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说客陆远/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011章?说客陆远

是的,陆远今天就是给马佐治来当援兵的。

昨天马佐治在电话里说,他妈妈今天早上要来学校,带他回上海,还说帮他在上海找了一份工作。他希望陆远拔刀相助,过来帮他当说客,劝退他妈妈。因为他不想回上海,他想留在杭州发展。

确切地说,马佐治不想长期生活在乔阿姨的“魔爪”之下。这是整个305宿舍都知道的事情,不是秘密。

他之所以打电话向陆远求救,那是因为他身边也只有陆远可以求救了,而且,他妈妈每次过来学校宿舍看他,总是嫌弃邵刚的土,潘大海的贫,就唯独对陆远夸赞有加,说他灵光,说他稳重,说他好白相,对陆远印象特别好。

不找陆远来救援,马佐治实在是想不到找谁来了。

很快,胖哥就客串起服务员,把菜上上来了。今天上菜快,因为放假了,学校门口这种小饭馆,真没什么客人。

陆远让胖哥弄瓶绍兴黄酒上来,他知道乔阿姨从来不喝啤酒,总说喝啤酒坏体形。

他一边陪着乔阿姨吃着菜喝着小黄酒,一边和乔阿姨各种话题聊得飞起,聊什么黄金保值啊,房子是刚需啊……因为这些话题都是他老妈吴秀琴平时最关注的。

马佐治坐一旁,呆呆的,一句话也插不上,倒是他像外人,自己妈妈和陆远像娘俩儿。

“乔阿姨,我前些日子看过一本书。书上说,三十岁的女人在学习善待丈夫,四十岁的女人在努力善待孩子,五十岁的女人就应该要善待自己,侬觉得有道理伐?”陆远一脸求教的表情。

“有道理的呀,唔在五十岁前,为我们佐治真是操碎了心呀……咦?”

乔阿姨说着突然反应过来,微微愠怒地瞪了一眼陆远,笑道,“小陆啊,侬个小鬼头,滑头的很。侬是说,唔各个年纪了,不应该再管着佐治了,是伐?”

“嗯嗯嗯。”一旁的马佐治情不自禁点起了头。

啪!

乔阿姨狠狠敲了一下马佐治的脑壳,骂了一句小鬼。

陆远暗暗替佐治心疼,然后解释道:“乔阿姨,佐治都二十一岁了,眼瞅着就要走上社会,参加工作,要自己独挡一面了,总不能像小孩子一样管着他吧?”

“小陆,侬这话没水平,唔各不叫管着伊,是替伊规划人生,晓得伐?”乔阿姨纠正道。

陆远摇摇头,道:“雏鹰长大了,总该学着自己飞。”

乔阿姨说道:“那万一飞不好摔下来呢?那么高摔下来,可是会死人的呀。”

陆远:“……”

马佐治不服,瓮声道:“摔下来我也乐意!”

“侬个小鬼!”

乔阿姨伸手又要去敲马佐治的脑壳,不过被陆远拦住了,他瞪了一眼马佐治,佯怒道:“佐治,怎么能这么说话?阿姨这叫可怜天下父母心。”

“对,还是小陆你懂得。”

乔阿姨被马佐治气得有些恼,说道:“唔带伊回上海,帮伊找了工作,这小鬼头,真是不晓得天下父母心。”

“乔阿姨,你在上海是托人情给佐治找了单位吧?”陆远问道。

乔阿姨点点头,嗯了一声。

陆远又说:“我在我们本地的国企单位里上班,我是知道现在这年头,要想托人情进一家单位上班,那得是天大的人情才能进,而且还有人要担着风险。一般人就算有路子,也不一定能行得通的。”

“是个呀!”

乔阿姨微微颔首,对陆远的话深表同意,郑重地说道:“伊不是喜欢计算机,爱摆弄电脑吗?唔托了一个好姐妹的表哥,在浦西一所中学给他找了份工作,负责他们学校的计算机室。工作也轻松,一周就教几堂计算机课,敲敲键盘爬爬格子,轻松的吧?”

“轻松!”陆远点点头,道,“管学校的计算机室,也算是在学校里上班工作。环境安静,工资稳定,出去跟人说也体面!”

