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演技真好/我在大夏开黑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好门准备往里走的金九音猛地想起,她忘记问他的名字了,说好匕首只是借给他的,他要是有意赖账,她找谁讨去?

这把匕首挺小巧的,还锋利,关键是用来切个水果什么的顺手极了,要不然她也不会随身携带。

不过那人认识她,瞧他那长相气度也不像是会赖她匕首不还的人吧?要是他不还,那就——诅咒他生一堆儿子都是隔壁家老王的。

金九音拍拍手朝里走,李大嘴几人正围炉吃火锅,热气腾腾,香味四溢,金九音顿时觉得她还能再吃点。

、吃着火锅,喝着葡萄酒,那感觉别提多带劲了。吃饱喝足了,几个人跑到院子里放鞭炮和烟花,还有那种一点燃在地上跟老鼠似的乱窜,沉鱼和桃花没见过这个,吓得哇哇大叫连连跳脚。

金九音觉得还是在这边舒服,这才是过年的正确方式嘛。

韩靖越硬撑着到接应的地方,前来接应他的严黑吓了一大跳,“主子,您受伤了?”连忙上前扶住他。

“没事!”韩靖越摆摆手,却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主子!”严黑大惊失色,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您中毒了?”连忙去找解毒的药。

韩靖越一口污血喷出反倒舒服了一些,道:“已经服过解毒丸了。”

严黑还是不能放心,“属下去请------”

才提个头就被韩靖越打断了,“不可惊动付大夫。”

付大夫是韩国公府的府医,若是请他医治,那全府都知道他受伤了。

“我的好主子哎,那也不能硬捱着。”严黑着急,“要不属下悄悄在外头请个大夫?”

韩靖越倒是没阻止,只是道:“大过年的,你上哪请大夫去?”药铺,医堂,门全都关得紧紧的。

“那,那您只能这般受着?”严黑深吸一口气,情绪低落,“早知道就该属下去了,反正他贱命一条,丢了就丢了。”

“你要去就真没命出来了。”韩靖越看了严黑一样,谁能想到堂堂文官的府里居然埋伏这么厉害的侍卫,幸亏他动作快,不然真要把命填进去了。

见严黑一脸不赞同的样子,韩靖越道:“行了,还是老规矩,收拾好了咱们回府,明天------”说到这他顿住了。

但严黑却知道他的意思:明天要祭拜祖先,主子身为府上的长子,怎么能不露面?一想到主子要带伤祭拜,还不能让人察觉,严黑就十分心疼。

都羡慕主子位高权重,可谁知道这都是主子拿命搏回来的?多少次重伤在死亡边缘徘徊?多少次中毒命悬一线?多少次从死人堆里挣扎着爬出来?

严黑是亲卫,韩靖越身边的亲卫本来有七个,现在就只剩他一个人,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主子的不易了。

就因为知道主子的艰辛,他对夫人才满腹不满。像主子这样的儿子满京城能找出第二个吗?她不心疼,不引以为傲,反而还嫌主子身上煞气太重,为人冷清,不像二公子那么机灵会讨人欢心。

按说,像主子这般有出息的放哪家府里都早早请封了世子,可夫人硬是压着不让国公爷上请封世子的折子,找的借口也让人无语,说主子还不大稳重,多历练两年。

哈!大夏朝出过主子这么年轻的将军吗?有过这么年轻的禁骑司指挥使吗?连圣上都称赞主子堪当大任,到夫人这里却不稳重了。

就算夫人是主子的亲娘,他严黑还是要说,夫人偏心,都偏到胳肢窝去了。打量别人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不就是瞧着主子能干,有没有这个爵位都能出人头地,想着把国公的爵位给二公子。

呵,想的倒是美,可主子是嫡长子,嫡长子继承爵位这是写进大夏律法的,若随便谁都能继承爵位,那还不乱了套了?夫人的算盘注定是要落空的。

天微明,金九音带着沉鱼桃花又原路翻进庆宁侯府,一路回到衡芜院,老远就听到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把这小丫头给我拉下去,四小姐的屋子怎么了?今儿我还就造次了。”

小丫头死死拦在门口,手里抱着一个方凳,“不行,你们谁也不许进去,姑娘吩咐奴婢守门,谁也不许进姑娘的屋子打扰姑娘歇息。”

