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怀孕了2/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保证白淽身体的健康,顾玖笙特地将住在顾家的私人医生请了过来给白淽查看情况,中西医双管齐下,最后确定了,白淽的确是怀孕了,刚好两个月,孩子十分健康,不过要做详细的检查的话还需要去一趟医院。

白家前宅内,老太爷坐在院子里安心的听着曲儿,戏曲的声音格外高昂亢奋,这是老爷子每天的必修课了,老人嘛,每天也就是变着法的给自己找些乐子,总是闲着的话,骨头都快疏松了。

“老太爷!老太爷!!”向管家高兴的从长廊尽头过来,脸上带着欢喜的神情,脚步有些急促。

靠着躺椅的老太爷眯眼望了望,手指打着节奏拍子,“怎么了,这么高兴?”

向管家在顾家多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失态过了。

他站在老太爷的面前,冲着老太爷叫了声,“北苑那边有消息说,少夫人怀孕了!”

老太爷原本闭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手忙脚乱的坐起身来,向管家伸手扶了他老人家一把,让他坐直了身体。

“您慢着点,别着急。”向管家语调里透着喜悦。

“你说的是真的?”老太爷急忙开口。

“是真的,九爷刚刚让家庭医生过去看了少夫人的情况,我过来的路上遇到了,说是孩子的情况挺不错的,很健康,已经两个月了!”

这可是顾家的大好消息啊,向管家自然心里也是跟着欢喜的,天知道老太爷盼着这个小曾孙不知道盼了多长时间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老爷子笑着起身,有些手足无措,“我们过去看看那孩子!我的小曾孙啊,我们顾家可算是有后了。”

“您别这么着急,外头积雪厚着呢,一会儿再摔了,九爷一会儿肯定带着少夫人过来瞧您的。”向管家扶着老太爷往前走。

“不行不行,她得好好的休息,自然是我过去看她,免得有个什么闪失。”老太爷出声道。

知道劝不住,向管家也只能扶着老太爷往北苑过去。

白淽窝在顾玖笙的怀里,男人慢条斯理的给她削苹果。

“明明我就是大夫,你还去请了别的医生过来给我诊脉,你这是不信我?”白淽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可是对他赤裸裸的不尊重,不说整个海城,至少整个顾家,住着的大夫里哪个能比的上她的,她这是被这男人给嫌弃了。

“我是想知道真实的情况,不在乎你的医术如何,我自然知道你是最厉害的。”顾玖笙将削减干净的苹果递给她。

如果只听从她的话,那么她铁定是报喜不报忧的,那么顾玖笙应该如何去了解到白淽真实的情况到底是如何的,只有从第三方的口中知道她很好,他也才会放心下来。

“切。”白淽咬了口苹果,“我们过去前宅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爷爷吧,爷爷肯定很高兴。”

她知道老太爷是多么的盼望她能够生孩子,可是也知道她现在还是个学生,从来没有催促过她给过她压力,这点白淽一直都很感激。

现在这么好的消息,肯定老太爷要是第一个知道的才行。

“吃完了苹果我们就出去。”顾玖笙指指她手里的东西。

“可是这太大了,我吃不完。”白淽盯着手上的果子。

顾家专供的苹果,可是又大又红,自然味道是不用多说的,只不过一个人吃一个,她又刚刚吃过早餐,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必须得吃完。”顾玖笙捏捏她的脸,一副不讲道理的样子。

“为什么?”

