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邵刚工作那些事/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文艳在电话那头哭哭啼啼的,陆远也没法细问。不过听她说邵刚已经从医院处理完伤口回家了,陆远这才宽下心来,能从医院回家,说明人没太大的事。

但是邵刚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平时本分不惹事,老实人一个,怎么好端端的,就被人打了呢?

他也没心思煮面条了,回厨房把燃气一关,就直接出门赶去邵刚家。

邵刚住得地方在他上班的太阳能板公司附近,是老复兴街边上一个七八十年代初的老小区,名叫光华。距离杭三棉厂有点远,需要通过钱江一桥,坐公交大概有十几站的路程。等陆远到邵刚家时,已经是一点多了。

这房子也是邵刚跟人合租的,一共有三个房间。不过他运气比较好,另外两间房,一间是空房还没租出去,另外一间房的租客经常要跑外地出差,所以这个三居室房子的公用设施,如厨房、客厅、电视、冰箱还有厕所,其实大多数时间都是邵刚在用。

花了一间房的租金,独享着三室一厅的待遇,这运气让马佐治每次过来蹭饭都是羡慕嫉妒恨,他可是蜗居在五个抠脚大汉合租的房子里,简直水深火热。

苏文艳给陆远开的门,她眼睛通红通红的,刚哭过。

陆远在客厅没见着邵刚,就问苏文艳道,“他人呢?”

苏文艳指了指南边的那间卧室,说道:“从医院回来后,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里,怎么敲门他都不开。”

“把自己关在房里?”陆远微微惊讶,问道,“怎么着?这是被人打破相了,无颜见江东父老?”

嗤……

苏文艳被逗得不禁一乐,冲陆远翻了个白眼,轻声数落道:“亏你还是他好兄弟,这时候还拿他开涮,你快去劝劝他吧,我都快担心死了。”

陆远走到卧室门口,轻轻叩了叩门,喊道,“邵刚,是我,陆远,开下门呗。”

房里没动静。

陆远又叩了叩门,说道:“邵刚同学,我这大老远坐了十一个站的公交过来,你不会就让哥们在你房间外杵着吧?”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传出邵刚低沉中透着颓丧的声音:“我没事,远子。你回吧,我想静静。”

“文艳,你家邵刚居然背着你认识了一个叫静静的姑娘!”陆远一本正经地告状道。

“懒得理你!”

苏文艳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胳膊,然后从沙发上拎起自己的帆布包,说道:“我还得赶回家去,今天周末,我答应陪我妈去趟我二姨家。邵刚我就交给你了,你得给我把他治愈好!”

“等会儿,先别走,”陆远拉住了苏文艳,笑道,“那啥,我看楼下小卖部旁边有家熟食店,你先去买点鸡爪凉菜啥的再回家呗,我中午还没吃饭呢。”

苏文艳没理他,陆远又说道:“这大夏天的,冰啤酒加辣鸡爪,外加一盘凉拌菜,我保证能治愈好你家邵刚!”

“诶,你可真够无赖的,真是跟潘大海学坏了。”苏文艳取出帆布包里的钱包,下了楼。

远在北京的潘大海同学,无辜躺枪。

很快,苏文艳买了熟食和凉菜去而复返,然后拎起帆布包匆匆离去。

等着苏文艳走了,陆远又敲了敲邵刚的房间门,喊道:“出来吧,你家文艳走了,赶紧别装忧郁青年了!”

邵刚没回话,房门也还是没开。

陆远从冰箱里取出两瓶千岛湖啤酒,在客厅支了张小酒桌,又喊道:“邵刚同学,酒菜已经OK了,你再不出来,就有点太矫情了啊!”

吱——

门开了。

邵刚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眼角乌青,嘴角也破了个口子,右额的额角上还贴着纱布,隐约能看见纱布边儿上还沁着一抹腥红,显然是挂了大彩。

这有点惨。

难怪回了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装自闭。

陆远赶紧像伺候病号一样上前搀扶着他,却被邵刚甩了一胳膊。

邵刚走到小酒桌边儿,起开一瓶啤酒,对着瓶狠狠吹了一大口,冰冰爽爽透心凉,呼了一声过瘾。

“喂,你这头上都挂彩了,还能喝不?”陆远问道。

“别装蒜,你这又是冰啤酒,又是鸡爪凉拌菜的,还好意思问我能不能喝?”

邵刚鄙视地看了一眼陆远,骂道:“还让我们家文艳去买熟食凉菜,你真当自己媳妇儿使唤呢?”