听陆远这么一说,乔阿姨也颇为自豪,道:“那是当然,个种单位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的呀,我也是托了大人情的。”

“是啊,这种人情可不是一般人能托的。不过乔阿姨,你也看到了佐治现在这种状态。他是铁了心不愿意回上海,他想留在杭州发展。”

陆远斟酌了一下用词,说道:“如果阿姨你强行让他回上海,去浦西那所中学上班,他心里肯定是不甘心的,也肯定不服管的,甚至用消极的工作态度来上抵抗阿姨你的安排。万一他在学校捅了娄子,闯了大祸,先不说后果严不严重,这不也浪费了阿姨你的一番苦心,尤其是你托的一份人情,是吧?”

“这……”乔阿姨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低着头,握着拳头的儿子,有些迟疑。

陆远又道:“阿姨,听说现在计算机可贵了,一台都要六七千块钱。而且我知道这计算,最不禁捣鼓,最忌水侵火烧的,万一他非要为了抵制和对抗阿姨你的安排,去做一些傻冒的事,可就不得了了。我算算,一台电脑就要六七千,一般初中部的计算机室,有五六十台计算……”

说着,陆远对马佐治提醒道:“佐治,你可不能犯傻,这么多台电脑,得多少钱赔?”

“怕什么?我妈有钱!”马佐治接口道。

啪!

乔阿姨又对马佐治敲了一记脑壳,骂道:“阿拉家没钞票!侬死鬼爸爸那头,就给侬留了一点将来结婚买房的钞票!”

陆远再次心疼马佐治的脑壳,继续说道:“乔阿姨,你别看我们都大学毕业了,但还是在青春叛逆的尾巴梢,就该让我们在社会里摸爬打滚一段时间,挫挫锐气,长长记性。我倒是觉得不如让佐治在杭州呆一段时间,让他自己一个人历练历练,等他碰了一鼻子灰,知道妈妈的好了。到时候不用阿姨你催,他自己都会主动回上海去的。”

乔阿姨没有吱声,认真地考虑起陆远的这番话。

陆远趁热打铁道:“妈妈那里才是最大的避风港嘛。等着他回到阿姨身边的时候,才是长大了的马佐治!到时候阿姨给他安排的工作也好,规划的人生也好,我想佐治都会接过棒来的。这才不枉阿姨你的一番苦心,托的一份人情,不是吗?”

“嗯……侬是想说,让他撞了南墙再回头嘛。”

乔阿姨对陆远说道:“小陆啊,侬这张嘴巴真是越来越能说了,果然工作才能锻炼一个人,希望佐治在杭州也能像你一样真正长大。”

“啊?妈妈,你不押我回上海了?”坐在一旁呆呆的马佐治,,猛地一抬头,脸上充满了惊喜。

“押你回上海?哼,妈妈是国民党特务,你是地下党伐?”

乔阿姨瞟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唔是担心侬个小鬼头毁了侬张阿姨的一番人情,也担心阿拉家没那么多钞票赔学校的计算机。不过我也有要求!”

马佐治拼命点头,说道:“妈妈,你说。”

乔阿姨竖起三根手指,说道:“一,从今以后,不给你提供每月的生活费。二,你在杭州呆一年,如果看不到你有好的发展,就给我回上海来。三,不许私自谈恋爱!真要谈恋爱前,必须要让妈妈把关!”

陆远:“……”

这第三条有点霸凌啊!

但马佐治还是乐此不彼地点头同意了。在他心里,只要不用回上海,谈恋爱重要吗?根本就不重要!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说妈妈又管着你!”

说完,乔阿姨拎起小挎包,起身要走,说道:“唔两点钟约了一个朋友喝咖啡,好久没见过面了。妈妈下午五点半的车回上海。”

走到门口,乔阿姨又提醒了马佐治一句:“记得,每周至少跟妈妈打一个电话!”

“妈妈!”

马佐治叫住了乔阿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什么,我快没钱了,下个月的生活费你好像忘了给……”

乔阿姨扬了扬眉,笑道:“呵呵,刚法饭三章你又忘了?第一条是什么?从今以后,不再给你提供每月的生活费了。再说了,你大学都毕业了,还要什么生活费?你不是翅膀硬了,要展翅高飞了吗?”

“那我接下来找工作还要租房子,还要吃喝什么的……”

“自己解决!”

噔噔噔!

乔阿姨的高跟鞋踩在小饭馆的楼梯里,显然已经下了楼。

“你妈这是断你钱粮,想让你知难而退回上海啊!”陆远表示同情。

马佐治咬了咬牙,坚定地说道:“不,我好不容易挣脱她的魔爪,我是不可能回去的!”

陆远微微皱眉,替他担心道:“那你接下来搬出学校,要租房子找工作,还要吃饭什么的,怎么办?”

