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糖果铺子/我在大夏开黑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一句话不说的母亲,林淑彤害怕了,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抱着江氏的腰,“娘啊,您别不要我,我听话,我以后都好好听您的话,好好学规矩,再也不胡闹了!”

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儿,江氏一阵头疼,也心疼,不过到底是心疼占了上风,“好了,不哭了,再哭就把脸哭丑了。”

林淑彤这才渐渐收了声,可怜巴巴的,“娘,我以后都听话。”

被女儿湿漉漉的眼睛这样瞅着,江氏的心都要化成水了,戳着她的额头,“你个小祖宗,天生就是来磨我的。”

林淑彤见她不生气了,也跟着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傻呢?全府上下哪一个不知道她是混不吝破落户?都绕着她走。你倒好,还上跟着去惹她。你也不想想,她比你大三四岁,又是从下野大的,你能占她便宜吗?”

“我就是气不过吗?她抢姐姐的嫁妆,还惹您生病。”林淑彤不服气的嘟囔着,声音软软柔柔,跟刚才在寿安院暴龙模样完全是两个人。

江氏的心更加柔软了,“有娘在呢!乖孩子,彤姐儿,娘就知道你是个好的。”谁说她的幼女没规矩了?彤姐儿明明是个实诚孩子,最是赤子之心了。

“有娘顶在前头,这些事哪是你一个孩子管得了的?你呀,乖乖听话学规矩,就是孝顺娘了。”

林淑彤乖巧的点头,用手捂住打呵欠,秀气得跟个小猫崽子似的。

江氏见状知道她这是困了,忙招过香草,“彤姐儿困了,带她去里头睡一会。”

又是打雪仗,又是哭又是闹的,折腾了这么久,能不累,困吗?林淑彤很快便睡着了,小脸儿红扑扑的。

江氏盯着女儿睡颜瞧了半天,眼底迸发出碎冰般的寒芒。为了自个的儿女,她少不得要争上一争了。

虽然卖书已经进了好几千两,但谁还会嫌银子多了?受鬼二喜欢吃糖的启发,金九音调查了京城的市场,偌大的京城她只找到了饴糖和麦芽糖,这个时代的糖果还真是乏善可陈。而糖果,不说老少皆宜了,至少孩子没有不喜欢的。

要论谁的银子最好挣,自然是孩子的了。

金九音觉得她要是在京城开个糖果铺子,应该是很可以的。

光是水果口味的就可以开发一大堆,什么橘子味的,苹果味的,草莓味的,还有榴莲味的,当然更少不了提神醒脑的薄荷味的。

再就是形状,方的,圆的,椭圆的,花朵形状的,小动作形状的,只要有模具啥样都能做出来。

在硬糖的基础上还可以开发软糖、奶糖、酥糖。

哦,自然也不能少了孩子们的最爱——棒棒糖啦!

现在是年节下,辛苦一年了,大家都乐意买点糖果给孩子甜甜嘴,或是留着走亲访友用,多有面子也啊。

这么想了一番之后,金九音更觉得糖果生意能做了。

可是年前还剩几天------算了,能做多少出来就做多少吧,先试试水,瞧瞧民众的接受度。若是卖得好,年后甩开膀子正式开张。

于是金九音提供方子和理论支持,李大嘴是动手试验的,小唐负责做各种各样的模具,桃花和沉鱼负责包装,钱小康则负责吆喝售卖。

分工明确,糖果大业走起来。

按往年来说,这个时候衙门就该封笔了,但今年不同,今年大皇子妃没了,圣上心情不好,没提封笔的事,底下的大臣自然不会为这点小事去触他的眉头。

有人不明白了,不就是死了个大皇子妃吗?铁打的皇子,流水的皇子妃,什么时候皇子妃这么受重视了?

别的皇子妃可能不受重视,但大皇子妃不一样,她是圣上亲自瞧中指给大皇子的,她的父亲曾是圣上的伴读,也是禁骑司前指挥使,圣上最信任的心腹。

这位禁骑司前指挥使对圣上真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老大的年纪膝下就一个闺女,还是圣上看不过去,硬压着他别那么拼命,才得了一个儿子,现在这个儿子才将将十岁。

圣上把他的闺女指给大皇子,可见对大皇子是十分看重的了。可惜的是三年前这位前指挥使三年前便以身殉职了,在外秘密查案时被人给暗杀了。

圣上痛失臂膀,每每想到好友膝下弱女幼子,就无尽唏嘘。

他曾承诺过好友替他照顾好这一子一女,现在大皇子妃年纪轻轻便去了,他觉得愧对好友,心里能好受吗?