虽又瘦又小,却死死地抱着方凳,大有谁敢上前一步她就砸谁的架势。

衡芜院有一半的奴才昨天回家过年,现在还没来上差。剩下的一半则因为金九音的积威甚重,没一人敢上前。

笑话,姑娘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她们也不像许嬷嬷那样有侯夫人做靠山,现在要是听许嬷嬷的话闯了姑娘的屋子,许嬷嬷一拍屁股走了,还不是她们面对姑娘的怒火?要知道她们的卖身契是在姑娘手中,姑娘说卖了她们,提脚就能卖了她们,侯爷,夫人还能为了她们跟姑娘过不去?

衡芜院的下人其实都挺烦的,大年初一头一天,事儿多着呢,你干点啥不好,非跑衡芜院来说姑娘不在房里,要进屋查看。

这个不要脸的老货是发哪门子疯?姑娘不在房里能在哪里?何况二丫都说了姑娘让她守门,不让任何人打扰。那丫头是个一根筋的,她说姑娘在,那姑娘肯定就在。她们可不上赶着找抽。

许嬷嬷一瞧使唤不动,那是一个生气呀!只好使唤她带来的人。

这两个丫鬟也不傻,方凳砸身上多疼?她们可不敢冒这个危险。

许嬷嬷只能挽起袖子自个动手,就在这时,金九音出声了,“呦,这不是许嬷嬷吗?二婶那院蹦跶不下你了,跑本姑娘的衡芜院来找存在感了?”

“你怎么------”许嬷嬷看到金九音从外面走过来,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是说她翻出府了吗?

“我怎么打外面进来了是吧?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本姑娘早起锻炼。”金九音走到她跟前,“大过年的,这是要抄家?许嬷嬷,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别怨我翻脸不认人。”

越过她径直走到小丫头跟前,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方凳,赞许道:“二丫很好!姑娘我说话算数,从今儿起,你就是我身边的二等丫鬟了,赐名尔雅。风雅颂的尔雅!”

小丫头那叫一个惊喜,跪在地上上磕头,“谢谢姑娘恩典,谢谢姑娘赐名。”二等丫鬟的月利银子足有五百文呀,攒上一年就有好几两了。

衡芜院的其他奴才都羡慕极了,有两个甚至在想,刚才要是她们也拦着许嬷嬷,那现在升二等丫鬟的是不是就是她们了?

金九音扬了扬眉,大声道:“听姑娘的话有肉吃。”

那些奴才的心思浮动得更厉害了,从最低等的洒扫丫鬟到只用端茶倒水的二等丫鬟,活计轻松了不说,连月钱都翻了一倍多,可不就是跟着姑娘有肉吃吗?

“许嬷嬷,你往哪去?姑娘还等着你的回话呢?”许嬷嬷趁人不注意想溜,别桃花一口叫破。

许嬷嬷神情讪讪的,“这,这------”

“这什么?你倒是说呀,急死个人了,我们姑娘还等着呢。”桃花递了一杯香茶给金九音。

金九音坐在椅子上,边品尝着香茶,边审视着许嬷嬷,“听许嬷嬷的意思这是怀疑我不在房里?一早围门堵院准备抓我个现行?”

“老奴哪有那个胆子?”许嬷嬷怂怂的,“老奴就是过来瞧瞧,也是为四小姐您好。”

这个天魔星还没回府她就跟她打交道了,那一次她啪的一下就把茶杯摔她脚下了,这位祖宗发脾气是从来不看场合不看人的。

许嬷嬷心里后悔,她怎么就没事找事来这这个祖宗。

“哦,为我好?”金九音斜睨着她,嘴边勾起一抹笑。

许嬷嬷陪着笑脸,“对,对,有底下的奴才说好似瞧见您翻墙出府了,老奴不放心,过来瞧瞧。见四小姐您好好的,老奴就放心了。”

“您好性体恤,让底下的奴才回家过年,这衡芜院人手本来就少,大过年的,别有什么不长眼的蟊贼撞进来------”

“许嬷嬷这是担心我被蟊贼掠走了?”

