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商贸公司卢佩姗/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厢镇属萧山地域,这一带土地肥沃,早在清朝那会儿就有养蚕种桑业。到了清末,桑农掌握了桑树嫁接技术之后,这一行业就更加发达了,以至于家家户户都以栽桑养蚕为业,家里的女人都能拉丝织布。到了民国那会儿,民族工业爆发,民间的纺织行业迎来一段高速发展期,城厢镇也兴起了很多织布作坊、纺织小厂。后来随着外侮战乱,时局动荡,这些作坊小厂也随之关闭,但也给城厢镇的纺织埋下了种子,奠定了基础。

正因为这个基础,所以建国后,三大杭字头国营棉纺厂中的杭二棉厂,才坐落于此。后来国家施行改革开放,鼓励民营经济也为国家做贡献,城厢镇里很多纺织作坊小厂又再次兴起,使得城厢镇成为杭州一带最为活跃的民营纺织行业聚集地。98年杭二棉厂施行了压锭、破产、重组,到去年被收购,改制成杭州中兴棉纺织公司,很多技术娴熟的工人从杭二棉厂下岗后,纷纷进入到城厢镇的民营纺织工厂中,使得民营纺织工厂的技术和规模再一次得到提升。其中,就有金家兄弟的金盛家纺厂。

通过这个契机,金家兄弟又是贷款又是借债,扩充车间,增加机器,招募技工,使得金盛家纺厂一跃成为当地最大的民营家纺厂,把竞争了十几年的几家同行甩到了后头。

最近金家兄弟又有动作了,添置新设备,扩充新车间,准备先其他同行一步,把市场目光瞄向了家纺四件套这个领域。

不过这种动作又怎么能瞒得住同行?更别说在城厢镇这种纺织行业聚集地。城厢镇光是和金盛家纺同为家纺竞品的,就有十几家之多。

陆远和洪刚就是抓着这个契机,才做了针对性的方案。

这一次洪刚来不了,就只能靠陆远一肩挑了。说实话,对于陆远这种业务菜鸟来说,这第一次出来一肩挑,心里还是有些打鼓和犯怵的。

他从城厢镇的客运站下车后,上了一辆招手即停的小巴,直接奔了城厢镇的纺织小商品市场场。

纺织小商品市场原先是一些纺织厂设置在镇里的门市,专门用来招揽外地来城厢镇看货进货的买家。渐渐地,城厢镇地方**为了统一管理纺织市场,也为了方便厂家们向外地客商推荐销售各自产品,便划出这一块区域来,鼓励厂家们在此开设门市店,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现在的城厢镇纺织小商品市场。

小商品市场这里来看货订货的外地客商流量大,所以带动着这一片的小宾馆,小饭店也是多达几十家。

陆远在小商品市场下了小巴后,直接住进了旁边的银佳宾馆。这都是之前洪刚在出发前,就已经订好的宾馆,有电视有空调,小单间,一个晚上88块。

办完入住之后,他用前台座机拨通了洪刚给的那个手机号码。

嘟嘟~~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电话通了,是个极好听的声音,而且是个女人的声音!

陆远微微有些错愕,洪刚只说对方姓卢,没说她是个女的啊!

“喂?哪位?”

对方见陆远久久不说话,也不着恼,又问了一句。

陆远顿时反应过来,赶紧介绍了一下自己。

“哦,你这么快就到了啊?你住银佳几零几?”对方问道。

“302。”陆远回道。

“好的,你稍等,我马上过来。”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陆远刚回到房间,屁股还没坐下,就听见笃笃笃的敲门声。

他开门一看,是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孩。她扎着马尾,白皙的皮肤略施淡妆,穿着一条低腰的紧身牛仔裤,衬得双腿修长苗条,搭着一件粉色T恤,更显女孩青春活力。

“你是陆远吧?我是卢佩姗,我们刚通过电话。”说着,女孩挥了挥手上的手机。

陆远注意到,这女孩用的是当下流行的三星翻盖双屏手机,很潮啊,比洪刚那个直板的诺基亚8250要时髦很多。

再看看自己,连个呼机都没配,他又想起早上洪刚突发情况找不到自己的情形,他不由暗暗决定,攒上几个月工资,一定要先买台手机,不然真是太不方便了!

“hello?”

卢佩姗见陆远站在门口怔怔发呆,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说道:“总不能让我站门口和你谈事吧?”

“啊?不好意思!我是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这刚挂完电话。”陆远尴尬地笑了笑,赶紧把人请了进来、

“为了方便做生意,我直接在小市场边儿上租了个房子办公。离银佳宾馆就只有五六十米。当然挂完电话就到了。”卢佩姗说着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后,卢佩姗从牛仔裤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陆远,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卢佩姗,这是我的名片。”

陆远接过名片一看——杭州塔瑞斯商贸有限公司 总经理 卢佩姗

年纪轻轻,居然还是个公司总经理!

