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演修行阵法/雪狐乾坤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顿时,这偌大的擂台被奇异的上古字符布满峰体,黑褐色流体如同密密麻麻的锁链相互衔接,龙飞凤舞。

琦勇义速度奇快,而这字符链条则更快!

焰彻山林之火泯灭一截,这字符便重生一截!

轰!

天演修行阵法大功告成,童焚驱身而起,暗忖道:“只剩下半丈距离,差点儿……你就攻过来了!吁……”

正见琦勇义撩着赤练蛇之火挣扎在符印当中,荆天棘地。

火舌腾升,符印覆盖,火舌衍射,符印拦截。

此起彼伏,气势磅礴。

琦勇义进退无所,无意识下对峙着滚滚而来的卍印黑符,纳履踵决。

好符印,不是水,却有着水的形态,潮落有致,汹涌澎湃!

唰!

琦勇义抛出炙热之焰,削开卍印。火苗好不容易探出头,刚要张牙舞爪,排山倒海的符印却又抵住。

嗤!

火焰虽未被湮灭,但是却被符印整个包裹,再难翻腾。

童焚嚷道:“幸亏我习得天演修行大阵,不然还真没法对付你!”瞪着谨慎的双眼,“待它将你的灵力彻底消耗,再解决你,就容易得多了。”

观众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哪里见过这等阵仗。

轰!

火起!

焰彻山林窜出多高,似要爆破,刚溅洒出火苗,符印紧随而至。

琦勇义面对着云奔潮涌的符印,渐渐地彰显出狂暴。

难缠的符印扼喉抚背,着实叫琦勇义的大能“付诸东流”。

渐渐地,琦勇义于狂暴中癫疯起来,乱砍乱劈。他白着眼,散着发,歪倒倾栽,或挑剑扎去,或云剑挥火。

毫无起色。

半晌,琦勇义疲惫了……这先前抵在外围的符印再无火势阻拦,便迅速的像蚁群一般聚拢漫来,密密麻麻。

叽叽喳喳……

即便是处于魂魄醉倒的情形下,琦勇义也大显出惊慌失色,魂耗神丧。

咕嘟嘟……

符印终于逮住了琦勇义的下躯,若攀藤一般蜿蜒吞噬。

不一会儿,黑色的符印与链条相互成为犄角,将琦勇义裹得若蝉蛹一般密不透风!

嗡!

巨大的噪声由密度极大的灵印传来。

咣!

能量爆浓缩坍塌的一瞬间,遽然朝外弹射出来炙热的高温!

轰!

烟雾滚滚,朦朦胧胧!

突然,乍亮之光彻底冲破尘雾,散射出来!

咣!

一圈圈的能力波方才若水波般,急剧地澎湃出来。

咚!

天震地骇!

眼见即便是童焚都不敢直面这冲击波的撞击,跃起身,朝外空一跳,仍目不转睛地盯着巨大的磁暴现象咂舌道:“这就是琦勇义的力量吗?我自愧不如!”

轰!

又是一截连锁爆破顿出,童焚一掩面,甩出月牙光刀,骤然提升了退后的速度!

黑影尘雾上空,却是白滚滚的烟长出冰槐的伞状样子擎天。

骇然之极!

啊……

巨大的爆破声覆盖了看客的恐怖惊吼!

这近距离的陡崖上,居然瞬间丧生了许多雪狐,哀鸿遍野!

震声过后,余音响彻不绝,那看客的双耳犹如受着鼓槌不断地敲打,隆隆不绝!

惨景近处,安有完卵。

片刻的寂静,空前绝后地响起了琦柳烟的哀声,“爹爹!”

“呃!”僵硬的琦勇义焦黑一身,不知是死是活!

噗通!

琦勇义栽倒于地,奄奄一息。

邪姬帝妃凌空而来,一望远在峰外的童焚,喝道:“冰城琦勇义对战太极徒童焚,童焚先逃离出场,琦勇义再昏厥于地,此战的胜利者是琦勇义!”

童焚一听邪姬帝妃的宣布,脑袋瞬间若炸了一般,舌桥不下。

“爹爹!”琦柳烟悲痛欲绝!

“爷爷!”琦白心急如焚。

“大哥!”流猿被吓得魂飞天外!

“大族长……”

突然,这群人一窝蜂地蜂拥擂台,火急火燎。

胤严肃道:“鬼帝!”

罗弋风吓出了冷汗,还未从耳鸣中缓过神,一愣……他虽然看向胤,但依然默不作声!

胤一瞅莫莹,示意罗弋风赶紧叫莫莹去施救。见鬼帝动也不动,卡咝丽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同莫莹去施救!”

罗弋风一抖,才从失魂落魄中醒来,瞅莫莹就在身边,拽她胳臂就在人潮上跃飞!

他见琦氏一族等皆焦急万分,自言自语道:“一定要赶上啊!”遂降落在擂台临近的崖山,推莫莹去诊疗。

才有童焚飞下来,欲同邪姬帝妃辩解,“这不公平!”童焚摔着双臂,“你也看到了啊!刚才那种情况我若不逃离,下场和琦勇义一样!”

