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我们305的兄弟们啊/长在春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远在门卫室打了电话,约了邵刚、潘大海他们到老地方吃午饭,庆祝自己找到工作。

陆远口中的老地方,是他们学校门口的一家小饭馆,老板胖哥是个四川人,菜炒得不咋地,但人特豪爽,每次结账不是抹个零头,就是送他们两听可乐,吃了这么些年,陆远他们都吃出了感情。

读书那会儿,每个月生活费提前败光,断粮的日子里,他们305寝室在胖哥这儿没少赊账,美其名曰签单。

02年这会儿,杭州还没通地铁,出行要么公交,要么出租。陆远看了看瘪瘪的钱夹子,得了,把钱省下来请他们吃饭吧。

他们学校在文一路,从杭三棉厂到文一路,至少要一个半小时的公交。

好在杭三棉厂这边就有公交车站,来回公交班车多,陆远回家换了身舒服的衣裳,正好赶上了一趟公交。

等他坐到文一路学院路口站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到了胖哥这儿,吃饭的人不多,毕竟学校就要放假了,生意也自然而然淡了不少。

胖哥是个四十来岁油光满面的光头胖子,除了自己当老板,还自己颠大勺,一见陆远进来饭馆,热情打了招呼,指了指楼上,笑道:“201包厢哈。今天胖哥亲自下厨给你们炒几个菜。”

陆远笑着道:“可得了吧,说的好像你家还有第二个厨子似的。要有第二个厨子,你们家的炒菜这些年还能这么一如既往的难吃?胖锅!”

“草,你小子嘴巴比潘大海还损。”

胖哥一脚踢在了陆远的屁股上,笑骂道:“他们几个都到了,上去吧,一会儿我上来跟你们哥几个喝一杯。”

陆远说了一声好,上了二楼。

当他推开二楼的雅间儿门,潘大海、马佐治正在聊着这两天的世界杯,邵刚靠着窗边,双手摊着报纸正在认真看着报。

陆远发现邵刚今天穿得挺正式啊,大头皮鞋白衬衫黑西裤,外加头发打了摩丝,发型油光锃亮的。

陆远走了过去,一把抢过邵刚正在看的报纸,逗贫道:“我擦,邵刚同学,庆祝我找到工作,也不用穿得这么隆重吧?”

“你滚,谁替你庆祝了?我是今天下午要去公司正式报道。顺道蹭你一顿饭。”邵刚夺回报纸,摺叠收了起来,找了位置坐了下去。

陆远知道邵刚之前找了家私企,这家公司专门做多晶硅太阳能板设备销售的,这些年一直喊着环保环保的,所以多晶硅太阳能板的市场行情挺好的。

邵刚是上个礼拜面试的,之后一直让等通知,今天公司人事部正式通知他入职。

“没想到啊,今天咱们305是双喜临门。”陆远替邵刚开心,对着那俩还在聊球的家伙说道,“嗨嗨嗨,别聊了,你俩,世界杯能当饭吃,能给你俩发工资啊?”

“远子,亏你还是铁杆球迷呢。铁杆儿的觉悟呢?足球是能和工资相提并论的吗?我们聊得是球吗?是爱! 你这人,俗!”潘大海对得起他的名字,身宽体胖像大海,剪了一寸头,头皮都快晾在外头了。用陆远的话讲,再过上几年,再圆润上几斤,潘大海穿上一件褂子,再来一双他们老北京内联升的布鞋,手上再盘上一串油腻发亮的小叶紫檀,走哪儿跟人说祖上,到哪儿跟人说文化,那绝壁是一副上好的骗子胚。

上个电视往那儿盘腿一坐,给电视机前的大爷大妈们推荐推荐蚂蚁神,红毛药酒什么的,保准一忽悠一个准儿。

陆远冲潘大海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们工薪阶层子弟能跟你比吗?你这毕业了,过几天就回北京啃老,我们呢?还得在杭州为早日达到小康生活而奋斗!”

“妈的,你现在是越来越贫了啊,陆远。谁回去啃老了?我这是回去继承祖产,下回背不住你们来北京了,还能看到我在北京西站拉客呢。”

潘大海是北京人,他爹年轻那会儿脑子活儿,赶上改革开放的春风往北吹,先是开小巴,后来开出租,奋斗了十几二十年,在北京置办了十几辆出租车的业务。所以潘大海是他们305最富裕的一个,也是他们其他三人经常打土豪的对象。

“邵刚明天就搬走,海哥你过两天再一走,这整个305宿舍空空荡荡的,就剩我自己了。”马佐治有些惆怅地说道。

陆远笑道:“佐治,你也剩不了几天了,估计这世界杯一结束,宿管阿姨就要赶人了。你想好了没?是先回上海陪你妈妈呆段时间,还是留在杭州找份工作先?”

