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最后的面子/全职国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主任,出去啊。”

胡镇泉换了衣服,和儿子一起搀扶着爱人出了住院大楼,一路上有碰到的医生护士都很是客气的打着招呼。

“嗯,出去一趟。”

胡镇泉点着头。

“胡主任,您这是?”

何永宏刚进门,正好就碰到了胡镇泉,急忙打招呼。

“去趟上丰。”

胡镇泉对何永宏也不隐瞒:“这不没办法吗,已经十天了,你嫂子还是没什么起色。”

“那胡主任您路上慢点,注意安全,上丰那边是哪家医院,要不我让我们家老二帮您安排一下?”何永宏拍着马屁。

“不用了,就去中西医结合医院,我已经联系了你们家老二了。”

胡镇泉伸手拍了拍何永宏的肩膀,道:“老何啊,我不在这几天,科室这边就靠你了,盯着点,不要出什么事。”

“胡主任放心,我一定帮您盯着,有什么事及时给您打电话。”何永宏点着头。

“好,那我就先走了。”胡镇泉满意的点了点头,和儿子搀扶着爱人到了车子边上,上了车,车子缓缓而去。

何永宏看着远去的车子,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这是何必呢,当时要是不那么嘚瑟,帮人家马保平接收几位患者,方寒可能还能多留几天,或许也就没这档子事了。

现在去上丰,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好,这要是看不好,或许还要去江中。

早上胡镇泉是找何永宏要了他们家老二的电话,不过何永宏并不知道方寒就在上丰市。

胡镇泉的儿子开着车,胡镇泉在后面陪着自己的爱人,一边打着电话,先打给雷军锋。

既然去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病房肯定要提前安排好的,有熟人自然不用过去再挂号排队什么的,这也算是便利了,这要是普通患者家属,今天去,还真不一定能挂的到号。

电话响刚响,然后就被人挂断了。

胡镇泉眉头一皱,再打,依旧被挂断了。

“难道雷军锋在开会?”

胡镇泉自己也是医生,倒是没生气,也没多想,内科医生不需要手术,不过一些会议还是不能随便接电话的。

想了想胡镇泉又给何文宏打了过去,依旧是电话刚响就被挂断了。

这会儿雷军锋和何文宏哪有心思接胡镇泉的电话,他们两人都是看都没看,手机都没拿出来,就直接挂断了。

“雷军锋,你好歹也活了五十来岁了,难道真不要脸了,今天就打算把你这一张脸仍在地上使劲踩了?”周主任嘲讽道。

“雷主任,差不多就行了,你这是吃了枪药了?”魏庆民也眉头一皱。

人家方寒刚才解释了那么多,其实已经算是很给雷军锋面子了,魏庆民是真的有些看不过去了,这要是换了他,解释个鸡毛啊。

“你是周主任和魏院长请来的,我也不和你多说了,说再多没用,咱看疗效,你这个方剂真要能见效,以后我雷军锋见了你叫老师,可要是你这三剂药吃下去没什么效果,亦或者对患者造成了什么影响,怎么说?”

这一刻雷军锋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只能硬着头皮给自己找场子了。

这会儿雷军锋已经把江枫恨了一个半死,是的,江枫。

这会儿雷军锋倒是不那么恨方寒了,而是恨江枫。

事情到了这一步,都是江枫整的。

说实话,雷军锋最初拿到药方,来那么一句确实是下意识的,没怎么过脑子,可后来一直顶着来,甚至都不要何文宏递来的台阶了,连周主任和魏庆民的面子也不给,那都是江枫给气的,气上头了。

刚才魏庆民和周主任这个呵斥一句,那个呵斥一句,再加上方寒一通长篇大论,这会儿雷军锋已经冷静了不少。

雷主任确实强势,也动不动拍桌子,可基本上都不是无脑拍,这次之所以如此,一个是方寒确实年轻,他没把方寒当回事,二一个就是江枫。

雷军锋刚说完,方寒还没开口,江枫就跳出来一通质疑,还什么井底的蛤蟆,瞬间就把雷军锋气上头了。

现在雷主任已经有些后悔了,可事已至此,他就这么怂了,却有些不甘心。

方寒刚才说的确实有道理,可他也不认为方寒真的能靠三剂药把这个病治好了。

“雷军锋,这话是你一位医生能说的?”

魏庆民眉毛一竖,强忍着没骂人,你这什么意思,巴不得我孙女不好是吧?

“魏院长,我也是为了患者考虑,这么大剂量,真要吃出问题怎么办,要不是为了患者考虑,我吃饱了撑的,人家方寒和我又没仇。”

冷静下来之后,雷主任的智商也瞬间在线了,一开口就让魏庆民有些生不起气来。

是啊,人家雷军锋和方寒没仇,好端端的干嘛要针对方寒?