“不,不,不,奴才可没这么说。”许嬷嬷连忙否认。

“姑娘,她说谎。”尔雅突然大声道:“她才不是来瞧瞧的,她一来就逼问奴婢您去哪了,还要硬往您屋里闯。姑娘您别被她给骗了。”

“你这个小丫头,红口白牙的怎么污蔑人呢?”许嬷嬷怒瞪着尔雅,“四小姐,您可千万别听这小丫头胡说八道,老奴怎么敢往您屋里闯呢?”

尔雅被她这颠倒黑白的嘴脸气坏了,“我才没有胡说八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姑娘,您要不信可以问问她们。”她满脸急切,朝其他奴才指去。

被尔雅指到的奴才纷纷低下了头,她们不敢惹姑娘不假,但也得罪不起许嬷嬷呀!许嬷嬷是谁?她是侯夫人身边第一得意人,得罪了她,还能在府里混下去吗?

许嬷嬷见状,得意的笑了起来。而尔雅则急得脸儿通红,“姑娘,我真的没胡说八道。”眼泪都开掉下来了。

金九音拍拍她的头,示意她不要着急。又看向许嬷嬷,“不对,刚才我听着要造次的难道不是你?”

许嬷嬷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金九音就笑了,“许嬷嬷,你是二婶的左膀右臂,打狗还得看主人,你放心,我不动你一下,我呀,和你一块问问二婶去。”

许嬷嬷还没放下的心猛地又提了起来,“不,不用了吧?”脸色很不好看。

金九音就像没瞧见一样,“尔雅,你留下好好看家,任何人都不得进我的屋子。沉鱼,桃花,走!”

尔雅大声的应是,还不忘得意的朝许嬷嬷瞥去。

许嬷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许嬷嬷这是忘了回去的路吗?”金九音一点都不放过她。许嬷嬷无奈,只好带着一群人朝主院而去,内心凄苦无比。

当江氏看到表情木然的许嬷嬷和理直气壮的金九音时,脸上闪过惊讶,“许嬷嬷?音姐儿?这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金九音嘴角勾了一下,她可不信许嬷嬷跑去衡芜院堵人的事江氏不知道,谁不知道许嬷嬷是她身边的一条老狗,她指哪,许嬷嬷就咬哪,忠心的很哪!

瞧她眼下的反应这是要把过错推给许嬷嬷了?

还没等金九音想完,就看到许嬷嬷往江氏跟前扑通一跪,痛哭流涕着忏悔,“夫人,老奴有罪,老奴心里记恨四小姐,不该听信了奴才的胡言乱语,以为四小姐翻墙出府,就跑到衡芜院去抓现行------”

“许嬷嬷,你——”江氏十分震怒的样子,又气又急又痛心,“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怎么能做出如此冒犯之事呢?你,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许嬷嬷不住磕头,“都是老奴的错,是老奴张狂了,忘记了夫人平日的教诲。”

一口一个全是自己的错,跟侯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金九音冷眼瞧着这主仆俩表演,真想鼓掌,真诚的对她们说:“亲,你们的演技真好。奥斯卡小金人走一个。”

“音姐儿,你看,这------”江氏很不好意思地看向金九音,“总之是二婶没有约束好奴才,你这老货,还不快给四小姐赔罪?”很生气的怒斥许嬷嬷。

“四小姐,都是老奴猪油蒙了心想寻您的晦气,您大人大量,就饶了老奴这一回吧。”

若有那懂事的,肯定就顺势原谅了许嬷嬷。

可惜金九音是那不懂事的,“哦,知道错了?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能办出如此荒唐的错事,可见真是倚老卖老张狂了。二婶,这样的刁奴必须打板子,不然她都不知道规矩怎么写。”

“哦,今儿是大年初一,不宜见血,那就明儿再打吧。二婶,明儿我派个丫鬟过来观刑,您别忘了啊!”

什么,要打板子?还要见血?

江氏和许嬷嬷险些都气歪了鼻子。她的奴才,她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还用她来教?这个小贱人果然不是个省心的,大年初一都能给她找点事。

“二婶,您说这许嬷嬷可不可笑,居然说怕我被蟊贼掠了去?哈哈,这不是质疑你管家不利吗?就算我倒霉真被人掠去了,你也不能这样大张旗鼓的嚷嚷出来呀,毕竟侯府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出了这样的事,府里其他的姐妹能好?我记得颖堂姐可是连婚事都没说哦!”

江氏的脸变得非常难看。

金九音心头痛快,扬长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