“我妈妈让我回上海,不过我想留在杭州,远哥,你帮我出出主意呗?”马佐治有些纠结。

马佐治是305宿舍里年纪最小的一个,依着年纪,邵刚是80年的,排行老大,潘大海和陆远都是81年的,排行老二老三,马佐治是82年的,排行老四。

马佐治和陆远他们的情况不一样,陆远是本地的,潘大海是北京的,邵刚是来自西南山区的,虽然邵刚他们家在农村,但好歹都是内地同胞。

马佐治不一样,他爸爸是我们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第一拨察觉到商业机会,从台湾到内地办厂的台湾人。要知道,我们国内对台胞的政策向来都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像他父亲那种第一拨响应号召的台胞。

他妈妈叫马小乔。小乔小乔,一看就是个美女的名字。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马小乔当年可是马佐治爸爸厂子里的厂花,接下来就是琼瑶式的剧情了,他妈妈和他爸爸好上了,但是他爸爸在台湾又有自己的家庭,是个有妇之夫。所以从马佐治生下来的那天起,他就注定是个悲剧。

他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父母在一起的天伦之乐,从小在学校的档案里,父亲一栏就是已逝。连马佐治这个名字,都是他妈妈的姓,加上他爸爸的英文名字,作为一种象征意义。

在他十岁的时候,他父亲回台湾,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连个遗嘱都没留下。不过貌似台湾那边已经察觉到了马佐治和他妈妈的存在,他们带着一群家族中人漂洋过海来到内地,变卖了内地的工厂,结束了马佐治和他父亲仅有的联系。

马佐治不知道妈妈跟父亲的亲戚们都聊了什么,对方给了妈妈什么样的补偿,最后他只记得妈妈告诉他,从今往后他就姓马,父亲已逝,只有妈妈。

不过马佐治虽然是单亲家庭长大,但好在妈妈是个伟大的女人,从小给了他一个有爱的成长。所以马佐治并未觉得自己是个私生子,就矮人半截儿,尤其是这些年,社会的风气和人们的思想都得到极大的解放,我们的社会充满了包容,还有理解。

不过也恰恰因为是单亲家庭,马妈妈含辛茹苦一个人将马佐治养大,所以她对马佐治除了浓浓的母爱之外,还有威严的父权,所以马佐治对妈妈,一直有着天然的畏惧。

不过这一次毕业后的去留,他想对妈妈的权威发起一次挑战。

……

这时服务员把菜上的差不多了,陆远招呼大家伙坐下,他自己选了对门的位置。因为约定俗成,这个位置负责买单。

服务员送了一瓶啤酒上来,说这是他们老板送的。

潘大海一听,龇牙笑道:“我就说着胖子蔫坏,每次我们四个人来,不是送一瓶啤酒,就是送两听可乐。这四个人咋分?这孙子,就想着咱们买酒买饮料。”

“哈哈哈……胖哥的生意经,就是这么可爱。”

陆远笑着对服务员招招手,说道:“给我们提一件雪花上来。”

“雪花大绿棒子好,怂人乐,怎么喝都不醉。”潘大海笑道。

邵刚叫住了服务员,让捎一听可乐上来,下午要去新公司报道,他可不敢喝酒。

等着酒菜都上来,陆远提议道:“大学四年,我们亲如兄弟,现在就要毕业了,哥几个,走一个?”

“走一个!”

“干!”

“来,喝一个!”

四个人从大一到现在,真是一起旷过课,一个踢过球,一起通过宵,一起打过架,就连泡妞都一起出谋划过策。

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这种感情,陆远觉得这辈子不会再有了。人生寥寥,只此一次。

现在要分开了,说舍不得,那是轻得。说万分舍不得,那一点都不重!

一番碰杯换盏,一番风卷残云,胖哥也拿着一瓶啤酒上来,要敬他们哥几个,说是感谢他们这几年照顾生意。

陆远笑道,与其说是他们照顾胖哥生意,不如说是胖哥为人仗义,帮他们熬过了无数个断粮的日子。说胖哥家的炒菜难吃,这大学周边的饭馆谁家不难吃?有时候不由自主来胖哥家聚餐,那吃得已经不是饭,是感情,是人情。

说到激动处,胖大海和胖哥俩人直接互相吹了一瓶,将气氛掀至了**。

临了,他们还一起约定,每年都要来胖哥家的饭馆聚一次餐,让胖哥做个见证。

胖哥摸着大光头,非常豪爽地说那每年的聚餐,统统免单。

潘大海使坏,让胖哥今天就免单,胖哥连说不行不行,今天可是买卖,免单的话媳妇非挠死他不可。

甩媳妇儿锅,是胖哥的看家本领,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一会儿,服务员来催,说是来客人了,等着胖哥下去厨房炒菜。

看着胖哥离开,陆远心中浮起淡淡忧伤,每年在胖哥饭馆一次的聚餐,恐怕终究只是个愿景罢了,因为这两年城西文教区这一片都在搞建设,很多高校的大片地皮被卖掉,搬去了城郊的新校区。像胖哥饭馆这种小店小门面,基本都在清理重建序列,再过几年这一带恐怕要么被整改了,要么被吞噬成一个又一个的购物广场,至于胖哥饭馆,只能消失在杭师周边饭馆的历史长河中了。

……

滴~滴滴!

