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一往情深/吾家娇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连夜赶科,有人辞官不做;鲁王是不请自到,恭王是请了不来。鲁王被东宫侍卫押送皇宫,恭王这时,正在椒房殿内,“母后,我还不想娶妻。”

沈皇后眼神复杂地看着他,“祉儿,潇潇……”

“母后,不关潇潇的事。”唐祉立刻打断她的话。

“知子莫若母,你为什么不愿娶,母后心知肚明,母后并不怪潇潇,只是在想若是当年,早早为你和潇潇定下亲事就好了。”沈皇后轻叹道。

唐祉摇摇头,“潇潇不会愿意嫁我的。”

“可是潇潇对你很好啊。”沈皇后不解地道。

“潇潇是对我好,可是她不会嫁给我,因为我给不了她想要的,虽然潇潇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在她嫁给傅表哥后就可以看出,她要的是夫妻同好,没有旁人。可是我是皇子,即便我愿意守着她一人,父皇也不会答应。母后,就算是名义上的,我也不想委屈潇潇,就这样最好,看她过得舒心,我就高兴了。”唐祉认真地道。

沈皇后一脸震惊,她知道唐祉喜欢晏萩,可是没想如此情深,“祉儿,你……你这个傻孩子。”

“母后,父皇那儿,麻烦您帮我说服他。”唐祉跪下给沈皇后叩头。

“起来吧,我知道了。”沈皇后目光忧伤,最苦莫过生在帝王家,看得见富贵荣华,看不见的无奈悲痛。

唐祉离开椒房殿,出宫回他的王府,在宫门处遇到了被侍卫押送的鲁王,唐祉看了眼,并没多问,正要上马车,鲁王突然喊道:“小祉,王叔有几句话要与你说,过来。”

品级两人都是一字亲王,鲁王年纪也只比唐祉大两三岁,可是却长了一辈,鲁王开了口,唐祉再不愿意,也得过去,拱手,“鲁王叔有何指教?”

“你为何没去南湖园?”鲁王问道。

“这是我的私事,与王叔无关。”唐祉冷淡地道。

“你就不担心太子给你挑个一无是处的正妃?”鲁王故意问道。

唐祉讥笑道:“鲁王叔不用在这挑拨离间。”

鲁王脸色微变,“我是好意提醒你。”

“鲁王叔的好意,我不需要。”唐祉转身离开,不愿再听鲁王废话。

而此时的南湖园的石舫内,单身男女已聚齐了,太子没看到唐祉,“怎不见恭王?”

内侍答道:“回太子的话,恭王没有来。”舫内有好几位小姐,失望之色一闪而过。

太子一愕,“没来?”他当年选妻时,也没有如此不重视。他这三弟,比他还洒脱。

“恭王这是相信太子的眼光。”太子妃笑道。

“孤的眼光?”太子看了看在剥枇杷的晏萩,小祉不来,或许不是相信他的眼光,而是还没放下潇潇吧。当然这话,太子是不会说出口的,“拿签筒来。”

内侍和宫女各捧着个签筒进来,里面各有十八枝签,不过因为唐祉缺席,男子这边只有十七个人。

太子妃笑道:“来吧,你们一人抽一枝签,同号之人就一起表演。”

那些公子和贵女们依次从签筒里,抽出玉签,看上面的号码,“哎呀,我是一号签。”

“一号签就是第一对表演,不知道对面谁抽到第一号签?”

太子妃笑道:“你们报一下你们的签号。”

等他们报完,就发现男子这边的九号签,无人抽到,这就代表女子这边抽到九号签的将会单独表演。

“好了,你们都下去准备一下吧,一刻钟之后再上来表演,如若需要什么乐器或者器皿就告诉魏公公,静和,你带小姐们下去吧。”太子妃笑道。

公子和小姐退出石舫,找到同签号的人,商量了一下如何配对表演。在等待的时间里,大家说笑闲聊,太子妃还把宫女禀报她的事说了,“晋山公子的一幅藏有谜语的画,让姜家的绮莉小姐把谜底给猜出来了。”

“不知道那晋山公子抽到几号签?要是能和姜家小姐抽到同号签,或许能成就一件美谈。”有人笑道。

“小邓子,晋山公子抽到的是几号签?”太子妃问刚才记录的小太监。

“回太子妃的话,晋山公子抽到的是十二号签,小姐这边抽到十二号签的是甘家的彩玲小姐,姜家绮莉小姐抽到了十六号签。”小太监答道。

“哟,这到是不巧了。”太子妃淡笑,并不怎么在意。

过了一会,第一对表演的男女上来了,后面跟着两个捧着琴的太监,他们表演琴合奏。两人给太子和太子妃行礼后,就在琴旁坐下,伸出手,拨了几下琴弦,试了试音。

男子先拨动了琴弦,虚微的移指换音与实音相间,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

“这曲子听着有点耳熟。”晏萩小声道。

傅知行笑,“高山流水的引曲,前不久,我抚过给你听。”

“是呢是呢。”晏萩剥了个枇杷塞进他嘴里,“奖励。”

傅知行吐出核,“多谢夫人。”

接着那贵女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搭在上琴弦,到合适的时间,她加了进去,清澈的泛音,活泼的节奏,琴声深谷幽山中潺潺流动的泉水,蜿蜒而来,缓缓流淌。

二人合奏还算默契,至少晏萩就没听出来,那小姐在弹第六段时,或许琴技稍差,又或许是阅历不足,她没能弹出跌宕起伏的旋律;多亏那公子的琴技高超,才成功的将第六段那种“腾沸澎湃之观,蛟龙怒吼之象。”给弹奏出来。

晏萩不像其他人那样专心聆听琴声,她已把那碟枇杷给吃完了,太子妃瞧见了,招手让小太监过来,“再拿一碟枇杷给安国公世子夫人。”

小太监虽然听从太子妃的话,拿来了一碟枇杷,可是傅知行却不让晏萩吃了,“枇杷性凉,吃多肠胃不适。”

“再吃三个。”晏萩讨价还价。

“一个。”傅知行淡然道。

晏萩噘了下嘴,早知道就说五个了。

琴曲已结束,太子笑,轻轻鼓了几下掌,“你二人第一次合奏,就能如此默契,不错不错,赏一人一柄玉如意。”

“谢太子。”两人行礼退回位置上坐好。

第二对上场,后面跟着两个太监,一个手里捧着筝,一个拿着箫。

“又是合奏,没有新意。”晏萩无聊地单手撑着下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