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血洒苍穹(26)/九日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大部分剑芒,便结结实实的斩在了红袍强者身上。

“铿!”

剑芒与身体交击的瞬间,发出了一阵阵脆响。

然后是“呯”的一声,光罩最终破裂,但已然化解了绝大部分剑芒的力道。

但巨力冲撞之下,红袍强者仍然维持不住身形,踉跄中暴退数步,方才稳住。

脸上一片震骇之色,张大嘴吐出刚才那口浊气,身体随即迅速恢复原样。

其身上被剑芒斩中之处,赫然留下了十数道剑伤,肌肉被划开,深可见骨。

殷虹的鲜血,汩汩而出。

“啊果,我的般若天秘法之一的天青神像,你居然也能够破开?”红袍强者惊诧不已。

说实话,刘官玉比他更惊诧。

他全力斩出的剑芒,威力到底有多大,他心中自然有数,便是一件极品灵器,也肯定被斩裂了,但居然还没能将对方斩杀!

而仅仅是破开对方的防御,留下一些伤口!

他一直对自己的大荒体非常自豪,也很少碰到能与之媲美的炼体功夫,但现在,这红袍强者的秘法,确实令他另眼相看了。

连天地九击都能抗住,其肉身的防御,绝对是非常强悍的了。

“有点棘手啊!”

正思索间,人群狂扑而上,他挥动神剑,璀璨的剑芒吞吐闪烁,顷刻间便将数名强者斩杀于剑下。

那红袍强者虚立半空,却是没有立即进攻,似乎有些楞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来,我再试试你的天青神像有多结实!”刘官玉豪气万千,神剑瞬间变回破天斧,提斧便斩。

一道璀璨耀眼的斧芒狂飙而出,夭矫有若天龙,狂猛暴烈无比。

直冲红袍强者而去。

那红袍强者眼见斧势狂猛,比之剑芒更甚,立时大惊失色,大叫一声:“救我!”

有两名本要进攻刘官玉的通天境强者,立时掉转手中灵器,疾斩斧芒。

红袍强者亦是拼尽全力出招,几乎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三人合力,却仍是未能挡住。

“轰隆!”

“咔嚓!”

剧烈的碰撞声中,三人手中的灵器尽皆断折,斧芒上蕴含的巨大力道,将三人打的抛飞而出。

刘官玉一行九人,再次前推二十丈距离。

但压力却是越来越大。

越来越多的强者杀了上来。

尽管有十件法宝护身,但陆武志和蔡加权还是负伤了。

陆武志伤在左手,蔡加权伤在右肩。

幸好的是,都是轻伤。

而刘官玉自己,也是压力山大,不仅要全力御使五件法宝,还要在前面血战开路。

灵力的消耗,非常巨大而迅速。

也是他体内灵力异常浑厚,即便通天境强者与之相比,亦是远远不如。

否则,早已力尽。

但他此时的消耗,却是常人的十数倍之巨!

此时情形,委实不宜久战。

但这却由不得他。

城门在望,但每前进一步,都是万分艰难。

更糟糕的是,对方的超级强者,出手了。

“杀!”

一个王境初期的紫衫强者,五十多岁,满头发丝乱舞,眼神狰狞而怨毒,浑身都爆发出夺目的红光,强大至极的威势,令得身周的虚空都扭曲了。

他的两个弟子,在刚才的混战中,死于非命。

刘官玉一剑斩出,迅捷绝伦,直接将他的两个弟子腰斩,速度之快,他连救都没来得及。

此时,他动用了一种禁忌秘术,不惜代价,焚烧了自身部分精元之气,强行将自身修为提升到了王境中期。

随着秘术的运转,他的体内浮现一团赤红的火焰,绽放出刺目的红光,红光透体而出,在他的体表形成了一层赤红的光罩,如同火焰缭绕。

“逆贼,还我弟子的命来!”

紫衫强者怒喝一声,抬手打出出道红光。

“呼!”

红光呼啸而出,转瞬间却又形成了两个红色的光圈。

一大,一小。

大者十数丈,小者六尺多。

这两个光圈有名堂,叫做子母伏魔圈。

能够无视物理攻击,刀枪剑戟打在上面,如同打中一团虚影,根本毫无伤害!

除非施展强大的术法,才能堪堪挡住。

而且大圈蕴含极致的高温火热,小圈则是极度的冰寒,这冰寒之气,却也是诡异的红色。

紫衫强者现在施展的招法就叫做,冰火二重杀。

凭借此招,他曾越级杀过王境后期强者。

此时含怒而发,威势更见凌厉。

刘官玉不知其中奥妙,见那大小二圈呼啸而来,照旧一剑斩出,剑芒飙射,直取二圈。

在他意料中,不说把二圈斩断,至少也能挡住。

但事实令得他大吃一惊。

剑芒实实在在的斩在了二圈之上,却如同斩中一团虚无,剑芒从圈中一划而过,根本没有引起任何动静。

二圈完好无损。

速度也没有丝毫减慢。

刘官玉大惊。

眼见二圈来势迅急,立即施展穿越神通,不料由于此时身躯过大,根本达不到穿越的效果,动作比平时慢了许多。

而且,他还得挡住其他强者的攻击。

“啪!”

