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不屑?/全职国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兴河也有些纳闷,卓向民这是怎么回事?

宁州和甘州相邻,西北省份,相对来说中医名家要比南方省份少一些,秦州、甘州、宁州几个省份,有名的中医名家也就那么多人,卓向民并不是第一次来蓝中了,皮兴河还和卓向民打过几次交道,这老头挺好说话的呀,怎么今天是这个态度?

之前皮兴河给方寒解释,主要是担心方寒误会什么。

方寒毕竟年轻,他请着人家方寒过来,结果还有一位老前辈,这岂不是对人家方寒不认可?

就像程云海那次一样,皮兴河叫方寒来一个为治病,一个为交往,又不是为了得罪人。

除却这个原因,方寒是郭文渊的学生,叶向云的师弟,在杏林界也算是师出名门,卓向民没必要对方寒这个态度吧?

既然卓向民冷着脸,方寒也没心情热脸贴冷屁股。

对于上年纪的一些中医人,方寒一直都是比较尊重的,可这个尊重那也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上的,我对你尊重,你对我爱答不理,那我就没必要尊重你了。

“方医生,要不咱们先去别的地方看看?”

陈远很会察言观色,很是适时的对方寒道。

“嗯,行。”

方寒点了点头:“陶老,皮主任,那我们先去别的地方转转,您这边忙完了再招呼我。”

说着方寒转身就打算走。

皮兴河也没拦着,既然不愉快,那就没必要在一起了,分开更好一些。

这边卓向民先看,等卓向民走了,再让方寒过来。

只是方寒正打算要走,卓向民却开口了。

“既来之,则安之,怎么,看到我老头子转身就走,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方寒转过身,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这老头有病吧?

还好方寒今天过来带的是陈远,陈远相对老成持重一些,暂时倒是没说话,这要是江枫的话,或许直接就怼上去了。

“卓老,您和方医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皮兴河急忙打圆场,他看出来了,卓向民好像对方寒有意见。

“倒也没什么误会。”

卓向民语气平淡的道:“不仅没误会,我这两年也没少听说郭老收了一位关门弟子,水平不错,全国名医,中西医皆通,打着中医的旗号,四处卖弄,做飞刀,做手术,心脏也敢切,是脑袋也敢劈,忙的是不亦乐乎啊。”

方寒听出来了,这是遇上卫道夫了。

华夏民族历史源远流长,这是世界其他民族都比不了的。

可同时,也正是因为华夏民族历史渊源流长,所以根深蒂固的思想,从古至今的一些观念对一些人的影响也比较深。

特别是近代,清末时期西方国家都已经开始改革的时候,华夏还在闭关锁国,之后百年战乱,民众开智,全民教育其实还要在建国之后。

满打满算,全民教育到现在,时间其实并不算太长,年龄在六七十岁这个年龄段的人,大多数人其实是没有接受过什么正规教育的。

所以对一些老人来说,老规矩特别多,之前的一些老思想都还在。

中医人虽少,内斗却不少,流派却不少,各种各样思想的人都有,思想开放一些的,郭文渊、罗元辰等人,都是比较开明的,思想保守一些,关宝成之前都是顽固派的。

这位卓老,很显然又是一位顽固派。

在一部分中医人看来,外科手术,什么肝切除、脾切除、胃切除,特别是器官移植这些,那就是反人类的。

现今社会虽然没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说法,可中医人讲究以人为本,一刀切的观念在很多中医人看来都是草率的,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哪儿有问题就切哪儿,简直就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是,切了之后患者的一些病变暂时是解决了,可之后呢?

西医讲究治病,中医其实更讲究治人。

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这句话出自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很多人都听说过这句话。

古代的很多谚语,很多名言,到了现代其实都有各种各样的解释。

单从字面意思理解这句话,其实是有些偏的,这句话的全文应该是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又日上医听声,中医察色,下医诊脉。又日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

从整体来看,对照前后,其实这句话和国家没什么关系,说的还是治病救人。

中医认为,一个人的疾病和生活的环境等各方面是息息相关的,上医医国,更为准确的说其实就是改善大环境,属于中医治未病的范畴,中医医人,则是以人为本,遇到病症,整体思考,下医医病,则是单纯针对的某种疾病。