陆远暗暗震惊卢佩姗的身份,难怪洪哥早上电话里说来城厢镇会找人协助自己,原来是找了个大腕儿。从金安民的老婆吴娜,到眼前这位年轻靓丽的总经理卢佩姗,洪刚都在展现着他的人脉。看来跑业务做销售的,人脉真的很重要啊。

陆远知道这些人脉肯定不是洪刚十天半个月攒下的,都是日积月累的,暗暗实名羡慕。

虽然杭三棉厂是国企,不兴印刷名片那一套,不过他们销售二科是另类,主要针对的客户群体是民营公司和厂家,所以郑一鸣向厂办申请,给他们销售二科所有人都配了名片。

陆远也拿了自己一张名片递给她:“你好,卢总,我是陆远。”

卢佩姗接过名片看了看,念道:“杭州第三国营棉纺厂,销售二科,业务专员,陆远。”

念罢,卢佩姗微微摇头,说道:“这种名片不好。”

陆远不明,问道:“哪里不好?卢总。”

“哈,别误会。”

卢佩姗微微露齿轻笑一声,说道:“我是说名片上的头衔,不该写业务专员。像你们这种出来跑的,应该挂个销售经理副经理,或销售主任副主任,再不济你也挂个销售干事,这样名片递出去才有说服力。不然你一个业务专员,一看就是做不了主的跑腿人员,别人为什么一定要花时间听你说?”

陆远说道:“可我就个刚进单位的业务员,给我挂个经理也不像啊。”

“咯咯~~”

卢佩姗被陆远逗得莞尔一笑,打量着陆远,点点头说道:“也是,看着的确不像经理,一看就像刚从学校里出来的新人。我听洪刚说,来城厢镇拜访金盛家纺的同时,走访竞品厂家的方案是你想的?”

陆远嗯了一声点点头,洪刚这回倒是没有抢功。

“蛮聪明的,能够由点及面的看问题,知道从金盛家纺和他的竞品这里做突破口。那你猜猜看,我是来干什么的?”卢佩姗问道。

陆远想了想,回道:“我听洪哥提过,他手上城厢镇那几个厂家的资料是卢总提供的,说明卢总至少半只脚是在我们纺织行业的。刚才你又说为了方便做生意,在小市场附近又租了房子办公,名片上又写着商贸公司,我猜卢总的客户群体应该就是来小市场这里看货的南北客商。再加上洪哥早上电话里说,到了城厢镇就找你,你会协助我的。你又不是杭三棉厂的人,我猜你应该是电话里跟洪哥早就达成了协议。所以,综上所推论,卢总应该是干掮客的!”

“咦?”

卢佩姗瞪大了眼珠子,有些惊诧地看着陆远,随后摇头说道:“不过掮客这两个字不好听。”

陆远看她的样子,听她那么说,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笑着问道:“那叫什么呢?”

卢佩姗说道:“杭州塔瑞斯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为目标客户做第三方服务的机构,我们是卖服务的,为客户双方最终达成交易而服务的。”

陆远先是一愣,还以为自己猜错了,仔细一想,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掮客那套?

他说道:“既然卢总已经和洪哥达成了协议,我就不问了。接下来两天,就要靠卢总的公司为我提供相关资料信息和安排了,我是人到城厢镇,两眼一抹黑啊。”

“放心,我会协助你的。”卢佩姗道。

还真是亲力亲为啊。

毕竟是一家商贸公司的总经理,陆远还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随即他客气道:“不用卢总亲自出马了,安排个下面的人就行。”

卢佩姗耸耸肩,说道:“哪有什么下面的人?就我自己啊。”

陆远道:“你不是塔什么斯商贸有限公司吗?”

“塔瑞斯!”

卢佩姗纠正了一下公司名,然后说道:“整个公司就我自己啊,总经理、财务、业务、跑腿,我一肩挑啊!我这是创业诶,能省点是点,能自己做就自己做嘛,请人很费钱的!”

陆远:“……”

这敢情儿是个皮包公司啊。

还取个不中不洋的公司名字……塔瑞斯……

听着高大上,原来是绣花枕头。

卢佩姗见陆远这个表情,不服气道:“喂喂喂,公司小,但服务绝对是专业的。再说了,你们洪经理都和我达成协议了,你还想怎样?”

洪经理……

陆远发现洪刚也挺不要脸啊,对外居然宣称经理,销售二科总共三五个人,还自称经理,果然能跟卢佩姗能凑到一块儿。

不过既然洪刚是这单业务的负责人,他和卢佩姗已经达成了协议,接下来两天也的确需要她这个地头蛇来打开局面,他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他点点头,说道:“那接下来就辛苦卢总了。”

卢佩姗摇摇头,笑道: “不辛苦,我也不是白帮忙的嘛。还有,既然接下来两天我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你就别叫我卢总了,听着生分。卢总是给外人叫的。嗯,你就叫我姗姗姐吧。”

“姗姗姐?”陆远问道。

卢佩姗回道:“嗯,你才毕业,我肯定比你大两三岁,让你叫一声姗姗姐,还委屈你了不成?”

陆远摆摆手,“不委屈,不委屈。”

“得嘞,姗姐先带你去吃点东西,顺便跟你讲讲城厢镇这几家竞品家纺厂的情况,也跟你说说金盛家纺厂厂长金安国这个人,你下午可是要去金盛家纺拜访他的!”

这些都是商业信息,陆远自然不敢轻视,感谢了一声,说道:“那随便找个小饭店吃点好了,别破费了,姗姐。”

卢佩姗的眼睛都笑成月牙儿状了,摇头说道:“不破费,又不是我结账,当然是你结账啦。洪刚跟我说,你们出差吃饭能报销的。”

陆远:“呃,是能报销。”

卢佩姗:“咱们都是朋友,吃饭总不能便宜别人家饭馆子吧?所以,去我姑妈家的大排档吃吧!”

陆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