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动静有点大/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了家,陆远把这事一说,他老妈不禁有些担心起来。这么冒然收下同事的礼物,会不会不合适?这手机毕竟要一千来块钱,顶得上陆远一个多月的工资了,这礼有点贵重了。

倒是陆青山,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个事儿,反而接过手机研究了起来。

他说,洪刚又不是傻子,凭啥无缘无故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还不是因为在金盛家纺这个单子上,觉着亏欠自己儿子。如果没有自己儿子的出谋划策,和城厢镇之行,单凭洪刚他自己,能不能啃下金盛家纺这块硬骨头,都要两说。

他是老杭三棉人,厂里的事儿他比吴秀琴听得多也见得多,他知道像金盛家纺这种大单子,一笔做下来,业务提成那是不老少的。陆远只拿了一个点的提成,其他大头统统都让给了洪刚,洪刚才是占了大便宜。相比于不菲的提成,一个手机千把块钱算什么?

陆青山倒觉得洪刚会做人,舍得下本钱送台手机,既买了陆远的心,更堵住科室里的悠悠众口,要是让大家都认为他洪刚是个吃相难看,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的人,以后谁还敢跟他一块儿搭伙做事?

“所以这手机啊,咱儿子应得的,收了又能咋的?”陆青山爱不释手地把玩了一会儿手机后,递回给了陆远,对着吴秀琴笑道。

吴秀琴还是有些担心,说道:“老陆,你说小远突然一下子收了人家同事一千多块的礼,这算不算受贿啊?”

受贿……

陆远对老妈的担心,也是无言以对。

“你个62,受得哪门子贿?”

陆青山听着也是好笑,指着陆远,对吴秀琴说道:“你想得倒是美,他就是想受贿也得有那个资格,是不?你真以为你儿子是厂领导啊?这就是同事之间的一个馈赠,晓得吧?”

话一出口,吴秀琴也知道自己是想多了,面对丈夫的打趣,不禁哑然失笑。

陆远拿着手机回房间研究去了,明天中午还要跑一趟厂外的联通公司,办张手机卡。

见儿子回了房间,吴秀琴突然面色微微一黯,拍了拍正看电视的陆青山,压低着声音说道:“老陆,跟你说点事儿。”

陆青山嗯了一声,用遥控器把电视机的声音调低了些,看着吴秀琴。

吴秀琴说道:“今天,我们站长找我谈了话。”

“王大脑袋?他找你谈啥?”陆青山问道。

吴秀琴没好气瞪了他一眼,骂道:“你别老叫人外号,他好歹是我们劳保用品那服务站的站长,大小是个领导。”

“屁的领导!要不是他当年溜须拍马,知道老厂长爱找人下两把象棋,他王大脑能一下班就拿着棋盘往厂长办公室钻?”陆青山不屑地说道,“要不是老厂退休之前把他调到劳保站当站长,一当就是七八年,他王大脑袋现在还在我们车间烧锅炉呢。”

吴秀琴用力拧了一下陆青山的胳膊,气道:“那是人家有本事,怎么不见你当初拿着棋盘往老厂长办公室钻?”

陆青山挣开了胳膊,叹了一声气,无奈道:“我特么就是一个臭棋篓子,我钻什么钻?行了,他找你说啥了?”

吴秀琴正色说道;“他说厂里开了会,要推行什么什么改革,拿了咱们厂里的几个部门和科室做改革试点……”

陆青山越是往下听着,脸色越是难看……

……

……

后面两天,陆远就被郑一鸣临时抽调去,帮忙筹备签约仪式的事情,毕竟他也是金盛家纺这单业务的参与者。本来签约仪式的现场布置还有仪式流程,厂宣传科会负责筹备的,但郑一鸣不放心,抽调了陆远去帮忙外,还把林俪也派去了。

派林俪去,也是因为她是女生,心思比男孩子细腻,想得周到些,而且别人不知道林俪的底细,郑一鸣是知道的。林俪是关副厂长的外甥女。让她小小参与一下,将来功劳簿上也好添上她的名字,算是他对晚辈的照拂。她跟陆远、展鹏飞都是一拨进的杭三棉厂,她分配进了后勤办。前些日子关良义把她从后勤办这张温床,直接调岗到销售二科,交到了郑一鸣手里。在郑一鸣看来,关良义能把外甥女调岗到自己的二科来,无外乎是对自己的信任,也是对二科寄予厚望,当然也希望外甥女能在自己的照拂下,能够有业绩,出成绩,未来可堪大用。

两天的参与筹备,陆远能够感觉的出来,郑一鸣是真的很在意这次的签约。不止是郑一鸣,宣传科的人也很重视,场地布置搞得很隆重,从他们的三言两语交谈中,陆远得到了不止是副厂长关良义会出席签约仪式,就连兼着厂长一职的厂党.委.书.记向忠海也会出席这次的签约仪式。

