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乔阿姨噶有腔调/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考察市场,走访厂家,挖掘客户,本来就是业务工作的基本操作,金盛家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陆远说道,“如果就因为这个就一怒之下,不和我们谈了,那我觉得就真得有的谈了。”

“嗯,有点意思,继续……”郑一鸣弹了弹烟灰,又抽了一口烟,示意陆远继续说下去。

“嗯,好,我们的方案是这样的……”

陆远脑海中稍稍做了整理,将他和洪刚的方案,娓娓向郑一鸣道了出来。

……

差不多到了十一钟的样子,洪刚和陆远才从郑一鸣的办公室里出来。

出来的时候,洪刚脸上的雀跃之色不予言表,显然是郑一鸣已经同意可他们的方案。

一回到二科的科室,洪刚就走到二毛子的位置,说道:“二毛,给我两张出差申请单,郑科长批了2天的出外勤,我和小陆要跑一趟城厢镇。”

虽然是说给二毛听得,但这嗓门儿,整个办公室都能听见。

不过胡英红正接着电话,孙越和罗大伟则自顾自在聊着天,貌似都没听见似的。

洪刚也不觉尴尬,从二毛手中结果出差申请单,走到陆远的位置,分了一张给他,让他填起来。

像杭三棉厂这种大国营厂,都有自己的出差制度和流程,不是说明天要出差今天订个票就能走的。首先要填一张出差申请表,告知上级领导出差的事由、时间、地点、归期还有出差的费用申请,尤其是费用申请要填写好几项,如交通费、住宿费、还有公关招待等其他费用。填好之后上交科室领导审核签字,再交由大部门负责人签字审批,然后转交人事部备档。

像他俩所在的销售二科,除了郑一鸣签字外,还要上交给销售办主任签字才能到人事办备档,但现在销售办主任的位置空悬着,又不可能让主管销售办的副厂长来审批这种科室的小申单,基本上就是由郑一鸣这个二科的科长一笔二签。所以,郑一鸣和销售一科的科长周大成,虽然都只是科室的科长,但手上的权限很大的,含金量远超其他部门科室的科长。

陆远也照着洪刚填好的申请表照抄了一份。

两份申请单交给了二毛,二毛直接就送去给郑一鸣签字,尽快帮他们走流程,不然人事部备档晚了,会影响陆远他俩的工资发放。

“小陆,今天周五了,今明两天你好好休息,周一早上,我们汽车南站集合。”洪刚心情愉悦,对陆远说道。

今天是周五,周末两天休息,所以他们的出差时间是下周一早上出发,下周二下午返程。城厢镇是萧山边儿上的一个镇,从汽车南站坐大巴也就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一天光往返的大巴都有十几趟。

“好,我先把城厢镇家纺行业的厂家名单整理一下。”陆远找出一册本地企业的黄页,翻查了起来。

洪刚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记事簿,翻到其中一页,伸长胳膊递给了他,说道:“我这有几个厂家的地址和电话,也是前几天我跟朋友打听到的,你也一并整理进去吧。”

显然这会儿他也不藏私了,在这个业务上,对陆远算是毫无保留。

陆远嗯了一声,接了过来,将洪刚记事簿上写得几个厂家的资料,一并抄录到自己的记事簿上。他准备整理抄录完,再交给二毛子,让他录入到电脑里打印出来。

现在电脑办公的普及率还没到以后人手一台笔记本的地步,整个二科室除了胡英红有一台老爷机外,厂办还配了一台电脑,专门给二毛子这个内勤工作人员使用的。电脑是方正电脑,配的人也不懂行,反正国企采购按好的来,所以配置还不错的,但是这网络就不行了。虽说不用拨号上网了,但这网还是卡得一逼,二毛子偷偷下过《传奇》,道士带着狗,走路一卡又一顿,一不留神,尼玛,狗卡没了……尤其是一打开网页,这游戏根本就没法玩。他宁可去网吧花钱玩,都不愿在办公室里偷偷玩。

所以这电脑平时他也只用来打印资料,聊聊QQ。整个二科,就陆远知道二毛子的网名叫风暴男孩,而且也就陆远知道二毛这小子最近在QQ上谈了个女朋友,叫水晶女孩。虽然没见过面,但QQ聊了快半年了,已经老公老婆这么叫着了。陆远问过二毛,为啥不见面?二毛说,怕见光死。

