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四姐姐,别打我/我在大夏开黑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许是过年的缘故,看着子孙满堂,一向沉着脸的老太君也喜笑颜开,尤其是侯爷致了开席词之后,他充分肯定了老太君是侯府的定海神针,神情激动地道她辛苦了。满厅的晚辈争着抢着给她敬酒,说着吉祥话,喊着祖母。

气氛之热烈让金九音有一种公司年会员工众相拍老总马屁的既视感。

金九音安静地吃着菜,别看平时伙食不怎么样,这年夜饭还是很有水平的,色香味俱全。当然了,也许其他的主子的伙食一直色香味俱全,只欺她一个外来的。

金九音埋头吃菜,很快就吃了六成饱。左边的林淑棋瞧着她这副样子,嘴角忍不住勾了勾,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长得再好看也不过是个草包美人。

要说林淑棋以前最嫉妒谁?那无疑是嫡妹林淑彤了,她自诩诗文出众,也就比二姐姐差那么一点点吧,但她比二姐姐小两岁,她自信再学习上两年肯定能超过二姐姐的。

不能和嫡姐比也就罢了,为什么她连嫡妹都不如?一手狗爬的字,狗屁不通的诗文,课业永远是丫鬟代写,凭什么压在她头上?只因为她是庶出吗?

懂事以来无数次的夜里她都恨得抓心挠肺。

要说她现在最嫉妒谁,那自然就是金九音了。

明明跟她一样的庶女,不,生在外头,长在外头,生母至死都没入侯府的门,主母没喝她敬的茶,这该是比庶出更低贱的外室女才对呀,凭什么一回府就有嫡女的身份,还不用在母亲手底下战战兢兢?

林淑棋觉得她唯一能让人挑剔的就是庶出的身份,她想要嫡女的身份想得眼珠子都绿了,她讨好父亲,在嫡母跟前伏低做小,就是希望他们看在她乖巧懂事的份上能把她记为嫡女,甚至连嫡妹的挑衅她都忍了。

可最后成为嫡女的却是才从外归来的野丫头,这还不算,她还顶替了二姐姐的婚事,得了丰厚的嫁妆。

威武侯世子没醒之前她还能安慰自己,林九音是嫁进威武侯府守寡的,没有夫君撑腰,没有嫡子傍身,将来也不过是无依无靠晚景凄凉,有丰厚的嫁妆也没用。

可威武侯世子醒了,一想到林九音要成为高高在上的世子夫人,她就嫉妒得肝疼。无比后悔在林九音没回来之前她就应该主动请缨替了二姐姐的,富贵险中求,若她主动为嫡母和二姐姐排忧解难,那现在和威武侯府的亲事就是她的了,她也有了嫡女的身份了。

因此在林淑棋看来,九音是抢了她身份和婚事的坏人。

厅里放了好几个火盆子,饭菜也热气腾腾,再加上心情好,即使外面天寒地冻,厅内也是暖意融融。

突然,一道突兀的带着哭腔的童音响了起来,“四姐姐,别打我!”

全场顿时一静,都朝发声的这边看来。

老太君一瞧是金九音的那桌,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没了,这个孽障,大过年的也不让人安生。

“怎么回事?”她让丫鬟过去看看。

身为侯府主母的江氏自然不能坐着了,“音姐儿,画姐儿还小,你别打她。”

屏风那边的男丁听到这句话,纷纷皱起了眉头,嘴上虽没说话,心里却都不大赞同。

金九音翻了个白眼,喵了个咪的,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消停,几个意思呀?

“哭啥?不就夹掉了个丸子吗?你喜欢吃?喏,给你!”金九音伸筷子夹了一个四喜丸子放在林淑画跟前的小碗里,拍拍她的头,“吃吧。”

六岁的林淑画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手滑夹掉了菜,菜汤溅到四姐姐的袖子上了,都说四姐姐脾气不好,谁惹了她必挨鞭子,她吓得都不敢动了。

谁知四姐姐不仅没有揍她?反而还帮她夹丸子,还那么温柔地和她说话,这简直,简直让她不敢相信是真的。

小萌娃圆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泪还挂在睫毛上,脸儿胖嘟嘟的,金九音觉得可爱,又上手摸了两下,“吃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又吩咐她的丫鬟,“给你们小姐把眼泪擦擦,大过年的掉眼泪晦气。”

“四姐姐,袖子脏了。”林淑画怯怯地开口。

金九音瞥了一眼溅了些许菜汤的袖子,道:“不碍事,回去洗洗就行了,你快吃吧。”

林淑画这才破涕为笑,“谢谢四姐姐。”小奶音萌萌的,金九音的手又想动了。

这边事了,金九音直起身子,对着江氏勾起嘴角,“瞧二婶说的,画姐儿只是不小心夹掉了菜,溅一点菜汤在我衣裳上,就这么点小事我怎么会打画姐儿呢?还是在二婶眼里我就这么不懂事?”

这话一出,全场更安静了,当然一些人的眉头也皱得更紧了。

江氏不仅没觉得被顶撞,反而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音姐儿,都是二婶太着急错怪你了,来来来,吃菜,吃菜,大过年的,大家伙都高高兴兴的。”

一席话就把冷场的气氛再次带动起来,真不愧是长袖善舞的侯夫人。

------题外话------

感谢老虎1166,黄昏飘窗台,枫涵和风信子花开送和和的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