楼下几声清脆的喇叭声,将陆远从缅怀中惊醒,邵刚拿着纸巾擦了擦嘴角边的油腻,站了起来对陆远他们说道:“文艳来接我去新公司报道了,哥几个,先撤了哈!”

文艳是邵刚的女朋友苏文艳,也是比陆远他们大一届的学姐,目前在幼儿园当幼师。

在杭师读书那会儿,邵刚用了几首酸的老掉牙的情诗,连一顿肯德基都没请,就追到了苏文艳。这让潘大海和马佐治他们好是一阵羡慕。

陆远和潘大海他们几个从窗户探出脑袋,果然,披肩长发的苏文艳,穿着一袭花格子的连衣裙,骑在一辆电瓶车上,又摁了两下喇叭。

见着雅间窗户上的几颗脑袋,苏文艳抬起头用手虚遮着眼睛,娇声喊道:“陆远,让邵刚快点下来,一会儿要迟到了。”

“文艳,你这二十四孝女朋友,太到位了。你说当初我为啥就不能为了你这棵小树,放弃整个森林呢?”潘大海口花花地调侃道。

苏文艳笑道:“潘大海,你知道为什么你追了我们系十几个女生,都没追到吗?”

“为什么?”潘大海也想知道,论条件,他自觉比邵刚只有好,没有差啊。

“因为未老先油!”苏文艳咯咯一阵笑得花枝乱颤。

“靠!又埋汰哥!”

潘大海自取其辱,又坐回原位喝闷酒了。

苏文艳对陆远喊道:“陆远,你跟邵刚一起下来,有人托我给你东西。”

“好嘞。”

陆远让马佐治他俩先坐,陪着邵刚下了楼。

楼梯道理,陆远揽着邵刚的肩膀,问道:“看文艳对你这架势,估计快见家长了吧?人都说大学恋爱一到毕业就是见光死,你俩这是要修成正果啊。”

邵刚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她父母还不知道我俩在处对象。”

陆远微微皱眉,问道:“怎么了?文艳不愿意?”

邵刚摇了摇头,说道:“她倒是愿意,关键是她父母要她找的对象是杭州本地人,她父母担心女儿嫁到外地。你说我一外地的,去见她父母,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也对,”陆远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说道,“她们家就她一个独女,如果嫁到千里之外去,她爸妈肯定不愿意。不过你外地怎么了?你不是说要在杭州落户吗?在杭州买了房,在她父母眼里,是不是外地根本不重要。”

“我知道你说的理儿,”邵刚又叹了口气,说道,“你是知道我们家情况的,前些年我们家为了供我读大学,把能借的亲戚都借了个遍,村里别家这两年都盖了新房,就我家一屁股债,住着那个冬天穿风夏天漏雨的破瓦房。现在我毕业,想着先挣些钱贴补贴补家里,现在又想着未来要在杭州买房,诶,有的时候总觉得命运对我特别不公平,你看马佐治,虽然是个私生子,但从小的家境是优渥的。再看潘大海,人毕业了根本不愁工作,回家啃老舒舒服服的,还有你……再看看我,这么努力,你们在通宵打游戏的时候,我在看书,你们在翘课去看球赛的时候,我在看书……”

“打住打住,邵刚!”

陆远突然正色道:“这么丧气的话,可不是我认识的邵刚同学说的。你可是咱们305最励志的人!别看大海、佐治他们家境比你好,但是他们都一直敬佩你敬重你啊!因为你一直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从贫瘠的农村走出来,一步一步地改变着自己的命运。我们虽然决定不了我们投了一个什么样的胎,但是邵刚,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哪怕穷其一生!不是吗?”

“改变自己的命运?”

邵刚呢喃了一番,随即一扫眉宇间的阴霾,又恢复了之初的爽朗,拍着陆远的肩膀,朗声道:“陆远,你说得对,我邵刚,就是要一步一步改变自己的命运!我还要改变我弟弟妹妹的命运,还要未来我孩子的命运,让他们能投一个好胎!”

滴~~滴!

苏文艳的小电驴又响了两下。

哥俩聊着聊着,到了饭馆门口,苏文艳急道:“你俩聊什么呢?有什么话,大学四年还没讲够啊?”

陆远哈哈一笑,说道:“文艳,你们女人不懂男人的兄弟情。这做兄弟,四年怎么够?要用一辈子去处!”

“别把我们家邵刚带歪了就行。”

苏文艳从布包里拿出一个信封,粉红色的,递鼓鼓囊囊的,她给了陆远,说道:“喏,这是高思悦出国读研前给我的,让我等她出国一个礼拜后,再转交给你。我没打开看过啊,不过不是钱,应该是什么资料,还粉红色信封装着,搞得跟情书似的。你俩什么情况啊?”

“高思悦?”

陆远的思绪又回到了大学时光,那个和他一起打游戏一起称兄道弟的高挑女生,那个总穿着背带牛仔裤小白鞋,一起喝大酒的马尾辫女生。毕业那天晚上喝大了,哭完闹完之后,就一直不跟他联系了,这都过去一个月了。

突然,他面色微微一变,惊道:“等等,你说高思悦出国读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