过了一会儿,二毛子找郑一鸣签完字回来了,陆远把抄好的资料交给了他,让他帮忙录入打印出来。

等他录完打印出来交给陆远,差不多也到了中午的饭点,一行人三三两两结伴去了厂办食堂。

……

五点半下了班,陆远被二毛拖着去了网吧。就是厂门口不远的那家网吧,以前的电脑房,步行五六分钟而已。

上了两小时的网,没玩传奇,和二毛打了两局CS,QQ上回复了几个同学的留言,同学群里和同学们水了一会儿天。基本上大家聊得都是毕业之后的一些动向和人生规划,有的继续考研,有的进了国营单位,有的努力在考公务员,还有的去了北上广去追逐人生理想。

总之,每个人的抉择不同,人生路也大不同,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

不过高思悦的头像显示灰暗,一直没有上过线,也没给他留过言。翻了翻大学同学群的聊天记录,好像也一直没有发过言。

倒是二毛的哥哥毛大庆看他在线,跟他聊了一会儿,这家伙还在义乌,还在摆地摊,但是陆远注意到,大毛的QQ签名上却显示:吉庆贸易总经理,欢迎各位老板合作。

摆地摊都这么牛逼了吗?

陆远暗暗佩服,听大毛神聊了一番他在义乌的见闻还是蛮有趣的,约好了等他回杭州,好好喝一顿,这才下了QQ和二毛准备回家。

回到家,已经是八点了。

老爸老妈不在家,给他留了饭,也给他留了纸条,原来今天周五厂工会组织工人晚上看露天电影,老两口去看电影了。这也是杭三棉厂几十年来的厂职工福利,每周五晚但凡不下雨,放一场露天电影。不过都是些老片,去年还在放八十年代的《庐山恋》呢,也就陆爸陆妈那代人才喜欢看。别说陆远、二毛这些小年轻,就是洪刚、孙越他们都不爱看。

他去厨房热了热饭菜,刚吃着,家里电话响了。

他以为是找老爸老妈的,一接起来,原来是马佐治打来的电话,马佐治在电话里吱吱唔唔地跟陆远说了他的事,想请陆远明天出来,见面帮个忙。

陆远想也不想,点头答应了下来,约了老地方见面。

一放下电话,陆远突然想起来,世界杯都快结束了,他们305几个人自从上次那顿饭之后,潘大海也回家了,他和邵刚、佐治就一直没有聚过了。他不由感慨,难怪之前有个学长说,离开了大学之后,意味着各奔东西,意味着各自忙碌,意味着渐行渐远,慢慢生疏。有些时候不是你不想保持联络,不想友谊长青,而是工作和生活让你不得不选择性地疏忽,直至被迫遗忘。

陆远暗暗告诫了一下自己,可千万别选择性地疏忽自己的好哥们,邵刚、马佐治他们都是外地的,在杭城工作生活就不容易,如果自己这个本地人都不去主动照应和关心他们,那这四年兄弟就真的白当了。

……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跟老爸老妈说了周一出差的事情之后,他就出了门。

马佐治这几天还住在学校宿舍里,下个月学校就要勒令他搬出305宿舍了。所以陆远还是和马佐治约了学校门口的老地方,胖哥饭馆。

学校放假,校门口的生意肯定是惨淡的。

陆远跟胖哥打了声招呼,就去了楼上的小包间,一开门马佐治已经在了。

包间里不是佐治一个人,还有他妈妈——马小乔,江湖人称乔阿姨。

乔阿姨画着淡妆,穿着旗袍,手上轻轻扇着小折扇,气质姣好地坐在正中间,不苟言笑地打量着陆远。

他和马佐治当了四年的兄弟,当然认识马佐治的妈妈,这上海女人,老厉害了。

他赶紧热情地上前招呼道:“乔阿姨您来了,可有日子没见您了,近来身体可好?”

说着,捧起桌上的茶壶,娴熟地给乔阿姨沏了一杯茶。

“小陆还是这么好白相,侬是给佐治这个戆大当援兵来的?那好噶,侬来帮帮忙,给阿姨评评理,好不啦?”

乔阿姨轻摇着手上的小折扇,说着一口地道的上海话,噶有腔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