陆远笑道:“我这大老远过来做心灵使者,总不能连口酒菜都不管吧?再说了,我不来,苏文艳就不走,你丫就只能一直躲在房间不出来了。”

“诶,丢人啊,不躲在房间里装自闭,难道还跟她肩并肩地坐在沙发上,让她看自己的男朋友被别人揍成死狗,活成窝囊废的样子吗?”邵刚自嘲地笑了笑,又是拎起啤酒吹了一大口。

陆远拿着瓶跟他碰了碰,喝了一口,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就无端端地跟人打架了呢?”

“嘿,用不着给我遮羞,什么叫跟人打架?你见我什么时候跟人红过脸打过架?”

邵刚指着自己的额头,还有乌青的眼角,又是自嘲地笑了笑,有些激动地说道:“我这是被人打,被人在我们公司众目睽睽之下拳打脚踢,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像一条野狗一样躺在地上。嘿嘿,远子,你能想象那个画面吗?”

说完,邵刚将瓶中啤酒一口气喝完,起身转头悄悄擦了一下眼角的湿润,走去冰箱又取出两瓶千岛湖。

陆远听罢,舒展的眉头猛地紧蹙了起来,面色阴沉地问道:“谁打的?”

“谁打的重要吗?难道去我们公司,然后把人打回来吗?”邵刚问道。

陆远嗯了一声,点头道:“当然!”

“别幼稚了,远子,你当还是在学校那会儿啊?”邵刚笑得有些难看,苦涩道,“这是在社会,这是在职场,学校那套在这儿不好使了!”

陆远问道:“可以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嘿,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呗。”

邵刚一边喝着酒,吃着菜,啃着鸡爪,一边说起了这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邵刚去了太阳能板公司之后,无论是学习能力,还是能吃苦耐操的性子,都让他在一群新来的储备干部里拔尖出色,所以在其他人还在学习业务知识的时候,他已经被领导提前结束试用期,安排到业务部门去了。不过再怎么拔尖儿出色,说到底还是个业务销售上的菜鸟,所以上面领导就给他安排了师傅,让他前期先跟着师傅跑市场,跟着师傅混饭局,跟着师傅攒人脉。

业务新人给师傅跑跑腿挡挡酒,替师傅给客户送送资料什么的,这本就无可厚非,都是应当应分的事,邵刚平时对这个师傅也是敬重的很。

可就前些日子,他师傅一直跟着的客户突然撤单了,本来谈好要**的一批太阳能板,突然说不要了。后来他们查到,原来是被另外一家的太阳能板公司给半路截单了。他师傅去跟客户努力沟通了好几次,最后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只得放弃了。

他师傅放弃了,但邵刚却没放弃,眼看着这笔大订单就要落入竞品公司的囊中时,他做出决定,背着师傅自己私底下去跟进这个客户。

他去拜访了几次客户,无论是公司前台蹲守,还是公司门口拦车,都被客户婉拒了合作之意,屡次都是无功而返。即便这样,邵刚也还是没有放弃,经过一番周折和调研之后,他又再次去了客户的公司。

不过他这一次,却没有直接拜访客户本人,而是去拜访了他们的副总,这位副总除了是分管财务和人事的副总经理,她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她是这位客户的媳妇。这俩人是白手起家的夫妻店。

一开始这位女副总对邵刚拜访的来意也是婉拒的,但是当她看到邵刚拿出的另外一家竞品公司业务员的照片时,她改变了主意。

因为照片上,另外那家太阳能板公司的业务员,是个穿着时髦,青春靓丽的美女!

而且,这张照片是合影!

合影的另外一个男的,就是她的丈夫。

合影的背景,是在一家商场里,照片中美女业务员正挽着这家公司的老总,也就是她丈夫的胳膊……

很快,这个单子又再次回到了邵刚他们公司手里。

……

听到这儿,陆远有些哑然失笑,默默地替那位老总心疼了几秒钟。

不过对于邵刚的这种做法,他也不敢苟同,他笑道:“你这招太损了,你这么一搞,你们公司那位客户就惨喽。被他老婆挠花了脸都是轻的,你小心搞得别人家变啊!难怪他跑去你们公司揍你一顿,我看揍你都是轻的!”

“不是他打得我。”邵刚低头又喝了一口酒。

“不是他?”陆远奇怪道:“那还能有谁?”

邵刚说道:“我师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