这个说法其实和扁鹊大哥二哥三哥的故事差不多,扁鹊说自己名气大,其实是因为自己治疗的只是人们能看到的病症,病症已经爆发了,所以人们感受深,觉的他水平高。

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少中医人其实都把西医划分为下医之列。

患者来了,什么病就治疗什么病,针对病症为主,至于预后,后遗症,对患者生活的影响这些,自然是靠后站的。

西医瞧不起中医,觉的中医是欺世盗名,一些厉害的中医人也瞧不上西医,觉的西医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诸如此类的矛盾并不多见。

像方寒这种,中西医皆通,特别是还擅长外科手术的医生,在一些中医人看来就是离经叛道了。

“卓老说的不错,还好现在是新社会,我们方医生也遇不到曹操,要不然这脑袋还真不敢随便劈。”

方寒还没说话,陈远是忍不住怼了一句。

“你.......”

卓向民被陈远怼的差点噎住。

他嘲讽方寒做这个手术,切那个器官,结果陈远直接怼了一句曹操,这可不是随便怼的。

曹操和脑袋,自然离不开华佗。

现在一些中医人,一方面反对一刀切,诋毁外科,可另一方面却又把华佗奉为中医名医,祖师爷一类的存在。

华夏历史上出名的名医相当多,但是最出名的则是三个人,扁鹊、张仲景、华佗,其他诸如孙思邈、葛洪、叶天士这些人哪怕在水平方面或许并不比扁鹊华佗三个人差多少,可就知名度而言却差了不少。

扁鹊、张仲景、华佗三个人等于已经破圈了。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称赞一个人的医术,都喜欢用,华佗在世,扁鹊重生,医圣在世这样的称呼,张仲景这个名字或许没有华佗扁鹊知名,可医圣,放眼历朝历代,也只有张仲景一个人能被人称之为医圣。

而华佗给人最大的印象是什么,那就是外科。

刮骨疗毒,麻沸散,给曹操开颅不成被杀,这些都是人尽皆知。

凡是了解华佗和张仲景的人都知道,华佗擅长外科,张仲景擅长内科。

而华佗的外科水平在某种程度上讲,其实已经算是现代外科手术的先驱和鼻祖了,虽然没有现在外科水平那么成熟,可敢为天下先,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让华佗名垂青史,万古流长了。

卓向民嘲讽方寒,陈远一句怼的,卓向民有些没法接话了。

“竖子岂能和先贤相提并论。”

卓向民气呼呼的回了一句。

“华佗也是肉体凡胎,卓老又怎么能肯定我们方医生将来的成就就不会超脱华佗呢?”

陈远非常客气的质问道。

“呵呵!”

卓向民冷笑两声,不想和陈远多费唇舌。

方寒都没开口,他和方寒带着的小医生争辩,反而显得跌了身份了。

“我算是明白了。”

陈远笑了笑道:“怪不得卓老听过我们方医生的事情,可我和方医生之前却对卓老您一无所知。”

“你怎么和卓老说话的。”

卓向民带着的年轻人出声呵斥:“卓老学医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卓老是你们能评判的?”

“道无先后,达者为先,学医早不代表就水平高。”

陈远却没有对着卓向民和青年,而是笑呵呵的问皮兴河:“我们江中院比我们方医生年龄大的人多了去了,可水平比我们方医生高的却没几个,皮主任,是这样子吧?”

皮兴河那个尴尬,僵硬的点了点头。

心说这卓向民吃错药了还是怎么回事。

你不管怎么样,和人家方寒没仇,至于吗?

“水平高低,不是你们说了算的。”青年反驳道。

“可我们方医生是全国名医,据我所知这两届全国评选的八十位名医,好像没有卓老吧?”陈远笑呵呵的问。

“卓老那是不屑。”

“为什么不屑?”

陈远依旧带着笑,显得很是平淡,就像是和人正常交流辩论一样:“据我所知,我们江中院的薛子林薛主任、廖一鸣廖主任,我们江州省的汤于权汤老,秦州省的叶向云叶老,这些人都是全国评选的名医,卓老这个不屑,是不屑于谁?”

不屑?

名医评选第二届也就方寒阮云飞三位年轻人,第一届三十位名医,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不屑?

陈远都想笑。

陈远说话没有江枫那么锋芒毕露,盛气凌人,一直都是笑呵呵的,可说出的话却让人反驳不得,每句话都能抓住重点。

卓向民嘴角抽搐了两下,强行绷着脸,强自镇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