这么一想,魏庆民倒是有些理解了,也正是因为患者是他的孙女,雷军锋这才重视,这才过激了些。

边上的何文宏心中又是一声长叹,人家雷军锋能当科主任果然不是莽夫,这心眼心机并不差啊,刚才有些上头,这会儿一两句话就让魏庆民消气了不少。

其实何文宏倒是巴不得雷军锋一直刚下去,真要闹的不可开交,或许还真有可能拿掉雷军锋,到时候他就没压力了,现在看来,他想多了。

“周主任,方医生,老雷也是关心则乱,两位理解一下吧。”魏庆民都开始替雷军锋说话了。

刚才雷军锋的话是真是假,魏庆民觉得还是很好判断的,雷军锋和方寒没仇,再加上何文宏在门口说了,原本雷军锋都打算请方寒的,这就说明雷军锋对方寒不反感。

既然没仇,又不反感,那为什么刚才那么激动,那么重的语气,肯定是关心患者嘛,为什么那么关心患者,还不是因为患者是他魏庆民的孙女。

有了这个想法,刚才雷军锋的种种在魏庆民看来,那就是演戏了,老雷是故意在自己面前卖好,甚至不惜得罪周主任。

这么一脑补,魏庆民这心中也就舒坦了不少。

不仅仅是魏庆民,周主任都有些狐疑了,难道雷军锋刚才真的是为了在魏庆民面前卖好?

他皱着眉,虽然有些不信,可除了这个解释,真的也没法解释了,除非雷军锋是个二杆子,可雷军锋要真是二杆子,也不至于担任科主任这么多年吧?

“雷主任,你这话可当真,方医生这个方子要是有效,你以后见了方医生要称呼老师,执弟子礼?”周主任心中依旧不爽,不过语气倒是没有刚才那么生硬了。

“我雷军锋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现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就用事实来说话,如果方医生的方子真的有效,那就说明我雷军锋技不如人,以后见了方医生叫一声老师也未尝不可。”

雷军锋心中有着侥幸,同时也有着无奈,事已至此,他也只好用这种方法维护自己最后的颜面了,真要输了,那也是学术之争,总比让别人说他胡搅蛮缠的强吧?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何文宏心中冷笑,雷主任倒是敢说,从头到尾,他就没觉得雷军锋有理,这会儿倒是成了各执一词了,一句话就把刁难说成了探讨,倒也是有水平。

“雷主任言重了,一切都是为了患者,没必要太较真......”

雷军锋明显服软了,虽然嘴硬,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最后的挣扎,方寒也不想和雷军锋闹的水火不容,要说出气,江枫刚才也算是把气出了,那就到此为止了,今天离开了丰州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或许以后也没多少机会遇上了。

“那不行。”

周主任道:“雷主任既然说了,那就要做到,方医生您这方子真要有效,雷主任以后见了您必须叫老师,他要是敢食言,我就四处宣传,看他雷军锋还要不要脸。”

魏庆民这会儿气消了,周主任的气却没消,你雷军锋讨好魏庆民就可以不在乎我?

“周主任放心,我说到做到。”

雷军锋这会儿抱着侥幸心理,也不打算就这么过去,道:“如果这个方子没效果呢?”

“那我以后见了雷主任叫老师。”方寒有些无语,这是上赶着给自己当学生?

收个学生倒是无所谓,只是这年龄是不是大些了?

“好。”

雷军锋点了点头,道:“不过我再加一条。”

说着他伸手一指江枫:“那个小医生,到时候给我道歉,就在我办公室门口站一个小时吧。”

“我......”

江枫张了张嘴,方寒的目光扫来,他只好道:“没问题,就怕你以后见了我们方医生叫老师,对了,我们方医生已经收了三个学生了,你要是拜了师,也不是大弟子.....”

江枫准备回去给李小飞说道说道,告诉李小飞他又多了一个小师弟,嗯,五十七八岁的小师弟,还是主任医师,就问李小飞怕不怕?

雷军锋气的牙关紧咬,这次倒是没有再上头,刚才的局面到现在好不容易控制住,这要是再闹起来,那就不好收场了。

雷主任的心中自然是很不甘心的,只不过场合不对,真闹起来,他占不到便宜,说不得雷主任又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江枫,江枫不怕他,挑衅的看了雷主任一眼,你咬我啊。

:二更到,还有更,说一下,有人说剧情慢,拖拉,我再说一下,这个文没剧情,说穿了就是类似于情景剧,纯医文,讲的就是医疗中的种种事情,走剧情的话早完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