“老大还在外头?”建安帝问。

顺公公低眉垂眼,“回圣上,大皇子还在外头跪着呢。”

建安帝握笔的手一顿,片刻后道:“那就让他跪着吧。”

心里有淡淡的失望,连个女人都照顾不好,还能做好什么?刚大婚那会大皇子妃身子骨不挺好的吗,这才几年就不行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好的,哦,他恍惚记得应该是她爹没了的那年吧。

细思恐极,建安帝就觉得大皇子的心太急了。

“小郡主——”建安帝顿了一下,“把小郡主接进宫里养。”

“现在吗?”顺公公请示。

“对,就是现在,你亲自去。接来了就送林妃那去,让她把人照顾好了。”建安帝把手中的笔搁下,“大人都照顾不好,能照顾好孩子吗?”大皇子妃膝下就这一女,若再没了,他真的无言面见好友了。

“遵旨,老奴这就去。”顺公公弓着腰行礼。

建安帝嗯了一声,又补充了一句,“你顺便再去趟宗人府,就说朕的旨意,大皇子妃要风光大葬。”

跪在殿外的大皇子看到顺公公出来,忙问:“公公,父皇没事吧?”一脸的担心和懊悔,“都是我的错,让父皇操心了。”

顺公公笑而不语,眼神一闪,轻声道:“圣上还是看重您的,这不,吩咐奴才去您府上接小郡主,以后呀,小郡主就养在林妃娘娘的宫里了。”

大皇子闻言先是身体迅速紧绷,待听到养在他母妃宫里,才又放松,毕恭毕敬对着殿内叩头,满眼感激,“儿臣谢父皇恩典。”

叩完头又对顺公公拱拱手,“公公辛苦了。”

顺公公躲开,“大皇子客气了。”

跪在冰冷的汉白玉地面上,大皇子浑身上下都是凉的,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冻僵了,心里隐隐有些后悔,若是早知道父皇这么看重,他就不这么心急了。

奈何木已成舟,容不得他后悔。他今儿就是跪死在这,也得求得父皇的谅解。何况他也不信父皇会让他跪出事,毕竟文武大臣都盯着呢。

林妃宫里,她坐在主座上喝茶,好看的水眸低垂着,看不清任何情绪来。

大太监匆匆进来,“娘娘,大皇子还跪在外面呢。”

身边的大宫女一听,就着急了,“娘娘,您快想想办法呀,再这么跪下去,非把人跪坏不可。娘娘,您就去跟圣上求求情吧。”

林妃娘娘却咬牙,“让他跪!大皇子妃多好的孩子呀,别说圣上心里不舒服,我这心里也难受哇!”她捂着心口,一副伤心的样子,“就可怜了本宫的蕴锦了。”

蕴锦便是大皇子妃所出的小郡主的名字,夏蕴锦!

大太监连忙道:“回禀娘娘,奴才回来的时候顺公公去了大皇子府上,以后小郡主就养在咱们宫里了。”

林妃娘娘一惊,随即就高兴起来,“这下好了,我这心总算能落地了。慧心,慧灵,赶紧带人把偏殿收拾出来,以后就给小郡主住。”

一叠声的吩咐,好似早把跪在御书房外的大皇子给忘了。林妃是真没打算去求情的,她心里也怪儿子,她早就很他说过,让他待大皇子妃好一些,他哪一回听了?

这次的事,他甚至都没和她商量,就擅自让大皇子妃没了。性子这么急躁,还是多跪跪吧,就当磨性子了。

其实在外人看来,大皇子妃就是个没福气的。

圣上没有嫡子,大皇子年纪最长,圣上也最看重,以后这储君的人选十有八九就是大皇子了,大皇子妃可不就跟着摇身一变成为太子妃?甚至是皇后娘娘。

结果呢?眼看着就要出头了她没了,这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吗?这能是个有福气的吗?