就算是要补充维生素,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啊。

“因为这是我削的。”

男人冷静自持的给出答案,像是理所应当一般。

白淽低头看了眼手上的果子,她后悔了行不行,能不能把吃了一半的果子递还给他。

“不行。”

顾玖笙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一样,张口拒绝。

白淽无比愤恨的咬了口苹果,咔擦咔擦的鼓着子开始咀嚼,这苹果的确也是挺甜的。

看着姑娘听话的样子,顾玖笙揉揉她的脑袋,脑海里现在已经开始盘算了无数种投喂方式,势必要将她给喂得白白胖胖的才好。

原本她身体就不太好,这段时间给他喂着精血就将她的身体拖得有些虚弱,现在又怀孕了,她的身体一定是吃不消。

“你别打我的主意,也别想算计我啊,我是不可能停了供给你的血的。”白淽咬着苹果说了句。

顾玖笙愣了愣,没有说话,她总是最了解他的人,就算是一言不发,一个眼神也能够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用这么担心我的身体,你还不知道我吗,再者,你多给我喂点好吃的补补,也就是一些血而已,不碍事。”白淽单手攥住他的指尖出声。

“我知道。”顾玖笙出声道。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陪在她的身边,无论如何都不能松开握着她的这只手,一旦松开了,便是万劫不复,再无回头的可能。

所以他是不会去做傻事的。

“老太爷来了。”严逸站在门口说了句。

想必是给白淽检查之后的医生告诉的老太爷,早上白淽还睡着的时候就是九爷一个人过去陪老太爷吃的早餐,现在这午餐时间还没到。

老太爷鲜少涉足北苑,这会儿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无时无刻不在对外人彰显,自己这会儿是多么的高兴。

一定是白淽怀孕的消息才能够让老爷子这么欢喜的。

“丫头啊!”老太爷被向管家扶着上台阶。

白淽起身急忙过去,顾玖笙跟在她身边护着她。

“爷爷,您怎么过来了,这雪天路滑的。”白淽出声道。

“不滑不滑,这路上佣人都打扫干净了,我老爷子过来走的很顺畅。”老太爷惊喜的看着白淽,从头到脚的打量,“真怀上了?”

这小心翼翼的语气,像是害怕吓到白淽一般。

她看了眼顾玖笙,笑着点头,“嗯,两个月了,孩子很健康,原本我们这会儿就要过去前宅同您胡说的,没想到您自己过来了。”

老太爷的性子真的是火急火燎的,一下子都等不及。

“那好那好,怀上了就好,我可有小曾孙了,真好。”老太爷眼眶有些泛红,“我的好孙媳妇啊,你可真是我们顾家的福星,爷爷也没算是白活到今天,终于让我有机会能够看到我的小曾孙。”

他可终于等到今天了,终于等到白淽怀孕了,要是再慢些的话,他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顾家的后代。现在好了,白淽圆了他的这个梦想。

真是好极了。

“爷爷,这是高兴的事情,您的身体这么好,以后有大把的时间能够陪着孩子成长呢。”白淽哄着老太爷。

没办法,老爷子眼眶泛红,像是要原地哭出来的样子,让白淽有些手足无措。

她见过老太爷严肃的一面,孩子气的一面,可是却没见过这样脆弱的一面,让她心头也莫名的有些酸涩。

“对对对,我可是一定要陪着孩子长大的。”老人家顺从的点头,转而对着向管家说,“今天我们顾家有喜事儿,所有的佣人都给三年的奖金红包,庆祝我们家终于要迎来新生命了。”

“哎,我这便吩咐下去。”向管家嘴角一直压不下来往上扬。

“好孩子,你好好的休息,从今天开始你一定要好好的养着,不能有差池啊。”老太爷拍拍白淽扶着他的手道。

她郑重其事的点头,“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修养,一定给您生个白白胖胖的小曾孙。”

“那就好那就好,你好好休息,爷爷就不打扰你了,我去看看以后我曾孙的房间要怎么布置,你好好休息啊。”老太爷将白淽轻轻的推到了顾玖笙的怀里。

“好好照顾淽儿,她要是掉了根头发,我唯你是问。”老太爷板着脸对自己孙子道。

“我知道,您放心吧。”顾玖笙对老太爷回应。

她从来都是他的命,如何舍得让她受了委屈,放在手心里捧着都嫌委屈了她,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慢待。

“这就好,那我先回去了。”老太爷满意点头,“丫头,要是他欺负你了你就告诉爷爷啊,爷爷给你做主。”