“不是还有你吗?而且,目前我也只能依靠你了……”

马佐治深情地看着陆远。

“妈的……”

陆远欲哭无泪。

他掏出钱夹子,数了数,一共还五百七十八块。

他给马佐治三百五十块,给自己留了两百二十八块钱,因为周一还要出差去城厢镇。

他说道:“这些你先拿去对付一个礼拜。我下下个礼拜就发工资了,发了工资全给你。我回家啃老。”

“远哥,爱你!”马佐治就要上前去亲陆远,被陆远狠狠推开。

陆远气道:“招谁惹谁了,帮你当说客,还要搭上工资。关键那是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啊,人家第一个月的工资是孝敬爹妈,我特么的全孝敬你了!”

马佐治笑道:“所以爱你咯!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爹,不是,你是我爹!”

“不不不,不敢,乔阿姨太厉害了,不是一般人,不敢当你爹!”陆远被他没皮没脸给气笑了,说实话,相比乔阿姨,自己老妈简直就是菩萨在世。

随后找胖哥结了账,陆远又给邵刚打了个电话,这家伙正跟苏文艳在一起,准备下午去省图书馆看书蹭空调。于是,他拉上马佐治,也直奔省图书馆去和邵刚苏文艳会和。晚饭自然是蹭邵刚小两口的了。

……

周末两天过得很欢乐,但也过得很快。

周一大早,陆远背着个双肩包就出了门,直奔汽车南站。

到了车站买了票,可是左等右等,大巴都快发车了,还是不见洪刚的踪影。

陆远有些着急了。

虽然他没手机,但幸好他抄了洪刚的手机号码,随即他在车站的公用电话厅给洪刚拨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洪刚一听是陆远的声音,也是着急万分,说道:“哎呀,终于等到你电话里,小陆!”

陆远问道:“洪哥,什么情况?这边快发车了。”

洪刚说道:“你没手机,又没呼机,我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你,小陆。我也是急得不行!”

的确,陆远人在汽车南站,又没手机又没呼机的,除了他联络洪刚的手机,不然洪刚肯定是联络不到他的。

陆远问道:“出什么事了?”

洪刚说道:“我家岳母昨晚半夜突发心梗,送医不治,过世了。”

“啊?”

陆远虽然不认得洪刚家里人,但毕竟是同事,听到这种事还是挺意外和遗憾的,赶紧说了声:“洪哥,节哀顺变啊!”

洪刚说了声谢谢,然后有些抱歉地说道:“我刚跟单位请了三天的假,在家里帮着处理丧事。小陆,城厢镇那边我今天去不了。”

陆远哦了一声,发生这种事情肯定是出不了差的,一个女婿半个儿,岳母过世,洪刚怎么可能还能出差?

但这个业务是洪刚自己主抓的,他是跟着学习和帮忙的,如果洪刚不去城厢镇,他去了也是一头雾水,有些事情他过去也是抓瞎。

随即他问道:“那我现在退票,不去城厢镇了吧?”

“不不不,小陆,你要去,”洪刚说道,“郑科长早上电话里也说,咱们现在也趁热打铁,城厢镇走访厂家,拜访金盛家纺,宜早不宜晚不能拖。而且据我所知,孙越和罗大伟他们也在接触美乐家纺,不能被他们拔了二科开门红的头筹。这个忙你帮哥哥一把,当是哥哥欠你一份人情。”

陆远为难道:“洪哥,不是我不愿帮忙,我是担心没你主抓和张罗,我一个人过去也没用你。毕竟我还是个新人,好多东西也不懂。”

“这个没关系,小陆,方案是你草拟的,你也知道怎么操作,不懂的地方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手机随时开机的。”

洪刚说道:“而且我在城厢镇有个朋友,专门和家纺厂家打交道的,就是之前给我提供城厢镇厂家资料的朋友。你记一下这个号码133582744……到了城厢镇之后,你先打这个手机……对方姓卢,你就说是我的同事。诶,小陆,先不说了,灵堂摆好了,我得先进去哭下丧。”

陆远:“……”

嘟嘟嘟!

洪刚把电话挂了。

变成一个人去城厢镇出差了?

前天刚跟乔阿姨忽悠,马佐治要学会独当一面。今天就轮到自己开始独当一面了。

真是报应不爽啊!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陆远真的有些发懵。

“八点四十五分,前往城厢镇的旅客请注意了……”

车站开始广播,通知发车了。

陆远捏了捏手里的车票,直奔检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