随着风光的葬礼,众人更是在心里念叨大皇子妃没福气了。唉,人都没了,死后再大的哀荣又有什么用?

江氏排在送葬的队伍中,耳边听到这些小声的议论,眼眸闪了闪。

“姑娘,姑娘,今儿的糖果卖完了。”桃花自外头兴高采烈的跑过来。

“全卖完了?”金九音也很高兴。

“全卖完了!”桃花十分肯定的点头,“一开始大家没见过,都围着看没人买。还是小康聪明,把糖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请他们品尝试吃。哎呦,这一试吃,他们全买了,而且都成斤成斤的买。”

“其中有个大娘,一口气买了三斤。说是她小儿子说亲,正愁没好东西招待人,现在买了咱们的糖果,她一准有面子。”

“姑娘,回来的路上奴婢粗粗算过了,光是今天,咱们就能净挣四两多银子呢。一天四两,一个月就是一百二十两,一年就是------”

“一千四百四十两。”金九音脱口而出,“没这么多,你还没刨去你们的人工呢。”

桃花不以为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对了姑娘——”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回来的路上奴婢遇到威武候世子了,他好似知道奴婢是您身边的丫鬟,拦着奴婢让奴婢给您捎封信。”

“捎信?”金九音眉梢一扬。

桃花连忙道:“不过奴婢没要,他硬塞给奴婢,奴婢扔给他了。”

“做得好!”金九音大声赞叹,“你们姑娘我是个规矩人,怎么能和个外男私相授受呢?就算是未婚夫也不成。”

桃花悄然松了一口气。

不用看信金九音都知道威武候世子要干什么,退婚?想得美呢!

慕修寒好不容易求得母亲让他出门,虽然得带着随从,虽然只有短短半个时辰,但他还是很高兴。他早就让人打听清楚了,知道金九音在外头有座宅子,宅子里住着她从漠北带回来的人。

他想退婚,特别想退婚。只有退了婚他才有可能和颖妹妹再续前缘。

既然不能去庆宁侯府,见不到那位四小姐,那让她的奴才带个话捎个信总成吧?

也是他运气好,半道上就巧遇那位四小姐的丫鬟了,他喜出望外,上前一搭话,让她帮忙带封信给她们小姐。那丫头不愿意就罢了,还把信当着他的面扔地上,真是岂有此理!

慕修寒那个火呀,灌了半壶凉茶都没降下去。

金九音才不管慕修寒生不生气呢,她忙着挣银子呢,年前只剩下两天,一天四两,两天还能挣八两呢。积少成多,她的家业就是这么样一点一滴攒出来的。

过年了。

庆宁侯府人多,吃年夜饭的时候光是席面就开了四五桌,女眷这边三桌,中间用屏风隔开,不过能听到说话的声音,热热闹闹,还挺有过年的样子。

直到现在金九音才见到府里的几位公子,之前听说在外头读书,也不知这个外头有多远,自个的姐妹归家了都不回来见一见。当然了,这也充分说明人家压根就没把你当一回事。

大公子就是跟林淑颖龙凤胎的那个,叫林逸轩,也是二房唯一的男丁。二公子和五公子则是三房的嫡出,三房比二房好上一些,两个嫡出的儿子,同样没有庶子,只有一个庶出的小姐,八小姐林淑龄。剩下的三位公子全都是大房的了,其中三公子林逸平和六公子林逸善是庶出,一个十二了,一个才五岁。四公子林逸禹是嫡出,今年才十岁。

明明大伯是长子,为什么大房的嫡子才将将十岁?反倒是三房的连个嫡子小的那个都九岁了。金九音还诧异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抛开了。

金九音坐在最边上的一张桌子,左右两边都是二房这边庶出,一个是十三岁的六小姐林淑棋,一个是八岁的十一小姐林淑画。

------题外话------

感谢默月恋送的月票和评价票,感谢看到好的就打賞不愛留言送的钻石,感谢shangfuhua99,WeiXin7c3d385---,lili妙123,葑雅崧,磨刀,oyminy,达茜茜,lotus四叶草,风信子花开,简凡一,云隆丰,caxili,joyce1028等小仙女送的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