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二毛子往事/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销售一科办公室的门口。

发际线略高的胖子指着自己 圆滚滚肉乎乎的脸,说道:“我是二毛子啊,陆远哥,我们家也厂办家属楼二区,你跟我哥是高中同学。”

“你哥是?”陆远的确看着二毛子有点眼熟,但一时真认不出他是谁来。

二毛子说道:“我哥是毛大庆,高中跟你一个班儿的,还记得不?”

“我天,你说大庆啊?那你是他弟弟二庆了?我记得你比我跟你哥小两届啊,读书那会儿矮瘦矮瘦的,你咋胖成这样了?”

二毛子这么一说,陆远就全都记起来了。

二毛子说的毛大庆,是他高中的同班同学,大家都是三棉厂的子弟,又同住在厂办家属楼二区,所以那段时间关系特别好。他记得刚上高一那会儿,他和毛大庆疯狂迷上了街机,一块钱五个铜板,他俩能玩一个下午,什么《恐龙快打》、《三国志》、《拳皇》,尤其是97版的拳皇,陆远到现在还记得,毛大庆最喜欢用草薙京,他最喜欢用八神庵。那段时间啊,真是玩疯了,连做梦都是“ ↓↘→↓↘→·A或C”这些连招。

他们俩称霸厂办街霸室那会儿,毛二庆就是他哥的跟屁虫,对陆远张口闭口也叫哥。因为他们家都有秃发的家族遗传,他爹毛祥发从陆远记事起,好像就是个大秃头,她们哥俩读书那会儿也是头发稀疏,发际线老高,所以毛大庆的外号叫大毛子,毛二庆的外叫二毛子。一呢叫着顺口,二呢的确毛发没几根,叫着叫着,一叫就这么些年,连毛二庆都自称二毛子了。

据陆远所知,毛大庆没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跟着亲戚去了义乌做小商品贸易,他在同学QQ群,听毛大庆说过。其实大家都知道,就是去摆地摊了。现在看毛二庆这架势,应该是也是没去读大学,高中毕业后直接进了三棉厂。

陆远还没问,二毛子自己就跟倒豆子似的,把自己的情况巴拉巴拉地讲了出来。听他讲,两年前他就高中毕业了,不过一直在家呆着无所事事。

二毛子他爸毛祥发是厂办招待所烧锅炉的,烧了几十年了。去年,厂办的锅炉房因为年久失修,锅炉水垢过多没有及时清理,导致锅炉小规模爆炸,幸亏是夜里,没有人员伤亡,就是值夜班的毛祥发被烫伤了腿。烫伤的也不算严重,不过需要养伤一两个月。毕竟这是厂里设备年久失修,没有及时更新换代,厂里要负主要责任。所以厂里不仅负担了毛祥发的医疗费用,还让他带薪养伤,后来还担心毛祥发乱说话,又委派了一个副厂长作为代表,拎着***去毛家慰问过。

毛祥发也是鸡贼,领导临走时客气地问他一嘴,有什么需要厂里帮忙的,尽管提。他趁势说自己年纪大了,想提前退休,希望自己的小儿子毛二庆能接自己的班进厂烧锅炉,继续为三棉厂服务五十年。

后来,二毛子就顺利进了三棉厂,接替了他爹的岗位,在厂办招待所烧锅炉。烧了不到三个月的锅炉,因为这小子会来事,嘴巴又甜,脑子也活,直接被厂办招待所的主任郑一鸣从锅炉房调了出来。一直在郑一鸣的手底下跑腿干活。

前些日子厂里调整,临时增加了销售二科,在中层干部中竞聘岗位,郑一鸣脱颖而出,直接从招待所主任的位置,一步跨到了销售二科科长的位置。招待所主任这个位置,除了买菜买肉进酒水的时候揩点油,领导们招待完贵客后,他打包一点好菜之外,真没什么油水,而且还是伺候人受气的活儿。销售二科科长的位置,无论是含金量,还是前途,都远超招待所主任这个位置,虽然都是厂里的中层干部,但中层干部也分三六九等。郑一鸣怎么脱颖而出,怎么受领导重用,厂办大楼里各种流言蜚语都有,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刚四十出头,素来不显山不露水的郑一鸣,这回是露脸了。

郑一鸣从招待所主任的岗位离开后,就带走了一个人,二毛子。因为二毛子脑子活儿,会来事,用着顺手。他到新组建的部门科室,需要这么一个用得趁手的人。

……

“所以啊,我早上听到郑科长说,人事办给我们二科分配了一个厂办子弟的大学生,也叫陆远的,我一猜就是你!再说了,咱们厂办子弟别看那么些人,真正大学生有几个?”