大小二圈闪电而来,尽管刘官玉用剑暴斩,用手去挡了,但,统统无用。

二圈畅通无阻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旋即,二圈迅速缩小,大圈套在了他的腰间,小圈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二圈飞速缩紧的同时,极致的灼热和滔天的冰寒暴涌而出,想要将刘官玉的脑袋冻结成冰雕,将他的腰身灼烧成虚无。

二圈刚刚套住刘官玉的时候,他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毕竟,这两个圈实在太过诡异。

但下一瞬,他便立时心定,心安。

因为他发觉,这二圈,除了异常厉害的冰火之力,竟没有其它威能。

所以,他立时松了一口气。

当然,这冰火之力,对其他人来说,那就是灭顶之灾,几乎不能抵御。

但对刘官玉来说,却是再也简单不过。

首先,这冰火之力,破不开大荒体和神秘力量形成的肉体防御。

刘官玉根本不怕。

再者,对于玩火一道,他更是得心应手,驾轻就熟。

有五丁神火在身,天下万火,只有尽皆臣服,哪敢龇牙咧嘴。

所以,什么火来,他都不怕。

至于那冰寒之力,他完全可以用紫火灭掉。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他头顶水之日内的大河,在连续吸收了慕容风云的明月和大江,以及那位强者的大河之后,早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紫衫强者见自己的冰火二圈已然套住了对手,脸上立时浮现出喜悦之情。

却见刘官玉脸上并没丝毫惧怕之色,脖子上和腰间套着两个圈,仍是生龙活虎,骁勇善战,举手投足间皆能伤人。

当下心头怒火烧的更甚。

“逆贼,这下我看你还不死!”

他狠狠的吼道,双眸中满是疯狂的怨毒愤恨之色。

旋即,他双手掐诀,催动二圈,想要立时将刘官玉置于死地。

便要此时,令得他震惊万分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刘官玉腰间陡然冒出一缕紫色的火焰,在那大圈上一缠一绕。

大圈立时崩裂。

而赤红的火焰,更加不是紫火的对手,只是顷刻间,便被紫火吞噬的一干二净。

大圈彻底消失,无影无踪。

同一时间,头顶百会处有白光绽放,如同水流一般倾泻而下,瞬间将小圈笼罩在内。

刹那间,小圈碎裂,被那白光一绞,消失于无形中。

大小二圈,同时被灭,不留下一点痕迹。

“噗!”

反噬之下,紫衫强者疯狂的喷出一股血箭,宛如喷泉一般。

血珠散开,纷纷扬扬的飘洒在半空。

刺目至极。

紫衫强者身上的气息,立时从王境中期,直线掉落,到了通天境巅峰!

一身功力,可以说是基本废掉了大半。

紫衫强者的心中,狂怒到无以复加,却又混杂着绝望、不甘、憋屈和畏惧。

他的最强大招被刘官玉轻易破去,便再也威胁不到对手了。

紫衫强者双目喷火,身形却是疾退。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不仅懂,而且身体力行。

但刘官玉却也懂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这紫衫强者早已对他恨之入骨,仇恨滔天,根本没有化解的余地。

此人不除,必成后患。

“哪里跑!”他大喝一声。

但紫衫强者根本不听,反而跑的更快,而且他不相信刘官玉能够斩杀他。

因为此时已有一道枪芒,三道剑芒迅如雷霆般攻向刘官玉。

你分身乏术,能奈我何?!

但事实的残酷,远远超出了他思维的极限。

刘官玉又是大喝一声,挥剑直斩紫衫强者,对近身的攻击竟是不闻不管。

在枪芒和剑芒打在他身上之时,刘官玉发出的剑芒也闪电般斩在了紫衫强者的身上。

受枪芒和剑芒暴击,刘官玉身躯摇晃数下,便即无事。

但紫衫强者受神剑一斩,却是立时被斩成了两半,身躯裂开,五脏六腑喷洒,鲜血飞溅。

惨不忍睹。

这师徒三人,终于汇合一起,一路向西,径直往黄泉去了。

战况愈发激烈。

刘官玉挥剑斩杀右侧三名强者,左侧一位黑衣强者却已偷偷冲近。

手一抬,一团直径达一丈的光球从手中狂飙而出,挟裹着毁天灭地的气息,直扑刘官玉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