他能预见,这一次不仅是郑一鸣要出大风头了,恐怕捎带脚的,连洪刚都要春风得意一阵子了。

对于向忠海其人,陆远作为杭三棉子弟自然是知之甚详的,向忠海今年五十九岁,从在老厂长时代就是厂党.委.书.记,老厂长退了七八年了,他这个厂党.委.书.记就一直兼着厂长一职,下面加上关良义虽然一共有三个副厂长,但却无人能够取代厂长一职。

陆远听老爸讲过,向忠海二十九岁从部队转业进的杭三棉厂,在部队的时候还获过个人二等功,转业回来后他从车间组长干起,到保卫科科长,再到科室主任,厂办主任,副厂长,厂党委副书记,厂党.委.书.记……

老爸说,在老厂长当家那会儿,向忠海就是出了名的火霹雳,后来老厂长退了,更是没人能降得住他。也有传言说,省里有考虑让向忠海去省轻纺厅当个排名第四的副厅长,然后干两年就在副厅长位置上退休。后来这消息传了一阵,也就不了了之了。

有人说,是因为向忠海在杭三棉厂干了三十年,对杭三棉厂有感情,舍不得走。

也有人说,是因为向忠海当惯了杭三棉厂的一把手,习惯了一言堂,去省轻纺厅当个副厅长,还排名第四,自然没有在杭三棉厂当土皇帝来的爽。

更有人说,是因为向忠海是不敢走。众所周知,这些年杭三棉厂其实一直都在走下坡路,向忠海担心一走之后,会把这些年他当家时的烂账都翻出来,到时候只能去监狱养老了。

反正各种版本的传言都有,但有一个铁一样的事实,那就是向忠海在杭三棉厂有着三十年积存的威望,有着无可撼动的地位,向来说一不二,无人能够推翻。哪怕是关良义这个空降来的学院派领导,如果没有向忠海的默许和点头,他要想在杭三棉厂顺利推行改革,恐怕也非易事。

……

签约仪式的这天,陆远见到了向忠海。

这是他入职杭三棉厂以来,第一次见到厂里的大领导,而且一见就是一锅烩。

不仅是向忠海、关良义出席了签约仪式,就连另外两位副厂长也来观礼了。一位是负责车间生产和储运等部门的副厂长刘桥,一位是负责人事、财务等科室的副厂长唐明亮。

这些领导,平时也就职工大会上能见个齐齐整整,可想而知今天的签约仪式,完全是给足了销售二科面子,给足了金盛家纺面子,当然一切的台面都源于关良义这个主导销售二科成立的副厂长。

在签约仪式上,关良义代表厂领导致词,除了肯定销售二科的成绩,还给予了杭三棉厂与金盛家纺此次合作的祝福和支持。一把手向忠海并没有致词,他和两位副厂长就坐在台下默默观礼。但是他能出席这次签约仪式,已经对二科这次成绩的最好肯定了。

等着郑一鸣和金安邦在关良义的主持下,完成了签约仪式之后,合完了影留念,才前后脚离去。

这次签约仪式合影,整个销售二科除了郑一鸣这个科长外,就只有洪刚有幸和领导们同框入镜。这张照片,接下来也会配合新闻通稿出现在厂报上,还有地方报纸上。作为首单业务员,洪刚的名字自然也会随之报道。

连着好几天,洪刚整个人都是飘得。

陆远发现,后面几天,洪刚都不是骑着自行车上班的,是家属院那边走着路来厂区的,逢人就打招呼,逢人就分烟抽,生怕全厂里的人不知道他是谁。

在金盛家纺签约后的一个礼拜,孙越和罗大伟谈得美乐纺业也顺利签约了。虽然晚了洪刚一个礼拜,采购量上也不是一个量级的,但也是销售二科开门红之后的第二单。如果洪刚的第一单是开门红的话,孙越和罗大伟的第二单意味着销售二科在业务局面上的打开,这是相当鼓舞人心的。郑一鸣当着全科室同仁的面,对他们二人的通力合作不吝言辞的夸奖勉励了一番。

紧接着,又有好消息传来。

不声不响的胡英红胡大姐,居然单枪匹马也签下了属于她自己的首单业务。

这单业务的客户是外地的,是温州的一家专门生产毛巾、浴巾的工厂,对方采购量不大,而且对方没打算签长期供货协议。但是,令众人想不到的是,胡大姐的这个外地客户居然是通过网络上联系到的,而且来自她经常聊天搜集业务咨询的QQ群。

原来上网聊QQ也能找到业务!这一下,就更是振奋人心了。

通过胡英红的这一单业务,郑一鸣也认识到了互联网的便捷和方面,也意识到了网络作为客户开发渠道的重要性,所以他决定向厂里申请,给二科的这些年轻人们采购一批电脑。

这天周五,郑一鸣把采购电脑的申请报告打了上去。同时,他也让二毛通知一下科室的所有人,下班了留一下,开个临时会。

会议内容是关于为了提高业务积极性,销售二科开展分组的事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