二毛子脸上颇为兴奋地说道:“远哥,以后咱们都在销售二科了,你可要多罩着我点。”

陆远轻轻用拳头擂了一下二毛子的肩膀,笑道:“你可是郑科长的第一心腹,跟前红人,你罩着我才对!”

“嘿嘿,哪有,哪有”二毛子捋了捋仅剩没几撮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就是一个跑腿的,我的关系还在招待所呢,以后能不能转到厂办大楼这边来,还两说呢。”

在二毛子他们眼中,厂办大楼的神圣和特殊地位,和陆爸陆妈他们是一样的。有朝一日,如果能把工作关系转到厂办大楼里,二毛子相信他爹毛祥发准备激动成脑梗。

陆远鼓劲道:“郑科长既然能把你从招待所调来销售科,说明你二毛子有能力。好好干,肯定行的。”

“谢谢远哥,哎呀~~”

二毛子突然一拍脑门,大声说道,“郑科长让我去买包烟,远哥,你进去吧,这几天一科二科都共用一间办公室,咱们二科的办公室还在调整,估计明天就能在五楼给我们调整一间出来。我先去买烟了。”

说完,一滋溜,二毛子飞快地下了楼。

笃笃笃~~

陆远再次敲了门,见着没有回应,就再次推门而入了。

一入眼内,好家伙,好大的一间办公室,这是三间人事科那种办公室打通的吧?

十几张办公桌横七竖八的摆着,每个位置都坐着人,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抽烟,有的在喝茶看报,有的在打电话,反正人声鼎沸,喧哗嘈杂,闹腾的不行。

陆远走到门口最近的一张桌子跟前,对着一个年纪差不多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问道:“你好,大姐,我是来销售二科报道的。”

这女人正对着一台奔腾586忙着扫雷,头也不抬地用手指了指大办公室的最里头方向。

陆远看了看,大开间最里头有六七张桌子连在一起,三四个年轻人正围坐在一个中年人身边,听他意气风发的指点着江山。

这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穿着体面的中年人,应该就是二毛子说的科长郑一鸣。

陆远走了过去,刚靠近就听着郑一鸣正讲道:“别看销售一科有十七八个人,咱们二科只有五六个人,但我们胜在全是精英,全是人才。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人才最贵!所以从今往后,销售二科不仅要以少胜多,还要做精做强!从今往后,我们二科……”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是新来销售二科报道的,我叫陆远!”

等着郑一鸣指点完江山,陆远微微一点头,自我介绍道。

“好了,我们最后一个战友也来了,咱们二科的人,算是齐了!”

郑一鸣将陆远拉进了目前大开间里,唯一属于二科的办公区域。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小陆,新来的大学生,人才,人事科专门给咱们二科分配的!”

郑一鸣向在座的几名二科同事介绍了陆远,又对陆远介绍在座的同事:

“来,小陆,我给你介绍一下咱们二科的同事!这是洪刚,原先厂工会的宣传干事,现在调配到我们二科。”

“这是罗大伟,以前在萧山区的杭二棉厂,就是现在的中汇纺织厂,也是杭二棉厂的老业务尖子。”

“这是胡英红,去年进的我们厂,英语讲得老好了,跟电视里讲得那么好。以后我们要做外国人的业务,没有英语人才怎么行?”

“还有这位,孙越,也是今年年初进得我们厂,以前在庆春路供销社干过,还拿过他们市供销社的先进。”

陆远看着自己的新同事,三男一女,有三十来岁的,也有二十出头的,大家都很年轻,脸上都透着对新科室的期翼和展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