从她进顾家门开始,老太爷对她都是眷顾的,一直到今天,老太爷心里对她的喜欢从来没有减少过,白淽心怀感动。

这个孩子的到来,不光对于顾玖笙和她而言是一份刻骨铭心的礼物,对老太爷更是意义非凡。

这次这个孩子,是在所有人期待的爱意当中,等到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刻。

送走老太爷之后,白淽回了房间,她一边哼着歌一边换衣服,顾玖笙跟在她身后进了衣帽间,看到姑娘挑选衣物的动作蹙眉。

“你要出去?”

白淽给自己套上一件毛衣,“嗯,我昨晚上和你说了啊,我今天要替肖教授监考呢。”

昨天晚上他一直闹着白淽,闹得她都差点没睡着,被逼无奈之下女人才说了今天她要出门的事儿,男人这才放过了她。

顾玖笙蹙眉,薄唇紧抿没说话。

白淽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忘记了?”

这意乱情迷之下说出来的,他指不定就忘记了。

“一定要去吗?”

他记得,只不过今天被她怀孕这件事情给刺激的忘记了而已。

“我就是去监考,又不是要出远门,一场考试两个小时,监考完了也就回来了。”白淽穿上大衣。

顾玖笙拽住了女人的手,“两个小时之内,你都要站着?”

她现在可是孕妇,还是一个每天都在放血的孕妇,整整两个小时都站着,这是开玩笑吗。

“啊?监考我肯定要巡视啊。”白淽回了句。

要是找个位置坐下了,还叫监考吗,而且她也想看看同学们对于考卷的解答是如何的,毕竟这次的考题可是有关她的。

“不许去,我安排别人过去替你。”顾玖笙说着将人打横抱起走出衣帽间。

白淽愣了愣之后回过神来,勾着他的脖子叫了句,“不行!不行,我都答应了肖教授了,怎么能放鸽子!”

况且那么多学生可是都提前看到了监考人员的名单,她就是今天下午的监考老师,要是她不去的话,这不是要出乱子吗。

顾玖笙将人放在沙发上,好声好气的蹲在她面前出声,“你现在怀孕了,不能站那么长时间,对宝宝不好。”

白淽有些无语,就两个小时,怎么就站不动了。

“现在才两个月,它还没有感觉,况且我的身体很好,又不是要站二十四个小时,再者我又没有穿高跟鞋,平底鞋踩着软软的,没问题,孕妇也得锻炼啊!”白淽反驳道。

顾玖笙看着她,半响之后摇头,确定了他这是拒绝了。

“不行,万一你在行走的过程中摔倒了怎么办,况且考试人员那么多,教室狭小空气不流通,环境太恶劣。”顾玖笙有板有眼的同她说。

白淽算是明白过来了,他现在这是将她保护的太过度了。

“再说了,你这两天一直在给我放血,身体原本就孱弱,长时间的劳累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宝贝听话,别让我担心好不好。”他轻声哄着。

白淽挑眉看着他,听完了男人的所有理由。

“我是孩子的母亲,我比任何人都想要保护它,也不会让它有任何的危险发生,孕妇也需要适量的运动,我是大夫,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了解的清清楚楚,如果有一丝丝危险的可能性,我都不会去的。”她说着抱住了面前的男人。

“再说了,我总是要出去走走的,这趟就当做是去散心了好不好。”白淽抱着他的脖子蹭了蹭。

悄无声息的撒娇亲昵是最致命的,两人的对峙最终还是白淽胜出,男人还是被说服了,答应送人到医大去,让她去监考。

“我就知道老公最疼我了!”姑娘抱着他啵了一口。

顾玖笙无奈,将围巾一圈一圈的围在她的脖子上,细细的整理了女孩子的衣服,将大衣扣子一颗一颗的扣上之后牵着她的手走出了房间。

她从来都知道,如何对付他才是最管用的。

------题外话------

新文重生之国民男神太嚣张求预收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