邪姬帝妃上挑魅力的眼黛,反问道:“所以你输了啊?”

“明明是我的符印将他焰彻山林压制!”童焚一揽胳臂,示意看客均都历历在目,“你不能如此偏袒。”

邪姬帝妃环顾看客,轻声道:“你看他们的眼神,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童焚一怔,朝下边远眺,瞥见观众的确是眼露凶光。

邪姬帝妃看童焚杵在当下,一动不动,说道:“他们的家人在这次意外中丧生了,你说!他们把仇记在谁身上!”

童焚兀自仰天大笑:“哈……”极度不服气,“邪姬帝妃!这只是意外!再说!若不是琦勇义丧失理智,这磁暴怎么可以产生!难道你们雪狐就是这样主持比赛的吗?须知,比赛就是比赛,该残酷的就必须得残酷!”

“可是!”邪姬帝妃有些不耐烦了,“你终究是坏了规矩,先脱离战场!”

“这只能怪你们设置的战场太小!”童焚扯着嗓门吼道,彻底将邪姬帝妃的莺声燕语压制,“邪姬帝妃!你敢如此向着冰城!”凌去杀意。

“童焚!”邪姬帝妃一扭秀肩,相叠在腰部革带前的柔荑用劲儿地相互一握,“童焚!即便我被封印!你以为你可以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吗?”

“呃!”童焚大惊,背脊当即凉却,“这灵压!”

无形的灵压笼罩着童焚,驱使他不能呼吸,双腿不稳!

童焚即便是靠着自身的灵力强行扛着软松的双腿,也抵不住邪姬帝妃的这种绝对压制!

噗通!

童焚跪在邪姬帝妃面前,再无一点大嚷大叫的模样。

“什么!”童焚暗忖道:“这就是连胤都无可奈何的灵压吗?”

邪姬帝妃一偏冷酷的眼白,瞪道:“服吗?”

童焚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窒息的他投去无声的征讨——不服!

“咔擦!”

好端端的锋面突然皲裂,童焚伛偻的躯体始终都保持着蜷缩的概貌,压迫岩石。

童焚神识一动,心中计较道:“我太极徒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屈辱,即便是天,也不敢这般小觑我太极徒!哼!今天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要抗争一番这举世无双的邪姬帝妃。”

当即,童焚暗蓄着灵力,几可要唤出雪姬剑!

噌碐!

剑影一晃,斩击袭来!

邪姬帝妃一惊,散了灵压,退后一丈!她投以敌意的双瞳盯着五极!

五极劝说道:“童焚!不急!这不还有我吗?”

童焚一愣,饶是想起来今天更为重要的联盟大计,忍气吞声道:“是!今天是我输了!”抬步一踮,嗖地在五极侧身落脚,只说道:“剩下的看你了!”

五极诡异一笑,凌空同邪姬帝妃对视道:“邪姬帝妃!十四战!冰城得利最多!这第十五战是该我出马了!”

邪姬帝妃一瞅五极的确已经同上次大不相同,先缄默不语,闭上秋水剪瞳,感觉着五极的气息!

“砰……”邪姬帝妃使得炁同步心跳,暗忖道:“五极现在的实力……”一怔,大感五极的确已经融合了石玉瑄,诧异,“他果真创造了石玉瑄!”

五极睥睨道:“我女娲之肠连连败利,我嫌麻烦……我瞅这天下豪杰,均属冰城较多,咱们来个痛快!我直接对阵冰城如何!”

邪姬帝妃还是不语,自思道:“胤!你们该如何处置!”瞥着泛着晶莹之光的炯炯之目暗观所向门动向。

所向门正要跨步上前,有胤拦住他,并摇摇头道:“不急!”

五极半空一云道本虚无雪姬剑,嚷嚷道:“冰城的各位朋友,我并不介意以一对十!”瞅一瞅邪姬帝妃,狂妄道:“就像十四人大战邪姬帝妃一般也并无不可!”

邪姬帝妃紧蹙双眉,说道:“你是为了联盟还是为了挑衅!”

五极昂首阔步,一踏乾位,喝道:“在下并无此意!只是冰城获胜的场次太多!我也嫌落后太多!只有这样才可以尽快地持平他们!”

邪姬帝妃严肃道:“五极!莫要目空一切!”

这时,女娲之肠的垍恢复了大半,朝邪姬帝妃喊道:“邪姬帝妃!虽然我是女娲之肠的一员,但是看这五极也甚是不爽!叫冰城一拥而上地教训他吧!我是没有这个能力,否则!我铁定要上去跟他大打出手!”

垍不管童焚和珂的异样目光,继续说道:“五极!就是你这嚣张跋扈的模样让我等心中对你有很大的成见!”

五极朝垍一看,并不惊讶,再笑笑道:“呵……是垍啊!”饶是自说自话,环顾自己一圈,“我这身真正的皮囊终于恢复了巅峰之状,”闭上双目,“我感觉到了它的回应!”瞬间睁开眼睛问邪姬帝妃,“就是那种感觉!对吗?”

邪姬帝妃从容不迫,好似看破霸业,回答道:“五极!这般的你,可能就是下一个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