打到了毛大庆的公司账上。最后一算利润,刨掉额外给郑一鸣家里组装的电脑,这趟买卖净挣一万六。之前答应孙越分他两成,孙越拿了三千二,又给了二毛八百块好处费,剩下一万二,毛大庆和他在外面捣腾电脑的朋友分了。

对于孙越来说,不费什么力气,就动动嘴皮子卖卖脸的功夫,就挣了三千来块,顶得上他小两个月的工资。这种好事就是白捡的。

至于毛大庆,陆远大概猜到,这小子就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攒局组局变现。以他对毛大庆财务状况的了解,估计连组装电脑垫资这个事儿,都是他外面那个朋友垫的。毕竟十台电脑的光垫资得五六万,这不是毛大庆能吃得下来的。

不过怎么样,这桩买卖还是让他做成了,不仅各方得利,还让毛大庆收获了孙越的友谊,郑一鸣的满意,堪称完美。

对于毛大庆的能力,陆远一开始还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在他的记忆里,毛大庆就是个花里胡哨爱炫爱出风头的家伙。但从二毛口中听到了这次电脑事件的过程之后,他大大改变了对毛大庆的看法,没想到短短几年,这家伙竟然成长得这么快,这掮客攒局匹配置换资源的能力,陆远自认甘拜下风。看来这几年在义乌的闯荡,不仅让他的眼界和能力得到提升,也让他收获了更多宝贵的人脉和资源。

有时候陆远都有点冲动,如果自己离开杭三棉厂,去外面闯荡闯荡,是不是也会得到更好的成长和发展呢?至少不会比毛大庆差吧?

不过这个念头一闪就被灭了。

离开杭三棉厂去外面闯荡?

别说自己没这个打算,就算有这个打算,老爸也会第一时间把他这个念头掐死在萌芽状态之中。

他太了解老爸了,外面的世界再繁华,外面的公司待遇再好,永远没有杭三棉厂这种大国营稳定、可靠,有前途。

……

……

又到了快下班的点。

陆远在QQ上跟一个最近刚挖掘到的客户约了拜访的时间,准备明天去他们公司拜会一番,送点杭三棉厂的高密度纱样品过去。

正要关QQ,却看见二毛子的QQ头像在闪烁,他发来了QQ信息。

同一间办公室里,干嘛还要发QQ?

陆远下意识抬头看向二毛子的办公桌,发现这下子朝他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指了指电脑,示意陆远看QQ消息。

他打开二毛子的QQ消息,上面写着:远哥,咱办公室里八卦诶,一会儿请我吃烧烤,我八卦给你听,怎么样?

陆远回了句:没兴趣!

二毛子又发来消息:关于你们三组林大美女的八卦哦。怎么样?值不值一顿烧烤?

林俪?

陆远用眼角余光瞟了眼林俪的办公桌,发现林大美女正在收拾桌上的文件,准备下班了。

说实话,如果办公室里没有林俪这样的美女养养眼,你让陆远这帮小伙天天呆在办公室里查资料打电话,的确也是闷得发慌。

林俪年轻靓丽,穿衣时尚,关键谈吐气质也好,在整个销售二科里有点像一只骄傲的小天鹅,在一群糙汉子围绕的办公室里,绝对是一道青春美丽的风景线。不像胡英红胡大姐,别看她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可平时张嘴就是家长里短,吃碗面条还要就蒜,让人了无生趣。

虽然林俪已经男朋友了,但不影响陆远他们发现美,欣赏美嘛。

现在二毛说是关于林俪的八卦,陆远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一顿烧烤?

他想想自己也好些日子没吃烧烤了,于是回了二毛子的消息,在键盘上敲了一下回车键:

“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